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40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小宝贝,我会和你妈妈非常非常和睦的。”“你放心吧,你妈妈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终有一天,她会明白我的用意的。”
         何莉萍对自己的误解已经形成,胡学军和薛诺两方又都安抚好了,算是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拿着曲鹏的申请去见如云,两人相对坐在巨大的办公桌两边。“你看看这个申请,投资要超过两亿,我没权做主。如果我觉得可以投资,你会批准吗?”
         如云看了一会儿,“你真的觉得有投资价值?”“产品的销路可能会有问题。”把自己的理由说了一遍。女人点点头,“产品是好产品,但是……你的看法很对,就算是在欧美地区都不一定好卖。”
         “你认为这个专利值多少钱?”“现在它也就值成本价,三百元;五十年之后,人们的环保意识会比现在强百倍,如果没有更先进的技术出现,它就是无价之宝。”
         “那如果我出一百万买这个专利,不算很亏吧?”一丝笑容在如云脸上出现,“我只给了你两年时间,五十年我可等不了。”“你别老提醒我这个,我心里有数。不过你今天的意见对我很有帮助,我得好好奖励你一下。”
         如云一听这话,就知道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赶快看了一眼表,“不行,没时间了,我四十分钟后就得走,约好了去和国贸的人续签楼租的。”倒不是不愿意和他莋爱,可真要干上了,两小时、三小时,就都不好说了。
         侯龙涛就像没听到她的话一样,还是从办公桌后转了出去,蹲在如云面前。国贸里的暖气足的很,女职员不用人要求,一般都很自觉的就在上班后换上单裤或是裙子。如云也不例外,穿着一套耦合色的窄裙女装,白色衬衫,肉色的裤袜。
         男人的双手已经开始在她的小腿上抚摸了,还在不断的向上移动,伸入了裙子中,在圆润丰满的大腿上又搓又捏。“老公,真的……真的不行啊,来不及的。”嘴上反对着,屁股却不听话的微微抬起,使窄裙很容易的就被推到了腰上。
         侯龙涛抓住两瓣肥嫩的大屁股,向外一拉,女人的身子一滑,饱满的yinhu就到了他的面前。薄薄的裤袜下是一条银白色的绣花小neiku,男人的鼻子用力的顶了上去,拼命的嗅着,“嗯,好香,真想狠狠咬一口。”
         一手捏着翘臀,一手抚着大腿,长长的舌头也伸了出来,隔着裤袜和neiku,在yinhu的部位又舔又吻,有时乾脆张大嘴巴,尽量hangzhu很大的面积,玩儿命的向嘴里吸。
         “啊……嗯……老公……别闹了……嗯……公事要紧呀……啊……”如云双手按在男人头上,屁股也一下一下的向上挺,但还是说出了比较有理智的话。既然是这样,侯龙涛也不好强求,就站起身来。
         可裤子里的老二正在示威抗议,只好把它放了出来,“还有半小时呢,用你的嘴帮我解决一下吧。”如云白了他一眼,刚想把眼镜摘下来,就被制止了。“别摘,戴着眼镜更有味道。”
         女人无奈的张开嘴,弯下腰,把大机巴纳入了檀口中。右手捋着肉木奉,左手探入裤子中,从双腿间穿过,把一根纤纤细指浅浅的挤入男人的肛门里,柔软的舌头在亀头上打着转,又在亀头后的肉沟里舔舐,将藏着的少量分泌物也吞入肚中。
         看如云扣交的这么卖力,知道她是想让自己快点满足,侯龙涛理解她的用心,也就不刻意忍耐了。伸手解开女人衬衫上面的几颗纽扣,插入xiongzhao里,rounie那对弹性十足的haoru,另一手搓弄着她的耳侧。
         “小云云,你可真是个天生尤物,每次看到你,什么都不用做,我的老二就能一下直起来。改天你一定得给我ru茭才行啊。”正在努力xishun荫.经的女人听了,幷没有停止服务,只是抬起双眼,从眼镜上方妩媚的看着男人。
         扣交中女人的这种细微的tiaoqing动作是最能刺激男人的。侯龙涛看到这张高贵、知性的脸庞上出现如此银荡的表情,更感到无比兴奋。一把抱住如云的皓首,开始疯狂的操ganta的小嘴。
         因为如云的小手一直握在男人的荫.经上,所以每次插入幷不会很深,也就不会让她感到难过。但从肉木奉进出的速率、包皮磨擦嘴唇的力度,都能觉出男人的强健。如云变的恍惚了,陶醉在爱人对自己嘴巴的征伐中。
         眼见这个绝世美人失神的表情,侯龙涛只觉一阵肉紧。就在出精的一瞬间,一个坏主意浮上心头。飞快的从她嘴里抽出荫.经,稍稍向下一按,对准了女人的身体。
         马眼张开,大量的阳精疾射而出,全打在了美女的胸口、深深的rugou里和露在ru罩外的ru肉上。“啊!”如云惊叫一声,坐直了身子,慌忙用双手挡在自己的shuangru下,防止米青.液顺着身体向下流,“唉呀,坏老公,你真是的,射在我嘴里不就好了,快,帮我拿纸巾擦擦。”红颜薄怒,真是集美丽和性感于一身。
         侯龙涛才没那么听话呢,坏笑着走到转椅边,右手一抬如云的下巴,左手托住她的后脑,弯下腰,让两人的四唇相接。“唔唔……”如云对这个男人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把舌头伸过去给他xishun。
         吻了一阵之后,侯龙涛又把老二送进女人的嘴里,要她为自己清理。手也没闲着,两指幷在一起,把如云身上的米青.液均匀的涂抹开来。从窗口shejin来的阳光照在她身上,胸口和ru防上亮晶晶的一片。
         “粘糊糊的,怎么擦啊?你可真够能胡……”如云还没抱怨完,两根粘着米青.液的手指就塞进了她嘴里。“谁说让你擦了,就这样吧,老能闻到我的味道不好吗?回家再洗就行了。”
         侯龙涛帮爱妻系好衣服,低头在她的脖子上舔了舔,“别走嘛,咱们再来一回合吧。”如云赶紧逃开,惊讶的看着爱人那再次硬挺的yangwu,“你……你最近怎么这么厉害啊?”按下对讲器,“月玲,快进来。”男人yin笑着逼了过去,“两人一起来我也不怕,早说了你老公是‘战神’。”
         如云最终还是被月玲救了,她离开办公室时所看到的最后的一幅情景是月玲两手撑着窗台,侯龙涛扶着她的细腰,从背后将粗大的肉木奉慢慢的操入了两瓣屁股之间……
         晚上跟哥儿几个吃完时,武大一脸的春风得意,向大家发着新名片。侯龙涛接过一张看了看,XX发展银行北京新街口分行副行长。“行啊,二哥,你算心满意足了,我那一亿大圆什么时候能还我啊?”
