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22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22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如云停了一会儿,让他稍微的平静一下,“但凭现在的你,还不足以让我完全的信服。我可以给你两年时间,只要你能干出一番事业来,我就一心一意的做你的……你纹在我身上的那两个字。可如果两年后,你还是一事无成,不光我要离你而去,我还会翻出旧账来,送你进监狱,你有意见吗?”
         “嘿嘿嘿……”男人笑着在自己的头发上捋了一把,“意见?我现在能吻你吗?”“不能,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呢。”侯龙涛心想:“只要你不问我是怎么当上这个经理的,其余的,跟你说了也无妨。”
         “除了我和月玲,你还有几个女人?”“两个。”“你还打算要几了?”“不知道,来着看吧。”“哼,好一个花花公子,你要是能把追女人的心思都用到事业上就好了。我对你这方面倒是没太大的限制,我知道真爱不一定非得是在一男一女之间。”前夫当年从不沾花惹草,可到头来又怎么样呢?像侯龙涛这种性情中人,三妻四妾才是最合适的搭配。
         是男人听了这话就该高兴,可侯龙涛却把脸一板,“有件事我要说明,我最看重女人对我的忠心。真爱是不一定非要在一男一女之间,但我要的是一男多女,不是一女多男。”
         如云微微一笑,从桌子后走出来,“不用担心我,你还是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吧。好了,咱们的事就这么定下来,你赶快回公司吧,小心茹嫣一天不见你,心里不高兴。”不用问,肯定是月玲把茹嫣的事也跟她说了。
         侯龙涛站起来,一把揽住如云的细腰,压上她的红唇就吻了起来,如云也任他品尝自己的香津嫩舌。双手抱住她的腰,将双脚提离地面,往桌上一放。
         “啊!”如云痛叫一声,又跳了下来,左手捂在自己的屁股上。这才想起来她刚刚被纹过身,几小时之内都不能用力碰的。赶忙把她转过身来,撩起睡袍,连neiku也没穿,雪白的臀峰上纹着两个隶书的汉字。
         侯龙涛蹲下去,轻揉着如云的丰臀,把口鼻埋进臀沟中,“嗯……好香啊。”“你也真是的,有了这两个字,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如云扭过头,撒娇似的轻推了他一下。“见什么人?这里只有我能见,哪个男人敢看一眼,我就宰了他。”侯龙涛又在那两个字上细细的舔了一遍才站起来。
         月玲走过来,偎进男人怀里,“涛,我……我也要一个。”“要什么?”“要那两个字嘛,你给了云姐,也得给我,你可不能偏心啊。”女人真是嫉妒的动物,看到爱人很喜欢别的女人身上的纹身的样子,自己也就非得要一个。
         结果侯龙涛又用了一个小时,也在月玲的左臀上纹了相同的两个字,只不过颜色换成了桔huangse。等他离开了,两个女人走进浴室,背对着落地镜,一起弯下腰,回头一看,镜中映出了两个丰盈的雪股和上面的四个反向的汉字:“奴爱”“奴爱”。
         纹的还真是很有水平,这全凭侯龙涛在美国时,在一家纹身店里打了半年工,没事时就用器具练练手,回国时还带了一套……
         离开如云和月玲,已经快1:30了,SL500正行驶在一条不太宽阔的马路上,也就是双向单车道。刚想点颗烟抽,后面有一辆别克跟了上来,冲他按喇叭。“你大爷,赶死去啊?操,就不快开,急死你丫那。”开车斗气儿真是要不得。
         前面有一个老者正在过马路,侯龙涛把车速放的更慢了。别克被压了四、五分钟,实在忍不了了,一打轮,从逆行道上超了过去。对面的来车逼的它不得不一把急轮又打了回来,将过马路的老人剐倒了。
         别克先是减了一下速,紧接着就加速逃走了。十几个路人已聚了过来,指指点点,却没人上去帮忙。侯龙涛停下车,他本就看不惯现在这种见死不救的社会风气,自己又有一部份的责任,更是不能不管。
         下车分开人群,蹲下一看,老者已经昏迷了,看不出有什么外伤,但怎么叫也叫不醒,“全他妈傻看什么啊?还不快帮我把他弄上车。”将老人送到了安贞医院,交了六千元的手术费和住院压金,又给茹嫣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今天去不了了。
         交通队的人找侯龙涛,他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又提供了肇事车辆的牌照,“通知老人的家属了吗?”“他没家属,就孤身一人。唉,九十多岁的老头了,无儿无女,还被车撞,够倒霉的。”正在做笔录的警察无奈的说。
         “九十多!?”侯龙涛真是大吃一惊,看老人的样貌和过马路的利落劲,还以为他就六十上下呢。“是啊,1910生人,可不是九十多了嘛。”警察又看了一眼老者的身份证。侯龙涛也凑过头去,可不是吗,1910年生人,叫邹康年。
         这时主刀的医生进来了,警察问他:“抢救过来了吗?”“还很难说,情况不是很稳定。”“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跟他谈谈?”医生的样子很为难,“可能明天,也可能明年,也可能就醒不过来了。”
         警察起身和医生握了一下手,“要是他醒过来,请随时通知我们。”又转过来对侯龙涛说:“我们会再联络你的,钱都是你垫的吧?找到肇事人后,会还给你的,你可以走了。”
         侯龙涛在离开之前去了老人的病房一趟,怎么看也不像九十多的人,看着老人孤零零的躺在空无一人的加护病房里,心里真的不好过。打过的人不少,但从来也没真的要过谁的命,老人因为自己要争那“一口气”,弄成现在这死不死、活不活的样子,良心上实在过不去。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护士,叫她如果老人的伤势有什么变化,一定要通知他。
         从这以后,侯龙涛经常来探视邹康年,但他从来也没有醒过来。虽然肇事人被捕了,但他也只管出钱,从来也没来看过老人。侯龙涛的几个女人都跟他来过,更觉的自己的爱人有人情味、责任心,也更坚定了自己对他的爱,就连如云也在考虑是不是要给他多一点时间达到自己的要求……
      
        
       第十三章 疑云惊现(上)
       在线阅读地址:http://www.houlongtao.com/46.html
         从医院出来,已是快6:00了,直奔西单。在民航营业厅前等了不到十分钟,就看到陈倩从里面出来了。赶紧迎上去,“陈倩,一起吃晚饭好不好?”
