(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52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经被扣了六分了。
         那个警察摘下头盔,甩了甩头发,是个女人,“你叫谁大哥?”“哟哟哟,对不起,对不起,大姐,大姐。”侯龙涛赶紧道歉,突然发现这个女警居然是个美人儿,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薄厚适中的嘴唇,只是肤色略微有点儿黑,大概是因为经常执勤被晒的。
         “这车是你的?”“是是。”“不知道这不让停车?”“不知道,真不知道。”“自己看看,地上有白色的方格吗?”“没有。”“那就是不让停,你交规怎么学的?”女警边教训他,幷没停止开单子。
         “大姐,您别开了,成吗?我知错了,下次不敢了。”侯龙涛陪着笑脸央求着。“你违章停车,哪能不罚款啊?”“您警告我一下不就行了嘛,警察都是好心肠的,何况是您呢。”“你什么意思?”女警突然板起了脸。
         “呃,我……我没别的意思,我是说女人心肠都软,本来女警就少见,像您这么漂亮的就更少了,让我碰见算走运了,您给我个警告吧,罚款就免了吧。”侯龙涛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
         “漂亮女人怎么了?谁规定漂亮女人就不能强硬啊?我看你是说漂亮女人就不应该当警察吧?我最讨厌你们这种以性别长相判断人的男人了。”这可真是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还真就是这个意思,可又哪能承认呢?女警根本不理他,在原本只是五十元的罚单后面又加了一个零,撕下来,压在了雨刷下面。
         这下儿侯龙涛可不干了,自己装了半天孙子,却换来十倍的罚款,“你有点儿过分了吧,把你的胸牌儿给我看,我要投诉你。”“投诉我什么?”“你凭个人喜好乱罚款。”“我可没乱罚款,明文规定,违章停车罚款上限为五百元,你想告我,随便。”女警说着就把自己的警号写在了罚单上。
         “操,你以为你治住我了,我还真他妈不在乎这点儿钱,要不是为了那三分,我才没工夫跟你贫呢,你嚣张个什么劲儿啊。”侯龙涛一把抄起罚单,上了车,扬长而去……
         下午在将陈曦送回家后,来到薛诺的学校,还没到放学的时间,侯龙涛把车停在路边儿上,有四个小痞子正在马路对面儿抽着烟,聊着天儿,其中一个靠在墙上的正是张越。
         刚想给文龙打电话,就看见他从路口处转了出来,向几个小孩儿走去。侯龙涛把车调了个头,停到马路对面儿,把右边的车窗按下来,可以直接听到那些孩子在说什么。
         “今儿不会又白来吧?”一个人说。“不能,说什么今儿也把小妞儿拉到公园去聊聊,非让她答应我不成。”从后视镜里看见回答的人是张越。“可在外面儿你也没法儿干啊。”“操,放长线钓大鱼,再说一上来就dapao有什么劲,今天我也就打算揉揉她的naizi和屁股,抠抠她的逼缝,等上了手,还不是爱怎么搞就怎么搞。”
         一阵肆无忌惮yin笑声传进车里,侯龙涛点上一根儿烟,“哼,回家抠你妈的逼去吧。”从车上下来了,看着那群小崽儿。张越他们也注意到了侯龙涛,立刻认出了他,“嗨,nitama看什么?”“敢照眼儿,活腻了。”看架势是要过来勊他。
         就在这时,文龙走到了四个小痞子跟前,“你们几个有叫张越的吗?”“我就是,怎么招啊?”几个孩子正处在“战备”状态中,一听来人说话的语气挺不客气,又是孤身一人,立马儿把他围在了中间儿,“你丫干什么?”
