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50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儿你就给我办了吧。但我还是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去一趟美国,我已经跟宝丁说过了,你尽快把你的资料准备好,让他找人把护照办下来,商务签证由我们公司给你办,大概两三个星期后就可以成行了。”
         “还要去美国?干什么?”左魏一边打印着他的辞职报告一边问。侯龙涛把打算说了一下,“一个叫吴爱琳的女人会在那边接待你的,你把我的信给她,她知道该怎么做的。”“什么信?”“你走之前我再给你。”“那女的是干嘛的?”“我马子,没你什么事儿。”“滚蛋,老子才不像你那么王八蛋呢,我有一个就够了。”……
      
        
       [第三十二章 双管齐下]http://www.houlongtao.com/84.html
      
         星期四下午,侯龙涛带着赵振宇到了位于海淀区小月河路的北京联合大学文理学院(已更名为应用文理学院)。开着车在附近转了转,终于找到了一家游戏厅,门前停着不少自行车和一辆墨绿色的丰田佳美。
         两个人刚要下车,就见几个女学生从里面走了出来,“陈曦,等会儿。”一个男孩儿跟了出来,正是施小龙,“你回家跟你姐说一声,我这周末得陪我妈去一趟上海,就不找她了,下星期我再约她吃晚饭。”
         “你不会自己给她打电话啊?”一个女孩儿回答着,看来她就是陈倩的堂妹陈曦,真的很漂亮,眉宇间和陈倩确有几分相像。“你现在不是住在她家嘛,我懒得打电话了。”“那你怎么谢我?”“改天请你吃饭。”
         “小龙,nitama快点儿。”屋里有人大叫。“来了。”施小龙应了一声,又对陈曦说:“先这样吧。”转身又进了游戏厅。“那小子就是施小龙。”侯龙涛给赵振宇指了一下,“你知道该怎么做吧?”“放心吧,涛哥,保证把他搞定。”赵振宇说完就下了车,走向游戏厅。
         看着陈曦和几个同学分手了,骑着车拐进了一条小马路,侯龙涛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脚下猛的一踩油门追了上去。说是条小马路,真是不假,刨去两边狭窄的人行道,中间连两辆夏利幷行的空间都不够。
         宽大的SL500以中速超过了陈曦的自行车,稍稍向边儿上一打轮儿,车尾别了自行车的前轮儿一下。“啊!”车外传来女孩儿惶恐的尖叫声,紧接着就是自行车倒地的声音。侯龙涛从反光镜里看得清楚,陈曦的右脚踝在马路牙儿上硌了一下,估计伤的不轻。
         立刻把车停下来,侯龙涛酝酿了几秒钟感情,换上一张焦急和抱歉幷存的脸孔,下了车,快步走到还坐在地上的女孩儿身前,“小姐,你没事儿吧?真是对不起。”说着就把自行车扶了起来。
         “你怎么开的车啊?”红颜薄怒,说不出的娇媚动人。侯龙涛都看呆了,在远处还没觉出来,离近了才发现陈曦竟有着不下于陈倩的美貌,一时间有点儿说不出话来。
         女孩儿抬起头,刚想继续埋怨,突然看见一个长相斯文俊朗、衣着光鲜的年轻男子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表情显然是被自己的美丽所震慑了。不到十九岁的陈曦还是少女情怀,心中一羞一喜,红着脸低下头,小声说:“喂,在……在跟你说话呢。”
         “啊,”侯龙涛这才回过神儿来,赶紧弯腰拉住陈曦的胳膊,“实在是对不起,我不该开车时接电话的,你有没有伤到?我扶你起来吧。”“好像没什么事儿,啊!”女孩儿刚站起来,脚踝上一阵刺骨的疼痛,身子一晃,摔进了男人的怀里。
