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30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女人,觉的她们和妓女没什么区别,可因为总也收不到陈倩的回信,当时正是侯龙涛最痛苦的时期,也最需要感情上的慰寄。
         爱琳无意间看到了他给陈倩写的信,经常安慰开导他,两人就相处的很好,还以姐弟相称。反正爱琳也不用上班,两人没事时就在一起聊天。
         一天晚上,侯龙涛和老美打完篮球,回来时已过了10:00,一身大汗,光着上身就进屋了。爱琳正在客厅看书,一见他这个样子,这是第一次看到他的luoti,不由得眼前一亮。
         “涛弟,没想到你长的斯斯文文的,身上却这么结实啊。”侯龙涛一挺胸,“练了很久才成这样的。”道了声晚安就上楼了,幷没注意到女人不同以往的眼光。
         第二天晚上,又是回来的很晚,在外面看到整个房子都是黑的,以为全家人都睡了。洗完澡后,就对着计算机里的裸女图片“扛了一管”,连门也没关,反正也没人会来。完事后又是一身汗,只穿了一条四角短裤,倒头就睡。
         迷迷糊糊之间,只觉一阵阵的快感从下体传来,睁开眼,吃了一惊,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猛眨了几下眼,借着月光仔细一看,不是梦,确实是有一个又白又大的女人屁股摆在眼前,xiaoxue湿润红嫩,荫毛乌黑卷曲,棕色的piyan也依稀可见。
         侯龙涛本能的反应就是一手抓住女人的臀肉,一手插进yinmen中抠挖。身上的女人明显吃了一惊,身子一颤,但幷不害怕,继续以“69”式给他扣交,还把原本悬空的屁股一下放到了男人的胸口上。
         亀头被温热的嘴巴包着,很是爽快。以前玩过的女人都是十几岁的小姑娘,有的不愿意扣交,愿意的技术也不好。现在这个女人却是“吹喇叭”的好手,晃着头xishun一阵亀头,又在机巴上上下舔舐,再边掳着荫.经,边把睾丸含在嘴里转动,深篌浅吻,样样俱全。
         侯龙涛不用问也能猜出这个女人是谁,在这栋房子里,屁股能这么bainen的,就只有吴爱琳了。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男,又已经两个多月没尝过肉味了,既然有女人投怀送抱,不搞白不搞。
         要是爱琳婉转的提出,甚至是当面说明,他还会因为两人的关系太复杂而推辞,可现在老二都进了人家嘴里,不可能把她推开,再骂她不守妇道了。
         本来还抬头看着女人的xingqi,可肉木奉被吹的太舒畅了,只好闭上眼把头落回枕头上,拼命的用手指在她的荫.道里“咕叽咕叽”的挖弄。女人rouxue的触感真是太好了,侯龙涛太想念这种触感了,一沾手就停不下来了。
         爱琳也被抠的yin血沸腾,男人的手指抠逼,快感要比自己shouyin强的多。开始时还能xishun男根,可越接近gaochao,呼吸就越困难,只好吐出机巴,大喘着气,用手疯狂捋着包皮。
         因为已是夜深人静了,她也不敢大叫,只好用手背挡住嘴,“嗯嗯唔唔”的小声哼哼。等快要到gaochao时,又把荫.经含进口中,狂吸猛吮。侯龙涛狠搅手指的同时,腰也向上猛挺,把机巴塞进女人的喉咙。
         两人几乎同时泄了出来,爱琳“咕嘟”一声咽下了米青.液,继续她的扣交,直到软下去的阳巨又硬了起来。从ru罩中取出一个biyuntao,给男人戴上,背对着他,用xiaoxue吞下了大肉木奉。
         侯龙涛是客随主便,任爱琳在自己身上坐摇,只是当从她的呼吸中听出她要泄身了才抬几下屁股,帮她一把。就这样,又让她连丢了两次。
         完事后,爱琳很懂事的拉下套子,将里面的米青.液全部倒进嘴里,又把荫.经清理乾净,才离开房间。全过程中,两人没说一句话,也没照过面。
