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39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39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成熟性感的大美人,完全失去了平日的冷静。可能是太想和她好了,最后居然连“我不在乎你结过婚,也不在乎你有孩子”的话都说出来了。
         何莉萍的肺都快被气炸了,把一杯水全泼在了张力脸上。气鼓鼓的来到侯龙涛的桌前,“诺诺,跟我回家。”“唔……啊……妈!?”薛诺被母亲一吼,才清醒过来,惊讶的看着她。
         侯龙涛赶快站起来,“伯母,这是怎么了?”“怎么了?你干的好事。”拉起薛诺就往外走。侯龙涛马上把钱放在桌上,紧跟在后,脸上却带着不易察觉的笑容。
         早知道她和张力成不了,而且还会因为自己给她当月老而生气,只是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激烈,不过越激烈越好啊。看来要他采摘这对母女花,是天意如此了……
      
        
       [第二十五章 欲擒故纵(下)]http://www.houlongtao.com/71.html
      
         侯龙涛急急忙忙的走出餐馆,张力也紧跟着追了出来。“侯总,侯总,我……”看着他衣服前襟上一片湿迹的狼狈样,强忍着没乐出来,“张哥,你怎么回事啊?把她弄得这么生气。”
         “我……我……”张力张口结舌,急得直跺脚。“你……你……你什么啊?你可真行。”“龙涛,你走不走?不走我们就打车了。”何莉萍站在他那辆克莱斯勒边上冲他叫着,听语气正在盛怒之中。
         “来了,来了,这就走。”又回头指指张力的鼻子,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你真是害死我了。”小跑着来到车前,恭恭敬敬的给何莉萍打开后车门,又和薛诺一起坐在前座,留下那个可怜的中年男人楞在当场。
         “龙涛,你这个同事是不是有病?”车一驶离停车场,何莉萍就开始对女儿的爱人发难了。“不是呀,他人挺好的,怎么惹您生气了?”侯龙涛给人的感觉真的好无辜。
         “他说不在乎我结过婚,也不在乎我有孩子,什么人能第一次见面就说这种话?”后座上的女人把身子前探,在男人的耳边大喊着。侯龙涛缩了缩头,生气的说:“张力这个狗东西,看我明天不炒了他的,一定给伯母出气。”
         “我才不用你给我出气呢,我和他又不认识,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都与我无关。倒是你,你是怎么回事?”使劲的用手指推了一下男人的后脑。
         “我……我怎么了……”侯龙涛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小声嘟囔着。“你说你怎么了,别装傻。你明知道我和学军就要结婚了,你还给我介绍什么男朋友,你安的什么心啊?”
         虽然是在被痛骂,可闻着从何莉萍檀口中喷出的一股股香气,根本就不在乎她说的是什么了。可薛诺却不干了,心中也奇怪侯龙涛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更觉得母亲不该用这么严厉的口气跟自己的心上人说话。
         “妈,您别这么大声,听涛哥慢慢说嘛。”“你别插嘴,我还没说你呢,你知不知道他要给我找男朋友?”就算在自己为了胡学军和她吵架时,慈爱的母亲也不曾这么大声的吼自己,薛诺小嘴一扁,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我……我真的不知道。”
         “是啊,伯母,您别说她,我事先也没跟她说。”侯龙涛拉住薛诺的一只小手。心爱的小宝宝无缘无故的被骂,还真是挺心疼的。“我教训女儿你也要管?下一步是什么?我穿什么吃什么是不是都要向你申请啊?”
         两个年轻人也算明白了,何莉萍现在正在气头上,是逮谁骂谁,乾脆也就不出声了。侯龙涛心中却想:“你还真没说错,走着瞧吧,早晚你穿什么样的内衣就是得跟我请示。”
         何莉萍坐在后面,自己生了半天闷气,突然看到侯龙涛正在点烟,“抽抽抽,就知道抽,你自己想慢性自杀,还非要把我们母女俩拉上吗?”
         赶紧把烟从窗口扔了出去。“怎么这么没有公德心啊?都像你这样,北京还不成了大垃圾桶?”这个女人还真是不依不饶的,想必年轻时也让不少男人吃过苦头。
         侯龙涛“啧啧”的出了两声,佯装无奈的摇摇头。这一微小的动作也没逃过身后女人的眼睛,“你摇什么头?咱俩还没完呢,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又是一阵沉默,“你别以为一言不发就行了,今天你不给我说清楚了,咱们就不算完。”车子开进了薛诺家的大院里,在她家楼门口停下,三个人都下了车。
         “行了,说吧。”刚想进楼,就被抱着双臂的何莉萍挡住了去路。侯龙涛挠了挠头,“伯母,外头多冷啊,咱们回家再说好不好?”“没那个,你不给我个说法,以后我家也不欢迎你。”
         “您……您这是……唉,您婚不是还没真结呢嘛,多几个选择有什么不好的呢?”看他的样子就把他出卖了,明显不是在说真话。虽然知道他在撒谎,可听了还是很生气,“你这叫什么话?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侯龙涛又是挠头又是搓手,一幅为难之极的表情,两个女人看着他,都在等他的答复。“伯母,那个张力今晚是有点失态,他平时的确是个不错的人,家里条件也不坏,您就考虑一下吧。”
         等了半天,还是一堆不尽不实的话,何莉萍被气得脸色铁青,“你……你……”一把拉住女儿的手就向楼里走去,“走,不用理他了。”薛诺回过头来看着爱人,一脸的焦急。
