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14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天,都是些女孩子家感兴趣的问题,侯龙涛也插不上嘴。又想到了小汤山,她一样会集体行动,自己还是没机会接近她。“妈的,这不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吗?”真是快烦死了。
         一行人在温泉要住三日两夜,第一天本就只有一个下午,几个女孩子果然是聚在一块,一起泡温泉,侯龙涛连话都没跟她们说上。第二天上午,几个女孩要他跟她们一起打网球。侯龙涛故意没系鞋带,当他跳起来接一个球后,一脚踩在自己的鞋带上,向后退出六、七步,狠狠的摔了个屁蹲,逗的几个小秘书前仰后合。
         虽然几个人一起玩的很开心,可对侯龙涛幷没有实质的帮助。他虽强装笑容,内心却是越来越急。吃完晚饭,大家都换了泳衣到楼下去游泳,侯龙涛虽没心情,可也无事可做,就也换了泳裤,准备下楼。
         当他路过月玲和另一个秘书的房间时,门是开着的,月玲正坐在床边看电视,跟本没换衣服。侯龙涛敲了一下门,“怎么不下去啊?”“我不想游。”月玲回过头来看着他。
         这一看可让她有点脸红了,平常侯龙涛总是穿着整齐,只能知道他的肩膀很宽,现在他可是只穿着一条小泳裤,一身漂亮的肌肉尽露,泳裤里也是股股囊囊的一团。这让一个年轻的姑娘看了,怎么能没有想法呢?
         “为什么不想游?”“不想就是不想呗。”月玲费劲的移开自己的眼光。“真的?”侯龙涛也真是没话找话了。“我……我不会游,满意了吗?”月玲说起话来像个被惯坏了的大小姐。
         这个回答可是出乎意料,本以为是“不方便”一类关于月经的事,没想到她是个旱鸭子。“那你就一个人在屋里待着?”“不然还怎么样啊?”侯龙涛走了进来,好像无意识的关上了门,又悄悄的上了锁。
         “我陪你待会吧,一个人多无聊啊。”“那好啊,咱们干点什么呢?”月玲说着就坐上了床,把床边的地方让给侯龙涛。月玲穿着一条紧绷的仔裤,就算是坐着,也能看出那被裹的紧紧的圆臀的形状,一件黑色的吊带小背心包着不大不小的ru防,两个ru投在上面顶出两个小点,明显是没戴xiongzhao。
         “打会儿牌吧。”侯龙涛拿起桌上的一副扑克,“敲三家会吧?三十分一结,差一分一百块。”“赌钱啊?我可没你那么富。”月玲虽然工资很高,毕竟是个女孩,这种游戏还是不太适合她。
         侯龙涛也早就料到她的反应了,“那我要赢了,你就让我亲一下;你要赢了,我就让你亲一下。”“美的你啊,正反都是你占便宜。”“那这样吧,赢的问输的一个问题,输的必须得说实话。”自信这个提意不会再被拒绝了,刺探别人的秘密是女人的天性,越年轻越是如此。
         月玲果然答应了,“好,好,那快开始吧。”就扑克这个东西本身来说,运气是最重要的,只有在牌势相当的时候,技术才会起作用。侯龙涛第一局就输了。
         “哈哈,你可不能赖啊。”月玲高兴的说。“你问吧。”男人一副沮丧的样子。“你的女朋友是谁,干什么的?”侯龙涛犹豫了一下,“茹嫣。”“茹……柳茹嫣?那个冷美人?”月玲真是像发现了新大陆,越来越觉的这个游戏好玩了。
         “是啊,可你千万别跟别人说,要不然我可就有麻烦了,你知道公司是有规定的。”侯龙涛双手合实,做出一个作揖的动作。“好,你放心,我给你保密。”说完又歪着头看着他,“你们俩还真是挺配的。”
         接下来两局,侯龙涛又全输了。被问了两个很尴尬的问题:和茹嫣发展到什么地步了;何时失去的处男。他都如实的回答了。
         第四局,侯龙涛终于赢了,“哈哈哈,可算轮到我了。”“问吧,问吧。”月玲无所谓的说。侯龙涛突然变的严肃起来,“为什么许总那么讨厌我?”“啊?这……没有吧……”女孩没想到男人会有此一问,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没有?是人都能看的出来,要是有人知道为什么,那就是你了。我觉的我有权力知道我哪得罪她了。”“我……”“你不会是想耍赖吧?你们女孩就是这样,愿赌不能服输。算了,反正我也忍烦了,大不了我不干了,直接向总公司告她一状,非把她也拉上不可。”侯龙涛装作生气,站起来就要走。
         “我……我说,可你一定不能去问云姐啊。”“我也有把柄在你手里啊,就不怕你说吗?”一看有戏,又坐了下来。“你没得罪过云姐。”月玲低着头,开始讲述许如云的故事。
         原来许如云二十二时就曾结过一次婚,本来还算美满,可两年后也没有子讯。找了个中医一查,说她是“宫寒不孕”,这辈子也不能生孩子。她丈夫为这事就跟她离婚了,许如云没想到曾经对她海誓山盟的男人会如此无情无义,受了很大打击。
         那以后她就到美国读书,一心扑在学业上,用了八年就拿到了博士学位。进了IIC后更是平步青云,一直坐到IIC中国总经理的位子,负责整个亚太地区的业务。就在心灵上的伤口渐渐愈合的时候,侯龙涛的出现又让她想起了绝情的前夫。
         不知是侯龙涛的幸运,还是不幸,他长的很像许如云的前夫,都是高高大大,斯斯文文的,又留着相同的发形,脸形也是一摸一样。许如云就不自觉的对他很不友好,还时时找他的麻烦。虽然时间会证明这是侯龙涛的幸运,可现在他可不知道。
         本以为许如云是因为是同性恋才会讨厌男人,月玲也会很简单的说出这个原因,没想到却是有这么一段历史。但侯龙涛认为这与自己无关,“那她也不能迁怒于我啊,说她公报私仇吧,又算不上。”