         陈倩先是一楞,等看清是侯龙涛,“我……我晚上有事。”“我知道昨天早上我有点失态,可我也不会吃了你啊,我又不是坏人。怎么说咱们也算相识一场,做不成情侣,也可以做朋友吧。”说这话的时候,都能感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陈倩抬起头,“我是真的有事,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手机号,咱们改天好不好?”就在这时,一辆墨绿色的嘉美里伸出一个男人的脑袋,“陈倩,好了没有,走吧。”语气中透着不满。
         “我男朋友在等我呢,改天见。”说完就小跑着离开了。“操,连我的电话也没要,摆明了是不会主动找我了。”侯龙涛转过身,车里的那小子油头粉面的,一看就是个顽绔子弟。
         陈倩上了车,那小子看了她一眼,又见侯龙涛还在看他们,一边的嘴角向上一翘,拉过陈倩,和她接了个吻。嘉美开过侯龙涛身边时,还很轻蔑的瞥了他的一眼。
         侯龙涛站在那,一时之间真的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拿出手机,“文龙,吃饭了吗?”“没呢,怎么了四哥?出什么事了?”文龙听出了他声音中的异样。“那一起吧,就门口的火锅,陪我聊会儿。”收起电话,发现自己好像浑身都没有力量一样……
         天完全黑了下来,工会大楼后面的小花园边的石台上坐着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在抽着烟聊天。这里三面环楼,形成一个大风口,是夏天饭后乘凉的好地方,可现在却是一个人也没有。
         “四哥,你也真是想不开,你现在那几个妞儿,哪个也不比陈倩差,干嘛老对她念念不忘的?有漂亮姑娘玩不就完了。”文龙把烟头弹了出去,一脸的不以为然。
         “你大爷,叫你出来是陪我说她的不是的,你她妈倒说上我了。道理不说我也明白,可又不是说忘就能忘的,想起她被那小子干,我就想勀人。”侯龙涛越说越生气。
         “是是是,全是她不对,她怎么能跟别的男人好呢,就该为你这个七年不见,一点也不喜欢的人守身。你一叫,她就该劈开腿让你上,还她妈敢跟她男朋友吃饭,真不是东西。”文龙的声音好夸张,就像自己说的是真理一样。
         “你丫那怎么……早知道就不叫你出来了,还他妈给我添堵。”就在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斗嘴时,四男两女正向他们这边走过来,其中一个女的穿着黑色的短皮裙,高筒皮靴,化着浓妆,也就是十六、七岁,一看就是个小太妹。两个姑娘长的也还算不错。
         “龙哥,在这干嘛呢?”其中一个男孩认出了文龙,几个人就都凑了过来。侯龙涛仔细看看,全不认的,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啊。因为文龙平时没什么大哥架子,几个孩子立刻跟他胡扯上了。其实文龙也就认的其中的三个,另一个岁数大点的和那两个女孩他也是第一次见。
         “龙哥,这是我表哥崔翔,在鼓楼那边混的,可牛逼了。表哥,这是林文龙,龙哥。”看了一眼旁边底头不语的侯龙涛,以为就是文龙的小催呢,也就没理他。要是告诉他这就是现在势头正劲的“东星”的老板,非把他吓死不可。
         文龙和崔翔握了一下手,算是认识了。“文龙,有烟吗?给我们发几根。”崔翔被表弟一捧,说起话来还真是挺冲的。文龙看了一眼地下的空烟盒,“刚抽完,找他要吧。”说着朝侯龙涛晃了一下头。
         “嗨,拿颗烟。”侯龙涛从眼镜的上方看了他一眼,把烟盒递了过去。崔翔给每人发了一根,就是把侯龙涛落下了,“中南海啊?凑合抽吧。”说着给那个穿皮裙的女孩点上了,还老实不客气的把剩下的揣进了自己兜里。
         “SB,算你丫撞到枪口上了。”文龙看见侯龙涛不爽的神情,知道又该有新的故事可以给大胖他们讲了。要想找茬打架,女人就是最好的导火索。
         “这俩姑娘是谁啊,长的不错嘛。”文龙自然是要帮他四哥把心中这口闷气出了。“刚在二、七的游戏厅认识的,带我家聊聊天去。表哥,咱们走吧。”发现文龙注意到了两个女人,怕到嘴的肥肉被他抢了,急忙就要撤。
         六个人刚要走,就听侯龙涛说:“等会儿,把烟给我留下。”崔翔还真不含糊,“干嘛啊哥们儿,不就是一盒烟吗?怎么这么小器啊?”侯龙涛歪着脑袋,上下打量着他,穿着一身职高的西服,顶多是个学校里的小痞子,在外面认识俩人就不知天高地厚了。
         别说他就是个三流的小崽儿,就算是天王老子,现在的侯龙涛也要碰碰他,“你不小器,好啊,你们四个人,就俩姑娘,怎么分啊?我们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