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33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33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我的是中药,不是老君的仙丹,虽说我中华传统医药博大精深,却也不能改变自然规律。”
         “雍正末年,正值邹家第二十三代传人邹正业主家。一日,有五人前来求医,听口音是京城人士。为首的是一少年公子,衣着幷非华丽无比,却是气宇轩昂,一看便知不是普通的平民百姓,但眉宇间却有淡淡的黑气,明显是行房过度所致。”
         “其实正业公只需开出药方,必可药到病除,但他不想把祖传秘方用在这种好色的官宦子弟身上,便东拉西扯的和他谈些无关紧要的话题。那公子也不以为意,只是陪着正业公聊天。”
         “可经过这番谈话,发现那少年竟是饱读诗书,满腹经纶,而且颇有抱负,言语中不时流露出治国平天下的豪情。正业公对他的身份不禁产生好奇,但当着四个随从又不便相讯,于是便在他耳边说出病因。”
         “那少年一听,大喜过望,忙问有何方法可医。正业公说是祖传秘方,不可为外人见,要那公子随他到内室。四个随从虽面有难色,但他们的主人却欣然前往。”
         “内室中,两人又聊了一阵,正业公便开口相问。那少年也不隐瞒,竟是微服下江南的四阿哥弘历。1736年,也就是乾隆元年,正业公被招进京,成为御医院中一员。由于他的灵丹妙药,还被乾隆御赐镶黄旗满姓‘钮祜禄’。”
         “老头的想像还挺丰富,八成是电视剧看的太多了。”侯龙涛越听越觉的是在编故事,老人爱说,他也不好打断,却是左耳进,右耳出,全当是逗老头开心了。
         “史上不乏好色之君,大多数都因贪恋女色而荒废朝政,精力不济是其中一大原因。乾隆生性风流,后宫三千佳丽,外加私访之时的民间女子,要是没有我家的秘药,他怎么可能夜夜chunxiao的同时,还能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而且寿至八十,成为罕见的长寿之君呢?”
         “到了乾隆末年,乾隆因为年事以高,在朝政的处理上犯了很大的错误,不思学习洋人的先进技术,一喂以天朝上国自居。正业公对此虽有看法,却又无能为力,只得告老引退,但已在京城住了几十年,也就扎下根来了。”
         “太假了。”侯龙涛有点听不下去了,心中不信,嘴上却不能直说,“您的药那么厉害,您怎么会无儿无女呢?”邹康年眼圈一红,竟然老泪纵横。
         “我本有一儿两女,一个孙子。我那孙子在红卫兵的派系武斗中被打死了,后来他敌对的派系又不知从哪挖出我家祖上当过清朝的御医的事,我的三个孩子全被以封建制度的卫道士的罪名抓起来了。”
         “我的儿子被整死了,小女儿活活的被二百多个红卫兵车仑.女干了三天三夜而死,我的大女儿因为年纪大一些,引不起他们的兴趣,但也被车仑.女干了十几次,回家不到两天就也咽气了,我的老伴受不了打击,二十年前就自杀了。只剩下我这把老骨头,在这苟延残喘。”
         无意中问到了老人的伤心事,令他如此难过,侯龙涛更是愧疚,“大爷,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既然是这样,咱们爷儿俩又这么有缘,大概天意如此。以后我会赡养您的,咱们来个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邹康年抹了一把泪,“孩儿啊,你有这心,就算我没看错你。我大限将至,也不用你的照顾了,只望你能把我家的祖传秘方再传下去,不至让这‘旁门左道’的中华医学断了香火。”
