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12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12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三哥,别让我们着急了。”说着扔给刘南一颗烟。
         “现在的小孩,‘古惑仔’看多了,都把那些带有黑社会性质的事当成英雄事迹一样,不管是听说的,还是真正参与的,最爱到处去传。明晚让大哥和他的那些朋友把那俩孙子抓起来,文龙和大哥再找二十几个小崽儿来参与,只要咱们做的够像,他们准把咱们当黑社会的大哥。最好能让宝丁也插一杠子进来,造一种警匪一家的气氛。用不了一个月,全北京的小崽儿就都知道咱们和‘东星’的名字了,更知道没有人会敢在你的网吧里闹事。那些以前想去网吧玩,又不敢去的人,你猜他们现在会去哪家呢?”
         “哈哈,三哥不愧是搞广告的,就这么办吧,那俩孙子也只能认倒霉了。”侯龙涛仿佛已看到了‘东星’门庭若市的景象。
         给宝丁打了个电话,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第二天晚上,侯龙涛先到了安定门外的‘九头鹰’。不一会就看到玉倩从那辆在机场接她的警车上下来了,“9:30再来接我吧。”玉倩跟司机说了一声。
         “啊!涛哥,你怎么了?”玉倩看见侯龙涛头上的纱布,伸手过来轻轻的摸了摸。侯龙涛拉住她的手,“没事,就是磕了一下。”两人坐了下来,“你还真是挺听话的嘛。”侯龙涛微笑的看着玉倩。
         “听什么话?”女孩不解的看着他。侯龙涛指着她只剩几绺还是金huangse的头发,看来是一直也没再染过了。“哼,才不是呢,是我自己不想染了。”玉倩抽回还被男人握着的软软的小手,一撅嘴,向一旁看去。
         两人边吃边聊,说的好投机,真是后悔怎么没早点找她。9:20的时候,走出饭馆,那辆警车已经等在路边上了,一个年轻的警察正在车边抽烟。“你男朋友?”
         “不是。”
         “那就祝你一路顺风了。”
         “你不想知道我家里是干什么的吗?”
         “你觉的该让我知道的时候就会告诉我的,对吗?”
         “嗯……那……我走了。”
         玉倩低着头转身朝警车走去,有点伤感。侯龙涛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托了回来,望着她的双眸。“涛哥……”女孩的眼里充满了期盼。“明年一回来就联络我,好不好?”
         “我会的……”玉倩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快步的走向警车。
         看见那个警察很不友好的看了自己一眼,“nimabi,看屁啊,操都操过了,亲一下怎么了。”心情一下变的不太好。警车消失在远处,侯龙涛也上了自己的车,向门头沟的大山中开去……
         “蓝梦”酒吧的生意幷不是特别好,每天到1:00左右就没什么客人了,可今晚不同,已经快2:00了,还有四、五个男人在喝酒。张国、张军两兄弟,还有张军的老婆在吧台后聊着天,两个夥计正在打扫着。
         五辆黑色的PTCRUISER像幽灵一样停在门前,十几个大汉从车上下来,冲进了酒吧,和里面正在喝酒的人里应外合。几分钟后,四男一女就被倒绑着双手,蒙着眼睛塞进了车里。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抓我们干什么?这是带我们去哪?”坐在第二辆车里的张国强装镇静的问,可声音还是不自觉的有些颤抖。“到了就知道了,有人要见你们。”身边的大汉只说了这一句,就再也不理会他了。五辆车驶向了门头沟的方向……
         一间废弃的大仓库中,四个男人被迫跪成一排,女人则被拉到一边站着。蒙眼的黑布被取了下来,眼睛一时还不能适应,等能看清了,真是吃了一惊。
         面前十几米的地方黑压压的一片,足有三、四十人,其中有二十几个是穿着各异的十七、八岁的大男孩,剩下的全是西服革履。一个头上缠着纱布的男人站在最前面,还有六个男人坐在屋角的两张大沙发上抽着烟。
         头缠纱布的男人正是侯龙涛,只见他一挥手,几个穿西装,拿棍棒的大汉上来就对着四个跪在地上的人一顿暴打,一时间男人的惨叫和女人的尖叫声充满了偌大的仓库。
         不一会儿,四个人就已被打的口吐鲜血了。“好了。”侯龙涛走了过来,跨坐在一张反放的椅子上,双臂搭在椅背上,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张军。两个大汉拉起张军,让他跪着,一个抓着他的头发,使他抬起头。
         “军哥,还认的我吗?”
         “你……你是昨晚……昨晚……”张军看着面前的男人,虽然长的很斯文,却更给人一种阴险的感觉。“好!军哥还认的我就好,不用我多废话了,你看咱们的事该怎么解决啊?”侯龙涛掏出手绢在张军满是血迹的脸上擦了擦。
         “你还想……还想怎么样……”张军真是后悔昨晚喝的那么多。“怎么了,军哥?您没忘了咱们是为什么动的手吧?”侯龙涛不怀好意的向旁边还有几分姿色的女人瞟了一眼,“这女的是谁啊?”
         “服……服务员……”张军本能的意示到危险即将发生。
         “是吗?”侯龙涛看着一个夥计问。那个夥计已被打的奄奄一息了,哪敢再替老板圆谎,“她……她是老板娘……大哥……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我只是个打工的……”
         “是啊……大哥……您放了我们吧……”另一个夥计也赶忙哀求道。
         侯龙涛站起来,狠狠的踢了两人一人一脚,“不关你们的事?昨晚喊要打死我的人里,有你们俩吧?caoni妈,现在松了,早干嘛去了?”又转向张军,“军哥,您这可就没劲了,怎么能不诚实呢?”
