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36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到了电视柜前,看见上面放着一个像框,里面是一家三口的合影。
         脑袋里“嗡”的一声,拿起像框仔细的看了看,“这是你儿子?”施雅回过头,“是。”说完又转过头抽泣着,幷没注意到他脸上古怪的表情。“他去约会了?”“是。”“要很晚才回来?”“是。”问到这,侯龙涛已是咬牙切齿,胸中的妒火熊熊燃烧到不可抑制的地步。
         上前两步,照准女人的后脖梗,狠狠的来了一记手刀。施雅连叫都没叫一声,身子向前一扑,缓缓的倒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了,把茶几上的杯子也撞倒了,剩余的茶水撒了一片。
         这一计划之外的举动让宝丁吃惊不小,“猴子,你干什么?”赶快探了探女人的鼻息,才略感放心,只是昏过去了。“丁儿,你先走吧,把手铐给我留下就行了。”侯龙涛面无表情。
         “你打算怎么处理她?”宝丁把手铐递过去。“你还信不过我吗?”“那好,”出门之前,宝丁又提醒他,“不过nitama明儿可得把警服给我送回去。”多年的共处,在两人之间建立起了绝对的信任,而且他知道侯龙涛足智多谋,这么做一定是有理由的。
         蹲下去把施雅的双手反剪到背后铐在一起,审视着这个女人的身体,可能是因为养尊处优,又经常锻炼的关系,虽已是四十多岁了,体形却一点也没走样,又有健美服的包裹,还是很能让男人动心的。
         在她的ru防和屁股上捏了捏,又结实又有弹性,看了一眼扔在地上的像框,恶狠狠的嘀咕道:“你和我心爱的姑娘好,我就来嫖你妈。”原来照片中的男孩竟然就是陈倩的男朋友。侯龙涛一眼就认出来了,只是怎么也没想到陈倩宁可和一个年轻她三岁的小崽子谈恋爱也不要自己。
         狂怒、嫉妒、懊恼、迷惑、伤心、自卑……各种不同的感情一股脑的袭来,让他一下就失去了冷静。被一种复仇的心理所控制,才对女人下了重手。
         用钥匙链上的瑞士军刀从后领口插入,向上一挑,划开一个小口,用力向两边撕开,“呲啦”一声,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背肌和黑色的ru罩带。一阵狂撕猛拉后,施雅已是一丝不挂了。
         把这只大白羊面朝下放到客厅的方形餐桌上,将她双腿分开,黑色的荫毛中是两片深褐色的大荫唇。光从颜色上看,还是何莉萍的yinhu更诱人,也难怪胡学军有了后者就不要前者了。
         先用手掌揉了揉她的臀峰,又在臀缝中搓动几下,两指按在荫唇上,大拇指压住还藏在包皮中的荫荷用力旋转,最后再把中指插入荫.道中抠挖。
         普通的弓虽.女干很难产生快感,主要是因为大多数案犯需要不断的使用暴力来制止被奸者的反抗,又没什么前戏就急于插入,造成被奸者生理上的巨大痛苦和心理上的恐惧和抵触。
         但现在施雅是在昏迷的状态中,侯龙涛又把她下身的大部分性感带都照顾到了。中年女人的身体不仅敏感,而且诚实,小小的挑逗就让她有了反应,荫.道中的手指已完全被女人的分泌所包围了。
         “骚娘们,这么快就湿成这样了。”看着中指上亮晶晶的粘液,男人自言自语道,“就算不被人逼,她也肯定耐不住寂寞。”从拉链中掏出坚硬的肉木奉,“噗哧”一声就捅进了yinmen中,双手抓住她的臀肉,开始操干。
         “嗯……嗯……”施雅悠悠的转醒过来,先是觉得身上有点凉,紧接着就有一波一波的快感从下体传到全身,xiaoxue中有自从三个月前丈夫再次离开后就从未尝过的极度充实感,很明显,正有男人在jianyin自己。
         “啊……嗯……快停……停下……不要……不要……你是谁……”记忆慢慢的回来了,知道一定是那两个警察中的一个,可头扭不过去,根本就看不到身后,而且无论她怎么责问、求恳,男人除了xing茭中的喘息,是一声不出。在这种情况下,施雅本能的做着选择,更希望在身后的是那个戴眼镜的,至少他长的还算招人喜欢。
         身体被操干的前后移动,勃起的奶头在粗糙的桌面上来会磨擦,也产生不小的快感。“呀……啊……你……你不能……不能这样……求求你……快拔出去吧……啊……你是警察……嗯……你这是入室……入室弓虽.女干……啊……执法犯法……啊……啊……”女人意识到自己快要gaochao了,在仅存的一点理智中,还是不想再被弓虽.女干的情况下暴露出自己居然ENJOYIT。
         侯龙涛可不理她,只顾拼命的菗揷,虽然相对来讲,这个女人的荫.道比他几个女朋友的都要宽松一点,但jianyin她的快感却一点也没有因此而减少。大概完全是心理作用,“施小龙,王八蛋,我正把你妈玩的哇哇叫呢,我干死你妈,干死你妈。”
         “啊……啊……啊……”荫.道内液体突然增多,膣肉也在大幅度的收缩,让施雅又怕又盼的xing爱巅峰还是不顾意志的到来了。女人拼命向后仰起的头,缓缓落了下去,全身的骨架犹如散了一般,酥麻的美妙感觉令她说出的反抗之词都像是在和男人tiaoqing。
         “嗯……唔……求你……求你停止吧……你再不停……我……我就要叫了……”眼帘低垂,一幅不胜柔弱的样子。侯龙涛压下上身,揪下她的汗带,在她脸上舔了一口,“真的要我停吗,你舍得吗?”说着又是两下重重的撞击。“啊……啊……”“没说不让你叫啊,挺好听的,我喜欢,你接着叫吧。”
         施雅知道他是谁了,现在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说高兴吧,分明是在被弓虽.女干;说难过吧,可又快感如潮,还是由自己认可的男人造成的。“啊……我是说……要叫人……”“好,你想叫我什么呢?老公?爱人?还是警官呢?”
