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37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老娘们似的。”
         宝丁气呼呼的检查了一遍警服,“四张多的老女人有什么好干的?你丫那么多十几二十的大妞还不够玩是怎么招啊?”“什么?四哥,你还爱搞老逼呢?”文龙也有点吃惊。
         “什么老逼,四十出头,是味道正佳的时候。再说她是陈倩男朋友的亲妈,干起来有意思的很。”“你丫真不是人。”“操,连你四哥都敢骂,丁儿,给我找根电棍来,我教教他做人的道理。”“我跟丁哥铁磁,他不一定帮你呢。”男人在一起,要是没什么正事,除了聊聊女人,也就是逗壳子了……
         中午时,三个人在附近的一家饭馆里吃饭,宝丁的地盘,自然是他请。“你们丫那是不是没事就搜刮民脂民膏,吃霸王餐啊?”侯龙涛看着菜单。
         “别操蛋了,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机构,民警要是吃饭不给钱,那跟土匪还有什么区别?”别看宝丁也是个小流氓出身,但在光天化日下,有损警察形象的事,他还真不干。
         “四哥,昨天我在外面碰见薛诺了,她请我下个月参加她妈的婚礼。你到底要不要她妈啊?”文龙觉的很奇怪,侯龙涛是个说干就干的人,怎么会在这件事上变得拖拖拉拉的。
         “胡学军是个吃软饭的老手,我是想弄到足够的证据再跟他摊牌的,要不然怕制不住他。况且我是真的喜欢薛诺,不能急的。”侯龙涛叼上一颗烟,在桌上找着打火机。
         文龙给他点上,“不是已经知道他不是当兵的了嘛,还不够?”“光凭这一条,他能有一万个藉口搪塞过去,何莉萍肯定会相信他的话,最他妈傻的就是坠入爱河的女人。”
         宝丁在一旁不以为然的笑出了声。“笑他妈什么?你有好主意就说。”侯龙涛抓起手机,做出一个要砸过去的动作。“怎么招?想袭警?还就不跟你说。”转向文龙,“我跟你说,听不听?”“听,丁哥你说。”
         “咱们这臭猴子总是把什么人都想的特复杂、特精明,老想琢磨个法子,能做到对手走一步,他就有三招等着。其实有时候,最简单、最原始的手段,最能解决问题。”
         侯龙涛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很有道理,自己有时确实是想得太多,“哈哈,是要给老子上课啊,好好,我洗耳恭听。”夸张的躬身给宝丁点上烟。
         “从咱们了解的情况来看,胡学军是个职业‘小白脸’,也算是出来混的。妓女有鸡头,他这种人也有鸭头。凭他的长相,应该是这行里比较出众、比较有名的,我三天之内就能把他的老大找出来。哪怕万一他是个‘个体户’,凭咱们警方、黑帮二合一的力量,你还怕玩儿不死他?”
         “你是说,用武力解决?”侯龙涛挠了挠脑门。“对,”宝丁一扬眉毛,“这几年洋墨水喝的你都没霸气了。”“就是就是。”文龙也在一边帮腔。
         宝丁接着说:“对‘德外四虎’那种有点实力的,又是想要他们的命,你用点策略是必要的。可胡学军算个什么东西,你不就是想让他滚蛋嘛,他不放手,咱们就打到他放手。”
         “你怎么知道他就没有靠山?”“靠山?什么靠山?他要有靠山还用干这种活?”“我是说黑道上的,我还不想树太多的敌呢,最好还是能先查清楚。”
         “操,就说你丫变得软弱了吧,老这么瞻前顾后的。现在在北京的黑道上,谁不得给你侯龙涛侯老板三分薄面啊,没人会傻到为了一个山西农民和你结仇的份儿上,说不定还乐得送你这个人情呢。”
         “你也说了,他应该是这行里的红人,就不会有人舍不得他这棵摇钱树?”“你丫那……是又怎么样,你象徵性的给他们点补贴不就完了,真不明白nitama怕什么。聪明起来像个人精,可傻起来也够急人的,有时候都想给你丫几个大嘴巴。”宝丁越说越激动,右手在空中左右挥舞了两下。
         文龙也跟着吵吵起来,“对,抽丫那,丁哥,别光说不练,我帮你。”掐住侯龙涛的脖子轻轻摇晃着。“呵呵,”侯龙涛不怒反笑,“行行行,这次就听你们的,ganta一票。”……
         三天之后,接到了宝丁的电话,说是找到了胡学军的老大,要他晚上出来,见个面谈一谈。傍晚时分,侯龙涛来到西八里庄附近的离昌海鲜城,进入宝丁定好的单间。
         除了宝丁,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坐在桌边,属于那种一看就是坏蛋的人,体型壮硕,满脸横肉。他身后还站着两个打手模样的人,都是抱着胳膊,面无表情。
         见到侯龙涛进来,两人站了起来,宝丁给他们介绍,“这位是蓟门桥一带的大哥李东升,在NASA迪厅附近出没的妓女、妓男都得交他保护费。这位是‘东星’的老板侯龙涛,德外老大刘宏达的干弟弟。”
         “德外四虎”被灭之后,侯龙涛就要大胖接管了它们的地盘和手下。一是因为大胖本来就是黑道上的人,德外有他不少的朋友,他接手会比较稳一些;二就是侯龙涛本身不想和黑道有太明显的瓜葛,毕竟对名声不好。
         李东升一张凶脸上带着笑容,说不出的怪异、难看,“侯老板,久仰久仰,今日一见,果然是气宇轩昂,不知兄弟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他居然会用四字成语,倒是让侯龙涛有点吃惊,殊不知他书没正经读几年,可武侠小说却没少看。