         张军看见侯龙涛朝自己的妻子走过去,“你……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想玩玩你媳妇,要他妈你管?”学着张国的口气说了一遍,一把撕开了张军妻子的上衣。“啊!不要……不要啊……”女人想挣扎,可被两个大汉抓着,上身跟本动不了。
         她抬起脚来想踢侯龙涛,可一下就被男人的双腿夹住了,“还挺野的嘛,有味道。”又有两个大汉上来,抓住两个脚踝,向两边拉开,这下她是彻底的无法反抗了。
         “住手啊,混蛋……”
         “王八蛋,放开我弟妹……”两兄弟大叫着。“哼,还他妈挺横的,给我接着打。”几个大汉上去,又是一顿臭揍。“这naizi看着还挺嫩的嘛。”拉掉女人的ru罩,双手用力的在ru防上抓捏着,又掐着她的ru投向外猛拉。
         “啊……疼死了……放手啊……”女人大声哭叫着。“让她闭嘴。”侯龙涛放开已被玩的青一块紫一块的ru防,退开了几步。一个大汉上来,“啪啪”给了女人两个大嘴巴,鲜血立刻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嗨嗨嗨,谁让你打她了?”推开大汉,“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打的。”又转头站在张妻身前,“真是可怜,打疼你了吧?”伸出舌头在她被打的发红的脸上舔了一下。
         “我让你叫她闭嘴,你只需要这样就可以了。”说着,一把从裙子里托下女人紫色的小neiku,塞进了她嘴里。侯龙涛在女人的大屁股上拍了两下,“你要怪就怪你老公吧,他昨晚调戏我马子,今天我就来嫖嫖他老婆。”
         话一说完,一手捏住女人的臀肉,另一手的两指毫不留情的插入了还很乾涩的荫.道内,拼命的抠挖。火辣辣的疼痛感从rouxue内传来,女人痛苦的摇晃着脑袋,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你的小逼还满紧的嘛,看来你老公不怎么样啊,今天我就让你尝尝真正的大机巴。”hangzhuru投xishun起来。
         “求求你……别碰我老婆……有什么都冲我来……”张军忍着浑身的疼痛大叫着。“有种!”侯龙涛抽出荫.道中的手指,把上面的分泌物抹在女人脸上,坐回椅子上。他根本也没打算真的弓虽.女干那女人,本来就是演戏,毕竟是天子脚下的北京城,事情弄大了也不好办。
         “宁可自己受罪,也不要自己的女人受辱,我最看重这种人。我本来想让人在你面前车仑.女ganta的,现在我决定让你们痛痛快快的死。”
         “什么!?你……你……你要杀我们?”几个人真是大吃一惊,怎么也没想到因为一个酒瓶就会把性命也赔上。
         “很奇怪吗?你们得罪了我四哥,还想有好果子吃?四哥,别跟他们废话了,也不早了,动手吧。”二德子走过来,一挥手。几个大汉把五个犯人聚拢成一堆,从头到脚浇上汽油。
         这一来,五个人可真被吓的魂飞天外了,“救命啊!”
         “大哥,饶了我们吧!”
         “求求你们,饶命啊!”哭喊声不绝于耳。就连那些被找来“参观”的小孩也都骚动起来,本以为就是来见见世面,打打人,没想到要出人命了,性质可完全不同了。
         侯龙涛叼着一颗烟,二德子给他点着了,“我这人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最不能容忍的两件事,一是有人欺负我的女人,二是在我的生意里闹事。你们占了第一条,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说着就要把手里的烟头扔向他们。
         就在这时,两个在山口放哨的人跑了进来,“涛哥,警……警察……”说话间,两辆110紧急警务的“依维可”停在了门口,七、八个拿着“微冲”的警察下了车,冲进了仓库。(编者话:北京除了*派出所以外,其它的都是不配枪的。但紧急警务也确实是以各个派出所为基地的,本人就曾半夜被他们查车,那些警察全是有武装的。在这里为了情节发展,就请各位不要深究了。)
         “都不许动,把手举起来。”为首的一个大喊着。这下更是乱套了,有几个小孩已经听话的趴在了地上,其余的也是吓的够呛。地上的五个人更像是见了救星一样,“救我们啊!”
         “他们要烧死我们,救命啊。”
         “吵什么?”侯龙涛大吼一声,朝领头的警察走过去。那个人自然就是李宝丁了,剩下的几个警察侯龙涛也全认的,都是宝丁所里的。因为老找宝丁吃饭,自然也就叫上他们,早就混的滥熟了。
         宝丁一副出乎意料的样子,“呦,这不是侯老板吗,您怎么在这呢?”
         “我在这解决一点私人纠纷,没问题吧?”说着递给宝丁一根烟。“谢谢,谢谢。没问题,当然没问题。您这头是怎么了?”宝丁的奴材样还挺像的。
         “他打的,调戏完我马子还打我。”侯龙涛指着惊魂未定的张军。“操,你丫胆儿怎么那么大啊?连侯老板都敢打,真是他妈找死啊。”宝丁过去照着张军猛踹了几脚。
         五个人的哭叫声更大了,这也难怪,刚刚以为来了救星,没想到却是和坏蛋一夥的,好像还很怕他们,怎叫五人能不绝望呢?那些小孩也更深信侯龙涛的势力通天了,连拿枪的警察都怕他,还有什么人敢惹他。
         “行了,这没你们什么事了,都回去吧。”侯龙涛朝那些警察说。“别啊,我们都来了,别白跑一趟啊。您看这样行不行?”宝丁跟侯龙涛耳语了几句。“行,警察就是警察,你丫是不是老干这种事啊?”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