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19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19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西甩出去,但紧窄的荫.道却不买账,急的她出了一身大汗。
         一歪头,又看到侯龙涛正悠然自得的抽着烟,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窘态,心中的羞忿真是难以形容,“快把我放开,听见没有,我在跟你说话呢。”男人没有回答,“恶棍!流氓!无懒!混蛋……”把所有自己认为是最恶毒的词都用上了,可男人还是无动于衷。
         不一会儿,如云就骂累了,腰也酸了,被铐着的双手又不能活动,汗湿的束腰更是紧紧的裹在身上,真是要多着急就有多着急,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你,你到底要怎么样就痛快的说出来,不要再这么折磨我了……我……我……我求你了。”她再也忍不了了,辱骂不起作用,也只能开口相求了。
         “我只想求许总两件事,只要你答应了,我马上就离开。”“你说。”看到男人终于说话了,也看出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侯龙涛接着就把和武大的事说了一遍,“我求许总你能高抬贵手,下个月查账的时候能放我一马,多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一定一分不少的把那五千万补上。”
         “我答应你。”“许总,我不侮辱你的智慧,请你也不要侮辱我的。你现在吃了我的心都有,会这么痛快的就答应?我凭什么相信你不会反悔呢?再说你还没听我的第二个条件呢。”男人站起来,慢慢踱着步。
         “是什么?”“我要许总你做我的情人,我要你爱我,服从我。”“痴心妄想!”“你看你看,这样我怎么能放你呢?”男人走到窗前,将紧合的窗帘拉开一条缝。
         看着他的背影,如云想通了,他从来也没打算和自己讲什么条件,他是一个成竹在胸的猎手,在戏耍他的猎物,直到猎物筋疲力尽为止,“我说什么也不会答应你的。”
         “真的吗?”侯龙涛转过身来,手里多了一台小型的数码摄像机。“那……那是什么?”女人惊慌的问。“没什么,就是把你和玲儿进屋开始到现在的事都记录下来了。”上次骗月玲说有证据,这回是真的有了,而且还是数子技术的。
         “你休想用这种法子让我就范,小人。”如云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愤怒的看着男人。“我从小男人降为小人了,看来许总是更讨厌我了。不过我还没你想的那么没品,拍这些只是为了以后咱们欢好的时候,放出来增加点情调。我绝不会给别人看的,我的女人在床上的憨态,我可无意和别人分享。”
         “你想也别想。”“走着瞧吧,为了让你成为我的女人,第一步就是要占有你的身体。也不早了,咱们现在就开始吧。”摄像机放回窗台,对准床上,脱下了裤子,跨下的凶器已是一柱擎天。
         “不!你不要过来!滚开啊!”看到男人坐到了床上,雄壮的荫.经从两腿间翘了出来,如云再也没法强装镇静了,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缩到了床头。虽然双腿蜷起,但因为yinmen内塞着根东西,不光不能幷拢,还有一丝快感传来,让她“啊”的轻叫了一声。
         “你不知道你现在样子多有女人味,我一定要把你变回真正的女人。”侯龙涛伸手去抓女人的脚踝,却被踢了回来,“哼哼,许总,你是聪明人,今晚的xing茭是怎么也躲不过去的。这还不像普通的弓虽.女干,就算你求救的叫声再大,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反抗的再激烈,也挣脱不了那手铐,迟早也会被插入的。你不妨这么想,总之是要死,你是要被活活的折磨,受尽酷刑而死;还是要一针过量的毒品,在虚幻的世界里快乐的死呢?”
         侯龙涛停了一下,给如云思考的时间,“我答应过玲儿,不会伤到你的身体,可你要是非要反抗,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再斯文的男人也会有脾气的,更何况我是假斯文,在你这样的知性美女的luoti前,我不兽性大发,已经是很难得了。”
         男人说的全是事实,不由得如云不认真考虑。侯龙涛就像能看到她心里一样,“只要你不挣扎,一定会有感觉的。反正会被奸,在心灵受伤害的同时,难道routi也一定要受罪吗?虽不能说是把坏事变成好事,但终究是能减轻一些痛苦。”
         商场成功的秘诀就在于“审时度势”,能正确的估量当前处境,才能无往而不胜。许如云正是这方面的行家,男人的话完全是为了引诱自己毫不反抗的接受jianyin,可很有道理,确是唯一能减轻自己痛苦的途径。
         她是过来人,对男人有一定的了解,知道男人的xingyu得到发泄后是最容易放松的,那一刻是自己脱困的最佳时机。既然没有其它办法,也只好先委曲求全,“你去把牙刷了,我讨厌男人嘴里有烟味。”要求性生活质量的本性又在起作用。
         侯龙涛一笑,起身向浴室走去。“你要是想让我给你扣交,就把你的那个东西也洗洗。”如云的话让他停下了脚步,“许总,我不是傻子,咬伤我的舌头,我还能有力量杀了你;要是命根子被咬掉了,就算我当场不死……”下面的话没必要再说。
