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29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醋潘伪臣涞那撸尤幻赖胶腿缭朴幸黄础4鹦堑难袒移涞剿饣谋成希貉碜右徊鹜防矗稚咸着亩鲙彰挥型!
         “主人,求你不要虐待我……”大大的眼睛中有两泓泪水,娇美的脸庞显的无比清纯。薛诺的清纯不光是在外表上,让侯龙涛只想好好的疼爱她;而婧瑶的清纯却让侯龙涛只想狂暴的jianyin她,在她身上发泄男人原始的野性。
         命令她转过身去,把她的脚铐打开,扒下她的裤子,只留下一双白袜和蓝色的高跟小皮靴,又把她的双手扭到背后铐在一起。女人知道新一轮的jianyin要开始了,可她除了接受,还能怎么样呢。
         婧瑶以头撑地,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yinhu和肛门都暴露无余。侯龙涛看得欲火中烧,从后面抱住女人的雪臀,将老二插进她霪水泛滥的肉逼里。
         一边菗揷,一边揪住她的头发,把一根电棍强行插入她的檀口中,每操几下,就扶住电棍,让她xishun一阵。婧瑶一是不敢吐出那东西,二是电棍无根,没有手的帮助,根本吐不出来,只好被前后夹攻,嘴里和xiaoxue里都塞得满满的,喉咙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
         侯龙涛这次的目标是她那皱褶密集的浅褐色小piyan,蘸了些霪水涂在那菊花蕾上,把一个手指插了进去。婧瑶的piyan最多也就是被男朋友轻轻的摸过,此时突然觉得有东西插了进来,顿时大惊失色。
         正好电棍在被向外拉,就欲张口喊叫,侯龙涛手急眼快,一把按住她的皓首,电棍顶在地上,深深插进她的嘴里,让她叫不出声来。女人只得拼命扭动屁股,夹紧肛门,想摆脱男人的纠缠。
         使劲的在她的piyan里抠了一阵,感到已经松了不少,将机巴从小roudong里拔出,对准piyan,在上面研磨起来。婧瑶马上就明白他要做什么,满脸惧色的扭过头。
         侯龙涛看出了她眼中的惊恐,更激起了心中的兽性,想要听她哭喊,一把拉出了叼在她嘴里的电棍。“主人,您饶了我吧,我的xiaoxue和嘴巴随您玩,那里……那里不行啊,我从来也没有过,您的荫.经那么大,我会死的……”
         “嘿嘿,你又讨价还价了。”侯龙涛揉着她的臀肉,“上学那会儿,我就想搞你的piyan了,你猜我会不会放过你呢?”女人心中一阵绝望,知道自己的屁股是决逃不过被撕开的命运了。
         在一阵残忍的推挤后,终于把坚硬的肉木奉插进她的屁股里,婧瑶在荫.经撑开粘膜,进入直肠内时开始尖叫,就像是一根铁棍插入她一样,疼痛在全身蔓延着,她喘息着用尽全身力气想向前逃,可她的任何动作都似乎只让荫.经更加地深入她的屁股。
         侯龙涛紧紧抓住她的tunbu,开始在她的身体里进出,荫.经像个活塞一样,蹂躏着她的屁道。“哎呀……啊……屁股被插破了……哎……插死人啦……不行啊……人家吃不消了……啊……主人……饶……饶命啊……唉呀……”女人疯狂的呼叫着,括约肌被扩张得到了极限,肛门四周的肉褶都被撑平了。
         平时因为心疼如云,和她月工.茭时总是做足充分的准备,谨慎从事,从没干的这么爽过,“shuangsi爷爷了,你的piyan真是极品,爽啊!”“啪啪……”一声声肉响,拼命的打着那迷人的大白屁股,又用指甲揪起一小块肉,狠狠的掐拧。
         婧瑶大叫一声,houting猛的一阵收缩,男人深插入piyan内的大机巴被夹得十分的舒畅,不由叫道:“好!够劲儿,再夹……你越夹我越爽!”于是不住的掐她,她的piyan便一阵阵紧缩着。
         女人祈求着自己能过昏过去减轻痛楚,可是偏偏这时感官变得更加地灵敏。侯龙涛奋力在女人被撕裂的肛门里肆虐着,终于gaochao到来,把浓热的米青.液射入她体内。
         实在是太爽了,米青.液已全部射完,但男人仍然继续地菗揷,直到荫.经完全软化了下来,才从她的身体中退出,坐倒在地。看着被jianyin的piyan里流出白浊的米青.液和鲜血,有种夺走女人处女的征服感……