         “嗨,我就是问问。”文龙把双手张开,举在身体两侧,然后两根食指指了指张越。几个小崽儿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五辆出租车停在了路边,从每辆上面都冲下三个人,其中两个拉住张越的胳膊,将他推到墙上,又一人一边儿的踩住他的脚,让他动弹不得。
         其他的三个小孩儿也已经被按倒在地了,文龙冲着张越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我可不认识他们。”又回头朝侯龙涛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张越看着一个戴手套的人拿着一根铁棍向自己逼来,害怕的向着文龙的背影喊了出来,“我……我舅舅是警察,是朝阳分局的科长。”“呯”“哢喳”“啊!”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张越的左腿已经骨折了,但他幷没有摔倒。
         又是“哢喳”一声,然后是惨叫,右腿也被打折了。两个架着张越的人一松手,他便扑倒在地,紧接着又压住他的两个手腕儿。那个打手高高的抬起右脚,拼命的跺在张越的右手上,又狠狠的碾了几下儿,挪开一看,有三根手指已经血肉模糊了,估计是粉碎性骨折。
         这次张越的惨叫虽然短暂,却很尖厉,他已然昏了过去。在对他的左手做了同样的事儿之后,那个打手对另一个被治服的小崽儿恶狠狠的说:“告诉他,要是三个月内敢走出医院一步,小心他的老二。”一群人上了出租车,五辆车分别被指定开往不同的地方。
         一切都只在三分钟之内就结束了,在被吓呆了的路人中,这才有爱管闲事儿的打了电话报警。“还不送他去医院?”侯龙涛靠在车门儿上,对几个不知所措的小崽儿说,“想让他落下残疾啊?”几个孩子这才架起张越,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
         薛诺从学校里出来时,看到两辆警车停在门口,还有几个警察在询问保安,奇怪的问:“涛哥,出什么事儿了?”“刚才有人在这儿打架,跟咱们没关系,走吧。”侯龙涛又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微笑着踩下了油门。
         一进套房,薛诺就脱了大衣,扑到大床上,在上面闻了一会儿,转过身来,双肘支撑着床面,看着爱人把大衣挂进壁橱里,“床单儿是新换的吧?”侯龙涛侧身躺到她身边,单臂支头,“大概是吧,怎么了?”
         少女躺平了,又闻了闻床单儿,“上面都没有你的味儿。”“呵呵,昨晚我在家睡的,而且酒店每天都给换的。”男人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儿,“想闻我的味儿就闻真人吧,还用闻床单儿吗?”
         薛诺凑过去,在爱人的脖子上“嚊嚊”的闻了起来。“好闻吗?是什么味儿呀?”“嗯,有一点点烟味儿,还有你自己的香味儿,好闻,我最爱闻了。”
         侯龙涛最受不了的两件事儿,一是女人楚楚可怜的表情,二就是心爱的姑娘在无意间对自己的真情流露。一下把美少女压在身下,封住她的小嘴儿,将舌头伸进去,激烈的搅动她的嫩舌,舔她口腔中的每一个角落。
         侯龙涛跪骑在女孩儿的腰上,脱掉西服,揪着自己的领带。薛诺坐起来,把双腿从爱人的跨间抽出,搂住他的脖子,“涛哥,等我一下儿,我有东西给你看。”说完也不管男人的反应,跳下床,跑进了浴室里,还把门也锁上了。
         男人把衣服全脱了,靠坐到床头,“搞什么鬼啊,还要弄得秘兮兮的。”薛诺只在浴室里停留了几分钟就出来了,穿了一件纯黑色的真丝吊带长睡裙,在胸口处是透明的薄纱加蕾丝花样,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两颗小巧的ru投藏在里面。
