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34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月玲的ru防,三人配合的很好。
         一男一女叫“69”,一男两女就不知道叫什么了。侯龙涛伸长舌头,在月玲无毛的yinhu上舔来舔去,又插进荫.道中吸食她的爱.氵夜,可无论怎么努力,却是越吸越多,好像永无乾涸之期一样。一边摸着美女的大腿和圆臀,一边就把手指捅进了她的piyan里。
         “老公……我要啊……操我……操我……啊……嗯……”“涛……再舔……好舒服……啊……想死你了……啊……”两个女人被他搞的jiaochuang声不断,就像是在比赛一样,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浪过一声。
         就连在一旁,裹在被窝里的茹嫣都听得面红耳赤,心中不禁又生出一丝渴望,爱.氵夜也流了出来。伸手摸了摸荫唇,还有些隐隐作痛,只好轻轻的揉着自己的荫荷。
         “啊……老公……要来了……要来了……啊……啊……”如云带着哭腔喊叫着,月玲赶忙识趣的起身躲到一边。侯龙涛坐起来,抱住如云的大屁股,把她快速的抛动着。
         荫.道内的膣肉一阵痉挛,如云终于泄了出来,jiaochuan着抱住爱人,和他热烈的接吻。男人幷没有停止抛动,亀头还在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怀中艳妇的子宫,把她推向另一个gaochao。
         其实月玲也已经块到gaochao了,可侯龙涛正在用心干着如云,她也只好找出一根长长的双头假阳巨,插入自己的xiaoxue里抽动,不一会儿就也泄身了。等快感过后,看到那一对男女还在茭欢,两人抱的紧紧的,一边亲吻一边小声的说着情话,突然有点被落下了的感觉。
         月玲刚想过去撒娇,一转头,正瞧见被窝中的茹嫣闭眼咬唇的样子,被子中间的部位还有东西在不停的蠕动,就知道她正在shouyin了。“哈哈,茹嫣妹妹,龙涛不理咱们,咱们自己来解决嘛。”想到这,就拔出假机巴,拿在手里,轻手轻脚的下了床,绕到茹嫣的背后。
         拉开被子,也钻了进去,从后面抱住茹嫣的香体,rounie她naizi的同时,在她耳边嗲声嗲气的说:“好妹妹,哥哥不疼你,姐jietong你也是一样的。”
         茹嫣正陶醉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冷不防被一个香喷喷、软绵绵的身体从后面贴住,先是一惊,立刻就知道是月玲了,反正她也就是亲亲、摸摸,也就又放松的闭上眼睛。
         被同是身为女人的月玲爱抚,茹嫣还是有点不习惯,但有两团嫩肉压在背上的感觉真的很好,还能觉出中间两粒硬硬的突起,就连roucuo荫荷的工作都由人代劳了,不自禁的发出了连女人听了都会动心的鼻音。
         侯龙涛在身上的美人丢了三次之后,也射了出来。如云头枕男人的肩膀急喘着,“老公,我爱你……”侯龙涛抚摸着她香汗涔涔的背脊,“小云云,我还要探探你的菊花洞。”
         “老公,你别只顾我一个人,留点力气给她们。”如云就像一个大姐姐,自己舒爽的同时,也没忘了边上的两个小妹妹。“这你不用担心,你们谁也跑不了,以后你就叫我‘战神老公’吧。”“你又说大……”
         “啊!”一声尖叫把这对正在窃窃私语的情人吓了一跳,只见茹嫣飞快的钻出了被窝,躲到侯龙涛的背后,“玲姐,我不要嘛。”掀开的被子里露出月玲的luoti,荫.道中插着一根双头的假阳巨,一脸的不高兴,“怎么老是这样,有什么不可以的?”
         原来茹嫣正在享受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一根yingbangbang的东西在自己的双腿间一顶,想要钻人自己的逼缝中。伸手一摸,是一个像亀头一样的橡胶物体,上面还有一颗颗的小突起,马上就明白是月玲想要干自己。茹嫣对此还有排斥感,拼命的逃了出来。
         “呵呵,”侯龙涛把如云放下,再把茹嫣拉进怀里,“怎么了?我的小宝宝还害羞啊?”茹嫣抱住他的脖子,“哥哥,别让玲姐欺负我。”“她不是要欺负你,是要爱你啊,是不是玲儿?”