         两人握了握手,“升哥太客气了,请坐吧。”三个人又坐了下来,“升哥是道上的前辈,叫我龙涛就行了。要说让你效劳,我可不敢当,只是有点事想请你帮忙。”“好说,好说,不就是胡二狗的事嘛,李所已经跟我提过了。”
         “那好,咱们先吃饭再谈正事。小姐……”侯龙涛朝外叫了一声。服务员把菜单拿了进来,等几人点完,不一会儿就开始上菜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吃得满嘴流油的李东升擦了擦手,拍拍肚子,解开皮带,又吃了两只螃蟹,打了个饱嗝,“龙涛,你真是斯文,吃起东西比有的‘小鸭子’都细气,要是肯出来做,一定能红,哈哈哈。”
         这叫什么话?宝丁一听就要发火,可被侯龙涛的眼神制止了,他知道李东升不是存心损自己,不过是个没心没肺的混人罢了。“升哥说笑了,你给我讲讲那个胡二狗的事吧。”
         “好,”李东升点上根烟,“大概是十年前,胡二狗和他哥来北京打工,在包工队里干了两年。有一次给一家有钱人装修,被那家的富婆看上了,又有逼操,又有钱挣,哥儿俩当然乐意了。可好景不长,没多久就被那家的男人发现了,雇人把他哥的两条腿全废了,胡二狗那天正好不在,算是躲过一劫。”
         “小子学乖了,又回去干民工。可过了一阵儿,觉得还是当鸭子来钱快,又轻省儿,就跑到NASA,专勾那些空虚的中年saobi。但是小丫那不懂规矩,不知道孝敬老子,我让人教训了他几次,他也就老老实实的按月给钱了。”
         “你别说,小王八蛋一捯持,还真他妈招女人喜欢,没多久就成了NASA的头牌,我每年光从他身上抽头就能有好几千块。”“升哥知道他住哪吗?”“就在蓟门桥那边的出租房,前两天我的手下还见过他,应该没搬走。”
         “他没什么赃病吧?”“没有,因为他是大红人,我看他特紧,每个月都派人跟他去医院检查一遍身体。怎么招,龙涛,你想换换口味?”
         “升哥就别拿我打岔了,这个你收下。”侯龙涛从西装的内兜中掏出一个鼓鼓的信封。李东升打开一看,是一叠人民币,差不多有一万块的样子,“这是干什么?”
         “我要收拾胡二狗,这是给升哥的一点补偿,希望你不要为他出头。”李东升把钱又扔了回来,“他已经不是我的人了,三个月前,丫那突然说要从良,不干了。”
         “他是你的摇钱树,你就这么放他走了?”“咱们有个原则,来去自由,这样就算他们在官面上犯了什么事,也牵连不到我们。哪怕他还是我的人,他得罪了龙涛你,为了交你这个朋友,我也不能保他啊。”
         “那你也收着吧,就算我给升哥的见面礼。”李东升有点不高兴了,“我就是一粗人,但也知道交朋友不能用钱的,我是真心和你交这个朋友,你要是非给我钱,就是看不起我。”
         “好,升哥果然是个性情中人,这个朋友,咱们算是交定了。”侯龙涛把信封收回兜里。“哈哈哈,”李东升豪爽的笑了起来,“龙涛,你什么时候想找小鸡子,尽管跟我说,给你找十个、八个的不成问题。”……
         “你从那找来的这么一主啊?”离开海鲜城后,侯龙涛问宝丁。“那还不简单,鸭子一般都以迪厅为据点,北京有名的就那么几家,胡二狗那种‘高级货’,肯定在其中一家。而那些地头蛇大部分都是有案底的,一个个传来为就是了。”
         宝丁把烟头弹出车外,“你打算哪天动手?我得事先安排人手。”侯龙涛想了想,“今天是19号,明天我把何莉萍那边的事弄好了,再给他们一天的时间缓缓劲儿,就大后天晚上吧?”……
      
        
       [第二十四章 欲擒故纵(上)]http://www.houlongtao.com/69.html
      
         星期三到了办公室,茹嫣送来一堆没被通过的申请让他抽查,然后就请假去和月玲逛街。有个下级当女朋友就是这点不好,没法拒绝她的请假要求,还不能耍老板的威风。唉,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是他心爱的姑娘呢。
         从中随便拿了五份,漫不经心的看着,手下的几个人很能干,一般都不会出错,他这个经理当的是轻松愉快。前三份都没什么问题,可第四份却引起了侯龙涛极大的兴趣。
         申请人叫曲鹏,是一项工业专利,一个小小的装置,成本低于三百元人民币,能把汽车尾气中的有害物质降低五十五个百分点,要求投资建厂,经手人是曲艳。
         拿起电话把她叫了进来,把申请递给她,“你看看这个。”曲艳坐进办公桌前的转椅里,看了看,“怎么了?”“你给我解释一下不投资的理由吧。”侯龙涛走到她身后的长沙发上坐下。
         “理由有两条,一是投资过大,国内外都没有现成的生产线,光定做就得几千万,地皮、厂房都需要购买,总投资大概要超过两亿;但更主要的是产品的销路前景不好。”
         曲艳把椅子转过来,看着她的情人,“我联络过国内几家大的汽车制造商,他们都对此不感兴趣;市场调查的结果也不乐观,只有百分之四的受调查者愿意购买这个产品。”
         侯龙涛左手托着下巴,皱起眉头,心想:“以现在大多数人的消费水平,再加上不高的环保意识,要让他们自觉自愿的购买这样的产品,确实有一定难度,除非有政府的行政指令。”
         曲艳坐到他身边,扭过上身,右手压在他的裤裆上,挑逗的说:“侯总,不满意我的工作吗?那你就处罚我吧。”手钻进他的裤子里,揉动他的睾丸,伸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