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17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17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陈倩,向国贸开去……
        
       第九章 柳暗花明(上)
       在线阅读地址:http://www.houlongtao.com/38.html
         到了公司,自是免不了被当众大骂。“臭biaozi,让你再嚣张一天,过了今晚,看咱们谁是谁主子。”狠刀刀的暗骂着,突然看到月玲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对许如云不满的表情,心里也不由的一甜,还是有女人爱自己的。
         离下班时间还有两小时的时候,侯龙涛就藉故离开了。在外面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拿着月玲给他配的钥匙,到了四环边的一片涉外公寓区。许如云的房子是一幢二层的小洋楼,很漂亮。
         把车停的远远的,提着一个皮包从前门大摇大摆的进入室内。不到三分钟就有两个巡逻的保安从楼下经过,要不是月玲事先把保安的活动规律告诉了他,决不可能这么顺利的潜进来。
         虽说以侯龙涛的着装,谈吐,还有所驾驶的车辆,就算被保安拦住也能脱身,可如果说是找许总或是月玲,等一会儿她们回来时,很有可能会被告知此事,那就不太好办了。要是说找别人,又不知道具体名字,岂不是直接就露馅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第一步是成功了。先在房里巡视了一遍,把地形了解清楚。走进宽畅的卧室,一屁股坐在床上,颠了两下,还挺软的,很适合玩xing爱游戏。
         反正许如云要和月玲在外面吃完饭才会回来,乾脆躺在床上歇一会儿,晚上要干的可是体力活,先得养精蓄锐啊,没想到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被楼下自动车门开启的声音惊醒,赶快把床单拉平,躲入了旁边的客房里。
         两个女人从通向车库的侧门进入了一楼的大厅,坐在褐色的真皮沙发上,许如云的脸有点红,更增美艳,显然是喝了点酒。月玲亲热的揽住许如云的脖子,“云姐,在美国有没有想我啊?”
         “当然想了,来,让姐姐亲亲。”说着,两个女人就抱在一起,两条红嫩的舌头缠了起来,还在对方的身体上抚摸着。“云姐,咱们上楼吧。”月玲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拉着许如云来到卧室里。
         “月玲,先洗个澡,再把我带回来的东西换上。”拿出两个印有VICTORIA‘SSECRET字样的纸袋,把其中一个交给月玲。“那云姐在这洗,我去客房。”“为什么?以前不都是一起洗的吗?”许如云不解的问。
         “可以增加神秘感嘛。”说着就提着袋子跑了出去。“这丫头,不知从哪学来的这一套,也好,会更有乐趣的。”许如云一边美滋滋的想着,一边脱下了身上的套装。
         “我得先洗个澡,云姐在等我呢。”在客房里,正被侯龙涛抱住上下其手的月玲费力的说。“你给她吃药了吗?”“嗯,我也吃了一颗呢。”在“亚当夏娃”新买的性药,没什么特殊作用,就是能刺激雌性激素的分泌,使女人的gaochao来的更快一点。
         月玲开始洗澡了,侯龙涛打开纸袋一看,是一套浅灰色的内衣、吊带袜和一双银色亮皮高跟鞋,却没有neiku。“臭娘们,还挺有品味的嘛。”等月玲洗完了,把这套一换上,才看出那xiongzhao根本就只托在ru防的下缘,让它们更加上翘,大半的ru肉和ru投都暴露在外。丝袜的上缘是一圈宽宽的蕾丝花边,加上两条吊带连到腰上的吊袜圈上。
         从后抱住她,手指插入了女阴中,“宝贝。”“啊!坏蛋!”月玲一下蹦开,回头看着男人长裤上撑起的帐篷,“你怎么都……”“谁让你这么性感的。”“我得过去了。”“我教你的话都记住了吗?”“放心吧。”“去吧,看你的了。”在女人的圆臀上拍了一下。
         卧室中的许如云是和月玲一模一样的下着,而xiongzhao换成了欧式的束腰,全是黑色的。光这两套“衣服”,就起码要几百美金,看的出她对性生活的情调和质量还是很在意的。
         月玲走进屋来,关上门,在锁头上拧了一下,却没真的锁上。许如云摘下眼镜,放在床头柜上,“月玲,你好漂亮。”“再漂亮也没有云姐美啊。”两个女人又抱在了一起,捏揉彼此的屁股。
         热情缠绵的接吻,使两对丰满的ru防不停的相humo擦,四颗鲜红的奶头早以硬立。如云伸手抠摸着月玲的yinhu,发觉她和自己一样,也是霪水泛滥了。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平时要爱抚很久才能达到的效果,现在只是几分钟就出现了。
         二女倒在大床上,做起了水磨工夫。月玲斜躺着,如云则侧向另一边,四条圆润的丝袜美腿交叉着,两副美妙的yinhu紧抵在一起。两个美人拉住对方的一个脚踝,下体拼命的磨擦,“咕叽,咕叽”的水声随之响起。
         “啊……啊……云姐……好舒服……唔……”“我……我……也好美啊……”如云拉下月玲的一只高跟鞋,把她的脚尖塞入嘴里xishun着。药物开始起作用了,只磨了一小会儿,二女就都觉的离gaochao不远了。
         月玲的yinhu是“光板无毛”,可如云却长着浓密乌黑的荫毛,它们在磨擦时不断的刺激着月玲的耻丘和荫荷,让她提前败下阵来。一手猛拽如云的小腿,一手用力的揉着自己的naizi,身体僵硬,“啊……云姐……我……我不行了啊……”“等……等姐姐一下……”如云也已到了紧要关头,在月玲gaochao后又狠狠的蹭了几下,也泄了出来。
         两条软软的身子躺到了一起,“月玲,咱们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快就……”“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太想念对方了吧。”“那咱们再来一轮吧。”如云坐起来,一脸媚笑的看着月玲,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条很特别的neiku。
         皮制的neiku裆部有两根黑色的像胶阳巨向两边伸出,向里的一根比较短小,向外的那根就粗长了许多,假亀头上还有一粒粒的突起。如云夸张的伸出舌头,在假亀头上舔了一下,斜着眼看着月玲,“今晚想要姐姐怎么伺候你啊?”