         早上6:30,北京还是一片黑暗。侯龙涛搂着疲惫不堪、一瘸一拐的任婧瑶走出了德外派出所,大门外停着刘南的S600,前后还各有一辆PTCRUISER。侯龙涛拉了拉衣领,二德子走过来,接过他的大衣,马脸把车门打开。侯龙涛钻进车里,婧瑶也坐了进去,三辆车静悄悄的开走了。
         北京黑道上的人心里都明白,威镇一方的德外四虎是被侯龙涛轻描淡写的借警方之手搞掉的,没有人再怀疑他是一股强大的新生力量,与其和这种人作对,不如拉拢他,与其联合……
      
        第十八章 不速之客(上)
       http://www.houlongtao.com/57.html
         宝丁的住院延缓了对胡学军的调查,离他和莉萍的婚期越来越近了,侯龙涛真是心急如焚,可又毫无办法。虽然也可以找王刚,但他现在正忙着应付市局和分局的调查,分不出身,另外侯龙涛还不是很信任他,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太多的事……
         在如云家的健身房里,侯龙涛跨坐在长凳上练着亚铃,缠着纱布的左臂还是没法太用力。穿着宽松性感睡裙的如云走了进来,坐到他身后,拿起毛巾给他擦着汗。
         放下亚铃,“玲儿和茹嫣呢?”“还没起呢,昨晚被你搞的那么累,让她们多睡会儿吧。”如云抱住男人chiluo的上身,把脸贴在他的虎背上,磨挲着他厚实的胸肌。
         “你不累吗?”把如云拉到身前站着,双手伸进睡裙里,rounie她丰满的屁股。如云抚摸着他的头发,“小男人,你以为你是神啊?一晚战三女,还想把每个都整的起不了床,不自量力,你真的得多注意身体。”
         “嘿嘿,”侯龙涛一笑,“敢看不起你老公,我现在就再搞你一次。”话虽如此,可心里也明白,昨晚到了最后,确实有点力不从心,必竟人力有时而穷啊。
         头钻进了睡裙的下摆里,浴液的香味从女人微张的荫唇间飘了出来。侯龙涛将手指插了进去,由慢到快的菗揷着,舌头在荫唇上来回滑动,又把荫荷含入嘴里舔吻,另一只手的手指挤进piyan里,在肠壁上按压。
         前houting同时受到指奸,荫荷又被温柔的xishun,舒服的如云一身的美肉发紧,皓首猛仰,双手用力的按着男人的头,“嗯……老公……好棒……好美……再舔……啊……再用力一点……啊……”
         侯龙涛果然更加卖力,不一会儿就把如云玩的一阵哆嗦,泄出了阴精。把女人的分泌全部咽了下去,虽然已是xingyu大起,可使用过度的“武器”却还是半硬不软的。
         如云坐到他左腿上,把玉手探进他的裤子里摸了摸,微微一笑,“老公,没关系,我已经很满足了,你又不是铁打的,总得休息一下才能恢复的。”
         侯龙涛真是感动,吸住她的香唇,热吻了起来。“这么好的女人,长的尤如月上的嫦娥,又肯定是个贤妻,虽不能做良母吧,也只是美玉瑕疵,她前夫脑子绝对有病。”又一个人成了他心中的SB。
         深吻过后,如云揽着他的脖子,“老公,下星期二总经理的太太要来北京旅游。”“Mrs。Jackson!?”“是啊,我和月玲正好要去香港检查工作,你帮我接待她吧。”
         “她是来玩的,随便找个司机或是职员不就行了,干嘛要我去?”侯龙涛是真的不太想见那个女人。“那怎么行?她好歹也是总经理夫人,不能让她觉的咱们不重视她啊,你就辛苦一下吧。”如云只以为他是不愿以经理的身分做接待人,却不知其中另有隐情。
         爱妻相求,上司发话,也不得不从,“那得从那两年里扣掉一星期,要不然我可就亏了。”虽然现在的如云娇媚的像个小妻子,但侯龙涛深知她说过的话就会做到,要是两年后达不到她的要求,她一定会翻脸的,所以要尽量争取时间。
         “好好,算的这么细,答应你就是了。”如云在他脸上一亲。这时月玲也来了,坐到男人的另一条腿上,两人吻了一下,“涛,茹嫣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怎么了?她人呢?”