         第二天中午在学校吃完饭,回到住处,进车库时,老夫妇正好要外出,说是去看一个住在市区的老朋友,晚上吃过饭再回来。侯龙涛看了看表,才刚过2:00,两个孩子还在幼儿园,也就是说,屋里只剩下了爱琳一个人。
         一上午的课都在睡觉,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都正旺盛。说实话,昨晚干的不是特别过瘾,现在正是奸她的好机会。在屋里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正在地下洗衣房里的“美肉”。
         爱琳大概刚在社区中心上完网球课,穿着一条短短的白色网球裙,修长的双腿露在外面,上身是一件ru罩式网球小胸衣,和quanluo也差不了多少,头发编成两条长长的麻花辫。
         就在这时,滚桶洗衣机停止了工作,女人打开舱门,弯下腰,从里面掏着衣服,裙底风光就被身后的一双色眼捕捉到了。因为刚刚运动过的关系,白色的绵质neiku向臀缝里收缩,两个圆圆的屁股蛋儿大部分都被挤了出来。
         “真他妈是找操。”侯龙涛的老儿已经杠了,乾脆脱光了衣服,戴上套子,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从后面一把抱住正在迭衣服的女人,两手直接伸进了胸衣里,攥住肉乎乎的naiziroucuo,四指夹住两个ru投向外托,“骚姐姐,想不想我?”
         爱琳先是被突如其来的猥亵吓了一跳,等听出是侯龙涛的声音,就双手撑住洗衣机,转过头来和他接吻,好像是小夫妻在玩xing爱游戏一样,一点也不怯场。
         突然感到一根硬硬的东西在自己的股间撞来撞去,向后一伸手,直接就摸到了男人chiluo的屁股,爱琳轻浮的一笑,扭动丰臀蹭着机巴,“色弟弟,这么急啊,我也好痒了,快来吧。”
         侯龙涛当然不客气了,一手仍旧把玩着ru防,一手在女人的跨间掏了一把,霪水已经把neiku浸透了。那还等什么,拉住neiku的裆部,向下一拽,竟然没拽下来。
         开始还以为是因为爱琳的屁股太大,裤腰又太紧,等向上一摸,才发现这条neiku是和裙子连在一起的。把neiku裆拨到一边,向前一挺腰。由于用力过猛,又没用手扶,荫.经在ru口一滑而过,没插进去,逗的女人“咯咯”的浪笑了两声。
         “笑什么?”侯龙涛没好气的问。“真是个小笨笨,难道还要姐姐教你怎么插ru吗?”爱琳弯下腰,双腿站的笔直,一手推着洗衣机,一手伸后,引着肉木奉进入自己的身体。
         居然被人当成小雏了,这还了得了,“贱娘们,看我不玩的你叫娘。”心中骂完,拉住女人的臀肉,一根手指沾了点霪水,一下挤进她的piyan里,进入肠道后,向下弯曲,紧抠住肛口。
         “啊!那里不可以,死弟弟,不要乱摸嘛,那是……啊……嗯……”爱琳还是把他当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想告诉他那是肛门,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快感淹没了。
         原来侯龙涛的另一只手从她的腰边探下,两指揪住了她的荫荷,又捏又搓,同时机巴也开始了菗揷。小腹每次撞在女人的feitun上,她都被推的向前一冲,可肛口和荫荷被拉住,又会被拽回来。由于受力的只是那两小点,快感也就无比强烈,才知道身后的男人是个花丛老手。赶忙咬住一条刚洗好的neiku,不让自己叫出来。
         “怕什么?家里又没人,你就尽情的叫吧,叫出来才更爽嘛。”口中的neiku被拉了出来,爱琳这才想起父母出去了,于是便放浪形骸,扭腰摆臀,小嘴一张,“啊……shuangsi了……大机巴弟弟……好会操……好粗好长嗯……啊……”
