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42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起身,将占满各种体液的荫.经放进面色潮红的美女嘴里。婧瑶为他清理乾净,“主人,您……您好棒啊。”“夸我也没用,刚才让你不要叫了,你还叫,去,撅起来。”
         婧瑶费力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桌前,趴在貂皮大衣上,把屁股翘得老高,“主人,罚我吧。”一个月来,侯龙涛每次操完她,都会找点藉口打她的屁股,她已经习以为常了,而且每次被打,都只是前几下很疼,等屁股麻痹了,还会有产生受虐的兴奋感。
         侯龙涛毫不客气,抡起胳膊就是一下,“啪”的一声脆响,女人雪白丰满的屁股蛋儿上立刻出现了一片红印。这可不是爱人间的tiaoqing,每下都是用上真力的,一点也不留情。
         婧瑶扭摆着feitun,在开始的几声痛叫后,紧接着就是biantai的shenyin,“主人打的好,主人真厉害……”正可谓是打人的解恨,挨打的也不含糊。就在打的起性之时,门被推开了一条缝,文龙捂着眼睛的脑袋探了进来,“四哥,你再不出来,可就把丫那打死了。”
         “这就来。”侯龙涛扒开女人的两个臀瓣,在她的piyan上吻了一下,“今天表现得还不错,我出去后你就睡一会儿吧,别出声。”说完就开始穿衣服……
      
        
       [第二十七章 逼“良”为娼(下)]http://www.houlongtao.com/74.html
      
         胡二狗被人从墙上摘了下来,架到长桌前面坐下,满脸的血水,一点也没有平时英俊潇洒的样儿了。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人叼着一根烟,系着皮夹克里衬衫的扣子,从里屋走了出来。
         “文龙,一会儿帮我把那妞儿的尸体处理了。”“好,四哥,我等会儿就去办。”胡二狗听了这人的声音,不禁一惊,缓缓抹了抹眼睛,那个叫人不要打自己脸的“四哥”,竟然就是自己未来的“后女婿”。
         “哎呦,胡大哥来了,怎么也没人通知我一声啊?”侯龙涛正好也在向这边看,表情夸张的说完就坐到了胡二狗对面的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他。
         “龙涛……龙涛,我……我怎么得罪你了?你怎么会和这些人在一起?”胡二狗开始“从良”的时候,侯龙涛还没出名呢,他自然不知道这个平时举止文雅的年轻人在北京黑道上的地位。
         侯龙涛还是一幅笑模样,“怎么弄得鼻青脸肿的?真是的,我还特意交代他们别打你的脸呢。”扭头不满的看着大胖,“大哥,你这不是剥夺我亲手把他变成猪头的乐趣嘛。”
         大胖“嘿嘿”一乐,“这可不是我干的,是马脸他们动的手。”接着就示意手下人把三个鞋盒子放到桌上,“右边那两盒里是钱,小白脸还真他妈不少挣。”
         侯龙涛才不在乎那点钱呢,他要的是照片和胶卷。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果不出所料,何莉萍的裸照也在其中,但都是睡觉时的照片,看来她自己都不一定知道。
         除了何莉萍和施雅之外,还有另外四个女人的,都是三、四十岁的样子,有两个还颇有几分姿色,“哼哼,胡大哥,你艳福不浅啊。”胡二狗也不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崽儿了,虽然一脸的恐惧,但心里却也在不停分析着局势。
         “我肯定是和他无怨无仇,我们俩唯一能扯上关系的就是莉萍,难道是莉萍要他来整我?不可能啊,那娘儿们爱我爱得要命,况且她也不知道我的事,更不知道我姓字名谁、住在哪。这小子见财起异,想抢劫我?更不对了,他不知道比我富多少倍呢。”
         既然想不出个所以然,乾脆决定先试探他一下,套套他的话,再作打算,“龙涛,你听我说,我这人有这坏毛病,每次交女朋友,都要拍点照片作纪念,我……”
         “行了,胡二狗,”侯龙涛打断他的话,“你少跟我这儿编故事,咱们也别浪费时间,我明摆着告诉你,我已经把你的底查得一清二楚了。你的老大李东升是我朋友,施雅我也找过了,你就别耍你那点花花肠子了。”
         一听他说出这两个名字,胡二狗知道他是真的掌握了自己的底细,“我……我,涛哥,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儿?”这一来,连称呼都变了,还换上了一脸的奴像儿。在北京这几年,他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不挨打,装孙子最重要。
         “我问你什么,你就老老实实的说什么,我就不再让你受皮肉之苦,明白吗?”“是,是,我明白。”“好,你打算什么时候蹬了何莉萍啊?”“我……我没打算蹬她呀,您知道的,我们下个月就结婚了。”
         “很冷吗?我看你怎么直哆嗦啊。”侯龙涛突然改变了话题。“有……有点。”“那抽根烟吧。”胡二狗连忙欠身接过他递来的烟。“我给你点上。”左手打着打火机,右手抓起一边儿的玻璃烟缸,狠狠的砸在胡二狗凑过来的头上。
         “啊!”胡二狗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直抽抽,鲜血从双手捂着的地方溢了出来。“你妈了个逼,还他妈敢跟我打马虎眼,给他包上。”两个手下过来拉起胡二狗,给他包上伤口,又放回了椅子上。
