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31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边向腿上捋着丝袜,心中一热,把她又推倒在床上吻了起来。
         “爱琳姐,和他离婚吧。”“嗯?”女人奇怪的看着他,“我们是做过财产公证的,如果我提出离婚,一分钱也得不到的。”“那又怎么样?我会努力工作养你的。”
         “嘻嘻。”女人一阵轻笑,侯龙涛听着却是那么刺耳,“很好笑吗?”看着他生气的表情,才发觉他是认真的。爱琳吻了他一下,“傻弟弟,你养不起我的,我要是愿意过普通人的生活,也不会嫁给那个老头了。”
         “那爱情呢?你就不要爱情了?”侯龙涛站起身,走到窗边。“爱情?爱情又不能当饭吃,爱情只能让人伤心。你那么爱那个陈倩,又怎么样呢?”“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我是看你在感情上还太不成熟,给你上一课。”爱琳继续穿着丝袜,“现在她没准正在哪个男人的身下jiaochuang呢,就像我刚才在你身下那样。”“闭嘴!”像被人捅了一刀一样,男人怒吼着,可声音更像一只受伤野兽的嚎叫。
         可爱琳幷没有停止,“爱情应该是甜蜜的,就算是相思之苦,实际上也是甜的。可像你这样,只有痛苦,根本就不叫爱情。我要是一时头脑发热跟了你,你又没法满足我的虚荣心,到头来还不是没有好结果。”
         侯龙涛手撑着墙,虽不愿承认,可这个女人说的却是致理明言。“于其为了完全不在乎你的人伤心难过,不如把心思用在身边那些真的爱你的女人身上。”爱琳过来拉住他,“走吧。”……
         一个半月后的一天,侯龙涛突然成了百万富翁。当爱琳再来的时候,立刻又向她提出了那件事,“现在我能养的起你了吧?”正准备给他扣交的女人一笑,“你还不能。”
         “什么?我现在身家九百万美金,还不够你花的?”“光有钱有什么用?现在纽约的上流社会都知道我是IIC的总经理夫人,跟了你,我算什么?一个暴发户的情人?还是不要了。咱们这样不是很好嘛,单纯的性关系,满足对方的routi需要。”
         “我不光要身,我连心也要。”侯龙涛皱着眉说。“好好好,我的心也给你了。真的,我很喜欢你的,又跟我老公没真感情,你不是身心俱得了嘛。”
         “做我的女人就得只跟我一个人,你天天和那老头睡一张床,算怎么会事啊?”“我道理都跟你说的很清楚了,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啊。”爱琳下了床,开始穿衣服。
         “我就这样,你要么就只做我的女人,要么就乾脆别惹我。”“唉,弟弟啊,没想到你陷的这么深。我看咱们还是不要保持这种关系了,免的你钻在牛角尖里出不来,咱们分手吧,对你我都好。”女人说完,自故自的走出了房间。
         侯龙涛一时都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刚才只不过是吓一下爱琳,自认为她一定放不下自己的。没想到爱琳竟然把他给蹬了,更可气的是他还没发泄呢。女人绝起情来,可比男人果断的多。
         本来侯龙涛就不是对这个女人爱的很深,只是在空虚寂寞之时,有点贪恋她的温柔和身体,没几天也就GETOVERHER了。开始考虑毕业后的问题,“反正也不跟她好了,不如再用她一次。我给她当了这么久的‘按磨棒’,也是该她为我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过了几天,侯龙涛没跟爱琳打招呼就飞到了纽约。爱琳听佣人说自己的“表弟”来访,有点摸不着头脑。等见了人,真是吓的六神无主,怕他是来跟老公摊牌的。
         Mr。Jackson一听是爱妻的表弟,很是热情,非留他在家住一晚。侯龙涛也不推辞,还和他在书房聊了很久。爱琳担惊受怕的过了一夜,却什么也没发生。
         等侯龙涛走后,才听老公说收了他五十万,虽不是很多,但看在爱琳的面上,就答应派他回中国。爱琳这才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自己红杏出墙的事,其它的她也不在乎。
         其实Mr。Jackson能答应侯龙涛,更多的是出于对爱妻的愧疚,毕竟让她跟着自己守活寡,多少有点过意不去,能为她的家人做点事也好。“表弟”也正是抓住这点,一击成功……
         国歌的声音突然在身边响起,侯龙涛从时空的隧道中出来了,“喂。”“四哥,我和二哥在车公庄的金山城呢,你也过来吧。”二德子的声音从手机中传了出来……
         “你丫怎么了?”武大见他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还记的我跟你们说的吴爱琳的事吗?”侯龙涛往火锅里下着料,“她来北京了。”“那怎么了?不就是找你dapao嘛,又不是长的不好,你就再献一次身呗。”二德子边吃边说。
         “操,丫那当初甩我的时候可痛快着呢。噢,说要我就要我,说不要我就不要我,那我成什么了?”“你能进IIC,是不是有她的功劳啊?”“是。”“那你就是小白脸呗,我‘猴哥’要变‘鸭哥’了,哈哈哈。”二德子塞着满嘴的肉,拿侯龙涛开上心了。
         “咽了再他妈说话,别老这么大大咧咧的。”武大瞪了他一眼,“她也不一定就是为了找你才来的呀。”侯龙涛破例自觉的喝了一口武大的啤酒,“不是最好,不过看今儿的架式,就算不是,也不会放过我的,她那种不忠的女人……”
         “那你打算怎么办?”“怎么办?老子还他妈就是不伺候,求我也不干。妈的,甩我就不说了,让我杠着就把我晒在那了,还敢看不起我。这次我就给她来个公事公办,看她能把我怎么样。”侯龙涛是拿定主意不和爱琳再有任何的感情纠葛……
