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49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顺着声音望去,这才注意到马路对面的路崖上蹲着几个男孩,看样子就是不良少年。其中一个跑到薛诺面前,把一个信封塞到她手里,“今天不用训练了吧,还不到4:00呢,跟我们去玩儿玩儿吧。”
         “你们都走吧,这没你们的事儿了。”这句话是对另外三个女孩儿说的,那三个女孩儿好像不愿意就这么把薛诺一个人留下,可有很害怕的样子,“诺诺,那……那我们……我们先走了,你自己小心点儿。”
         “小心什么?我们就是想跟她去公园里聊聊天,走吧。”那小子说着就想拉薛诺。薛诺向边儿上一躲,“我……我不去,我还有事儿呢。”“有事儿?你不是又在找藉口躲着我们吧?你有什么事儿啊?”“我……我……”她本来就不会说谎,现在再一着急,一时之间怎么也想不起应该说什么了。
         “诺诺。”侯龙涛走了过去。“涛哥!你怎么来了?”许诺事先幷不知道他会来学校找自己。“我知道你今天不用训练,我有几个同事特别想见见你,来吧。”说着就拉住了她的小手。
         薛诺心里都乐开花儿了,“我的王子又来救我了。”转头对那个男孩儿说:“你看,我说我有事儿吧。”那小子上下打量了侯龙涛几眼,“你是她什么人?”侯龙涛用鼻子“哼”了一声,“我觉得没必要告诉你。”
         “嗨,你丫这是什么意思?”和那小子一起来的几个男孩儿看见有男人出面干涉,就从马路对面聚了过来,把薛诺和侯龙涛围在当中,“nitama是干嘛的,有你事儿没你事儿?”“龙涛,怎么了?要不要报警?”如云她们在车里看到这种情况,也都出来了。
         看见这三个大美人儿突然出现,几个小流氓眼儿都有点发直了。薛诺也是一惊,没想到侯龙涛所说的同事竟然是这样的美女,一个高贵,一个冷颜,另一个虽然在外表上看不出有什么特色,却也是十分出众。
         “妈的,我该把我的照片到处发发了,是不是我长得太斯文了,老被小崽儿找欺上头来。”侯龙涛心中一阵嘀咕,冲站在校门口的两个保安招了招手。“有事儿吗?”两个保安走了过来。
         “你们俩是摆设啊?市里一再强调紧抓学校门前的治安,这有一群小流氓在你们门口儿捣乱,你们也不管,是不是不想干了?”侯龙涛对着他俩就是一顿臭训。
         两个保安一下儿就被镇住了,看他的穿着,像是个有点儿身份的人。自己要是不管,他真听那个女人的报了警,说不定还会找自己的麻烦,有点儿犯不着。“你们,你们赶紧走,别在这儿聚着,听见没有。”对那些小流氓,保安可就不客气了。
         几个孩子慢慢的离开,那个小子回头指着侯龙涛的鼻子,“孙子,今儿算你丫走运,咱们这事儿没完,你丫小心点儿。”侯龙涛里都没理他,带着四个女人回到车上,跟茹嫣和薛诺坐在后面。
         “现在的小孩儿怎么这么没有教养啊。”如云坐在副座上,还在生气。“好啦,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吧。”侯龙涛给四个女人引见了一下。“我们在办公室聊天儿的时候,侯总总是说起你,今天一见,果然长得好可爱啊。”茹嫣前半句是假的,后半句可是真心的,她是真的觉得薛诺很可爱。
         薛诺听说爱人总跟别人提起自己,脸上一红,心里却是美滋滋的,不禁靠进侯龙涛怀里,“涛哥,茹嫣姐姐说的是不是真的?”“是真的,刚才那孩子是谁啊?”“张越?他是我们学校高三的,不好好上学,整天就和学校附近的小痞子胡混,他追了我好久,我都没答应他。”
         几个人到了一家“星巴克”,要了五杯咖啡,“张越刚才给你的什么东西?”“这个吗?我还没看呢。”薛诺从兜里取出那个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月玲走到她身后,突然抢过那封信,“是情书吧,我来给大家读一下。”
         “啊!月玲姐姐,干什么呀,别……”薛诺立刻起身,想把信夺回来,两人就一前一后的绕着桌子追逐起来。侯龙涛看准了,一把将薛诺拉到自己腿上,“别闹,别闹,大庭广众的,多不好。”少女急的直挣扎,“月玲姐姐她,涛哥,你这明明是在拉偏手儿嘛。”
         “月玲,坐下再念,小点儿声,别让外人听到,你们的小妹妹害羞。”侯龙涛抱紧了薛诺,不让她动换。“好。”月玲答应了一声,“亲爱的薛诺小姐……”开始念起了那封信,果然是情书。
         男人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前半段还都是些赞美薛诺容貌的话,虽然水平不高,但还听得过去,可到了后半段,张越开始描述如果薛诺答应了他,会在床上得到如何的满足,什么“一边caoni的小逼,一边抠你的piyan儿”之类的yin词都用上了。月玲已经不好意思再读下去,“这叫什么啊?真是不象话。”
         “做他的大头梦吧。”侯龙涛恨恨的说了一句。“涛哥,你别生气啊。”薛诺很怕爱人误会自己。“呵呵,”男人亲了她一下,“我知到你乖,我是气那小子。”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天儿,如云看了一眼表,“龙涛,你该回公司开会了吧,再不走你就要迟到了。”“对对对,那我先走了。”侯龙涛站起来。“涛哥,那我……”薛诺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和三位姐姐好好聊聊,她们会送你回家的,我星期五再去学校接你,好不好?”“嗯。”少女点了点头。
