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16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
         后来把这事跟文龙一说,才知道女孩的名字叫陈倩,居然是文龙女朋友王丽的朋友,那天是陪她的来找文龙的。侯龙涛掐着他的脖子直到他答应撮和两人。
         几天之后,王丽和陈倩又来了。因为文龙的父母都去上班了,四个人就在他家里待着。聊了一会天,文龙就拉着王丽到里屋去dapao,留下侯龙涛和陈倩在客厅里看电视。
         侯龙涛第一次在女人面前感到紧张,说起话来都前言不搭后语。他来到洗手间,狠狠的给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冲着镜子说:“放松,放松,你丫给我把这个女人弄到手。”
         从洗手间出来,完全像换了一个人,虽然心里还是紧张的要死,表面上却也谈笑风生,时不时逗的陈倩“咯咯”直笑。后来两人就开始打牌,玩的是只有小小孩才打的“拉大车”,侯龙涛都快被闷死了,可看着梦幻般的美少女开心的样子,也就不在乎了。
         侯龙涛连输了好几把,会“拉大车”的人都知道,要想分出输赢是多么的不易,他竟连输了好几把,足见其心不在牌上。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陈倩的身上,女孩的一颦一笑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陈倩是趴在宽大的沙发上,侯龙涛坐的也很舒服,斜歪在上面,两人的头都快碰到一起了。闻着从近在咫尺的长发上飘来的发香,少年心中的魔兽被唤醒了,“忍不了了,她太美了,我要占有她。有了她,我以后再也不看别的女人一眼,这也算对得起她了。”
         就在女孩又赢了一局,坐起身来时,侯龙涛猛的把她又压了下去,照着她的樱唇吻了下去。毫无防备的美少女一侧头,少年的吻就落在了她白玉般的脸蛋上。虽没达到目的,但一样是满口留香,更是让男人情火雄燃。双手抱的更紧了,非要亲到她不可。
         陈倩出奇的镇静,幷没有喊叫,只是不停的晃着头,不让男人得逞。虽然侯龙涛比女孩大两岁,这时却显的很不成熟,一手掐住陈倩的双颊,让她没法躲避,终于占有了她的双唇,舌头用力的向她嘴里挤。但陈倩的银牙紧咬,就是不准他进入,也只好只在整齐雪白的牙齿和粉嫩的牙龈上来回来去的舔。
         陈倩穿的是一件牛仔布的吊带连衣裙,里面还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袖衫,下身是肉色的长丝袜和平底的凉鞋。说实话,是一套不怎么样的搭配,但她的美貌完全掩盖了着装上的不协调。
         侯龙涛的手伸进了裙子里,直奔下阴,手指刚刚碰到neiku,女孩突然挣扎了起来,“不……不要!”赶快抽回手,对着她一通乱吻。过了一会儿,便开始第二次尝试。这次不顾姑娘的反抗,手指坚决的拨开了她neiku的裆部,摸到了两片娇嫩无比的荫唇。碰到那媚肉的一刻,指尖产生了仿佛要被融化了一样的感觉。
         陈倩的挣扎更厉害了,“不要……别这样……求求你……”眼泪已在眼眶中打转了。侯龙涛的心一下软了下来,撤出了手,把美少女抱坐在大腿上,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你叫的就像我要弓虽.女ganni似的。”
         陈倩没有回答,只是红着脸看着他。少女水汪汪的眼睛,简直把男人的魂都勾走了,又在女孩的脖子上吻了起来。悄悄拉开她的拉链,手从后面快速的插入衣服里,抓住了ru罩中的ru防。
         胸部已落入敌手,陈倩只是略微摇动了几下身子,就放弃了抵抗。不赢一握的ru防柔软之极,真是让人爱不释手。就在这时,文龙干完了王丽,从里屋走了出来。身上的女孩“啊”的一声轻叫,侯龙涛知道她害羞,急忙起身,把文龙挡在了过道里,“nitama出来干嘛?滚回屋里再待会儿。”
         文龙“嘿嘿”一笑,“那你丫一会儿得请我去游戏厅。”“行,行,快滚吧你。”看着文龙又进了屋,才回到那个他一刻也不想离开的女孩身边。
         搂着她的细腰,在圆润的膝头上轻抚着,又在柔软的嘴唇上吻了一下。陈倩扶着侯龙涛的肩头,“我现在算是你的女朋友吗?”“只要你愿意。”
         “你大爷,”侯龙涛在心里骂着自己,“这么美的女孩你丫见过吗?她问你她是不是你的女朋友,除了‘是’,其它的回答都是愚蠢的,什么叫‘只要你愿意’啊?你个SB。”“我从来也没让别的男孩这么碰过我。”陈倩低下头,脸上的红晕更浓。
         “天啊,我太爱她了。”看着女孩柔柔弱弱,楚楚可怜的样子,一种从没有过的责任感油然而生。侯龙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知紧紧的拉着女孩的双手,不停的亲吻……
         西便门的一个游戏厅里,走进两个大男孩。几个已经在里面玩的人跟他们打着招呼,“龙涛,文龙。”“涛哥,文龙,怎么才来啊?”一边玩着街机的《三国志》,一边给文龙讲了和陈倩的事,“她是不是特嫩啊?”
