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11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伸,却不能扯破。“嗯唔……”茹嫣明显的是在忍耐着疼痛,两颗晶莹的泪珠从紧闭的眼角滑落。
         现在决不能心软,否则就前功尽弃了,侯龙涛的屁股又是猛的一沉。这次是尽根全入,亀头顶到了子宫,睾丸撞到了yinhu,身下的美人永远的告别了处女。“啊!”茹嫣被巨大的疼痛所击中,大量的泪水浸湿了头下的床单,尖尖的指甲刺入了男人的肌肉里,向两边拉开,留下几道深深的抓痕。
         侯龙涛想抽出荫.经,又被狠狠的抓了一下,马上停下来。“哥哥……别……别动……好疼……”茹嫣边哭边说。看着她尤如晓露芙蓉的脸庞,真是心疼的要命。
         接吻、捏ru、揉臀,能用的方法都用了,虽然能感到荫.道中有更多的爱.氵夜分泌出来,甚至于ru肉已开始自觉的包紧肉木奉向里xishun,可茹嫣还是一副痛苦的样子,真是怪了。
         “宝宝,还很疼吗?”
         “还有一点……我能忍的住……哥哥你来吧……”
         “可你……你的表情为什么还是……?”
         “哥哥……你现在是不是……是不是正在操我啊……?”
         “啊?嗯……也可以这么说吧。”侯龙涛越来越觉的奇怪了。
         “哥哥,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当然了,别说是一件,就是一千件,一万件,我都答应你。”现在才讲条件,不觉的太晚了吗?“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只求哥哥你不要把我给别的男人,不管他们出多少钱,我只让你一个人操。”本已停止哭泣的女人又流出了眼泪。
         “噢,原来如此。”侯龙涛这才恍然大悟,看来茹嫣是又想起了往事。抬起身来,拉着她的手来到两人xingqi结合的地方,“宝宝,你看,咱们现在是连为一体的,世界上没有人比咱们更亲密。那个混蛋只想要你的身子,可我不是,你的身,你的心,我都要。我爱你,也要你爱我,我决不会伤害你的。不管你以前的遭遇有多悲惨,你现在可以将它们全部忘记了,我会让你幸福的,你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
         看着半根露在自己yinhu外的肉木奉上粘着一丝丝的血迹,又听着爱人的郑重承诺,茹嫣心中的最后障碍也被去除了,“嘤咛”一声投入男人的怀里。
         烟消云散,侯龙涛压在美女的身上,屁股不停的耸动,两手抚摸着她的长发,xishun她的香舌。茹嫣的两条长腿弯曲的撑在床上,脸上的痛苦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春意,“啊……哥哥……好舒服……我……我……好爱你……啊……哥哥……”
         侯龙涛也已是气喘嘘嘘了,因为先前流了不少血,体力有点不支了。鼓足余勇,做出了最后的冲刺,终于把茹嫣送上了绝顶的gaochao。“啊……啊……我……哥哥……啊……”一阵声嘶力竭的娇喊过后,火一般的阴精直接打在了续势待发的荫.经上。
         茹嫣泄精的力量比侯龙涛玩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强,把侯龙涛浇的舒爽无比,精关大开。本想抽出来再射,可已来不及了,大量的阳精喷洒在茹嫣新鲜的子宫里,把她烫的一阵颤抖,感到无比的放松,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当茹嫣再次醒过来时,已是第二天的早上了。侯龙涛侧着身从后抱住她的腰,舔吻着他的肩膀,“宝宝,睡的好吗?”“嗯……”美女转过头来,两人吻在了一起,两条滑腻的舌头死死的缠在一起。
         侯龙涛的手抓着两个弹性十足的肉球rounie着,下体紧紧的贴在女人圆翘的屁股上,硬挺的荫.经压在深深的臀沟里。“啊……哥哥……”茹嫣知道身后的男人想要什么,感到了他对自己身体的无限迷恋,霪水也随着幸福感的增强而湿润了荫.道。
         侯龙涛抬起女人的左腿,身体向下挪了一点,肉木奉向前一送,就被温热的xiaoxue包容住了。虽然这个姿势菗揷起来有点费劲,可茹嫣美丽的身体,紧凑的阴肉还是让他兴奋不已。
         茹嫣一手摸着在自己蜜洞中不断进出的机巴,一手抓住正搓揉ru防的手,“啊……哥哥……美死了……用力……啊……我要你……哥哥……”“宝宝,你的xiaoxue好紧……夹的我好美……”
         几分钟后,茹嫣已接近gaochao了,“哥哥……我……我不要这样……不要你在我背后……”“怎么?这样不舒服吗?”