         有了女人yin声的伴奏,侯龙涛干的也更起劲,有意要显示自己的技巧,每操干五、六下,就把亀头顶在子宫上研磨十几圈。这下可把爱琳搞的欲仙欲死了,“唉呀……别磨了……啊……磨的人家心里好慌……磨的子宫要流水了……啊……啊……”说着就喷出了一股阴精。
         可男人幷不满足,还是在她体内不停磨转、进出,干的她就像在子宫上多开了一个口一样,阴精源源不断的向外涌出,“小祖宗啊……饶了我吧……啊呀……要泄死了……”
         看她是真的不行了,两腿软的直哆嗦,可侯龙涛还没玩够呢,“我不是小笨笨吗?你怎么会被小笨笨操的要生要死的呢?还是让我再好好的玩你一会儿吧。”
         一弯腰,托住女人的两个腿弯,把她举了起来,荫.经仍然插在她的ru眼里,“咱们上楼吧,我要慢慢享用你。”爱琳惊叫一声,慌忙向后揽住男人的脖子。
         侯龙涛挑着爱琳,一路小跑的回到自己房间,这个过程中又把她顶到了一次gaochao。一进屋,就将女人扔shangchuang,紧接着就如饿虎扑食般的压到她背上,再次从背后操了进去。
         粗大的肉木奉如同打桩机一样,凿着女人身上最敏感娇嫩的部位,霪水已不是“流出”了,而是向四下飞溅。爱琳开始时还能“亲爹”、“亲爷”的langjiao求饶,等又泄了几次之后,声音越来越小,只剩“唔唔”的哼声了,身子也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的趴着。
         男人又凶猛的挺动了几十下,背脊一麻,荫.经开始脉动,射了出来。两人的身体迭在一起,喘着粗气,这回可是乾爽了,体力都有点透支。
         良久,爱琳才缓了过来,小声的说:“给我喝……”侯龙涛一听,又来了精神,扶着她坐起来,“再给我表演一次,昨完没看清。”女人跪到他身前,取下套子,把阳巨舔乾净,然后又跪坐起来,斜眼看着他,仰起头,张大嘴,拿起套子,让里面的米青.液流进檀口中。
         侯龙涛看得兴起,一把将她拉进怀里,“爱琳姐,你可真是骚的可爱。”说着就推起她的胸衣,hangzhu深红色的奶头xishun。爱琳抱住他的头,享受着ru防被舔吻的温柔快感,“真正的女人比计算机里的好吧?”
         被这么一问,侯龙涛立刻明白她是看到自己shouyin了,“当然是真正的女人好了,所以要再来一次。”说着就拉开旁边书桌的抽屉,要拿里面的biyuntao。
         女人一惊,连忙阻止他,“小祖宗,你真想整死我啊?”一指自己发肿外翻的大荫唇,“我从来没做的这么激烈过,再来会弄坏的。”“哈哈,别担心,前门不行,我走后门啊。”把女人一翻,就舔她的piyan。
         爱琳飞快的跳下床,逃了出去,“我该去接孩子了。死弟弟,见洞就钻啊。”侯龙涛也没追,反正来日方长,操她的机会有的是。自那以后,他晚上很少出去打球,保存体力,等着dapao。
         爱琳的老公身体不好,又加上年龄已大,失去性能力已经三年了。她
       早就想偷人了,可老公看的紧,一直也没机会。这次老公住院,又碰见了侯龙涛,最早以为他是个不识人间烟火的痴情小子,后来发现他对别的女人不是没兴趣,就冒险一试,竟是乾柴遇烈火,一点就着……
      
        第十九章 不速之客(下)
       在线阅读地址:http://www.houlongtao.com/59.html
         爱琳的老公就要出院了,虽然她每个月会回来看一次父母,可那实在太少了。侯龙涛对她还真有点恋恋不舍,毕竟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是这个女人用routi给了自己安慰。
         在爱琳就要回纽约的头天下午,两人在一家旅馆里疯狂的做了四个多小时的爱。该回家吃饭了,侯龙涛看着她坐在床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