         看着男人生气的样子,月玲有点害怕了,“云……云姐她真的是好人,你千万别报复她啊。”“报复?她是我上司,我怎么报复她?不过倒是你啊,月玲,成了她的牺牲品。”
         此话一出,月玲更是不知所谓,“我?牺牲品?什么意思?”“你交过几个男朋友啊,跟几个男人上过床啊?”因为一开始女孩问的就是这方面的问题,现在侯龙涛问出来,也就不是显的太唐突。“我……男朋友……上学时交过两个……没……没上过床……”女孩回答这样的问题,还是有点扭扭捏捏的。
         “就是啊,说白了,你还什么好东西都没试过呢。她许如云是过来人了,该尝的甜头都尝了,拉着你这样的小姑娘玩同性恋的游戏,她也真狠的下心。”男人用上了他的杀手锏,成败就在此一举了。“你……你说什么……什么同性恋……我……我不明白……”月玲虽然极力的否认,但她慌张的神情和不连贯的话语,早就把她出卖了。
         同性恋在大陆幷不被大众所接受,他们的活动仍处于半地下的状态,在社会上更是遭到冷遇、歧视,甚至是家人也不能容忍他们,所以月玲最开始的慌张和否认也就不足为奇了。(编者话:就我本人而言,对女同性恋的态度是五五开;男同性恋嘛,我是怎么也接受不了,简直就是恶心加缺心眼。)
         “哼,”男人冷笑一声,“你不认?你忘了上周六你们在公司里干的好事了?”“你……你别胡说……”“好,我胡说。前两天,保安部的人给了我一盘录像带,说是无意中拍到的,关于咱们公司周末加班人员的,不知该怎么处理,要我拿主意。你看我该怎么处理它呢?”侯龙涛这时已坐到了离月玲很近的地方。
         月玲也想起那天确实是有一个保安上过楼,更是对他的话深信不移了,“你……你想怎么样?”“你说呢?只要姓许的在公司一天,我就没好日子过,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把她拉下马。和下属在办公室里搞同,估计总公司也不会容忍这种事的。要是再让媒体知道了,别说你和那姓许的,就连公司的名誉也保不住。”说到这已是咬牙切齿了。
         月玲大学一毕业就进了IIC,一直受到许如云的照顾。许如云三十五岁生日时,月玲在她家喝的烂醉,第二天一早才发现和许如云两个人光着屁股躺在一张床上,荫.道里还插着一根假阳巨。从那以后,两人就一直保持着这种不正常的关系。月玲从没跟男人睡过,也就没觉出有什么不好来,最近还搬去和许如云一起住。
         她的人生可谓是一帆风顺,从没遇到过什么麻烦和挫折,在家有父母疼,在学校里因为长的漂亮,也是男生追逐的对象,等工作了,又有许如云像姐姐一样宠着。今天被侯龙涛一吓,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呜呜”的哭了起来。
         本以为这个女人跟着许如云这么多年,怎么也该学的精一点,没想到她只不过是一只被惯坏了的金丝雀,离开主人,就毫无自卫能力了,一吓就软。侯龙涛刚想好的一大套威胁的话都用不上了。看着月玲双手抱腿,把脸埋在膝头间哭泣的样子,是该由红脸变白脸的时候了。
         侯龙涛坐的更近了,搂住女人轻抖的肩膀,用极温柔的声音说:“我要对付的只有姓许的一个人,这次把你迁连进来,真的不是我的本意。许如云她受过伤害,对男人不信任,我还能理解。可你又年轻又漂亮,别说没吃过男人的亏,就连男人的好处都没享受过,怎么就甘心和她做那种为人不齿的事呢?”
         “你……你们男人……呜……有……有什么好……就连你……你不也是……呜……来欺负我……”月玲抬起头来看着侯龙涛,两人的脸靠的很近,彼此的呼吸都能感觉的到。侯龙涛又用上了他的拿手好戏,眼神中充满了爱怜,让女人不由的想到他幷不是个坏人。
         “我真的不想伤害你,可我要是不趁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搞掉许总,我在IIC也待不长了。我……”男人站起身来,一跺脚,“就放过她一次。”接着就把自己和武大的事跟月玲说了,“我敢保证将来我会后悔的,但我没法狠下心来毁了你,我会把那录像带处理掉的。”
         “真的?”月玲没想到他会为了自己放弃大好前程,甚至不惜坐牢,感激之情自是不言而喻了,“我……我会跟云姐求情的,我想……”“没用的,有了能拔除眼中钉的机会,不是人人都能放弃的。”月玲也知道这是实话,许如云对侯龙涛的成见已深,是不会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改变的。
         “那……那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任何事。”“任何事?”男人转过身来,眼里放出奇异的光彩。“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会做的。”月玲也从床上下来了。
         “你老实的告诉我一件事,难道你就从来没对男人感过兴趣?就对男人的身体一点也不好奇?”“这……也……也不能说没有过,可……可云姐说……说和她那个的感觉跟和男人没区别的……”月玲想起刚才自己看见侯龙涛的身体时那种从没有过的感觉,不由的也对许如云的话产生了疑惑。
         “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能陪我一晚。”“什么?”月玲没想到对方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