         “不是……我……我要抱你……哥哥……我要抱你啊……”女人的gaochao迫在眉睫了。
         对于美女的这种要求,侯龙涛又怎么会拒绝呢?拔出肉木奉的一瞬间,茹嫣发出一声失望的叹息。“别急,小宝宝,哥哥这就来疼你。”坐在床边,托着圆臀的双手一撤力,向上直立的大机巴猛的捣入了娇嫩的ru道,狠狠的撞到子宫上。
         “啊……”茹嫣高亢的叫了一声,抱住侯龙涛的脖子,拼命的在他的头发上亲吻。盼望中的gaochao到来了,美丽的女人心里明白,她这一生也离不开这个心爱的男人了。
         “宝宝,咱们继续好吗?”等到女人静静的享受完了gaochao的余韵,侯龙涛又开始上下抛动她的身体。“哥哥……哥哥……”茹嫣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喜悦,只能用她认为是最亲密的叫法一遍又一遍的呼唤自己的爱人。
         捞起一把涌出的爱.氵夜,涂在美人紧小的piyan上,用指甲剐着上面的皱褶,食指用力挤了进去,轻柔的压迫她的肠避。这下可让茹嫣疯狂了,身体离开男人的胸膛,和脖子一起向后仰着,笔直的长发像瀑布一样垂下来,左右甩动着。
         “啊……哥哥……要……要来了……哥哥……给我吧……”随着身体激烈的摇动,又一波的gaochao即将到来。侯龙涛一口hangzhu上下抛动的ru投,细细的舔吸着。
         茹嫣的身体突然停止了活动,接着是痉挛,荫.道里的嫩肉间接性的抽搐,将男人的米青.液也吸了出来。“啊……”侯龙涛闭上眼睛倒在床上,女人也随着趴在了他身上,伸出红嫩的小舌头,舔着男人汗湿的胸口。
         翻过身来,压着美丽的女人,“宝宝,你真是太美了。”
         “哥哥……”茹嫣的双手在男人的背上轻柔的抚着。碰到了昨晚留下的抓痕,“嘶”侯龙涛从牙缝里吸进一口气。“哥哥,你怎么了?”茹嫣赶忙起身,看着那一道道的伤口,“这……是我抓的吗?”
         “我自己可够不着。”侯龙涛一笑。“哥哥,我……对不起啊,还疼吗?”说着,好像又要哭出来一样。“宝宝,早没事了。再说,这跟你吃的苦比起来,又算什么呢?”
         “哥哥……”茹嫣简直爱死面前的男人了,湿润的舌头小心翼翼的舔过每一条伤痕……
      
         上班的路上,问茹嫣一晚没回家,她父母会不会担心,才知道她父亲已经住院了,她母亲在医院陪床,根本就不在家。
         将茹嫣放在建国门桥上,因为公司有禁止同部门的员工之间谈恋爱的规定,两人的关系只能在暗中发展,这也正合侯龙涛的意。虽然他已做好了当爸爸的心理准备,可茹嫣正好是在安全期里,幷没有怀孕。
         到公司之前,给文龙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昨晚的事。等进了公司,一群人都问他头上的纱布是怎么回事,只好说是撞在了门框上(也够他妈背的。)。
         二十分钟后,茹嫣也来了,还是冷冰冰的美人。侯龙涛心里明白,只有在他怀里,冰才能溶,雪才能化……
      
        第六章 山穷水尽
       在线阅读地址:http://www.houlongtao.com/31.html
      
         中午接到二德子打来的电话,说是晚上要一起吃饭。下了班,先送茹嫣到了医院,告诉她不用为手术费担心,尽快的安排她父亲的事。两个人一阵热吻后,才恋恋不舍的分开了。
         到了西便门的顺风海鲜城,一进包间就骂上了,“又他妈是三哥选的地儿吧?”