         “您可别这么说,您气色这么好,怎么会……”“我一生用药,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很清楚的。你没听说过‘回光反照’吗?一般人都只有那么一会儿,可我由于常期服药的缘故,延长了这个时间。”
         “其实我活在这个世上,早就没什么意义了,只是一直也没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的人。不要再说废话了,你记住,‘当归’半钱……”老人开始说药方,侯龙涛赶忙找了纸笔,一共二十三味药和它们的用量,一样不漏的记了下来。
         “‘金鳞草’是其中最名贵,也是重要的一味,缺了它,这就是一副普通的补肾良药,吃了也只有好处,绝无坏处,只是没有那种奇效了。”邹康年说完,像是终于把最后的一件事交代完了,一脸的轻松躺了下来,“你走吧,我想歇一会儿,有点困了。”……
         走出医院,“这也有点他妈太离谱了。”看着手里的药方,侯龙涛不知道该怎么办,“老头没必要骗我吧?他倒还真是有点不同于常人的地方。操,试试总没有坏处的。”
         来到附近的“同仁堂”抓了药,“金鳞草”果然名贵,半两居然要九千多。回家让老妈帮忙煎了一锅,把一剂的分量混进可乐里,叫匡飞喝了,然后带着她去找了两个妓女。
         第二天早上,两个“久经沙场”的女人,居然被这个被他女朋友说成是‘快枪手’的匡飞搞的爬不起床。“涛哥,真他妈爽,昨晚我射完又硬,干了那两妞二十多次,真是有如神助啊。”匡飞根本就不知道是那杯可乐的功劳。
         侯龙涛一听,不禁心中大喜,想到明天如云和月玲就要回来了,“嘿嘿嘿,小云云,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神。”如果不是收到医院发来的邹康年的死亡通知书,这一天应该算是很完美的了……
         如云和月玲的班机中午时降落在首都机场,因为几个人的关系幷没有公开,就由公司的司机去接她们,而侯龙涛则带着茹嫣去家里等。一早就喝了一服药,只觉小腹中暖洋洋的,能感到有一股力量在四肢百骸中流淌,说不出的舒畅……
         两个女人回到家,打发走了司机,叫了几声,幷没人回答。月玲不高兴的说:“龙涛不是说好了在家等咱们的嘛,怎么不见人影呢?”“怎么了?你怕他不要你了?”如云笑着说。“云姐你真是的……”两人有说有笑的向楼上走去。
         刚到楼梯口就楞住了,一件一件的衣服扔在楼梯上,一直到卧室门口。打开卧室的门,地上有一条女式的小neiku,床上的被褥也乱得很,只是不见人。
         “嗯……嗯……啊……嗯……唔……”一阵女人的shenyin声从虚掩的浴室门里传了出来,二女对望一眼,会心的一笑。也不用说什么,就开始脱衣服,一个多星期不见自己的爱人,都有点难以忍受了。
         浴室里,茹嫣双臂垫在脖子下面,趴在按摩浴池的边缘上,头耷拉在外面,笔直的长发垂下,挡着脸,口中断断续续的发出jiaochuan。侯龙涛舔着她的肩膀,双手roucuo着她的ru防,下身还在不停的挺动,“宝宝……”
         一抬头,两个一丝不挂的美丽裸女走了进来。侯龙涛一笑,在茹嫣的脖子上吻了一下,“宝宝,你的救兵来了。”茹嫣吃力的抬起头,“嗯……姐姐们……啊……快救我啊……我快被哥哥他弄死了……嗯……嗯……”
         二女赶忙进入浴池中,一左一右的抱住男人的身体。“老公,别欺负茹嫣了,我来吧。”如云说着就转过身,两手撑住浴池边,圆滚的丰臀在水中轻轻的摇动着,还回过头,用妩媚的眼神挑逗着他。
