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51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知了她的大伯,父母还专门儿为这儿事儿请假从外地回京了一趟,当时那种被轮番“轰炸”的感觉还记忆犹新。
         大伯和大伯母曾明确的告诉过她,要交男朋友,必须得等二十一岁之后。陈倩就是在快要二十二岁时才交了第一个正式的男朋友——施小龙。其实陈曦和侯龙涛是刚刚认识,关系十分纯洁,但一是怕家里人啰嗦,二是自己心里的确是有鬼,潜意识中知道很有发展的可能,因此女孩决定不让家人介入。
         侯龙涛以陈倩下班儿的时间推算了一下,正在为如何才能暂时先不面对她而伤脑筋。现在陈曦说要自己上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帮了他大忙,也就没再坚持,“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的伤势突然有变化,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我肯定比救护车快。”
         陈曦看着男人上了车,刚想回家,又被叫住了,“陈小姐,我都忘了问你了,你明早是八点上课吧?”“是。”“那我七点一刻来接你,还在这儿。”“啊,七点一刻在路口那行吗?”“行。”刚想把车窗关上,女孩儿补了一句,“侯大哥,你还是叫我小曦吧”……
         Benz上了长安街,侯龙涛琢磨了一下和陈曦的最后一段对话,不由的一笑,女孩儿不想让家里人知道的心思全暴露给他了,要是能瞒住陈倩最好,不能的话也没太大关系。
         开到军事博物馆时,手机响了,“喂。”“涛哥,我赵振宇啊。”“事情办得怎么样?”“照您说的,打了四十多局,输给他七百,约好了明天下午再战。”“没做得太明显吧?”“没有,没有,您交代过的,大部分输赢都只在一、两招儿之间。”
         “不错,明天你自己打车去吧,再输给他五百。记住了,你要抱怨机器不好使,约他下星期三再玩儿,然后输到四百以后就说那机器克你,拉他到‘云天’,再输他六百,而且要让他赢得稍稍轻松一点儿。”
         “他要是不去怎么办?”“唉,什么都得我教你,你露点儿白给他看,那小子目中无人,逮着你这么个冤大头,没有不去的道理。”“是是,要不然您是大哥呢。”赵振宇的声音中充满了崇敬……
         晚上快10:30时,“云天”二楼的台球厅里还有不少人在娱乐。“四哥,你丫真是越来越臭了,想当年你出去之前,赢我就跟切瓜一样痛快,每年夏天回来时,是一年不如一年,现在都到了被我杀五星儿的地步了。”文龙说着,一杆儿把“黑八”打进了袋口里。
         “不打了。”侯龙涛坐到一边儿的小沙发上。一个“码球儿女”过来收拾着球台,文龙揉着她的大屁股,“几点下班儿啊?”“十二点,别乱摸,别人都看见了。”“有什么关系?看我今晚不操的你叫爷爷的。”“去你的。”那个女人笑嘻嘻的推了他一下。
         “行啦,过来,过来,过来。”侯龙涛不耐烦的叫着他。文龙一摇三晃的走过来,坐在另一张沙发上,“川妹子,前两天刚给她开了苞儿,血特多。怎么样,一会儿让她也给你找一个。”
         “不要。”侯龙涛白了他一眼,“不是我说你丫,正经找几个女朋友好不好。什么女大学生、女职员不都行嘛,别老玩儿这些不入流儿的货。还有就是你走路的姿势也该改改了,怎么还跟小流氓似的。”
