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28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简单,恐惧已经占据了她的身体。
         身心俱疲的女人脸色苍白,看着眼前一脸阴沈的男人,他越是不说话,她就越是害怕。“龙涛,求你别伤害我,别杀我,我什么也不会说的,真的,求你让我走吧。”婧瑶流下了惊惧的泪水。
         侯龙涛没说话,重重给了她柔软的小肚子一拳,“这是文龙送你的礼物。”“呀啊!”女人惨叫一声,这一拳用上了全力,打的她五脏六府都在翻腾,口水直流。想要弯腰,却弯不下来,只好抬腿,可脚尖一离地,手腕就被身体的重量坠的像要断了一样的疼,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要不要再来一下?”侯龙涛点上烟。“呜……不……不要打我……求求你……呜……你让我做……做什么都行……”从小娇生惯养,都是被男人追,从没被男人打过,再加上本就害怕的要死,这一拳就让婧瑶彻底崩溃了。
         “做什么都行?”侯龙涛把电棍插入女人的领口,向下将她的皮夹克拉开了,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收腰衬衫,胸前两团满涨的突起,和清纯的外表还真是不太相配。
         婧瑶立刻明白他要做什么,可却没有一点反抗的勇气,而且侯龙涛一下变成了自己喜欢的那一类男人,和他莋爱,在心理上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侯龙涛坐了下来,“你不是看不上我吗?现在就求我caoni吧。求的好,我就ganni,然后放你走;求的不好,哼,我会用你想都想不到的方法折磨你,直到你断气。”虽说婧瑶不是什么清纯玉女,可也算正经人家的姑娘,要她开口求男人跟自己茭欢,一时之间怎么也张不开嘴,只是在那抽泣。
         侯龙涛把电棍的开关推开,一阵“劈哩啪啦”的乱响,“八千伏啊,不知道插进女人的荫.道里会有什么效果呢?说不定会把子宫烧焦的,也可能很爽,你说呢?”
         婧瑶一惊,抬起头来,从男人的眼中看出他不是在开玩笑,“不听他的话,他就会杀了我。”这样的念头一旦在女人的脑中形成,xingnu的命运也就算注定了。
         嫩红的嘴唇颤抖了几下,“求……求你和我莋爱吧。”“这就算求我了?Apian,黄书没看过吗?看来你是想尝尝‘电烤小逼’的滋味了。”侯龙涛站了起来。
         “啊!不不,再……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好,看在咱们同学一场的情面上,我就给你三分钟,你想好了该怎么说。要是我听完了还不满意,可就别怪我了。”男人又坐回去,看着表。
         婧瑶努力回想着所有听到过的yingsui话语,三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想好了吧。”侯龙涛又点上烟,像一个久候的观众,等待着演出的开始。女人幷没有说话,“妈的,你是要考验我的耐心吗?”说着又站了起来。
         “龙涛,求……”“闭嘴,我的名字是你叫的吗?叫主人。”“主人,求你来操我的贱ru吧,我的ru好痒、好热,主人快用您的大机巴来给我解渴吧。我生下来就是为了给主人搞的,无论主人怎么玩弄我,我都心甘情愿,啊!”