         侯龙涛从茹嫣的荫.道中拔出肉木奉,走到如云背后,在她的屁股上抚摸着。月玲赶紧把茹嫣扶到一边坐下,茹嫣拉住她的手,“玲姐姐,哥哥他今天好厉害,都在我身子里射了三次了。”月玲一听,幷不觉得害怕,反而更加的忍不住了。
         侯龙涛没有立刻操如云,而是把她拉进怀里,两个人的舌头都伸在嘴外,互相轻触着。“小云云,想我了吧?”“嗯,老公……”如云紧紧的抱住爱人,歪头把香舌送进他嘴里。
         月玲撅着嘴凑过来,身体贴在侯龙涛的背上,两手搓弄着男人yingbangbang的荫.经,“人家也好想你的嘛。”三个美女,哪个也舍不得冷落了,女人多了也不一定是好事啊。
         侧过身子,搂着二女的细腰,她们各有一个臀瓣落入了他的手掌里,在四个高耸的ru防上轮流xishun,四颗小红樱桃全都骄傲的向上翘着。“老公……啊……好想你……”“嗯……龙涛……”两个女人不自觉的在男人的头顶上接起吻来。
         侯龙涛顶开两人的头,分别吮了吮她们的嘴唇,“咱们还是到床上去吧,那比较宽敞,能把你们三个人都摆弄的开。”“啊?我……我可不要了,我真的够了。”茹嫣一听,赶快就要把自己摘出来。
         “那好,你就在旁边看我怎么疼爱你这两个姐姐吧。”说着在如云和月玲的屁股上各拍了一下,“你们冲一下就出来吧,我先带茹嫣进去。”把软绵绵的茹嫣横抱出浴池,帮她擦干身体,又抱回卧室里。
         把她压在床上,吻了又吻,“宝宝,你歇会儿,等缓过来,我再跟你大战一千回合,好不好?”“嗯,哥哥,你真的不累吗?”“嘿嘿,一会儿你不就知道了。”男人一脸坏笑的给她拉上被子。
         看见如云和月玲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侯龙涛幷着腿坐在床上,指了指自己一柱擎天的阳巨,又拍了拍两腿边的空地,向二女张开了双臂……
        
       [第二十一章 意外发现(上)]http://www.houlongtao.com/63.html
      
         侯龙涛搂着侧卧在身旁的两个美女,和她们接吻,三个人的舌头相互搅动着,不时有口水流到他身上。开始时,二女还只是用手在男人的胸口上摩挲,等吻到动情时,就都移到了他的下身。
         如云上下套动着坚硬的肉木奉,不时用掌心揉动亀头,还把舌头插进侯龙涛的耳朵里伸缩;月玲一手拨弄着睾丸,另一手从男人的背后探出,在如云的奶尖上轻揪。
         侯龙涛一提如云,把她举到小腹上坐好,两颗雪白的大naizi正好对着他的脸。如云一把将男人的头揽入自己的ru峰中,“老公……她们也要你疼啊……嗯……”侯龙涛捏住这两团日思夜想的嫩肉,又吻又舔,又是轻咬,弄的如云直用yinhu在他一棱一棱的腹肌上猛蹭。
         月玲正在为爱人扣交,先把粗长的荫.经一点不漏的舔了两遍,又把深红色的亀头含在嘴里,浅浅的吮了几下,紧接着就将它纳入喉咙中磨擦。虽然已经尽了力,还是有一小段留在外面。空闲的一只手探到自己胯下,用力揉着勃起的荫荷。
         侯龙涛最喜欢这种深篌的扣交法,被弄得很是舒爽,不自觉的向上挺臀。这可苦了月玲,没几下就喘不过气来了,只好把它吐了出来。这时如云的屁股正好在向下蹭,月玲一推肉木奉,“噗哧”一声就插入了如云的yinmen中。
         “啊!”如云快乐的叫了一声,在香港时,也和月玲做了几次,可怎么也比不上爱人这热气腾腾的真家伙。男人把身体向下挪了挪,变成平躺在床上,抓住如云的ru防,任由她在自己身上扭摆娇躯,套动荫.经。
         “玲儿,来,让我亲亲你的小妹妹。”在一边ziwei的月玲听到爱人的召唤,立刻跨跪到他的脸上,上身向前趴,双手捏住如云的屁股,舔着她的肚脐眼。如云一手向后撑住床面,一手揉着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