         “嗨,这还不叫说我呢?你还是多说说五哥吧,没事儿就知道嫖,万一染上点儿病怎么办。”“呵呵呵,行行行,当我没说。三哥和二德子的公司怎么样?平常他们俩也不说。”“不怎么样,现在的广告公司比他妈公共厕所都多,我们又是没名气的新公司,总共也没接到几单生意。”
         “二德子他老头不是在央视挺有权的吗?他怎么不给介绍几个客户呢?”“哼哼,三哥和五个都是不缺钱的主儿,有没有生意他们也不在乎,就是在办公楼里占个地方,天天追着那些OL玩儿呗。反正他们给我工资,我也乐得清闲。”
         侯龙涛无奈的摇摇头,“怪不得你丫一天到晚无所事事呢,过一段儿我就有个广告要做,让你们也忙一阵儿。我让你帮我办的那件事儿怎么样了?”“还他妈说呢,我这两天都带人去了,跟本就没找到人,小子连旷了两天的课,放学后门口儿也没有。”文龙没好气儿的抱怨了两句。
         “那就明天再去,明天没有,就下星期再去,直到逮着他为止。”“行啊,只要你给报销车钱和饭钱就成。”“完事儿之后,别忘了让你的人老老实实的在家呆一阵儿,告诉他们别到处乱跑。”侯龙涛恶狠狠的把烟头在烟缸里拈了又拈……
         就在兄弟俩胡侃的时候,几公里之外的地方,有一对儿姐妹正准备睡觉。屋里有两张单人床,陈曦坐在其中一张上,穿着一套画满小熊的huangse睡衣,双手拿着侯龙涛给她的名片。想起今天他触摸到自己脚上肌肤时自己那种奇异的紧张、兴奋,又想起他给自己开车门时关切的表情,心中甜甜的。年轻有为、举止文雅的男人总是比较容易得到女人的青睐。
         刚刚洗完澡的陈倩穿着一套和妹妹一模一样的睡衣,只不过是蓝色的,梳着长发走进屋来,“小曦,脚还疼吗?你也真是毛手毛脚的,下楼也能崴了脚。”突然看见陈曦的表情很奇怪,脸上还有一抹红晕,“小曦,小曦,你怎么了?”
         “啊,”陈曦从自己的小世界里回过神儿来,发现姐姐在屋里,赶紧把名片放到枕头下,“没……没什么,我明早还要上课,我要睡了,你也早点儿睡吧。”说完冲着放在床头的一只大毛熊皱了一下鼻子,就躺了下去。
         本来姐妹俩的感情非常的好,几乎是无话不说的,但现在陈倩和施小龙正在谈恋爱,陈曦又不怎么喜欢施小龙的为人,可不想让姐姐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他,所以女孩儿也没把今天的事儿告诉陈倩。
         (有的读者一定会问,既然陈倩的父母不让她在二十一岁之前谈恋爱,怎么又会许可她选一个十九岁的男孩儿当男朋友呢。这是后话了,大家不要急。以前就因为在前面出现不是特别合理的内容,在后文中才有解释,被人说成搞笑、一派胡言,所以在此特作说明。)
         陈倩关上台灯,上了自己的床,侧身看着月光照在妹妹的身上,“小丫头一定有事儿瞒着我,哼,长大了就不要姐姐了。啊,她不会是交男朋友了吧?改天一定把她的话套出来。”虽然跟侯龙涛的“老奸巨猾”比起来,陈倩还是太嫩了,但毕竟已是职业女性了,陈曦的心思她还是能猜到的……
      
        
       [第三十三章 雪中送炭]http://www.houlongtao.com/86.html
      
         “嘀嘀嘀”“啪”睡眼惺忪的侯龙涛一把把闹钟拍停了,从床上坐起来,“啊,陈倩,你又歉了我一笔……”胡乱的吃了一点儿早饭,“妈,我走了。”抓起一件大衣就出门儿了。“今天怎么这么早……”身后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侯大哥,昨晚是不是没睡好啊?”陈曦看见男人的眼袋有点儿肿。“不是,没什么。”侯龙涛摇了摇头。“是因为要来接我才早起的吧?”“不是,不是,我这儿一段儿都挺忙的,一会儿就有个会要开,不接你也多睡不了几分钟。别说我了,你的脚怎么样了?还疼吗?”
