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18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18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了顶峰。
         让两人歇了一会儿,侯龙涛亲密的抚着月玲的臀腿,“玲儿,还能继续吗?”“嗯……”月玲甩了甩汗湿的长发,又开始挺动屁股。“啊……啊……月玲……不要了……我真的不能再……停吧……啊……啊……”如云已经出现了脱力的状况,浑身香汗淋漓,黑色的束腰都快被浸透了。
         “那怎么行呢?许总在公司里日理万机,回到家,当然应该尽情的享受一下了。”侯龙涛下了床,站在一旁,欣赏着她美丽的身体。黑发盘在头上,一对haoru高耸坚挺,ru首嫣红,纤腰丰臀,黑色的吊带袜和高跟鞋性感非常。
         “你……你到底……啊……嗯……是什么人……求你……啊……让我看吧……嗯……”如云再也没法忍耐这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感觉了。明明不是瞎子,却什么也看不见,就像掉进了地狱一般,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没法承受的。
         “许总,你想知道我是谁,很简单,我想和你接吻,可又怕你咬我,只要你乖乖的满足我这个要求,我自然让你见我的真面目。”“啊……啊……我……我答应你……”如云答应的很痛快,完全是要给这个男人狠狠来上一口。
         “很好,但我要提醒你,你如果敢咬我,我立刻带月玲走。我完全有能力养她一辈子,你再也找不到她的。不说把你扔在这,被人发现时的尴尬,光是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是谁这一条,就能把你整疯。像你这种聪明人,是绝对不能忍受好奇心得不到满足的,对吗?”侯龙涛说着,坐到女人的身边,伸手把几根散出来的头发从她的额头上拨开。
         如云终于明白了,她面对的不是一个普通的yin贼。虽然她十几年没交过男朋友,但她知道男人看她的眼神。如果有男人能在自己的luoti前,考虑问题如此周全,说话时语气如此镇定,对自己的身体如此规矩,那个男人不是同性恋,就是城府深不可测。现在的这个男人,显然不是第一种。
         男人的嘴唇压了上来,先是轻轻的吮了吮她的上唇,舌头慢慢的伸进了她的檀口中。如云犹豫了一下,牙关最终也没有合紧,男女的舌头缠在了一起。
         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一点也不令人厌恶,他的舌头很温柔,轻柔的滑过它能舔到的每一个角落。两人不断的交换着津液,就像热恋中的情人。
         月玲的菗揷还在继续,快感从没减弱过,嘴里又充满了十二年来都不曾有过的感觉,紧绷的神经不由的有些放松,“嗯……嗯……唔……”难奈的鼻音发了出来。
         男人突然又站了起来,“哼哼,不会这么快就动情了吧?那可就没意思了。”如云知道以现在的情形,反抗是无济于事的,慌乱更是要不得,只能设法让对方先乱了阵脚,才有可能脱困,“呸……呸……啊……你的嘴……啊……好臭……嗯……啊……”虽然只想说出骂人的话,可一张嘴,诱人的jiaochuan也就跟着出来了。
         “你也三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还像小女孩一样呢?刚才的表现,你我心里都明白,玲儿也看见了,是不是玲儿?”这时的月玲又快到gaochao了,根本没法回答他。
         “啊……别……别耍嘴皮子了……啊……你的条件我做到了……嗯……履行你的诺言吧……嗯……”如云知道再说下去,对自己没任何好处,只能被进一步的羞辱,赶快转移了话题。“好,谜底揭晓的时候到了。”男人不再用假声了,就算不揭开蒙眼布,如云也已能猜到他是谁了。
         蒙眼布被月玲取了下来,男人背着手站在床前,那张像极了前夫的脸上带着平和的微笑。再往下看,一身漂亮的肌肉,比前夫强壮很多,裤子被勃起的荫.经撑的老高,“哼,还以为你……啊……不过也就……嗯……是个……啊……好色的……嗯……臭男人……”
         “哼哼,我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如此香艳的景象,当然会有反应了。噢,我差点忘了,许总不喜欢男人,是不是已经把男人身体的样子都忘光了?不过许总能这么镇定,真是让我钦佩。不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不问我要怎么对付你,也不问我是怎么搞定玲儿的,却光盯着我的xingqi不放,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如云的脸上一红,本想贬低一下侯龙涛,结果却被他用自己的话反过来侮辱了自己。
         “嗯……月玲她是个……啊……年轻姑娘……啊……被你吸引很正常……嗯……你想对我怎么样……不言自明……啊……根本不用问……哎……至于你……嗯……为什么要这么做……小男人的承受能力……也就这样了……啊……啊……”自以为把侯龙涛看的很透,虽已被月玲操的上气不接下气,还是要在口头上占上风。
         “许总太自信了吧?玲儿她不光是被我吸引,我们是相爱的;你也很清楚,如果我光要弓虽.女ganni,以你和玲儿的感情,她决不会帮我的,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我要做什么;要是认为被骂了几次,我就会这么冒险的来报复你,你不光是小看了我,更是看轻了自身的价值。”
         如云现在是躺着,而侯龙涛是站着,从身体的位置上来说,本就对躺着的人造成无形的压力,前三轮的较量,又全以失败告终,力争在心理上压倒对方的企图没能达到,她真的开始有点害怕这个喜怒不现的男人了……
        
       第十章 柳暗花明(中)
       在线阅读地址:http://www.houlongtao.com/41.html