         “怎么了?”侯龙涛抱住她,关切的问。“呀!”陈曦发觉自己的脸贴在了男人的胸膛上,羞叫一声,双臂一推他,算是挣脱了他的怀抱,可脚踝上立刻又是一疼,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女孩儿还没来得及惊叫,侯龙涛已经上前两步,左臂揽住她的肩膀,右臂环抱在她的腰肢上。
         “小姐,你大概是伤到骨头了,我送你去医院吧。”两人的脸挨得很近,都能感到彼此的呼吸。陈曦虽然羞赧难当,却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只能轻轻的点点头。她以前也有过男朋友,不是第一次被男人抱,可现在对方是个陌生人,还是这种只在舞台剧里才见过的姿势,但不知为什么,心中幷没有觉得不能接受。
         “我看你是没法儿走路了。”侯龙涛的右手离开她的腰部,左臂稍稍向下一沉,右臂一抄她的腿弯,就把女孩儿横抱了起来。陈曦估计他幷没有恶意,也就没挣扎,只是搂他的脖子也不是,扶他的胸口也不是,只好难为情的把双手放在胸前,样子很滑稽。
         就算不扶着男人的身体,陈曦也没感到不稳。等到了车前,男人的双腿向下一弯,右手的两根手指一勾门把儿,车门打开了一条缝,接着右脚插进去向外一带,车门就大开了,轻轻的把女孩儿放进车里。“他这一套动作好轻巧,他真强壮,就好像我的身子一点儿重量都没有一样。”陈曦都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
         侯龙涛趁帮女孩儿锁自行车的机会,偷偷瞟了一眼SL500的尾巴,真担心已经被刮花了,男人对自己爱车的感情可不下于对女人的。这一看,才算松了一口气,“操,GermanMachinery,真他妈不是盖的。”Benz上一点痕迹都没有。
         车里的陈曦看着四周全套的桃木内饰,摸了摸屁股下的真皮座椅,“这车还挺不错的嘛。”又注意到了方向盘上的标志,才意识到这是一辆高级的Benz轿车,“看他幷没有施小龙那种傲气,应该不是个富家子弟,又年纪轻轻的,怎么会有钱买这种车呢?那他一定是很有本事了。”先入为主的推断让女孩儿对这个男人更有好感了,心中反而不怪他撞伤了自己……
         赵振宇进入游戏厅中,四下看了看,设备没有“云天”的好,但可能是由于地处高校云集的学院路附近,有很多大学生来玩儿的关系,气氛略微比“云天”静雅了一些。
         施小龙正和另一个男孩儿在一台“侍魂”前拼得起劲儿,不停互相叫骂着,有四、五个人围在边儿上观战。施小龙一拍机器,“服了吧?早说你丫不是对手。”看来他是赢了。“再来再来。”另一个孩子还是不服,又塞了一枚游戏币进去。
         赵振宇买了十个币,过去看了一局,知道这小子有点儿水平,但自己要收拾他还是不成问题的。施小龙的对手又败下阵来了,“下一个是谁儿?谁来送死?”半天也没人搭茬儿,他可以说是这个游戏厅里打“侍魂”打得最好的了。
         “我来。”施小龙顺着声音一看,是个小流氓打扮的小孩儿,还真不放在眼里,一撇嘴,“来吧。”赵振宇用上了百分之六十的力量,打了十五局,五胜十负,“我没币了。”
         “呼。”施小龙搓了一把手上的汗,“玩儿得不错嘛,你是第一个能连赢我两局的人,再好好练两年一定能多赢我两局的,哈哈哈。怎么以前没在这儿见过你啊?”就算赢得很不容易,他还是一样的狂妄。这也难怪,家里有钱有权,女朋友是超级美女,在游戏厅又是罕逢敌手,换了谁都会有种春风得意的感觉的。
         “我不是这片儿的,今天就是过来找人,看见游戏厅有点儿手痒痒,进来玩儿两把。你也就是走运了,要不然我肯定能多赢你几局。”赵振宇照着侯龙涛交代的话说了一遍。“呀呵,挺狂,”施小龙不乐意了,“光嘴硬有什么用,不服再来啊。”
         “没劲,挂点儿响儿吧,要不然费了半天劲,什么也弄不着。”赵振宇点了一颗烟,“你抽不抽?”“我不抽烟,你想挂响儿?行啊。”“那好,一百一局。”“nitama疯了!?”施小龙又仔细打量了这小流氓一遍,“你丫有那么多钱吗?”