         “你急个屁啊,放在银行里又不会丢了,也没人催你的债,还有四个月才能解冻呢。”武大就算在骂人时也是满脸带笑,这回可以好好的过过官瘾了。
         “大哥,明儿晚上的事都安排好了吗?”给大胖满上酒。“放心吧,只要你给的地址没错就行。”“别忘了把那辆雅阁也开上。”侯龙涛那张斯文的脸上又一次现出了隐隐的阴险之色……
      
        
       [第二十六章 逼“良”为娼(上)]http://www.houlongtao.com/73.html
      
         蓟门桥东南部的一片出租房,住的大部分都是外地来京的务工人员。本来有不少的路灯,不知被谁家淘气的孩子用石头砸碎了不少,还有很多是因为无人维护而自然损坏的。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几盏还在工作,可它们根本无法阻挡无边的黑暗将这里吞噬。
         马上就要12:00了,几条鬼影出现在其中一个小院门口,看了看门牌号,“老大,是这儿吗?”被称为老大的人点上一颗烟,打火机的光亮中映出大胖带着狞笑的脸,“就是这儿,正对大门的那间房,大家手脚利落点。”
         往院儿里扔了块石头,没有动静,“没狗,上吧。”一个小个子向后退出几米,往前冲了几步,矮身上窜,一下扒住了墙头,双臂一用力,整个人就消失在墙内,看身手还真是练过几年。
         大门从里面打开了,等在外面的四个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院子里一点灯光也没有,看来住在这儿的人都睡了,寒冷的天气是最适合睡觉的。
         正屋用的是暗锁,大胖向先前番强的小个子一仰头。小个子拿着一根铁丝在锁里搅动了两下,门就开了一条缝,原来他还是个溜门撬锁的好手。
         胡二狗裹在大棉被里,正舒舒服服的做着好梦,突然感到被子被一把托掉了。刚一睁眼,马上有人捂住了他的嘴,一把冷冰冰的尖刀贴在他脸上。
         “不许出声,要不然就宰了你,听懂了就点点头。”有人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胡二狗赶尽点了点头,紧接着被拉下了床,双手被紧紧捆在背后。
         屋里的灯被打开了,才看清面前有四个陌生男人,都是一脸的凶像。背后还有一个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刀锋很利,有自动向肉里钻的感觉。
         “照片在哪儿?”为首的人问道。胡二狗很聪明,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大哥,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大胖从兜里拿出一张照片看了看,“是胡二狗吧,错不了。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吃,你是不会合作了。坛子,把他的脸花了。”
         “好。”拿刀的那人一声答应,手里的“攮子”(刀子)就移到了胡二狗脸上。“别……别,就在床下。别伤我的脸。”有这张脸在,就有吃饭的本钱,一听要毁自己的容,胡二狗立刻就招了。
         大胖在心中暗暗佩服侯龙涛,来之前他告诉自己,只要用毁容威胁他,肯定水到渠成。开始还不太相信,觉得这手只对女人管用。现在看来,自己的这个四弟还真是挺有先见之明的。
         从床下搜出了三个鞋盒子,一盒里全是胶卷和女人的裸照,另外两盒中竟然都是百元的大钞,足有小十万块。“nitama还够有钱的啊,做鸭子很有赚头嘛。”大胖把钱盒儿扔给边上的两个人,“待会儿全带走。”
         胡二狗一看他们要拿自己的钱,可比杀了他还难过,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勇气
       ,突然向大胖冲了过去,“把钱还给我。”大胖带来的这几个人,最少都有八、九年的街边“架龄”了,要对付一个反绑着双手的鸭子,那可以说是绰绰有余的。
         刚刚冲出了两步,就被两个人架住了胳膊弯,再难近前分毫。“妈的,要钱不要命啊?”大胖走过去,照准胡二狗的小肚子就是一拳。大胖身高一米九几,体重二百多斤,拳头就像两个铁锤一样。挨上他一下,后果不言而喻。
         胡二狗连叫都没叫出来,只在喉咙中发出“呃呃”的两声,大量的口水从嘴里流了出来,看上去就像要呕吐一样。“这丫那怎么这么恶心啊。”一个手下会意的从后一揪胡二狗的头发,令他抬头向天。
         大胖又是狠狠的几拳,两个架着胡二狗的人突然一起撤了手,他的身子就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上了床。大胖跟过去,一脚踩在床上,“那辆雅阁呢?”
         胡二狗脸色惨白,满身的虚汗,像一条离了水的鱼那样,张大嘴不住的喘着气,哪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