         一口气说完了自认是最银荡的话,婧瑶已是玉面通红,好像脱力了一样,不住的喘着气。同时也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想法:“这么下贱的话我都能说出口,还有什么是我不能做的呢?”霪水不自觉的涌了出来。
         “这还差不多。”侯龙涛走过去,伸手隔着衬衣捏了捏两个弹性十足的肉团,紧接着,“嘶啦”一声,白色衬衫的上半截被撕破了,露出里面的蓝色xiongzhao和一片诱人的bainen肌肤。
         “被几个人上过?”“三个。”女人顺从的回答。“还不算很多嘛,今天我就做你最后一个男人,以后你就是我的xingnu,只能给我一个人玩,懂了吗?”“是,我明白了。”婧瑶认命似的点着头,以她一个弱女子,是不可能对抗有钱有势的黑帮大哥的。
         “来,先跟老子亲个嘴。”侯龙涛按着女人的后脑,吻住了她的双唇。就在婧瑶感到舌头快被吮断了的时候,衬衫的扣子也全部被解开了,丰满美丽的上身露了出来。侯龙涛将手伸进包裹着美丽ru防的xiongzhao,roucuo女人温暖柔软的胸膛。
         婧瑶虽是羞辱的泪流满面,却根本连抵抗的心都没有,完全放松了,这一来就更能体会到男人对自己ru防有技巧的玩弄,“唔唔”声从口鼻间漏了出来。
         “怎么样?揉的你很爽吧。”侯龙涛离开女人的嘴,一把拉掉她的xiongzhao,敞开的衣服里面,两个肉感十足的ru防跟着抖动起来,“问你话呢,主人问你,你敢不答?”揪住她肉球上面那两粒娇嫩的红樱桃,狠狠的拧了几下。
         “啊……疼……我什么都听你的……啊……求你不要粗暴……啊……主人揉的我好爽……好快活……”婧瑶的眼泪又涌了出来,赶紧回答了男人的问话。“这才对嘛。”将两颗奶头轮流含在嘴里xishun了一阵,把女人的裤子解开,连同neiku一起,一口气拉到膝盖下。
         ru投刚被拧的生疼,又被温柔的舔舐,婧瑶正在闭着眼,虽不能说是享受,但也真的很舒服。忽然感到自己的屁股上一阵冰凉,才发觉裤子已被扒掉了,赶忙把两条本就因为被铐住而分不开的匀称的腿紧紧地夹了起来。
         “有必要做这种小动作吗?”侯龙涛两手一抓女人的腿弯,向两边一分,使双腿形成一个像芭蕾舞演员一样的菱形。可这么一拉,高度就减小了,“啊!”婧瑶明显的感到手腕上一紧,但还没感到疼痛,男人就钻入了菱形中,用肩膀扛住她的大腿,两手捏住她的臀肉。
         抬起头,两个人的眼光在两个圆大的ru峰间相遇,“是不是好多了?”“是。”侯龙涛一瞪眼,“主人为你着想,你就这么说吗?”屁股被掐了一下,“啊!谢谢主人。”
         男人不再理她,慢慢的站起身来。一直被吊着的手终于能放下来了,正好变成搂住男人的头,手腕舒服了百倍,婧瑶不禁发出一声解脱般的叹息,可叹息立刻就变成了shenyin,“啊……嗯……主人……嗯……”
         原来侯龙涛已在她娇美的荫唇上“啾啾”的舔了起来。“嗯……好……唔……”女人刚刚感到酥麻的快感,就一下被放了下来,手腕在铐子上一抻,疼入骨髓,“啊……主人……我错了……”痛叫一声之后,赶快道歉。
         “你错了?怎么错了?”侯龙涛退后两步。“我……我不该没经过主人同意就叫出声来。”婧瑶是真的怕这个自己一度没放在眼里的男人,他的每一个反常的动作都能让她感到死亡的威胁。
         她对自己的长像和身体很有自信,在正常情况下,男人的嘴一沾上她的荫唇,怎么也得舔个十来分钟。可侯龙涛却只吻了不到两分钟就离开了,肯定是自己哪惹他不满了,却不知他平时玩的那几个女人都是极品,自己在他眼里也就算个普通美女。
         “很好,有点xingnu的样子了。不过我很喜欢女人叫,不声不响的没意思。”侯龙涛抹了一把沾在嘴边的yinye,他幷没有生气,只是觉的女人的荫.道已经很湿润了,又对她没真正的感情,为她扣交就多余了。