         女孩儿显然幷不习惯穿这种性感的衣服,她忘了把白色的棉袜脱掉,看起来有点儿不伦不类的。“呵呵呵,诺诺,过来,我要抱你。”侯龙涛笑着坐直上身,招了招手,真是可爱死了,为了讨自己欢心,居然穿上这种不合她年龄、性格的睡衣。
         薛诺幷没有照他的话做,走到床尾处就停下了,侧过身,歪着头,斜眼看着爱人,伸出舌头在嘴唇上慢慢的舔了一遍。侯龙涛的嘴角儿向上翘到了最大程度,只差没大笑出来了,又把身子靠回床头,他要看看这个小美人儿到底有什么花样。
         女孩儿双臂交叉抱在胸前,缓缓的将两条吊带从肩膀上捋到臂弯处,闭上眼睛,仰起头,随着双臂的打开,真丝睡衣顺着她柔和的身体曲线无声的滑落到地上。她身上只剩下一条黑色的小neiku,一小片儿布料挡在yinhu的地方,两条细绳儿从跨骨处延伸到身后。
         像扎马步一样,薛诺曲膝分腿,双手扶在大腿上,上身微微前倾,两臂向后夹紧,这样一来,胸前的shuangru更加突出,嫩红的rujian已经充血了。缓缓的转过身,一根细布条勒在臀沟中,两瓣屁股完全暴露在外。
         撅着屁股背对着看傻了的男人,玉手也由大腿移到圆翘的臀峰上,一边抚摸一边慢慢的坐到床上,身体向后一倒,两脚在床边一蹬,皓首正好落在了爱人的一条大腿上。
         女孩儿一扭头,男人直耸入云的阳巨就在面前,右手握住它,红润的香舌伸出,在上面轻轻的舔了起来。她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亲吻爱人的荫.经了,但以前都是在被要求后才做的,今天是头一回主动服侍,本就羞红的双颊更增丽色。
         一阵湿热的感觉自老二上传来,侯龙涛这才从犯蒙的状态中恢复,把美少女拉到胸前拥住,“诺诺,你从哪学来的这一套?这neiku和睡衣是你买的?”
         薛诺没回答,抬起头和爱人深吻了良久,才羞涩的说:“你喜欢我这样吗?”右手一直也没停的捋着那根大机巴。“不是很喜欢。”男人的回答出乎意料,少女立刻撑起上身,焦急的说道:“可……可如云姐姐她们说你会……你会喜欢的,怎么……”“是许总她们教你的?”侯龙涛又笑了出来。
         “是啊,这些衣服也是她们给我买的,如云姐姐和月玲姐姐都说她们的男朋友喜欢女人成熟性感,而且还要带一点点的银荡。问她们到底要怎么做,她们又说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我就找朋友借了一张……一张涩情光盘,里面的女人就是这样的,我……我想这样总够yin……银荡了吧,真是的,涛……涛哥,我……我……你千万别讨厌我啊……”
         看女孩儿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侯龙涛赶紧又把她抱住,吻着她的额头,“傻瓜,我怎么会讨厌你呢,你这么做不也是为了我嘛,对不对?”“嗯。”“我就喜欢你清清纯纯的样子,就喜欢每次我一脱你的衣服,你就会又羞又怯的往我怀里钻。”
         “是啊,是啊,”薛诺嘟着嘴,“我是真的害羞嘛。”“我知道,所以纯棉的少女内衣裤最配你的年龄和性格了。”侯龙涛边亲着她边rounie着她的臀肉,“宝宝,你的小屁股真柔软,我怎么老也摸不够啊?”
         “去你的。”薛诺终于又笑了出来,“啊!”突然感到男人把夹在自己臀缝中的布条拉了出来,有一根手指从后面温柔的插入了自己的xiaoxue中,“啊……涛哥……嗯……”女孩儿微摇着屁股,合上眼帘,把男人的舌头接入檀口。
         侯龙涛右手抬起美少女的左大腿,左手在她的耻骨上搓捏。“啊……嗯……”薛诺的屁股摇得更厉害了,“嗯……涛哥……”想伸手去够爱人的xingqi,却又被抓住了双臂。男人将她的双臂推起,举过头顶,胸前的两团嫩肉被拉伸成了很漂亮的形状。
         薛诺感到自己的ru投被爱人含进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