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23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就俩人,正好。烟你拿走,人我留下了。”
         一把把皮裙女孩拉到自己的腿上,一手直接按在了露出裙外的bainen大腿上。“我操,你丫那……”崔翔话还没说完,就被文龙揪住了头发,按的弯下了腰。
         侯龙涛推开女孩,照着他的脸就是一脚。“啊!”崔翔惨叫一声,本来抓着文龙双腕的手,痛苦的捂到脸上。紧接着肚子上又被狠踹了几下,再也站不住了,跪倒在地。
         两个小太妹见有人为她们动手,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既不劝阻,也没有逃走。剩下的三个孩子先是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傻了,等回过味来,赶快上去解劝。
         “nimabi,一边待着去。”文龙一瞪眼,三个人就不敢再近前了。“你操?你要操谁啊?我caoni妈,SB。老子今天心情正不好,算让你丫赶上了。”侯龙涛边打边骂,要把对陈倩的不满全发泄在这个倒霉蛋身上。
         那个表弟看着表哥被打的口鼻流血,实在忍不住了,“龙哥,龙哥,您饶了我表哥吧。”“别问我,问我四哥去。”“这……”“我四哥,侯龙涛,没听说过?”
         “啊!?”小孩被吓的够呛,“涛哥,求求您了,别打了。”侯龙涛也打的有点烦了,冲着那两个女孩问:“你们跟谁走?”皮裙女孩saolang的一笑,“当然是跟涛哥和龙哥走了。”
         两人停止了殴打,走向女孩,侯龙涛回过头来,指着正急喘着的崔翔,“孙子,别再让我看见你小丫那,要不然见一次打一次。”说完,一人搂着一个女孩就走。
         在燕京饭店开了两间房,一进电梯,侯龙涛的手就伸进了女孩的裙里,在她的xiaoxue里又抠又挖,弄的女孩jiaochuan连连。等进了房间,更是二话不说,戴上套子,把女孩按在墙上,撩起她的裙子就从后操了进去。
         也真苦了这个女孩,ru防快要被捏爆了,xiaoxue刚被干的到了一次gaochao,piyan就在毫无润滑的情况下被开了苞。女孩闷哼一声,痛得眼泪直流,浑身颤抖,肛门夹得更紧了,“啊……疼死了……涛哥……求你了……别操了啊……”
         侯龙涛本来就对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没什么好感,现在又是一肚子的邪火,不可能有怜香惜玉的心情。一手按住女孩的头,一手猛抠着她的yinhu,菗揷的力量更大了,“saobi,我让你浪啊,好好的追你你不干,非得我这么搞你你才爽,是不是啊?今儿我不操死你,我就不姓侯。”
         女孩本想借着陪大哥睡一晚,要是能把他伺候的爽了,说不定能一夜变凤凰呢。就算不能,以后也能在那些小流氓面前有的炫耀。怎么也想不到会是现在这个样子,逼缝被玩的又酥又麻,说不出的舒爽,piyan却被干的疼痛无比,还被没来由的臭骂。
         “涛哥……啊……我……不明白……啊……你说什么……啊……疼啊……求你……操我的xiaoxue吧……别再搞piyan了……”女孩现在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闭嘴,贱货,现在是我玩你,轮不到你选。你的小piyan还真紧啊。”侯龙涛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赶忙转移话题。
         把女孩扒了个精光,扔shangchuang又干了半个小时,才算结束。侯龙涛坐在床边,拿出新买的烟,女孩从后面抱住他,给他点上,伸出舌头在他耳后舔了一下,“涛哥,咱们睡吧,人家被你弄的好累。”