         “是……是啊……嗯……”月玲耐不住寂寞,已经把如云压在身下干了起来,“龙涛他……他一次只能藤一个人……啊……难道要剩下的人干看着吗……啊……云姐……啊……”二女的两对ru防挤压在一起,随着身体的摇动,变换成各种不同的形状。
         “玲儿说的有没有道理呢?”侯龙涛吻着茹嫣,手指在她的臀沟中上下搓了搓,“好宝宝,是不是又想要了?”“嗯……”“可我还没疼月玲呢,你先让小云云教教你GIRLONGIRLACTION好不好?我喜欢看。”
         茹嫣撅着小嘴,“但是我说过只给你一个人操的。”“啊,”侯龙涛真是爱死这个长腿美女了,使劲的抱紧她,“你是担心这个呀,咱们都是一家人,而且你们都是女人,不算你食言。再说那也不能叫你被操啊,是你们互相操。”轻轻推转茹嫣的脸,“你看,小云云多美啊,你不想让她快活吗?”“那……那好吧……”茹嫣终于被说动了。
         月玲和茹嫣幷排躺在床上,四条修长的yutui向两边分开,架在床沿上。侯龙涛和如云分别压在两人身上,做着活塞运动,只不过一条是真肉木奉,一条是假机巴。
         “啊……涛……爽啊……嗯……用力……快……再快点……啊……”当月玲被操的大声jiaochuang时,茹嫣只是把脸歪在一边,紧闭双眸,咬着嘴唇,“唔唔”的小声哼哼。如云舔着她的脸蛋,“茹嫣,你真可爱,怪不得老公这么疼你呢。”
         男认的操干,无论是在速度还是在力量上,都不是女人能比的。月玲没多久就泄到浑身酸软了,侯龙涛也把米青.液射入了她的檀口中。被美女的小嘴含了一会儿,他的机巴又翘起了头。
         给月玲盖上被子,来到如云背后,摸着她形状完美的bainen屁股,把润滑液抹进她的臀沟中,又把两根手指插进她的肛门中抠挖。“老公……老公……别闹了……啊……我会受不了的……”如云回过头来,祈求爱人不要让她“前后遭殃”。
         “嘿嘿,”侯龙涛拍拍她的臀峰,“小云云,你欺负我的宝宝,我一定不能饶了你的。”“我……我没有欺……啊……啊……”话还没说完,就感到臀瓣被向两边分开,houting里一阵满胀。如云的小piyan已经很适应月工.茭了,又有润滑液,虽然肠道很紧窄,但干起来非常顺畅。
         由于男人在身后的撞击,连接两女荫.道的假阳巨也被带动的插得更深更有力。茹嫣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现在也舒爽的自觉向上迎合着。如云渐渐觉得直肠内的快感居然超过了xiaoxue中的,猛的向后一撅屁股,正赶上茹嫣在下落,假阳巨一下脱出了逼缝。
         茹嫣的xiaoxue早就有点酸痛了,赶快趁此机会撤了出去,爬进被窝中,和月玲抱在一起休息。没了身下的障碍,如云跪shangchuang,脸着床面,双手向两边平摊开,肥美的tunbu高高撅起,迎接爱人对自己肛门的蹂躏。
         “啊……老公……屁股要开花了……啊……喜欢被你干houting……好美……要丢了……啊……啊……”如云的叫声吸引了被窝中的两个女人,茹嫣睁大眼睛,看着侯龙涛在那她碰都不让碰的地方进出,而如云竟然还这么舒服。
         “玲……玲姐,哥哥他碰过你那里啊?”“哪里?”“就是……就是这儿……”轻轻在月玲的piyan上点了一下。“嘻嘻,当然有了,你也想试试吗?”月玲亲了她一下,用怂恿的眼神看着她。
         “不难受吗?”“一会儿就会好的,龙涛他又温柔又细心,不会让咱们受苦的。去啊,去啊,云姐快不行了,你还不去救她?”茹嫣慢慢的爬了过去。