         正从门缝偷看的侯龙涛张大了嘴巴,舌头伸出老长,表情可谓卡通之极。没想到平时高高在上的IIC中国的总经理,在床上居然如此的风骚。虽然从匡飞和月玲的嘴里有一点了解,可一个是说的不清不楚,另一个又是不好意思细说。如今亲眼所见,真是出乎意料。
         月玲也坐起来,拿过如云手里的neiku,也在亀头上舔了一下,“云姐,今天就让妹妹做一回男人吧。”如云笑着躺下去,“小丫头,平时求你你都不干,怎么突然主动起来了?”
         月玲把neiku套进双腿,拉到膝盖上后,换成跪姿,“我也想疼疼姐姐啊。”上牙咬住下唇,下颌上扬,双目微闭,将短小的那一头插进了自己的荫.道内。
         如云看着她的样子,呼吸又开始粗重起来,“几天不见,月玲身上的媚气好像增长了不少,也许真的是太想我了吧。”却没想到,女人就像花朵一样,只有经过了男人米青.液的滋润,才能如此的盛开。
         月玲跪坐在如云的腰上,一手伸后,轻拨着如云的荫荷,“云姐,咱们玩个游戏好不好?”“啊……姐姐都……啊……都听你的……”如云又被挑起了qingyu,闭上眼jiaochuan着。
         月玲从床下拉出了侯龙涛事先放在那的皮包,找出两副手铐。因为她的手一直在玩弄着如云的荫荷,如云只顾着闭目享受了,完全没注意她的行动。
         拉起如云的双手,放到头顶上,“哢哢”两声铐到了床头的栏杆上。如云在才惊觉,“月玲,你干什么?”声音有一点慌张。“姐姐,我听说如果人要是失去一个官能,其它的感觉就会更强烈的,是不是?”月玲撅着小嘴,趴下身来,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死丫头,你吓死姐姐了,从哪学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玩意?啊……嗯……”月玲的手又开始搓她的荫荷。“姐姐,把这个也戴上。”说着就将一快黑色的绸缎蒙在了她的眼睛上。
         这次还没等如云有机会说话,就把粗大的假阳巨插入了她的yinmen里。“啊……妹妹……你轻一点……姐姐一下适应不了……”月玲听话的减慢了速度,还压下上身和她接吻。
         不一会儿,如云就开始挺抬tunbu,配合月玲的菗揷,“月玲……啊……姐姐……啊……今天好……好敏感……怎么……啊……怎么又要来了……啊……”“姐姐……我也很快活啊……嗯……”虽然月玲荫.道中的假机巴较小,但她的荫.道本就很紧窄,一样能得到不小的快感。
         月玲按着如云的大腿,又挺动了十几下,就看如云牙关紧咬,美臀悬空,“来了……来了……泄了……啊……”月玲停下了动作,看着她gaochao中的美态,“云姐,你好美啊。”
         “哼……嗯……嗯……还不是你……你这个坏丫头搞的……”如云轻轻的一笑。月玲又开始菗揷,“姐姐……咱们再来……”“啊……啊……好妹妹……啊……姐姐被你整死了……”刚刚gaochao过的荫.道敏感异常,使如云再次langjiao起来。
         “啪啪……”掌声响起,“精彩,真是精彩,许总gaochao的样子真是能迷倒众生啊。”光着上身、赤足的侯龙涛推门走了进来。突然间听到男人的声音,如云大吃一惊,更令她不解的是,月玲还在不停耸动着屁股,一点没有被吓到的迹象。
         “什么人……啊……是谁……啊……啊……”快感还在不断袭来,想要拉掉蒙眼的黑布,才想起自己的双手还被铐在床栏上,“月玲……啊……停……啊……快……快把我放开……你怎么了啊……有人进来了……啊……啊……”
         “月姐……别怕嘛……啊……来的……又不是外人……嗯……好舒服……”月玲的回答简直把如云惊的无法言语。从月玲的话里,能听出来人是她们两人都认识的,可男人用的是假声,自己又在慌乱之中,怎么也想不出是谁,心中的恐惧更甚。
         感到床面向下一沉,知道是男人坐了上来。“玲儿,你的样子好浪啊。”男人说。“讨厌……啊……啊……云姐……美啊……坏蛋……唔唔……”月玲的话只说了一半就被打断了,明显是被人吻住了嘴。
         听着身上男女相互xishun唇舌的声音,刚刚被压下去的情火又在如云胸中燃烧了起来。虽然她能强忍住不叫出来,可从下体传来的一下强于一下的快感却是无法阻挡的,心里明白,自己又快到gaochao了。
         侯龙涛一手揉着月铃的ru防,一手贴在她的屁股上,向着如云按着。看着如云拼命忍耐的样子,知道她又快了,“来,玲儿,再加把劲,让咱们许总爽一下吧。”“啊……我……我也快了……能不能让我也……”月玲咬住男人的耳朵,娇媚的说。
         “当然了,你们姐妹俩能一起来,那最好不过了。”侯龙涛拨开勒在月玲臀沟里的皮neiku,在她的piyan上按揉。“啊……啊……不行了……要来了啊……”随着男人手指的按动,月玲菗揷的速度更加的快。就在她泄出的一刻,如云也疯狂的摇动着脑袋,再一次登上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