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43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43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因为什么要怪你?”“因为我妈妈她……她打了你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愧疚与不安。
         “呵呵呵。”侯龙涛真是爱死这个心事重重的小姑娘了,一把把她的上身放平,将她粉嫩的香舌吸进嘴里,热烈的品尝了一番。等到有jiaochuan从薛诺的樱唇间发出,再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嗯……涛哥……”“小亲亲,别说那件事错全在我,就算你真的有错,我也不会怪你的。不光是那件事,无论你今后做出多大的错事,我都不会怪你的,我只会疼你、爱你,舍不得怪你。”
         薛诺坐起身来,扶着男人的肩膀,“真的?”侯龙涛的表情郑重严肃,“真的,我对天发誓。”“涛哥……”沉浸在无比喜悦中的少女扑进爱人的怀中,只觉这一刻,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完全忘了要把胡学军的事问清楚的打算。
         薛诺的白色高领羊毛衫质地很好,在她后背轻抚时,可以很容易的摸出xiongzhao扣的突起。“诺诺,咱们莋爱吧。”自从吃了邹康年的药,任何一点小小的刺激都会让他兴奋。
         美少女的脸上微微一红,改成跪坐在男人的双腿上,娇羞无限的在爱人脸上亲吻,“涛哥……疼我……”心,已被很好的抚慰了,现在该轮到身了。青春期的少女,对于心上人的这种要求,是说什么也不会拒绝的。
         “自己把上衣脱掉吧。”侯龙涛双手隔着紧身的仔裤,在女孩圆圆的小屁股上捏揉。薛诺的脸更红了,却没有反对他的提议,直起上身,连同奶白色的衬衣一起从头顶褪下。
         刚一脱完,就发现侯龙涛正盯着自己包在xiongzhao中的酥ru,美少女“嘤咛”一声,抱住他的脖子,“你看什么嘛?”“呵呵,谁让你发育得这么好,都快成了小波霸了。”男人一点时间也不浪费,已经把女孩的仔裤解开了,正在向下扒着。
         “涛哥……你坏……咱们进屋吧……”薛诺在这方面还是很传统的,莋爱一定要在床上。男人轻松的把她抱起来进入卧室,就像她的身子完全没有份量一样。
         躺在床上,女孩乖巧的抬起双腿,让爱人拉下她的裤子,全身只剩下了黑色带红花绿叶的ru罩、neiku,和白色的棉袜。侯龙涛脱光了衣服,拉起被子,把两人的身体盖住,揽过少女的皓首吻了起来。
         越吻越往下,男人的头终于消失在被子里。薛诺躺平了身子,两手扶着他的头顶,闭上双眼,静静的享受爱人对自己身体的怜爱。感到xiongzhao被推离了ru防,左ru被温柔的rounie,ru投被轻轻的压下再松开,男人嘴里温热的气息从右rujian上传来,快感像电流一样,随着血液在身体中流动。
         娇嫩的ru肉被男人下巴上的胡茬刺得痒痒的,迷蒙中的少女不禁jiaoheng起来,也不知道被窝中的爱人是不是能听到,“唔……涛哥……痒……嗯……痒……”突然间,女孩的喘息变得急促起来,原来是因为有一只大手进入了她的neiku中,拨弄着探出头的荫荷。
         随着手指插入荫.道中的动作,侯龙涛的唇舌滑过女孩平坦的小腹,一路向下,吻过她的双腿,一只手为她脱去白袜。薛诺的手已经够不到男人的头了,无所适从的放在身体两侧。
         xiaoxue中的手指抠挖了一阵,还是和对它恋恋不舍的媚肉道了别。“不要……别……别拿开……嗯……”还没等少女感到真正的空虚,自己的右手就被拉过去盖住了yinhu,左手也被放在了ru防上。当男人的手离开时,她就开始自觉的shouyin,纤细的手指由于快速的进出yinhu而沾满了爱.氵夜。
         在薛诺因为兴奋而抬挺tunbu时,侯龙涛轻巧的把她的neiku褪了下来。又从美少女可爱bainen的脚丫儿开始向上吻,直到头再次露出被子外,将舌头送进她的檀口中搅动。
         把女孩的双手从被窝中拉出来,再调整好荫.经的位置。“唔……唔……”薛诺呼吸困难般的吐出男人的舌头,“不……要……要来了……涛哥……不能停啊……”说着就要再把手放回去,突然间停止了这个企图,因为从下体传来了无比的充实感。
         侯龙涛开始耸动tunbu,粗大的肉木奉快速在少女娇媚的荫唇间菗揷,每次顶到子宫时,到要在上面温柔的磨转一阵,酸麻得它不住向外放射出喜悦的甘露。
         操干了一会儿,侯龙涛拉起薛诺的小手,把她的手指放进嘴里xishun,品尝上面的爱.氵夜,“又香又甜,真是爱.氵夜中的极品。”听到爱人声音夸张的赞扬,美少女微微睁开朦胧的星眸,发现他正面带微笑、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不禁大羞。
         几天前,薛诺出于好奇,将自己shouyin时的样子拍了下来,事后一看,只觉自己的表情银荡极了。现在男人的荫.经在逼缝中操干的快感不知要比ziwei强多少倍,只怕自己的样子不知会有多银荡。
         “涛……啊……涛哥……别……啊……别看我……嗯……”“为什么?”侯龙涛两肘撑床,双手正好可以在她的头发上抚弄。“好丑……我……我现在一定好丑……啊……嗯……我不要你看……”薛诺扭过头去,紧咬着下唇,看上去有点着急了。
         “傻宝贝,你现在好漂亮,一点也不丑,不要胡思乱想了。”“真……真的吗?”“真的,不骗你。”薛诺猛的揽住男人的颈项,拼命向上挺着屁股,让他插得更深更狠,“涛……涛哥……我……我又要来了……啊……快……”心病一去,快感更甚。
         “诺诺,你的xiaoxue好紧、好热,哥哥舒服死了。”“涛哥……啊……涛哥……我也好美……要了……要了……啊……啊……啊……”就在火热的阴精再一次泄出时,耳边响起了男人情意绵绵的声音:“诺诺,我爱你。”“啊……”生活如此的美好,有时美好得让人不敢相信……
