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21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两指轻而易举就挤进了紧凑的piyan里菗揷起来。
         “啊……啊……”如云houting果然异常的敏感,肥美的屁股左右摇动着,一点也没有不舒服的样子,xiaoxue中又有爱.氵夜流了出来。侯龙涛看的也是血脉喷张,“小云云别急,我还有好东西给你呢。”说着就拔出手指,跑回卧室。
         等再回来时,手里已多了一根红色的电动阳巨,一开开关,顶端的假亀头就一伸一缩的。把这玩意“噗”的一声捅进如云的小roudong中,又在自己已恢复元气的机巴上也涂满浴液,劺足力气,操入了女人的菊门中。
         虽有浴液的润滑,正在飘飘欲仙之际的女人,还是觉的piyan一阵剧痛,“啊!疼啊……啊……快拔出去啊……呜呜……”如云边挣扎边哭泣,可屁股被男人紧紧按住,根本没法活动。刚刚恢复的一点点体力也用尽了,只能强忍着那如铁棍般坚硬的肉木奉把自己娇嫩的肠避磨的生疼。
         “啊……哎……嗯……”几分钟后,可怜的直肠麻痹了,已感觉不到疼痛,相反的还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快感,肛柱被磨的酥酥麻麻,很是受用,再加上荫.道中的假亀头还在不断撞击着子宫,如云又不自觉的jiaoyin了起来。
         荫.经被奇紧的肠道裹住,把侯龙涛弄的舒畅非常,真是越操越有劲,越操越痛快,一手揪住女人的长发,一手拍打着她的丰臀,“小云云,你的houting比xiaoxue还要过瘾,真是shuangsi我了。”
         这时的如云已经又泄了两次,连shenyin的力气也没有了。侯龙涛在将要射出的一刻,拉出女人荫.道中的假阳巨,把机巴插入,又干了几下,才把米青.液shejin了蜜洞深处,美的如云又丢了一次。
         侯龙涛又和如云洗了个淋浴,“够本了,明早还得疼月玲呢,就这样吧,不就是做牢嘛,操。”擦干两人的身体,抱着女人上了床,拉过薄被盖上。
         十月中的北京已颇有寒意了,迷迷糊糊的如云不自觉的蠕动身体,靠近男人。搂住她,在额头上一吻,“唉,你要老能这么乖巧该多好啊。”如云实在是太累了,说了一句“龙涛,咱们的事明早再谈。”就睡着了。“嗯?”侯龙涛真是傻了,他还不知道自己又从地狱跨回了天堂……
        
       第十二章 一箭双雕
       在线阅读地址:http://www.houlongtao.com/45.html
         月玲伸了个懒腰,“嗯……睡的真好,也不知道龙涛那边怎么样了。”一看表,居然已经9:00了。赶快翻身下床,穿了一条枣红色的吊带睡裙,简单的洗漱一番,直奔卧室。
         趴在门上往里听听,隔音的墙壁和木门,什么也听不见。找出钥匙来打开门,只见满室春色盎然。如云的似火娇靥埋在枕头里,屁股高高翘起,侯龙涛正在她背后操干着。
         原来昨晚听了如云睡前的那句话,侯龙涛怎么也想不出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他现在可是有点怕这个女人。就算睡着了也不是很沉,早上第一线从窗帘缝中shejin来的阳光就把他弄醒了。
         看着身旁的美人春睡图,真是喜爱的不得了,下身又开始充血膨胀,“这个女人真是太美了,就算不能完全占有她,也要在她身上留下点我的记号。”想到这,就从床下的皮包里取出一把纹身枪。
         睡梦中的女人被一阵疼痛惊醒,发现自己正趴在床上,侯龙涛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不知在做些什么。痛感是从屁股上传来的,虽然不是很难忍受,但一阵阵像牙医用的钻头所发出的声音,让人听了直起鸡皮疙瘩。
         “龙涛,你……你干什么,疼啊。”如云想要挣扎,可大腿被压住了,一点也动不了。“小云云别怕,我不会伤到你的,马上就完成了。”这一“马上”就是小一个钟头,他既不说干什么,自己也没法反抗,如云就只能挺着了。
         侯龙涛终于停了下来,好像对结果很满意,欣赏了很久才又伏下身子,在女人光滑的背脊上舔舐起来。一手插入如云的身下,在ru防上搓揉,一手在yinhu上按压,不一会儿女人就有了感觉,“龙涛……啊……你还没够吗?”