         月玲撅着小嘴,“她在洗澡呢。昨晚亲她摸她,她都没什么,可我和云姐一要chata,她就不干,为什么啊?”“呵呵,可能是第一次不好意思吧。慢慢来,你还怕你们姐妹不能在床上好好配合吗?”侯龙涛轻轻在她大腿上捏了一下。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见你的第四个女人啊?”月玲跃跃欲试的说。“再等等吧,她还小,我怕她一下接受不了,我改天先带她跟你们认识一下,再慢慢告诉她。”……
         茹嫣看到了月玲和如云屁股上的纹身,当时没说什么,可后来还是拐弯抹角的也要了一个。侯龙涛当然不会反对,她的美臀上就多了两个huangse的字,“爱奴”……
         星期二傍晚,侯龙涛到了首都机场。等了一会儿,一个穿着长大衣的中国女子进入了他的视线,他迎了上去,接过女人的箱子,“Mrs。Jackson,欢迎来北京。”
         女人娇媚的一笑,“怎么变的这么客气了,‘表弟’?还是叫我‘爱琳姐’吧。”这个女人今年二十九岁,长的也就是中上水平,但很会化妆。
         SL500驶上了机场高速,爱琳的一只手不老实的放到了男人的大腿上,还轻轻的捏着。侯龙涛拨开她的手,“Mrs。Jackson,请你自重一点。”
         “呦,几个月不见就翻脸不认人了?用我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啊。”女人不满的说。“咱们是互相利用,不是光我用你。”可当女人的手再次按上他的大腿时,却没有拒绝……
         到了北京饭店,爱琳要侯龙涛送她去房间。“还是不要了,您一定也累了,早点休息吧。”女人想了想,“也好,但我想看看*的夜景,你明晚8:00来接我吧,直接上我房间来。”……
         把车停在路边上,点上一颗烟,对面来车的灯光晃着他,使他双眼模糊,像是进入了时间的隧道,自己又成了一年半前那个涉世未深的求学郎……
         美国社会畸形的离谱,价值观更是狗屁不通,大部分的老年人都过着孤独的生活,儿女很少关心他们。一些老人就空出一间房间,让留学生入住,不收房租,只要每天能陪他们聊聊天,解解闷,在有什么紧急情况时,帮帮忙就行了。
         侯龙涛上到大三时,终于找到了这样的一对中国老夫妇,住进了他们家里,省了不少房租。这对夫妇只有一个二十七岁的女儿,中文名叫吴爱琳,十五岁时来的美国,因为长的不错,在二十二岁时为了钱嫁给了已经四十多岁的IIC公司总经理,第二年就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孩。
         老美很奇怪,在国内只能算一般的女人,在他们眼里却是美女,要么说美国人进化的不完全呢。
         侯龙涛住进她父母家不久,Mr。Jackson因为心脏病住院了,爱琳就带着孩子回父母家小住一个月。本来他是最讨厌这种为了钱或是绿卡就嫁老外的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