         和男人的斗嘴,分散了如云的注意力,早该到来的gaochao迟迟未现。可月玲却是一直也没停过,“要……啊……要啊……涛……”听到美人的呼唤,侯龙涛赶忙又上了床,跪在月玲背后,拉开她的臀瓣。
         从月玲的屁股后面探出头来,“许总,等会儿再跟你聊天,我得先让我的好玲儿开开心。”“嗯……下流……啊……呀……”由于男人的推动,菗揷的速度又加快了,使得如云的快感也回来了。
         男人不理会她的话,弯腰吻在了月玲深红色的肛门上。“啊!”月玲大叫一声,tunbu猛的向前一挺就不动了,臀肉一阵颤动,终于泄身了。假亀头顶进了如云的子宫颈口,也让她有很强的感觉,可却没有了接下来的动作,真是急人。
         gaochao过后的女人,软软的向后倒了下来,假阳巨在如云的荫.道中一挑,滑了出来,粘满了她的阴精和yinye。侯龙涛抱住月玲的身体,在她唇上一吻,“好玲儿,累坏了吧?”“嗯……”女人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乖玲儿,辛苦你了,去客房里睡一觉吧。”“不要嘛,你还没疼我呢?”月玲半闭着媚眼,不依的摇摇身子。“傻宝贝,还怕以后没机会吗?你去休息好了,明早我再好好的疼你,听话。”说着,两人就接起吻来。
         如云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着情话,心中真是五味杂陈,想起了自己新婚之初,夫妻何等恩爱,一点不亚于面前的男女。伤疤被揭开了,心里一阵疼痛,双眸不禁模糊了起来,眼中的男人变成了前夫,而男人怀中的姑娘则变成了自己。
         月玲知道爱人要集中精力对付如云,这可是关系到未来幸福的大事,也就不再坚持。脱下了neiku,爬上来在如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云姐,龙涛他可好了,他真的不是坏人,你对我那么好,我决不会害你的。”
         如云从自己的幻觉中回到现实,“死丫头,你出卖我,别跟我说话。”歪过头不再看她。月玲下了床,拉着侯龙涛的手,“你答应过我不会弄伤云姐的,你说话一定要算数啊。”
         男人抚了抚她的长发,“骗你是小狗。”月玲冲他一皱鼻子,在出门的时候又回过头来,“云姐,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气我,可我希望明早咱们就能做回好姐妹。”侯龙涛跟过去,把门真正的锁了起来。
         如云把双腿幷的紧紧的,一是为了遮住自己的禾幺.处,二是为了挡住床单上一大片的湿痕。虽然没能达到gaochao,可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真正的危机还没到来呢。
         男人回到床前,拿起扔在上面的皮neiku,先在较小的那一端舔了一下,又在大的那端也舔了一下,然后一撇嘴,“许总体液的味道和别的女人也没什么不同嘛,怎么会不喜欢男人呢?不知道咱俩亲热的时候,你会不会有快感呢?”
         “无耻,亏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居然说出这种话来。”女人想尽量把话说的大义凛然,可屁股下面湿湿的,非常难受,没得到满足的荫.道又痒的要命,双腿不自禁的磨擦起来。
         “受没受过高等教育有什么关系?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倒是许总,也不想想你自己现在的样子,还来教导我什么叫无耻,不觉的可笑吗?”侯龙涛坐在女人脚边,一脸不屑的说。
         “我和我的爱人在卧室里做什么都不能叫无耻。”“对对,可你的爱人也是个女的,那就另当别论了。如果是个男人,我就无话可说了,对吗?”说着,一只手就放在了女人的小腿上。
         如云的手被铐住了,脚还能动,“别碰我。”她大叫一声,抬腿就踢。可一下就被侯龙涛握住了高跟鞋的脚心处,另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另一条腿,还低头在露在鞋外的脚面上吻了一下。
         “许总好会tiaoqing啊,用这种方法让我看到可爱的xiaoxue,真是独出心裁。”男人紧盯着因一腿抬起,而形状扭曲的艳红荫唇。“啊!你……”自己的反抗却被说成是挑逗,如云又羞又气,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猛的一撤被握住的脚,脱出了高跟鞋,又朝男人踹去,结果还是被抓住了。“许总的小脚丫真美啊,裹在丝袜里更是柔滑。”在脚趾上轻捏了几下,又把高跟鞋给她套上,“还是穿着更性感,是不是很想和我xing茭呢,要不然怎么连鞋都不想穿,要quanluo相见吗?”
         “胡说,你……你……你放屁!”如云真是快气晕过去了。“呀呀呀,许总怎么说出这么难听的字眼呢?真的这么急吗?好吧,这就来让你爽。”侯龙涛说着就做出要脱裤子的样子。
         “不,不,我不要……”女人慌张的叫喊着。男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拿起一旁的皮neiku,“你不是想告诉我,你宁可要这个东西,也不要我吧?”“是。”根本没想到这话一出口,等于要求男人用假阳巨chata。
         “好,就随你心愿。”还没等女人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较小的那根假机巴已插入了她还很湿润的荫.道。“啊!快把它拿出来。”“那你是要我了?”“做梦!”“那就插着吧。”侯龙涛说完就下了床,从包里掏出盒烟,点燃了一根,坐在一旁的小沙发里,静静的看着如云。
         刚刚被那根较大的阳巨搞过,现在这根小号的根本没法满足她。纵使荫.道内不受大脑控制的媚肉努力向内吸着它,还是没有那种充实感。这样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滋味,比彻底的空虚还要难受百倍。如云使劲的用屁股在床上蹭着,摇着,想把那东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