         侯龙涛一抖肩膀,把女孩晃到了一边,“你在这过夜吧,明天中午12:00之前把房退了就行了。”说完就穿好衣服,叫上隔壁也已完事了的文龙,离开了燕京饭店。
         “心情好点没有?”文龙缩了一下脖子。走在灯火阑珊的长安街旁,晚风吹来,已是寒意渐浓了。“哼,”侯龙涛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她迟早是我的,人挡我杀人,鬼挡我杀鬼。”……
         接下来的几天里,侯龙涛一直被他的几个女人缠着,没时间找陈倩。星期六一大早,被薛诺拉着去香山赏红叶。看着满山的红叶,呼吸着比市区清新很多的空气,侯龙涛却没什么高兴的感觉。
         侯龙涛是最不喜欢回归大自然的,讨厌美国的一个原因就是那太荒凉,他就爱在被钢筋水泥包围的大都市里,呼吸充满汽油味污染过的空气。要不是为了陪可爱的薛诺,他是打死也不会来郊游的。
         到了半山腰一处树木环绕,不见人迹的所在,侯龙涛从后面抱住美少女的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诺诺,例假结束了吗?”“嗯,前天就完了。涛哥,你看那边,多漂亮啊。”薛诺指着不远处一片半红半黄的枫林兴高采烈的说。
         侯龙涛现在可没心情观赏风景,将女孩的耳垂纳入嘴里,“不用看,再美也美不过我的好诺诺。一个星期没跟你亲热过了,想不想我?”薛诺把身子向后靠着,“当然想了,天天都梦到你呢。”
         抱着女孩的胳膊紧了紧,“小美人,我今天好好疼你一次,好不好?”“好。”少女侧过头,用黑亮的头发蹭着爱人的颧骨。得到了许可,侯龙涛伸手就要去解女孩的仔裤。
         刚碰到了皮带扣,手就被薛诺拉住了,“涛哥,你讨厌啊,干什么嘛?”“怎么了?你不是说好吗?”侯龙涛一边舔着女孩bainen的脖子,一边用另一手再次进攻,结果又被拉住了。
         “那也不能在这啊,万一被人看到怎么办,我不要嘛。”薛诺撒娇的摇着身子。“好好好,不要就不要,那让我摸摸行吗?我好想你。”薛诺拗不过他,自己也很渴望爱人的爱抚,也就妥协了,“那……那只许摸摸啊,可不能脱我的裤子。”
         女孩的上衣被从裤子里拉了出来,一只火热的大手盖在她雪白的小腹上,一根手指轻挠着她的肚脐儿,“嗯……涛哥……痒……”虽然双手还拉在男人的手腕上,却一点力量也没有。
         侯龙涛拉开薛诺仔裤的拉链,隔着棉制的小neiku,沿柔软荫唇的轮廓画着圆,每次到达荫荷的部位时就稍稍用力的向下一按,“啊……嗯……涛哥……吻我……”女孩说着就伸出嫩红色的香舌,扭头送入爱人的嘴里。
         薛诺已经完全动情了,鼻子中不断发出“嗯嗯”的jiaoheng,爱.氵夜也流了出来,浸湿了neiku。主动的拉着男人的手探入自己的xiongzhao和neiku中,小屁股也难奈的左右摇摆起来。
         右手大拇指压在硬硬的荫荷上揉转,食指插入小肉孔中刮着正在不断缩紧的荫.道壁,左手在正好可以一手掌握的ru防上轻捏重揉,时不时的轻弹一下挺立的rujian,把美少女弄的浑身舒爽,只想永远这样下去。
         “涛哥……唔……好喜欢你……你抚摸我……啊……”薛诺微合着双眸,在侯龙涛的耳边表达着对他的爱意。“诺诺,你真可爱。”这一刻,他的心里没有一点别人的位置,就是陈倩也钻不进来,只有对怀中少女的深情。
         “啊!”点滴的快感终于积累到了极限,电流蹿过女孩全身的每一个角落,把她带上了巫山之颠。把还在享受gaochao余韵的少女转过身来,将还粘着霪水的手指竖到她面前,又放进自己嘴里,夸张的吮了一下,“诺诺的爱.氵夜味道真好。”