         如云这时已无力再jiaochuang了,迷迷糊糊中只是“咿咿呀呀”的出着娇声。刚才两人的对话,侯龙涛全听到了,心中暗喜。凶猛的菗揷了几十下,在如云的直肠中身寸.米青了。
         按住刚刚到身前的茹嫣,“宝宝,今天全给我吗?”“嗯,全给你。”两条长长的yutui被抬了起来,压到ru防上。侯龙涛跪在她的屁股后,双手推着她的腿弯,雪白的大腿、嫩红的荫唇都被细细的舔了几遍。
         当男人的舌尖像初夜时那样挤进浅褐色的肛门时,茹嫣的身体开始轻微的颤抖,“嗯……嗯……哥哥……好怪……好怪的感觉……”侯龙涛感受着美女肛门上的皱褶,“不用怕,宝宝,会很舒服的。”
         在手指上涂上润滑液,缓缓的向菊花洞里推挤,舌头在两片大荫唇中滑动,抬眼看着女人的反应。见她没什么痛苦的表情,就把手指反复的进出几次,直到用两根手指都能顺畅的抠弄。
         让茹嫣跪在床沿上,抹满润滑液的荫.经顶在了piyan上。“啊……哥哥……嗯……嗯……嗯……”女人紧张得喘着气。将她圆圆的臀瓣向外分开到极限,“宝宝,忍着点。”
         茹嫣的肠道天生紧窄,就算有大量的润滑液,她还是感到了如同kaibao时那种撕裂般的疼痛,“啊!疼啊!”听着心上人的痛叫,侯龙涛心疼的要命,赶快停住动作,弯腰吻着她的香肩。
         月玲也急忙过来,钻进茹嫣的身下,手指插入她的荫.道,xishun她的荫荷。茹嫣也投桃报李,抱住月玲的大腿为她扣交,xiaoxue被舔得很美,piyan里却疼得要命,这才叫真正的“欲仙欲死”呢。
         疼的人不光是茹嫣一个,侯龙涛也在咬牙挺着,茹嫣肛口处的括约肌力量大的不得了,简直快把男人的肉木奉夹断了。再也忍不住了,只能菗揷了起来。
         “啊,宝宝,好紧,好爽。”用双手细细的品味着女人嫩滑的臀肉,外加奇紧无比的直肠向中间的挤压,世间再没有什么能与此美味相提幷论了。
         从剧痛到酸疼,再到现在麻痹后的酥痒,茹嫣终于体会到了月工.茭的乐趣。怎么也想不到,一向认为是人体最肮脏的部位,只有排泄功能的器官中,竟能产生出如此巨大的快感,再也顾不得舔舐月玲的yinhu了。
         “啊……啊……哥哥……好棒……”一股阴精激射而出,打进月玲的小嘴中,让她半天才喘过气来。看到茹嫣已经读过了难关,男人也完全放开了。狂猛的jianyin女人的肛门,不光是能在routi上得到满足,更主要的是在精神上那种征服的愉悦……
         整整六个小时,侯龙涛在三个女人的就个体腔开口里来来回回的进出,过足了yin瘾。如云和月玲因为一个多星期没见他,只知道拼命的要,直到再也没力气玩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茹嫣还是比较有节制的,剩下了足够的力量享受男人事后的温存。
         舒舒服服的依偎在爱人的胸口,感觉上比莋爱更有幸福感,“哥哥,这回满意了吧?什么都给你了。”“呵呵,”侯龙涛爱恋的捋着她的长发,“知道我的宝宝最乖了,还疼不疼?”“还有一点点,哥哥,你再抱我紧一点嘛。”
         怀中的美人在娇滴滴的撒娇,再看着身边两个被自己高到筋疲力尽的香身,真是有种意气风发的感觉。不禁想起了邹康年,这份临终大礼确是不错,一定要把他风光大葬,才算对得起他。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