         侯龙涛一跺脚,“等等,我说就是了。”“好,我等着呢。”何莉萍又走了回来,站在他面前。“我是想如果您喜欢上了张力,就不会和胡学军结婚了。”
         “涛哥,为什么啊?当初不也是你要我不要再反对妈妈的婚事的吗?”薛诺上前拉住他的手,奇怪的问。“胡学军……胡学军他不是好人,我是怕你妈妈受骗啊。”
         “你什么意思?”何莉萍又靠近了一点,两人之间只有不到一臂的距离了。侯龙涛摇了摇头,又不出声了。“你说不说?不说以后也不用再来找诺诺了。”
         “您这叫什么话啊?这和我跟诺诺的事又没关系。”就知道最后她得用这个杀手锏来威胁自己,该是自己也发火的时候了,男人嘛,要是老装的一点脾气也没有,那就太假了。
         “怎么没关系,我不能让女儿和一个人品有问题的男人谈恋爱。”一向对自己恭敬有加的“女婿”,居然顶起嘴来,就如同火上浇油一般,何莉萍更是气怒了。
         “我人品哪有问题了?”“你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为了让我跟你的朋友好,就在背后说我未婚夫的坏话,还不叫人品有问题吗?”气氛一下就改变了,从一个骂人、一个挨骂,变成了对着吵架。
         这可吓坏了薛诺,一个是有养育之恩的母亲,一个是心爱的男人,自己被夹在中间,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那难受劲是可想而知的,“妈,涛哥,你们别吵了,有话好好说。”可爱少女的劝解一点也不起作用,两人还是没有停止。
         “这可是你逼我说的,胡学军他根本就没爱过你,他只不过是把你当成一个人体按摩器,把你当成发泄xingyu的工具,你在他心里跟一个不要钱的最低级的妓女一点区别也没有。现在他玩够了你上下前后的三个小roudong,就开始打你的钱的主意,等他榨干了你,就会一脚把你踢开,到时候你人财两空,再后悔就来不及了。”
         侯龙涛故意把话说得既露骨又难听,脸上还挂着轻蔑的表情,要让已到了极限的何莉萍再上一层楼。得到了预期中的回应,“啪”的一声,脸上被狠狠的抽了一个大嘴巴。
         何莉萍哭着跑上了楼,连女儿也没叫,薛诺被惊呆在当场,一双大眼睛里充满痛苦和疑惑。侯龙涛揉了揉被打的脸颊,满脸的后悔,过去将一动不动的女孩揽进怀里。
         少女抬起头,“涛哥……”心中有一万多个大问号,却不知该从哪一个问起。“都是我不好,一时控制不住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唉。”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你快回去劝劝你母亲吧,我改天再登门道歉,现在我说什么她也不会听的。”
         现在的薛诺是六神无主,慢慢的向楼门走去,又回过头来,“涛哥,你没事吧?”“我没事,明天给我打电话。”“嗯。”看着少女三步一回头的消失在楼道里,真觉得很对不起她,“我一定会用加倍的疼爱来补偿你的。”
         此时何莉萍正从拉起的窗帘缝中向下看,脸上的泪痕还没干,侯龙涛向车边走去的身影显的很沉重。女人拿起旁边的电话,按下了胡学军的手机号码……
         “侯总,您看我还有没有机会啊?”第二天一大早,侯龙涛刚到办公室,连大衣都没脱呢,张力就来找他了。“张哥啊,唉,我看你是没希望了,你说你昨天说的那叫什么话啊?还是别惦记着了。”
         打发走了失望之极的张力,曲艳进来告诉他已经约好了曲鹏,下星期一就能来公司面谈。“你没跟他说咱们要投资吧?”“没有,就是说你想见他,谈谈他申请上一些不明确的地方。”
         曲艳刚刚出去,手机就响了。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号码,“哼哼,胡二狗,你还真早啊。”“喂。”“龙涛,我学军啊。”“噢,胡大哥,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有事吗?”侯龙涛脸上挂着笑,点上一颗烟。
         “莉萍把昨晚的事都跟我说了,我没得罪过你吧?你为什么要胡说呢?”“怎么说呢,胡大哥,我是个生意人,昨晚那个男的不是我的同事,而是我的一个大客户,剩下的就不用我说了吧。结果我和伯母吵了起来,一时激动,嘴上就没把门儿的了,幷不是针对您。”
         “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呢?不说莉萍是我就要过门的妻子,她可是你女朋友的母亲啊。”“伯母是不是就在您身边啊?”“没有啊,我在外面呢。”这可有点怪了,听他的语气,这几句话还真是出自真心,小子真想从良了?
         “不是没出什么事嘛,胡大哥别生我的气,等您大喜的时候,我封个十万的大礼包,算是补偿您们夫妻俩的,怎么样?”“唉,龙涛啊,不是我生你的气,就是莉萍那过不去,你还得想法帮我哄她啊。你办事我还是一向很放心的,咱们都快是一家人了,以后大哥还有很多事要请你帮忙呢。”
         “好说,那是一定的,您是我未来的岳父大人嘛。”放下电话,侯龙涛一眯眼,“王八蛋,一听钱就露出狐狸尾巴来了,连未婚妻的尊严都能出卖,真他妈不是男人。”
         中午又接到薛诺打来的电话,“涛哥,你昨晚跟我妈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啊?”“是真的。”“你怎么会知道胡叔叔他……”“诺诺,你要是信得过我,就什么都别问了,也什么都别跟你妈妈说,我会处理这件事的。”
         “嗯,涛哥,我相信你,可昨晚我妈发了好大的脾气,我从来都没看她那么生气过,你们两个都是这世界上我最爱的人,要是你们不能和睦相处,我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侯龙涛听了真是又感动又好笑,心想:“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