         薛诺晕红的小脸用力的在男人的胸膛上磨擦,就像要真的钻进去一样,“涛哥,你好坏,就会欺负我。”抚着小美人的柔发,真是难以言表的爱怜,“不喜欢我欺负你吗?”“你坏,你坏。”抱着侯龙涛的双臂更紧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人声,薛诺一惊,赶快把衣物整理好,拉着侯龙涛离开了那片树林。虽然侯龙涛的老二还硬的发疼,可只要心爱的姑娘得到了满足,自己忍忍也无妨啊。
         两人在山上转了一上午,到了11:00多的时候,薛诺终于提出要回城了。侯龙涛早就走烦了,“你想去哪吃饭啊?”“不是早就说好了嘛,去找我妈,让你见见我未来的后爹啊。”“对对,我怎么给忘了。”两天前薛诺打电话来说这事的时候,正在享受月玲的扣交,根本没往心里去。
         在这之前,侯龙涛听薛诺说起她母亲居然也是开网吧的,就单找了何莉萍几次,想和她搞联营。但何莉萍总是犹豫不决,说是有别的打算,又不讲清楚。可侯龙涛还没死心,正好今天再做一次努力……
      
        
       第十四章 疑云惊现(下)
       在线阅读地址:http://www.houlongtao.com/49.html
         约好了在凯宾斯基饭店旁的“FRIDAY”见面,侯龙涛和薛诺到达的时候,何莉萍和她的男朋友已经在等了。四个人坐到了一起,那个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中校军衔,自我介绍叫胡学军,三十六岁。
         侯龙涛从来都对自己的长像很有自信,虽不能说很帅吧,但也决不难看,而且还透着一股书卷气,让人看了就有亲切感。可面对这个男人,他第一次有了自惭形秽的感觉。
         胡学军不光长的英俊,加上这身军装,更有一种英武之气,坐在那里,腰板挺的直直的,整个人一看就是精神抖擞。也难怪何莉萍这个俏寡妇会为了他破掉守了十六年的贞洁牌坊。
         “伯母,上回我跟您说的网吧的事,您考虑的怎么样了?”四人边吃边聊着。莉萍挽住学军的胳膊,“还是不要了,我跟学军说好了,等我们结了婚,我就不再管网吧的事了,在家做个贤妻良母。他正好有几个朋友想和夥开个歌厅,我们连装修的钱都准备好了。”
         “那肥水也别流外人田,您把网吧的照转给我吧,您出个价。”侯龙涛本来就只想要那个营业职照,莉萍参不参股他倒是不在乎。“咱们都跟一家人一样,还提什么钱不钱的,你好好对我的宝贝女儿,照白给你也不成问题啊。”看来莉萍最近的心情真是非常好,女人有了爱情,其它的就都不在乎了。
         侯龙涛拉着薛诺的手,“诺诺这么可爱,我怎么可能对她不好呢?”两个女人都幸福的靠在各自的男人身上,真是一副合家欢的画面。
         侯龙涛从小就对军人充满崇敬,看到美艳的何莉萍对学军的亲热劲,居然只有一点点嫉妒,更多的是为薛诺的母亲高兴。幸亏学军还没真的成为薛诺的后爹,要不然让侯龙涛叫一个只比自己大十二岁的男人“伯父”,他还真有点别扭。
         “胡大哥,您老家是哪人?”侯龙涛听出学军的普通话带一点口音。“我在山西农村长大的,后来当的兵,上了军校,两年前才调到北京的。”能从一个二等兵奋斗到中校,确实是不易。
         “那您在哪个部门啊?”还没等学军回答,薛诺就抢着说:“胡叔叔可棒了,是解放军装备指挥技术学院的教官。”侯龙涛一听,高兴的说:“就是怀柔的那个吧?我高考之前还想报那呢,可惜不对外招生。您教什么课?”
         “航天测控工程专业的航天发展史。”这可把侯龙涛乐坏了,“那太好了,昨晚我看一个专题片,里面提到‘阿波罗八号’绕月球两周后返回地球。可我在美国看的一个喜剧里,说它是绕了一周就回来了。您能不能给我一个准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