         第二天晚上,准时来到爱琳的房间。爱琳穿着一条黑色的吊带连衣短裙,黑色的丝袜和带脚踝圈的高跟鞋,这可不像是这个季节里要出门的装束。
         “Mrs。Jackson,能走了吗?”侯龙涛站在离门很近的地方。“都说了叫‘姐姐’就行了。来,过来坐吧,咱们叙叙旧。”女人坐在沙发上,拍了拍身边的空位。
         “不必了,我站着挺好的。”爱琳起身倒了两杯洋酒,走过来,递给侯龙涛一杯,“不坐也好,陪我喝一杯吧。”男人接过杯子,放到旁边的电视柜上,“我不喝酒的。”
         爱琳伸出右手,在他的胸口上轻抚着,“别这么冷淡嘛,你就一点也不想我嘛?”侯龙涛沉着脸说:“Mrs。Jackson,请你不要太过分,你是有老公的人。”说着就退后了一步。
         女人被多次的拒绝,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侯龙涛,你不要太不识抬举。”“我就是个暴发户,你老公手下的小鳖三,总经理夫人还是不要抬举我了,我受不住的。”
         “你……你……”爱琳的俏脸气的发青,“你能因为我而进IIC,我就能让我老公再FIRE了你。我实话告诉你,这次我来,就是来找你的,你要是不满足我,你就等着KISSYOURSWEETJOBGOOGBYE吧。”
         “拿美国佬压我?我还就他妈不吃这套,最多就是不干呗,我又不缺这点钱。”侯龙涛也生气了,一点没听出女人的话有什么不何逻辑的地方,转身就要走。
         “你站住!”“还有什么?”“你还是这么冲动,你可要想好了。IIC的这点薪水,你当然是不在乎了。可我知道你是个有野心的人,要是没有IIC中国投资部经理的位子这块跳板,你想有大的发展可就不容易了。”
         侯龙涛回过身来,心想:“她说的没错,妈的,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爱琳看出了心中的犹豫,一口气喝下杯中的烈酒,一甩手,把杯子扔了出去,冰块撒了一地。
         上前两步,蹲下身子,就把男人裤子的拉链解开了,一手拉住软塌塌的荫.经塞入嘴里咗着,一手伸进自己的裙子里,隔着黑色的蕾丝neiku搓弄荫部。
         要说爱琳长的不错,穿着又很性感,要是在酒吧一类的地方被侯龙涛碰到这样的女人,他一定不会放过的。可现在感觉上是被人挟迫,让他生出一股逆反心理,“威胁我,就是不让你爽。”
         好想一把把她推开,然后再指着鼻子骂她yinjian,可又真有点舍不得现在的工作。乾脆心中猛想着二德子的吃像,让老二对扣交一点反应也没有,“硬不起来,没折了吧。”
         爱琳费了半天劲,发现男人居然没有勃起,可自己已经霪水横流,骚痒难当了,简直要急死了。忙乱之中,扣交的技巧大减,男人更是无动于衷。
         她自己也知道这种情况,心中不禁一酸,吐出口中的东西,身子一歪,坐在了地上。“这就放弃了?那可不能怪我了。”侯龙涛一脸的藐视,突然发现女人一手撑地,一手捂着嘴,竟然在“呜呜”的哭泣。
         “不是吧,我不ganni也不用哭啊。凭你的长像,大街上有的是人愿意ganni,有什么可难过的。”男人的话刺痛了爱琳的心,“你……呜……你不是人!”
         “我怎么不是人了?我拒绝和有夫之妇shangchuang,我是道德的守护者,有什么错?”“你当我……呜……当我是人尽可夫的dangfu……我要……呜……我要真是的话……呜……美国有那么多男人……我……我……我用万里迢迢的到这来找你吗……呜……呜……”爱琳越说越伤心,哭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这下侯龙涛有了种手足无措的感觉,“难道她就是在我面前才这么浪?有点难以相信。要说不是吧,她现在的样子又不像装出来的。奶奶的,女人也太他妈难懂了吧。”
         从来也没真的讨厌过这个女人,就是一直有口气憋着,现在也算出来了。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又有点不忍心了,“我真他妈是个废物。”心里骂着自己,蹲了下去,掏出块手绢送到女人的面前,“别哭了。”
         爱琳接过手绢,起身坐到沙发上,继续抽泣着。侯龙涛也坐了过去,“当初可是你要分手的,干嘛现在又来找我?你在那边就真的没有男朋友吗?”
         “男朋友我找是找过,可感觉都没你那么好。”“你不就是要性gaochao嘛,还管什么感觉不感觉的。”“是,我是……银荡……呜……可每次……他……他们一碰……呜……我的身子……我……呜……我就觉的别扭……根本就没情绪了……”
         侯龙涛点上根烟,“你别告诉我我是你唯一的情人,我走了你就没跟男人上过床。”“为什么不能告诉你,事实就是这样的。”爱琳猛的转过身来,一双含泪的杏眼盯着他。
         “不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呜……呜……”女人说着说着又哭起来了。“行了,孩子都那么大了,别动不动就哭鼻子。”一提到孩子,爱琳的身子一颤,扑进男人的怀里,哭的更厉害了,“我……我的孩子……呜……没有了……呜……”
         “什……什么意思?”侯龙涛吃了一惊。“我……我父母的房子失火了,两个孩子都……”“那吴老先生呢?”“他们也……呜……我什么亲人……都没有了……我……”一口气接不上来,女人昏了过去。
         想起吴老先生和太太对自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