         如云既然已经决定给这个男人一个机会,刚才他不知所谓的行动也没留下什么不适的感觉,自己又被爱抚的很舒服,在男人操入的时候也就没反抗。在gaochao之后,又被从piyan干了进去,虽说开始时还是很疼,可有了昨晚的经验,知道不久就会苦尽甘来,果然现在又有了强烈的快感。
         月玲看到两人正在莋爱,以为如云已经从了自己的爱人,高兴的走过来,“涛,你可真有办法。云姐,以后咱们姐妹俩就共侍……”还没说完就楞住了,因为看到了如云背在身后的双手还被铐着,而男人插入的也不是她的xingqi,更令她惊愕的是如云白玉般的左臀峰上还纹了两个玫瑰红的汉字。
         “涛……这……”月玲也跪shangchuang来,看到如云的脸上幷没有痛苦的神情,才略微放下点心,“为什么云姐还戴着手铐啊?”侯龙涛伸手揽住她的腰,一边和她接吻,一边干着如云的肛门。
         “唔……”月玲有些陶醉了,感到男人的手从睡裙的下面伸了进来,在自己圆润的屁股上rounie着,“涛……我要……”就在这时,如云突然大叫了起来,“啊……要来了……要来了……快啊……”屁股拼命的向后顶着。
         又在月玲的樱唇上吻了一下,放开她,“等我把咱们许总伺候好了,我一定全心全意的疼你,咱们的机会也不多了。”月玲一听这话可有点急了,“什么叫机会不多了?”侯龙涛只是苦笑一下,没有直接回答,狠狠的干了两下,“问你的好云姐吧。”
         月玲立刻趴到如云身旁,“云姐,龙涛那是什么意思?”如云的gaochao迫在眉睫,哪有工夫理她,“要了……啊……泄了啊……”男人抽出了阳巨,如云的piyan一时还不能收紧,就像在屁股上开了个大洞一样。
         又压到了月玲身上,“玲儿,有什么话都等我疼完了你再说吧。”侯龙涛一边说着,一边想着自己小时候养的那只猫,在病死之前看着自己的眼神,鼻子一酸,眼睛就湿润了。看着爱人沉重的表情,月玲知道事情办砸了,在这种时候爱人还是这么依恋自己,也把心一横,“涛,不管怎么样我也是你的,爱我吧……”
         一把将睡裙撩到腰上,开始在她的xiaoxue上亲吻。没两下,月玲的爱.氵夜就流了出来,“嗯……涛……我爱你……嗯……”双手按住男人的头,轻轻向上挺着屁股,配合他的扣交。在一旁大喘着气的如云,看着月玲一脸的幸福模样,但又隐隐现出一丝忧愁,真是又可爱又可怜。
         “唉,月玲啊,姐姐就算是为了你,也得给他一次机会啊。”在心中又为自己找到了一条接受侯龙涛的理由,用头一顶枕头,落下时就和月玲吻在了一起。
         月玲不是个不讲理的女人,知道如云不答应爱人的要求,也不能怪她,本来两人的感情就好的很,就接受了她的吻,心里打定主意,巫山yunyu之后,说什么也要求她放过爱人。
         两个女人吻的难解难分,侯龙涛自然也要凑一下热闹。插入月玲春潮泛滥的女阴中,一边挺动,一边压下上身,左手捏着她的ru防,右手揪住如云的头发,把她的头拉开一点,三个人的舌头就全伸在外面,互相舔着。
         拉过一个枕头垫在月玲的屁股下,又把如云抱过来跪坐在她的小肚子上,将电动阳巨插入如云的逼缝中,让两个女人继续接吻,自己一边操着月玲,一边揉着如云的naizi,还在她的荫唇和肛门上又亲又舔。
         二女被这个命中的魔星玩的嗞哇乱叫、gaochao叠起,侯龙涛又给月玲穿上那条皮neiku,自己躺在床上,让如云骑在他的腰上,机巴杵进xiaoxue里,然后月玲从后面捅进如云的piyan里,一起开始菗揷。