         侯龙涛光着上身,在浴室中刮着胡子,已经穿好衣服的薛诺从后面抱住他,“你刮什么啊?总共也没几根儿。”“嗨,刚才是谁说痒痒的?再说胡子是老得刮的,难道要等成了山羊胡才动手吗?”“山羊胡才显得有学问嘛。”少女把脸颊贴在男人宽厚的背脊上轻轻的磨擦。
         “诺诺。”“嗯?”“电视柜的抽屉里有一盒新的刀片,我忘了是哪层了,你去帮我找来,好不好?”“好。”在爱人的身上吻了一下,薛诺走了出去。侯龙涛扭头看着她消失在浴室门口的拐角处,嘴角微微向上一翘……
      
        
       第二十八章 证据确凿]http://www.houlongtao.com/77.html
      
         薛诺在最上面的抽屉里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拉开第二层,一包新刀片儿就在最外面放着,刀片儿下面是一个没封口的牛皮纸大信封。拿起刀片儿,底下现出了半张照片,照片的另一半在信封里。
         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少女的脸上立刻有红霞出现,那半张照片中是一个平躺在床上的女人chiluo的下半身,双腿丰盈修长,荫毛乌黑浓密。“死涛哥,都有我了,还看这种huangse照片,真是的。”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薛诺还是把照片从信封中抽了出来,照片中女人的脸庞映入眼帘,女孩儿只觉一阵眩晕,向后退了两步,坐在了床上。那女人睡像甜美,fengru细腰,正是她的母亲何莉萍。
         薛诺只楞了一下,立刻又起身,把信封中的东西全部倒在床上,一共二十多张,全是何莉萍各种各样的裸身睡姿。“这……这……”一时之间,不知是该哭还是该叫。母亲的裸照在爱人的卧室中出现,这种震惊非同小可。
         就在这时,侯龙涛从浴室中走了出来,“诺诺,还没找……”话语嘎然而止,因为看到了少女手中拿着一个大信封,呆立在床前,床上散落着很多自己“藏”起来的照片。
         “涛哥,这……这是什么?”薛诺扭过头来,眼中幷没有愤怒,只有无限的迷惘与不解。侯龙涛赶快过去,抢过信封,将相片又收了起来,“诺诺,你别瞎想,我可以解释的,这些照片不该让你看到的。”
         “不该让我看到?你什么意思?我在等你的解释呢。”少女的声音在颤抖,眼中已有了泪光,“你怎么……怎么能这样?她是……她是我妈妈啊。”“诺诺,你冷静点,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侯龙涛走到窗前,一手撑着墙面,表情沉重之极,“诺诺,你要相信我,我这全是为了你妈妈好。你真的认为我会无耻到偷拍心爱的女孩儿的母亲的裸照的地步吗?你要真这么想,就太伤我心了。”
         他干得出这种下三滥的事吗?当然干得出,他本来就是个下三滥的小地痞,只不过现在有人代劳了。但薛诺还真不是这么想的,在她眼中,侯龙涛绝对是一个光明磊落的男子汉,一定有什么内情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会有自己母亲的裸照。
         一看爱人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少女更着急了,紧走两步,从后抱住他,“涛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怀疑你,我……我……”一想到这可能会影响两人的感情,薛诺的眼泪就涌了出来。
         感到背上一湿,侯龙涛知道功夫做得差不多了。回过身来,把美少女揽在怀中,“诺诺,你是我心爱的姑娘,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们母女的,请你相信我。这件事,我不想让你担心,我一个人扛就是了。”
         “涛哥,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一个人扛?你忘了吗?你说过的,咱们不是外人,有什么难处,咱们一起分担的。”薛诺的表情很坚定,她本就不信侯龙涛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再听他这么一说,更坚信爱人是有苦衷的。
         “诺诺……”男人在少女的秀发上抚了抚,眼中充满爱恋,“好,我就什么都不瞒你了。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不要你妈妈和胡学军好吗?”“是啊,”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来的主要目的,“两件事有关系吗?”
         侯龙涛放开薛诺,从电视柜最下面的抽屉中拿出一盘磁带,放进音响中,“你听完这个就会明白的差不多了,可里面有很难听的话,你确定你要听吗?”“嗯。”少女走过来,按下PLAY键。
         “龙涛,钱准备好了吗?”不出所料,是胡学军的声音。“先把东西给我。”侯龙涛的声音也出现了。“放心吧,绝对是好货,张张清晰,不比杂志上的差。才要你二十万,既保全了你岳母的名声,又能看美女光屁股的照片,一点也不亏。”
         薛诺脸上一红,知道胡学军说的是自己的母亲。“我不许你这么说她,你这个无赖,她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对她。”侯龙涛愤怒的声音换来美少女对他深情中带着无比感激的眼神。
         “行了,龙涛,你别跟我来这套了,你看看这些照片,逼缝、piyan、奶头都照得清清楚楚。大家都是男人,你别告诉我你不想搞她,这娘们儿操着可好玩了。”“你别把人人都想得跟你一样无耻,废话少说,把底片也给我。”
         “咱们只说好了买卖照片,你要是连胶卷也要的话,再加五十万吧。”“胡学军,你别太过分。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