         侯龙涛在外面打了一辆车,拨通了文龙的手机,“文龙,我有件事儿要你办……”等他首起电话,出租司机看了他一眼,“哥们儿,太狠了吧?”“太狠了?我要是给你媳妇儿写封信,说我想怎么怎么搞她的piyan儿,你打算让我住几个月的医院啊?”“操,这样啊,抽小丫挺的。”司机认同了他的做法……
         薛诺幷没有直接被送回家,而是被如云她们带着去逛了一趟商场,买了很多漂亮的衣服。身为独生子女,一下多出三个又美丽又可亲的大姐姐,真是挺高兴的……
         星期三下午,侯龙涛很早就到了位于丰台区丰管路44号的中贸拍卖行,空旷的拍卖大厅里一个人也没有,看来他是第一名。直到过了2:40,才陆陆续续的有人进场。
         向四周环顾了一圈儿,都是些衣着光鲜、穿金戴银的主儿,自己在他们中间一点儿也显不出来了。不少人都带着小密,要说那些女的长的还都不错,可侯龙涛对她们却毫无兴趣,在他眼里,那些女人只是一堆没价值的花瓶。
         拍卖在3:00准时开始了,起先的几件都是珠宝首饰,那些“大头”在漂亮妞儿们的“鼓励”下纷纷竞价,确实像左魏说的那样,争强斗富的形况很严重,几乎全是以高出实际价值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成交的。
         在“后台”等消息的货主们都很高兴,曲鹏也是其中之一,照这种势头下去,自己绝对能用那几个专利发笔大财了。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前两个专利连竞价的人都没有,落得个留拍的结局。
         第三件是尾气净化装置,左魏介绍了它的功能用途,其实秩序策上都有,就是走走程序。哪儿有人会送一个装在汽车上的东西给自己的女人呢?下面的人对于连续安排三个工业专利已经开始不满了,自然不会出价了。
         侯龙涛等了一会儿,确定不会有人跟他抢,才举了一下手里的小牌儿。“八十万,八十万,一次,八十万,两次,有没有出更高价的?八十万,三次,”“啪”左魏手里的小锤儿敲了下来,“卖了。”侯龙涛走到台前,在受买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拍卖会结束后,来到后面的办公室办理相关的手续。轻蔑的看着坐在沙发上运气的曲鹏,“哼,你说我有没有财力买你的专利啊?”曲鹏猛一抬头,“我不卖了。”“什么意思?”“你说什么意思,我把它捐了也不卖给你,就看不惯你丫这个操行。”“nitama跟我耍混是吧?”侯龙涛一听就不干了。
         “诶,两位不要动怒嘛,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有什么问题可以心平气和的解决嘛。”坐在办公桌后的左魏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曲先生,这是你和我行签的拍卖协议的复印件,你自己也有一份儿,我相信你是仔细看过的。”
         “那又怎么样?东西是我的,你还能逼我卖是怎么招?”曲鹏说话的这股横劲儿注定了不招人戴济。侯龙涛刚才还怕煮熟的鸭子会飞了,现在反而不担心了,看了左魏不急不徐的打官腔,他一定是有很好的应对之法。
         “拍卖协议书就是咱们之间的合同,是具有法律效力的,你如果在拍卖品已经成交了的情况下撤出,那就是违约。你在签协议之前没看有关违约的规定吗?”曲鹏还真是没看,他哪儿想得到会走到现在这种田地呢。
         上前两步,翻开协议书,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楚,违约金以成交价的百分之十五计算。“不就是十二万嘛,我他妈……我……”曲鹏很想一咬牙就扛下来,只是以自己一个二十九岁的公务员,十二万可真不是小数儿,虽然家里的两个老家伙一定出的起,但当初把这几个专利要出来时把话都说绝了,要想从他们那儿拿到钱,不知得挨多少数落。
         “曲先生,你何必非要跟我斗这气儿呢?”侯龙涛已经坐回了沙发上,把两个放在一边儿的密码箱摆到茶几上打开,里面全是一捆捆百元的钞票,“这是八十万,本来我只用先给百分之十的定金,但如果你现在就能把手续跟我办全,立刻就可以把钱带走。咱们本来也不是真有什么深仇大恨,你有必要为了面子,里外里损失九十多万吗?”
         曲鹏虽然狂傲,却还没愚蠢到连简单的加减法都不会,听侯龙涛说出九十多万,怎么都觉得他是在侮辱自己,“用不着你告诉……”一回身,看见了茶几上的东西。以前只觉得八十万是很多的钱,可一直也没有一个实际的概念,今天才知道,原来能把两个密码箱装的满满的。
         慢慢的走到茶几前,弯下腰,两手在那些钱上抚摸,有一点儿颤抖。拿起一捆放在鼻子前面用力闻了闻,“啊……八十万……好,你说得对,咱们没有深仇大恨,我同意和你成交。”他终于松口儿了。
         曲鹏现在心里只有钱,把一个细节忽略了。在拍卖后以现金全额付款的情况在拍卖行里不是没有,却非常少见,一是不安全;二是如果在十五天之内发现货品有问题,可以退回。要是直接付了全额,卖主很有可能一走了知的。
         就算侯龙涛不怀疑专利的真实性,除非他事先就知道一定会以起拍价成交,要不然也不会正好只带来八十万。只可惜曲鹏本就不是缜密的人,更别提巨款在前,唾手可得之际了。
         “猴儿,我找人问了一下,你不用专门派我出国就为了申请专利,交国家专利局点儿钱,他们就能代办。”一切都办妥之后,把曲鹏也打发走了,左魏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那很好啊,这事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