         “啊……天啊……不要一起来……我会……啊……会死掉的……啊……啊……”如云简直快被奸疯了,能感到两根坚硬的棍棒隔着肠壁和荫.道壁撞到一起,她已经有了腾云驾雾的幻觉,生怕自己叫出不堪入耳的话来,只好用和男人疯狂的接吻来堵自己的嘴。
         可yin言浪语还是从两人的嘴唇中漏了出来,“老公啊……要被你操死了……月玲……piyan被你插的好爽……啊……老公……玩死我吧……我要死在你的大机巴下……啊……”
         侯龙涛和月玲都是第一次见如云如此的热情兴奋,也被她所感染,不由的提高了菗揷的速度和力量。这一来,如云更是快感如潮,连到三次gaochao,昏了过去。
         男人又把目标转向月玲,抱着她坐在床尾,猛干二十多分钟,因为知道她在安全期,就直接射入了她的xiaoxue深处。抚摸着月玲娇美的身子,和她一起享受xing爱后的温存,无限爱怜的在她脸上、唇上亲吻。月玲好像感受到了爱人对自己的依恋和不舍,抚弄着他的头发,“涛,咱们再求求云姐,说不定她会念在一夜夫妻的情份上……”
         “哼,求我就管用吗?”如云已经醒了过来,靠在床头,打断月玲的话。月玲从男人的怀里挣开,跪在床前,泪水夺眶而出,“云姐,要是……要是龙涛他……我真的离不开他……”“没出息,为个男人就这样。”如云不再理月玲,对侯龙涛说:“你还想怎么样?”
         “玲儿,不要求她了,不就是坐牢嘛,又不是出不来了。”说着就把如云的手铐打开了,又把月玲拉起来,搂在胸前。一是看不得如云这种爽完了就翻脸的样子,二是看不得月玲为了自己连尊严都不要了,昨晚想好的计划全抛到了脑后。
         既然不让月玲求情了,只好直接用摄像机威胁,刚想开口,就听如云说:“龙涛,你的衣服呢?”“在客房。”“你去清理一下,半小时之后到书房来见我。”说完就下床走进了浴室。侯龙涛一看,好像还有商量的余地,就在月玲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离开了卧室……
         侯龙涛走进书房,如云坐在写字台后面,脸上化着淡装,戴着无框的眼镜,长发也盘回了头上,一点也没有了刚才在床上的妩媚之姿,身上穿着一件肉色的绸子睡袍,显的雍容华贵。
         感觉上就像第一天到公司报到一样,真是有点紧张。“龙涛,坐吧。”侯龙涛听话的坐在墙边的沙发上,一抬头,看到站在如云身边的月玲一脸的喜悦,知道自己八成是不用上法庭了,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一半。
         如云看了月玲一眼,对侯龙涛说:“我想你已经能猜到了,我接受你的第一个条件了,你暂时可以不为坐牢的事担心。今天早上的事,一部份是我自愿的,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昨晚你对我做的一切,还有我……”说到这,两朵红霞飘上了脸庞。
         “我身上的这两个字,不能就这么算了。所以我决定做你的女人,诶,你别高兴的太早。”看到男人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都从沙发上蹦起来了,赶忙警告他。侯龙涛乖乖的又坐了回去,他现在可是高兴的要疯了。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