         “也不是吧,”文龙叼着烟漫不经心的回答,“我们学校里几个高三的经常对她搂搂抱抱的,小姑娘也不敢说什么。不过像你这么揉她,大概是第一次。”
         “砰”侯龙涛狠狠的在游戏机上踢了一脚,不光是文龙,所有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老板虽很心疼机器,可对这些天天在这片混的小痞子也不敢说什么。
         “我操他妈,是谁?我埋了他们丫那。”文龙还是第一次看侯龙涛这么生气,“四哥,算了吧,他们都毕业了,上哪找去啊。”侯龙涛真是快要气疯了,也更觉的有责任好好保护他心爱的女孩。可他没想到,往后的七年里,他再也见不到这个让他牵肠挂肚的美人了……
         没几天就开学了,侯龙涛一下就被高三的复习所淹没了,虽然他是个小痞子,却对父母很孝顺。两人又对他有很大的期望,他也就只能拼命的学习了。知道陈倩高中上的是崇文门中学的空服人员培训班,可怎么也没时间去找她,只能给她写信了。
         一连十几封信都没有回音,侯龙涛也本能的感到不太妙,可陈倩的那句话始终让他相信两人是有未来的。两个月后,终于收到了一封回信,看着信封上娟秀的字迹,他兴奋的心情是别人无法想像的。
         “我现在过的很开心,不想要男朋友,你明白我的意思吧……”白纸黑字……
         当时侯龙涛正忙于高考,没时间照料他那颗破碎的心,也就没感到很痛苦。等上了大学,那就像是进了游乐场,天天就是跟一帮同学到处玩闹。他甚至觉的一个固定的女朋友会成为他快乐时光的障碍。在那三年里,侯龙涛从没再想到过陈倩,他又变回了一只小蜜蜂,不相信真爱的存在。他完全忘记陈倩了,至少他觉的是,直到……
         侯龙涛踏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因为要在上海出关,飞机先得在虹桥机场降落。着陆的时候,他感到有点不对,滑行的速度太快了。机舱里的乘客们在摇动,红灯在闪烁,他看见有浓烟从引擎里冒出来(实际上那是由于轮胎和地面磨擦而造成的,但那时候他可不知道)。
         侯龙涛想,就这样了,他的时刻到了,因为他就坐在右机翼边上。如果引擎爆炸的话,他肯定是最先飞上天的。飞机最终在冲出跑道后停了下来,离前轮五米的地方有一道防火沟。要是那飞机再晚停几秒,他就再也不用去美国了。
         在飞机上的时候,当那些氧气罩从机舱顶弹出的一刻,侯龙涛真的是热泪盈眶,但那些眼泪不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而流的。不是说他不怕死,在生死一线的时刻,根本就没时间害怕。一种极端的悲哀让他不得不哭泣。
         一瞬间,他想起了陈倩,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她了,那种感觉让他比死还难过。侯龙涛终于明白了,他从来也没有忘记那个女孩,她只是藏起来了,藏在男人心灵的最深处。侯龙涛仍然深爱着陈倩。他真的知道什么是爱吗?
         当一个男人在死亡面前,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那个三年内从没想起过一次的女孩,这是爱吗?他认为是。侯龙涛惊奇的发现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想要和一个女孩一起渡过他的余生。
         不知道应该感谢上天让他明白了他的真实感情,还是该恨他让他的生活变的毫无快乐可言。
         在美国上学的前两年里,没有一天不是在对陈倩的思念中渡过的。他知道单相思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也试过一些方法,去了CHINAREN的校友录,但初中里没她,高中连她的班级都没有;让文龙问王丽怎样才能找到她,可文龙没把这当回事,可能是因为他根本就不信侯龙涛会真的爱一个女孩;虽然侯龙涛每年都会回国一次,但想在短短的一个半月间在一个人口上千万的城市里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他只好天天都疯狂的学习,争取早日完成学业,好回国专心的寻找梦中的女孩。他不在乎那会让他花多少时间、精力、金钱。唯一让他困惑的是,虽然希望渺茫,但如果他真的找到陈倩时,她已是别人的妻子了,那他该怎么办?他的良心不容许他破坏别人的家庭(也不知道他有没有那个能力。),但要他忘掉陈倩,更是做不到。
         后来宝丁从警院毕业,进了派出所,帮侯龙涛查到了所有于二十二年前出生在北京的叫陈倩的女孩的地址。侯龙涛写了一封长信,把对陈倩的感情和思念全写在了里面,发给每个人,希望上天能看在他一片诚心的份上,让奇迹发生一次。
         侯龙涛知道陈倩八成已经有了男朋友,更不敢奢望光凭一封信就让她接受自己,但他真的不能再忍受不知道陈倩身在何处,生活的如何了。
         又是一年过去了,发出的信件如同石沈大海,真是让他伤心欲绝。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不是中奖。),使他再次变回了一个花花公子……
         “先生,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女人娇美的声音将侯龙涛拉回了现实中,面前的女人分明就是陈倩,个子长高了,身体也成熟了,可那张美伦美奂的脸庞除了增加了几分妩媚,一点没有变。
         “你……你不认的我了?”“侯龙涛……”女人小声的说。“你没收到我的信吗?”“收到了……”陈倩躲开男人的眼光,“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她收到我的信了,但她选择不给我回,七年前是这样,七年后还是这样,这个女人的心里根本没有我。”侯龙涛的心里好乱,平时的灵牙利齿、出口成章的本事都消去无踪。他一转身,在人们能看到他眼里的泪水之前,冲出了营业厅……
         闭着眼睛在车里坐了两个多小时,仍然不能平静下来。虽说薛诺、茹嫣和月玲长的都不比陈倩差,可第一个爱上的女人在男人心里永远都是最美的。
         手机响起,“喂。”侯龙涛的声音还有些颤抖。“侯经理,你在干什么?请你马上到公司来,我们已经等了你十分钟了。”听到许如云严厉的声音,才想起今早她要向各部门主管传达总公司的指示。
         “侯龙涛,现在不是儿女情肠的时候,还有一件大事要办呢。”侯龙涛强迫自己暂时不再想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