         男人的装傻调笑让施雅既生气又觉得无助,“是……是叫救命……”“哈哈,我这么厉害吗?把雅姐姐操到要生要死了?不过你还是不要这样叫的好,万一被外面的人听到,冲进来救你,那可就成了大新闻了,‘北京药检局副局长、市人大代表在家中被弓虽.女干到gaochao迭起。’”
         施雅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对男人的威胁还真是无计可施,只好咬住嘴唇不再说话,光是“嗯嗯”的jiaochuan着,心中期盼他能早点结束。可侯龙涛却在极力忍耐身寸.米青的冲动,因为这一炮的时间越长,他所得到的复仇的满足感就越强……
      
        
       [第二十三章 意外发现(下)]http://www.houlongtao.com/67.html
      
         施雅的丈夫年纪大了,性能力自然比不上二十出头的小夥子,胡学军又因为huangyin过渡,三十几岁就也没什么竞争力了,十几年来第一次碰到侯龙涛这样的强手,连灵魂都快被操出鞘了。几个连续的gaochao过后,她真的不能再做了,连xiaoxue都有点隐隐作痛了。
         这个男人的菗揷太有力了,已记不清子宫有多久没被撞得如此麻痹,又是一股阴精泄了出来,女人已经没了再战的力量,“真的不要了……不能再做了……我要死了……你快射吧……”
         这样曲腿站着已有一个多小时了,早上又没吃药,侯龙涛也有些累了,但还不想就这么放过她,“求我,求我我就饶了你。”“求你……求你身寸.米青吧……”“射在哪?”“射……射在我的xiaoxue里……”
         “连起来说一遍。”“求你把米青.液……把米青.液射在我的……我的xiaoxue里吧……”感到霪水都快流干了,女人也没心思再保持什么尊严、什么廉耻了。
         侯龙涛猛的拉起她,双手捏住她的ru防,放开精关,又干了十几下,背上一麻,足足打出了十来发。“天啊!”施雅有生以来第一次接受这么强劲、丰盛的给予,身体被烫的一阵猛抖,大叫一声,眼前一黑,又昏了过去……
         还有点迷迷糊糊的,施雅躺在沙发上,身上盖了一条毛毯,只觉一只手温柔的搓弄着自己的ru防,拨玩还是硬立的奶头。“嗯……”真的很舒服,眼皮发沉,怎么也不想睁开。
         “醒了还不起来?我就伺候的你这么爽?”听到男人的声音,施雅一惊,想起了昏迷前的情景。一下坐了起来,慌乱的挪到沙发的尽头,铐子已被摘了下来,双手拉住毯子挡着身体,惊恐的看着坐在另一头,正在抽烟的男人。
         侯龙涛的表情似笑非笑,“雅姐姐,咱们的事该怎么办呢?”这句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告他弓虽.女干,自己不光会丢脸,还不一定告的下来,自己身上一点伤也没有,他肯定会说自己勾引他,另一个警察也会给他作证的。
         “告不成我的。”就像能看到她心里一样,男人笑了笑,“咱们还是做笔交易吧。”在女人昏迷的时候,侯龙涛也恢复了平静,仔细的想了想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把施雅的背景、性格全考虑了进去,“施小龙,你的乾爹我做定了。”
         “我要做你的情夫,如果你不答应,也无所谓,不会对你有任何不利的;如果你答应我,我会帮你除掉胡学军这个心病,而且我不吃软饭,不用女人的钱,你也不用担心我敲诈你。对了,我叫侯龙涛。你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施雅一声不吭,看她的眼神很复杂。她不是傻子,不答应真的会对自己没有不利吗?鬼知道,别的不清楚,这个男人的阴险是不容置疑的。
         现在看来,答应他倒不失为一条可行之策,他虽然没有胡学军帅,但也算英俊了,而且显得精明强干,最令人动心的是它能带给自己前所未有的性gaochao。不可否认,刚才的弓虽.女干,是自己最棒的一次xing爱体验。
         在认识胡学军之前,施雅还是能够忍受丈夫不在的空虚寂寞的,可胡学军把她身体深处的qingyu激发了出来,却又没能力完全满足她。大半年以来,每当夜深人静,总是辗转难眠。已经想过好几次要再出去找男人了,但有了胡学军这一回,她也有点杯弓蛇影,有那贼心,却没那贼胆。
         今天这个年青的床上高手送上门来,既能搞定胡学军,又能找到被逼无奈的藉口,还证明自己对小夥子还有吸引力,不禁在心中已经许了这门“亲事”,脸上的表情也松弛了下来。
         侯龙涛察颜观色,知道女人是动心了,只是不好意思先开口罢了,“我还有事,这就要走了,在此之前,我要跟你接个吻。你要是答应我的提议,就别反抗;要是不答应,现在*隼础!
         等了一分钟,没得到任何回答。一把托掉毛毯,将施雅chiluo的身体拉进怀里,没遭到抵抗。“唔……唔……”女人张口将他的舌头迎进了嘴里……
         第二天,叫上文龙一起,把警服给宝丁送去,“乾洗过了。”“还洗什么呀,直接给我送回来就完了。”宝丁对侯龙涛的客气有点不习惯。
         “弄脏了哪儿能不洗啊,裤裆那儿。”“啊!?孙子,你丫玩女人不会脱裤子啊?这是我管政委借的。”“不是洗过了嘛,瞧你丫急的,怎么跟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