         “不用力就不会疼。”女孩儿笑了一下,她能感觉到这个男人是真的关心自己。其实陈曦是从来都不去游戏厅那种地方的,昨天是因为施小龙偷偷拿了她的笔记,被同学告知后,她才追到游戏厅的,真让她有一种和侯龙涛的相识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刚到了小月河路的路口儿,就在陈曦的要求下停了车,“怎么了?不是还没到呢吗?”“我……我自己走过去就行了。我们学校……学校门口不好停车。”女孩儿支支吾吾的说。侯龙涛对她的真实想法了如指掌,却没有点破,过去把她扶下了车。
         “你带车钥匙了吗?”侯龙涛问。“带了。”“交给我吧,我过去把你的自行车骑过来,不能老在那儿放着呀,存在学校比较保险一点儿。”“可以吗?你几点开会啊?来得及吗?”陈曦掏出了钥匙,但幷没递过去。
         “开会?开什么会?”男人装出一脸茫然。“你刚才不是说因为要开会才早起的嘛。”“嗯?噢,噢,噢,对对,我是要开会,”看了一眼表,“还早呢,来得及。”伸手拿过了钥匙,“你去上学吧,我下午一点来接你时再把钥匙给你。”
         Benz都已经看不见了,陈曦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两个女孩儿悄悄的走近了她,“他明明是没会可开的,就是为了我才早起的,他……”“小曦,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呢?”“啊!”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把她吓了一大跳。
         “唉呀,你们两个吓死我了,怎么走路都没声儿的,跟鬼一样。”陈曦打了其中一个女孩儿一下儿,两人都是她的同学。“不是我们走路没声儿,是你自己在思春罢了。”“你们胡说什么啊。”“胡说吗?刚才那个开奔驰的帅哥是谁啊?”一个女孩儿故意把语调放的又娇又媚。
         “他……他……他就是一个普通朋友……”“普通朋友?那你脸红什么啊?摆明了是心里有鬼。不是你男朋友的话,介绍给我好不好?”“你都有男朋友了,还介绍什么?”“你看,不干了吧。哈哈哈,我们不食人间烟火的冰雪公主动凡心了。”两个女孩儿开起了陈曦的玩笑。
         “再胡说,看我不撕你们的嘴,他真的不是我男朋友。”虽然说的是事实,但因为自己心里幷不是静如止水,陈曦一点儿底气也没有。“撕我们的嘴?来啊,来啊,午饭时可有的聊了。”两个女孩儿不知道陈曦的脚踝受伤了,只当她会追来,连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眼看着两人一拐,跑进了学校,却是毫无办法。“你们……”陈曦踱了一下右脚,“啊!哼。”脚踝上立刻一疼,只能撅着小嘴儿,一瘸一拐的向大门慢慢走去……
         “妈的,我真是自讨苦吃。”侯龙涛骑着一辆二六的女车,在凛冽的寒风中前进。他穿得实在是太少了,被冻的瑟瑟发抖,拼命缩着脖子,不停吸着鼻涕,“真该把自行车塞在后备箱里,就算刮花了,重喷一遍漆也就是万、八千的事儿,总比冻死的强。”
         还有比这更倒霉的事儿呢,侯龙涛在回去取车时,因为太冷了,不到四公里的路,他还是打了一辆车。跟司机聊了几句,讲明了自己为什么会被冻得这么惨。等到了地方,正在低头从兜里掏零钱时,就听司机说:“哥们儿,你开的是奔驰吧?”“是。”“给你开罚单呢。”
         “啊?”侯龙涛一抬头,果然看见一个骑警正在他车前记着什么,“Crap。”扔下十块钱就跑下了车。“大哥,大哥,别开了,我这就走。”其实以他的财力,乱停车的罚款根本不算什么,但是不富裕时养成的习惯还没变,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三分。自从回来后,因为对道路的不熟悉,已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