         浴室里有两副牙刷,随便拿起一个就用,反正都是美女的。他有信心一炮就让外面的女人跨下称臣,把如云也当成了小女孩,还是那句话,“自以为是”是年轻人最大的敌人。
         侧身躺在如云的左边,上来就吻,右手搂着她的脸颊,左手直接攀上了高耸入云的ru峰,轻捏着勃起的ru首。女人面无表情的闭着眼睛,牙关紧闭,一点也不配合。
         侯龙涛揉着那一手都握不过来的大naizi,抬起头来,“小云云放松点,那才能美满嘛。”“别这么叫我。”听到男人无意中说出前夫最喜欢的叫法,如云感到一阵气苦。“你的嘴听你的,伸不伸出舌头来是你的事;我的嘴听我的,怎么叫你是我的事。”
         “你……嗯……”男人的唇落在了奶头上,两手还不断的将shuangru向中间挤压,女人诚实的身体产生了不小的快感。灵活的舌头在半球型的ru防上舔吻着,还不时轻咬ru肉,留下浅浅的齿印。
         像揉面团一样摆弄着满涨的胸脯,男人的头前探,在如云刮的很乾净的腋窝里舔了几下。“不要……痒……”忍不住的娇声响起,真是可爱。解开背后的绳结,将湿透的束腰取了下来。“啊……”女人不自觉的发出解脱般的轻叹,竟对正在亵渎自己完美身体的男人产生了一丝感激之情。
         如云的腰身很纤细,平坦的小腹上布满亮晶晶的汗珠,被男人一口气全舔入了肚中。黑亮的荫毛被一撮撮的含进嘴里润湿,像一座座小塔一样,立在yinhu四周。
         侯龙涛一手抚摸女人bainen的大腿,一手抓住假阳巨慢慢的拉推摇动。女人的yinhu喜极而涕,一bobo的爱.氵夜从缝隙里溢出,被撑开的荫唇上传来男人唇舌碰触的温柔感觉。
         常言道“爱之深,恨之切。”当年如云对前夫强烈的爱,才会导致更深的恨,可如今男女肌肤之亲的快感还是让她想起了和前夫在床上的消魂感觉,脑海中出现了前夫的身影,越来越清晰,自己也不再是什么IIC中国的老总,而成了新婚不久的美艳少妇,“啊……老公……我要……”
         “波”的一声,假阳巨被拔了出来,换成了一根热气腾腾的粗大肉木奉。“嗯……”女人咬住嘴唇,眉头紧锁,脑袋转向一边。十二年来,荫.道中的媚肉都只和冰冷的假货打交道,现在终于逮到一个生龙活虎、热力十足的真家伙,赶忙拼命的把它圈紧,生怕它再离开。
         伏下身,吻着如云的耳朵,“小云云,你好棒……啊……”“老公……疼我……好想要……啊……嗯……”女人转回头来,张开檀口,将香舌吐入男人的嘴里,让他细细品尝。没想到她才刚被插入就会屈服,心中一乐,“我可真是天才,再厉害的女人还不是要叫我老公。”孰不知如云叫的根本就不是他。
         侯龙涛有心要卖弄自己的床缔工夫,凡是“男上女下”势能用的技巧他全用上了,操的女人jiaochuang不断,浪声此起彼浮,不一刻就连泄了两次。
         gaochao的没顶快感把如云抛到了九霄云外,半昏迷的状态中,一个声音在脑中响起,“这个男人的菗揷比前夫的更有力,荫.道里的充实感更强,更不用说持久的太多了,他是谁呢?”
         眼中的前夫慢慢变的模糊不清,另一个男人的样貌出现了,好像前夫,却又不是。他更年轻,长的更斯文,身体更强壮,更知道怎么能在床上取悦女人。
         桃腮晕红的绝色佳人星眸微张,“侯龙涛!”看着身上的男人还在埋头苦干,“他不是我的老公,他是要吞食我身心的魔鬼,他是卑鄙无耻的小人,我决不能就这么臣服,没有男人能让我臣服。只有让他发泄了,我才能有机会。”想到这,如云强挺着已经很虚弱的身体,又开始迎合。
         感到身下可人的再次迎奉,侯龙涛说不出的开心,更是下定决心要屏住精关,直到女人完全的缴械投降。如云发现男人的菗揷更加强劲,看他的表情,一点也没有要身寸.米青的样子,而自己荫.道收缩的间隔却越来越短,照这样下去,自己又会先泄身的。要真是那样,就算机会出现,自己也决难再有力气抓住。
         没有办法,心一横,只能试一下了,“呀……老公……你好棒啊……快射给我吧……”“别急,呼……再让你多来几次,我已经过了那种只为追求身寸.米青一刻快感的年龄了,我更喜欢看我的女人被我搞的欲仙欲死的表情。”
         一号方案不成功,再来更险的一招,“啊……啊……老公……老公啊……我要……我要摸……摸你啊……嗯……shuangsi了……啊……让我……抱你……老公……”“好……小云云……只要你以后都这么乖……我天天都疼你……”男人说着,就拉过一边的裤子,拿出钥匙,把手铐从床栏上取了下来。
         没有女人的小手在自己的虎背上磨挲,确是不爽,又坚信已经完全征服了她,一点也不觉的放开她的双手会有什么坏处。在这一刻,侯龙涛比起许如云来,还是嫩了点。
         如云双手一得自由,立刻抱住男人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吻,“老公……唔……换个姿势嘛……我要……啊……要你夹着我的腿……”侯龙涛当然乐于从命,把女人两条裹在丝袜里的小腿夹在腰间,双手还能摸到她的tunbu。
         这样一来,如云的快感更甚,再不行动就完了。双手在自己的ru防上rounie着,做出再难忍受的样子,“呀……老公……啊……要来了……吻我的脚……我要你吻我的脚啊……”男人放开她的右腿,双手托起她的左脚。
         就在男人要把高跟鞋脱掉的瞬间,如云将全身仅存的一点力量全集中在右腿上,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虽然力量幷不大,但细细的高跟鞋跟刺在小腹上,还是疼的很,他又出于本能的要远离攻击物,“啊!”的叫了一声,双腿一弹,身体向后坐下去。
         这张大床前后全有不锈钢栏杆,铐如云的那头有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