         “我再问你一次,你打算怎么处理何莉萍的事儿。”“我……我……我们……真的是下……下个月就……就结婚啊。”胡二狗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好好好,你有种,不怕死是吧,我成全你。文龙,一会儿你再让人多挖一个坑儿埋那女的,先把这孙子拉出去种上。”
         “没问题。”文龙一挥手,“跟我来吧。”立刻有两个手下过去架了胡二狗就向大门拖。“饶命啊……我说的是真话啊……”他怎么也想不通,侯龙涛明明是知道他和何莉萍的事儿的。
         据说后面有老虎追,人就能比平常跑得快。胡二狗对死亡的恐惧激发了他身体的潜能,一下就挣脱了架着他的两个人,向着桌子跑回来。可没跑两步,腿一软,摔了一交,但这却没能阻挡他的移动,紧着跪爬了一段,双手扒着桌沿,露出一个脑袋。
         “啊……啊……啊……涛……涛哥,我不敢骗您啊……”看着他鼻涕眼泪齐流的样儿,侯龙涛意识到他没说假话,“你真的会和她结婚?”“真……真的,我是真……真的不再混了,想……想成家,她……她那么漂亮,又支持我开……开歌厅,我……我是真的……真的要娶她……”
         这倒是侯龙涛事先没料到的,本以为他就是想玩儿完何莉萍,再卷着钱走人。今天抓他来,幷不是要逼他去向何莉萍自首,只是要他加快行动,赶紧滚蛋。现在倒好,这主儿是真的要跟何莉萍成亲。
         不管怎么样,先得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你这些照片在哪洗的?普通的照相馆是不会给你冲裸照的。”“是……是我的一个……朋友开的……个体照相馆。”“他没留一份平常看着玩儿吗?”“没……没有,是我……我趁他不在时自己冲的。”
         “你那些要和你一起开歌厅的朋友都是干什么的?”“没有……根本没有什么朋友,那是我编出来骗莉萍的,我装成当兵的,不能……不能有那么多的钱,怕她怀疑,就说是跟人……跟人和夥。”“何莉萍出了多少钱?”“十……十五万。”
         侯龙涛双臂交叉在胸前,眯着眼睛想了想,原定的计划不用做什么改变,“那笔钱你到手了吗?”“没……没有,但我知道帐号……和……和密码。”胡二狗虽然被打了好几顿,但他身体还算结实,受的又全是外伤,其实没什么大碍,只是赤身暴露在零下几度的气温中,造成了他的虚弱,身体不停的瑟瑟发抖。
         “我看你是不想死吧?”侯龙涛拿过纸笔,不知在上边写着什么。“不……不想……当然不想……”“行,只要你帮我一个忙,我也绝不再为难你了,你看怎么样?”“什么……什么我都答应……”
         “先让他暖和暖和。”七、八个手下就开始忙乎,有人给他弄了一桶温水泡脚,有人从雅阁里取出他的衣服给他穿上,有人找来条毛毡给他裹上,又送来一杯热开水让他喝。二十多分钟后,胡二狗原先被冻成青紫色的嘴唇又出现了血色。
         侯龙涛从里屋拿出一个小录音机,将刚才那张纸放到胡二狗面前,“照着这个跟我对话,我知道你挺会演戏的,注意你的感情,懂吗?”胡二狗看了一遍,虽然不太明白他的用意,但也不敢多问,“懂,我懂。”
         两人把相同的对话来来回回的重复了得有十几遍,才算有了令人满意的效果,“nitama可真够笨的,就这样也能骗女人,这年头真是长的俊就能吃的开啊。”侯龙涛边骂边把磁带取了出来。其实在这种又惊又吓又被打的情况下,胡二狗只用了十几次,已经很不容易了。
         “加上何莉萍那十五万,你银行里一共有多少钱啊?别跟我胡说,我一会儿叫人跟你回去看你的存摺的。”“四十多万。”“呵呵,你小子还真够能敲的啊。”又给他扔过去一根烟。胡二狗战战兢兢的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生怕再挨一烟缸。
         把其中一个装钱的鞋盒子推到胡二狗面前,“剩下的这两个送给我吧。”本以为会血本无归,居然还能拿回一半,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更何况命悬人手,哪有不答应的余地。
         侯龙涛又从兜里掏出一张火车票,“等天亮了,你去银行把那十五万取出来,中午有一趟去广州的车,钱我让你带走,也算对得起你了。我不管你到那边是干正行,还是接着卖piyan儿,但是走了就别再回来。你要是胆敢再踏进北京半步,威胁的话我就不多说了。”
         说话的时候一眼也没看胡二狗,就像在自言自语一样,声音虽小,却更显阴沈,让人不寒而栗。“那辆雅阁我要物归原主,你有什么意见,现在*隼矗獾米吆笥志醯每髁耍倜吧O栈乇本蔷筒缓昧恕!焙盍翁鹜罚壑蟹派渥爬淇岬墓饷ⅰ
         胡二狗很清楚,以他自己的力量是绝难和这个人抗衡的,除了全部接受,毫无它法,“我……我全都照办。”“文龙,你辛苦一下,带俩人帮胡老板一把,送他上火车。”“好。”文龙答应一声,叫上两个手下,压着胡二狗出去了。
         看着雅阁的尾灯消失在夜幕中,侯龙涛打开钱盒瞧了一眼,差不多有五万块。“麻子,把这给哥儿几个分了吧。”一个手下接住扔过来的鞋盒,对于这个新的幕后老板的大方,他们真是感激得不得了。慷他人之慨,侯龙涛从来不心疼……
         星期天下午,把薛诺叫到天伦王朝,这是被她母亲扇了一耳光后,两人第一次见面。侯龙涛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让美丽的少女坐在自己腿上,左臂搂着她的腰,右手抚摸着她的柔发。
         薛诺明显的有些忧郁,平时一见侯龙涛,就会快乐得像只小鸟一样,“唧唧喳喳”个不停,可今天从进屋到现在一共也没说几句话。“怎么了,诺诺?心情不好吗?”轻轻吻了她的鼻尖一下。
         薛诺撅着小嘴,“我……我这两天心里好乱,涛哥,你……你不会怪我吧?”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