         转到她身后,双手轻轻抚摸婧瑶的臀峰,有点爱不释手,“早知道你有个大屁股,没想到这么圆,这么白,这么有弹性,扒了裤子就是不一样。”“谢谢主人夸奖。”婧瑶真的学乖了,同时也为一向引以为傲的丰臀受到赞美而有一丝自豪,更产生利用自己的身体让这个男人听命于己的妄想。
         男人蹲下去,在肥白的臀肉上又亲又舔,阵阵肉香刺激的他yinyu大盛。对这个女人没什么温柔可言,狠狠的在雪嫩的屁股上咬了几口,留下排排齿痕。婧瑶的声声痛叫,更是男人暴力潜能的催化剂。
         女人看不见身后的情形,除了痛叫外,也不敢更多的抱怨。啃咬终于停止了,刚刚松了一口气,突然感到一个火烫的柱状物挤入大腿间,在自己xiaoxue周围动着。低头一看,男人怒挺的机巴正朝自己茂密的耻毛中那迷人的yinhu伸去。
         刚想求他温柔一点,肉木奉已经狠狠地捅进了紧缩的rouxue。侯龙涛一插入,立刻就是全力的快速菗揷,小腹次次都重重的撞击在女人的大屁股上。
         娇嫩的花芯被大亀头狂暴的摧残着,偏偏又是快感如潮,chiluo的身体yinluan地扭动着,“啊……啊……主人……啊……好勇猛……啊……要被操死了……啊……救命啊……好爽……好痛快……”
         婧瑶的xiaoxue本就很紧,又是站着,两个臀瓣还被向中间挤压,荫.道就更显窄小。膣肉拼命的咬住侵入的阳巨,不停收缩、蠕动,把侯龙涛夹的爽快之极,操干的更是猛烈,“小逼,看我今天不操死你的,我让你狂啊,现在知道谁是老大了吗?”
         “天啊……xiaoxue要被……啊……要被主人的大机巴操烂了……啊……泄了……泄了啊……”婧瑶的langjiao激励侯龙涛越战越勇,把她干的gaochao不断,几乎昏撅过去。大量霪水、阴精顺着双腿内侧向下流淌,被堆积在小腿的裤子挡住,弄湿了一大片。
         男人又狠操了百十来下,也射出了阳精。在女人的美臀上拍了一下,“回家后记住要在72小时内吃避孕药。”说着就打开了她手上的铐子。婧瑶一下瘫倒在地,白色的米青.液从荫.道中流出来,样子既狼狈又银荡。
         侯龙涛也好不了多少,一屁股坐进屋角的沙发里,喘起气来。受伤之后体虚是必然的,要不是进来之前向王刚要了两片“伟哥”,估计还真搞不定这个女人。
         歇了一会儿,感到体力有所恢复,冲着还趴在地上的美女说:“把上衣都脱了。”婧瑶无力的抬起头,“主人,我真的不行了,您让我回家睡一觉吧,等我养好了精神,一定好好伺候您。”
         “xingnu没权力讨价还价,这才刚过4:00,咱们有的是时间再来几次。快点,想让我生气吗?”男人的语气一变,恶狠狠的吼了两句,吓的婧瑶一阵颤抖,只好坐起身来,把上衣脱了个精光。
         “过来。”看着因为女人特有的羞涩,而用双臂抱肩,挡住ru防的美女,侯龙涛冷酷的下达了命令。婧瑶哪敢违抗,可双脚铐在一起,无论是走或爬都办不到。
         想了一下,不愿把臀腿弄脏,只好跪在地下,先伸出一只手,再把另一只跟过去,然后用臂力拉动身体,两颗饱满的大naizi垂在胸前,随着身体一晃一晃的。等她终于挪到了沙发前,已是气喘嘘嘘,满身香汗了。
         侯龙涛脱了裤子,分开双腿,露出半硬不软的荫.经,“这上面都是你逼缝里的东西,不用我教你该怎么做吧?把它叫起来,我好再caoni。”
         女人听话的跪在侯龙涛的两腿之间,先伸出粉舌,把机巴和睾丸仔细地舔了一遍,将上面沾着的霪水和米青.液清理乾净,然后一只手攥住再度勃起的机巴的根部,一只手磨搓着男人的大腿,用小嘴hangzhu荫.经的上端,吮吸吐纳起来。
         “不错,你还挺会咗机巴的嘛,再卖点力。”点上一颗烟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