         “是我选的,怎么了?”刘南从门外走了进来,扇了侯龙涛一瓢儿。“我吃不惯这种高档的地方,不舒服。”
         “少废话,又不是吃不起,nitama就坐这儿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马脸让在一旁服侍的小姐出去了,“四哥,你这头怎么招啊?”
         “不怎么招啊。”
         “就这么算了?咱们什么时候吃过这亏啊?”马脸是最爱到处找麻烦的。
         “那孙子比我伤的重多了,我也没大事,算了吧。咱们也不小了,没必要到处找茬打架了。”侯龙涛因为昨晚得了茹嫣那个大美人,也就没有非要报仇的心了。
         “我到觉的老六说的没错,你这亏不能就这么认了。”从来都是站在自己一边的刘南这次却帮着马脸了,让侯龙涛觉的这件事不会光是打打人那么简单的,“说说你的理由吧。”
         “大哥找他在三里屯一带收保护费的朋友查过了,那俩儿孙子是哥俩,一个三十六,一个三十四,大的叫张国,小的叫张军。都是正经的买卖人,没什么背景。昨晚就是喝多了,才跟你动的手。”看来刘南还真是经过认真的调研的。
         “老实人就更没必要欺负他们了。”文龙只爱啃硬骨头,一听是俩软柿子,立马没了兴趣。刘南瞥他一眼,“懂个屁,听着吧你。”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骂了起来。
         侯龙涛的手机响了,“喂。”
         “涛哥吗?”是一个娇嫩的女人的声音,虽然听着很熟悉,可怎么也想不起是谁来,又不能瞎猜,万一说错了,岂不是自找麻烦。
         “您是哪位啊?”侯龙涛挠了挠头。女人的声音立刻变的不满起来,“哼,就知道你早把我忘了,张玉倩啦。”
         “噢,玉倩,玉倩,我怎么会忘了你呢,就是一时没听出来,真是不好意思。”侯龙涛赶快道歉。
         “算了,没功夫骂你,我后天就要回美国了,明天一起吃晚饭吧。”
         “明天啊?我有事啊。”
         “噢,那就算了。”明显能听出她的失望。“可再大的事,我也得放下,给玉倩小姐饯行最重要,我去哪接你啊?”想起玉倩美妙的身体,怎么可能拒绝呢。
         “你真讨厌啊,不用你接我,明晚7:00,在安外的‘九头鹰’吧。”
         “好,就这么定了。”收起电话,看见刘南和文龙两个人还在吵着,“行了,行了,文龙,让三哥接着说吧。”
         “你的网吧在宝丁的管片是挺有名气的,可总的来说知名度还不高,而且有一个很大的消费群体还没发掘出来。”
         “什么群体?”侯龙涛一听是和自己的网吧有关,一下来了精神。
         “市里之所以要大力整顿网吧,一个重要原因是网吧已经成了小流氓们寻衅滋事的主要场所。抢劫,打架,甚至于弓虽.女干,车仑.女干都时有发生。很多正经的学生,或是势力小一些的小流氓基于这个原因都不敢去网吧,他们才是大多数。你想想,如果这些人都去‘东星’……”
         “别他妈迈关子了,就快说两件事怎么能联系起来吧。”文龙沉不住气了。侯龙涛一笑:“是啊,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