         “切,不敢玩儿就算了,找什么藉口啊,我看没钱的是你吧。”“嗨,瞧不起我。”施小龙可受不了他这种轻蔑的语气,更何况还有几个孩子在边儿上看着呢,“就他妈跟我会输给你一样,来吧。”话虽如此,心里还是有点儿没底,因为兜里只有不到二百块钱,万一失手了,连翻本儿的机会都没有……
         积水潭医院(北京骨科的权威医院)的X光室里走进一个相貌文雅的年轻人,他的怀里还横抱着一个面容清秀的美丽姑娘,不用猜也知道两人是谁了。男人将女孩儿放到照台上,“医生,拍张片子。”把急诊大夫的指示交给了工作人员。
         “帮她把鞋袜脱了,裤腿儿卷起来。”医生读完指示,又看了两人一眼,把他俩当成一对儿了。既然有了医生的命令,侯龙涛当然不客气了,坐到美人儿的脚前,把她浅蓝色的运动鞋和粉色的棉袜轻轻脱了下来。
         陈曦的俏脸红的相熟透的苹果,要她自己脱,虽说有点儿困难,但也决不是办不到。可男人在医生一说完就动手了,她都没来得及出声制止,只能低着头默许了。
         侯龙涛小心翼翼的握住那只雪白柔软的小脚丫儿,慢慢的将女孩儿的秋裤和外裤推到她肿得老高的脚踝上面,一脸的内疚,“唉,陈小姐……我……”“侯大哥,我没什么事儿的。”两个人已经在来这儿的路上互通了姓名。
         X光片的结果出来了,陈曦幷没有骨折,只是轻微的骨裂,连石膏都不用打,只是拿绷带把脚踝和脚面紧紧的固定在了一起,医生告诫她右脚不可以用力,如果一个星期后还有不适的感觉,再来检查。
         美女在侯龙涛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慢慢走出医院,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疼了,主要是因为刚才怕骨头有问题,心理作用夸大了伤痛,现在知道了没有大碍,也就真
       不觉得有什么了。
         在送陈曦回家的路上,侯龙涛问她,“你暂时是没法儿骑车了,下星期你怎么上学啊?”“坐公共汽车呗,只不过就是得早起一点儿了。”“那可不行,万一挤车时碰到了你的脚怎么办?这样吧,以后我每天接你上下学,直到你好利索了为止。”
         “那多麻烦你呀,还是不要了,我真的没什么事儿。”陈曦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别说不麻烦,就是真的麻烦,我也得这么做。你是被我撞伤的,我至少应该负起这点儿责任来。”男人的语气很坚决,有一种不容改变的气势。
         到了公主坟附近的万家场小区里一栋塔楼前,侯龙涛停了车,“你别动。”说完就下去跑到右边儿,帮女孩儿拉开车门,又把她扶下来,“你住几层?我送你上去吧。”
         “不用了,”陈曦看了一眼表,快6:00了,估计大伯母和堂姐已经下班儿回到家了,她可不想让家里人知道今天的事儿,“有电梯,不用爬楼的。”原来她的父母都在外地工作,为了让女儿接受比较好的教育,在她五年级时就把她送回北京来上学,一直住在大伯家,和陈倩从小一起长大,就像亲姐妹一样。
         陈家的家教很严,特别是因为家里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对男女关系的问题就更是敏感。陈曦高中时交了一个男朋友,被老师发现了,通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