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10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的嘴唇。
         “茹嫣,我爱你。”在爱暮的男人怀里,从来也没听到过的三个字在耳边轻柔的响起。女孩的身子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全部的力量都消失了,抓住男人衣领的双手也变成在男人的胸口上轻轻的抚弄。
         两个人的唇终于合在了一起,还是初吻的茹嫣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微张小嘴,任男人的舌头在口腔中到处搅动。唾液随着舌头被一次一次吸出去的感觉,让初尝美味的女人的思考能力慢慢的减弱。
         “这就是接吻吗?真的好美妙……”仅存的一点意示也随着时间的流释而消失,脑中变成一片空白。侯龙涛的手伸进了茹嫣的裙底,在手感极佳的裤袜上磨挲,手掌插入女人无力的双腿间,包住整个yinhu按揉着。
         自己最隐密的部位被摸到,女孩一惊,“啊……侯总……不要……”侯龙涛抬起头,“宝宝,还叫我‘侯总’吗?”“啊……哥哥……”把茹嫣的耳垂含在嘴里轻咬两下,“茹嫣,我要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我要吻遍你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我要你在我身下jiaochuanshenyin、婉转承欢……”
         露骨的情话像火一样,将女人的身心熔化,“啊……我不要……不要在这里……哥哥……带我回家吧……”侯龙涛自是求之不得。不过当然是不能回自己家的了,不怕被老妈骂吗?好在天伦王朝里有张大床是他的……
         把女人像新娘一样的抱进卧室,放在床前,一手托起她的下巴,亲吻她薄薄的嘴唇。茹嫣闭着眼睛,双臂抱着侯龙涛的腰,轻轻xishun着侵入的舌头。男人的另一只手把连衣裙后的拉链一拉到底,引导女人的胳膊从肩带里退出。
         连衣裙失去了身体的支撑,无声的滑落到地上。“啊……”茹嫣脱离了侯龙涛的怀抱,两腿向中间夹住,两手交叉抱住自己的双肩挡住suxiong,坐在床边上。头缩着扭向一旁,咬着嘴唇向斜下方看着,笔直的长发挡住羞红的美丽脸庞。
         看着美女洁白光滑的身子,侯龙涛唯一能想到的是:“老天,我上辈子到底做了多少好事啊?”他脱掉上衣,坐到茹嫣身边,搂住她的肩膀,两个人的肌肤第一次真正的贴在了一起。
         再次托起茹嫣的下巴,这一次是吻在了雪白的脖子上,稍稍的用力,就把女人柔软的身子推倒了。拉开还挡在胸前的双臂,十指全都插进茹嫣两手的指缝中。两个人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放在女人的头两边。
         茹嫣的身体完全的舒展了,高耸的ru峰向上挺出,又被男人的胸膛压了下去。侯龙涛在她的脸上,嘴唇上,额头上,耳朵上,散乱的黑发上吻着、舔着,在她的耳边不停的叫着她的名字。
         虽然他是整个压在茹嫣身上,他幷没有去脱美女的内衣或裤袜,也没有在她身上乱摸。他要让身下的美女先熟悉他的身体,一旦她完全接受了他,接下来的事就会很顺利,要是一上来就毛手毛脚,很容易引起女人的反感,那就有点麻烦了。
         侯龙涛的上身轻微的摇动,用胸口把茹嫣还包在ru罩里的shuangfeng挤的动来动去。在裤子里立起的荫.经轻轻的在女人的三角地带点着,要让她知道,那个东西一点也不可怕,相反的还很温柔。
         不一会儿,陶醉在接吻中的美女开始难奈的扭动自己的身体,两条腿也互相的磨擦起来。一只被踢掉的高跟鞋落地的声音,就是给男人最好的信号,通知他女人的身体已经准备好了。
         侯龙涛撤出双手,但茹嫣的手还是举在头两侧,看着她紧闭双眼,一副任自己宰割的样子,真是说不出的喜爱。当他的嘴唇碰到露在半杯的ru罩外的嫩肉时,茹嫣的身体轻轻一颤,“哥哥……”
         没有了下文,侯龙涛继续他的行动,抱住美人的杨柳细腰,脸埋入了她的ru峰间,嗅着,舔着。短短的胡茬刺在ru肉上,茹嫣的嘴里发出了“唔唔”的哼声。
         背后的双手有技巧的打开了ru罩的挂钩,甚至于茹嫣自己都没有感觉到。侯龙涛用嘴把它叼了下来,一对饱满的naizi脱离了束服,向上跳了一下,像两个中号的碗一样寇在胸前,两颗艳丽的ru投已经从浅红色的ru晕里站立了起来。
         侯龙涛一侧身,挪到茹嫣的左边,右手从她的背后探出,抓住她的左右ru揉着,舔着左ru的下缘。左手拨开裤袜底部的骨线,隔着裤袜和neiku在荫唇上搓弄。
         一阵快感从下体传到脑中,茹嫣真是又羞又怕,可又好喜欢,她的屁股不自觉的离开了床面,向着男人的手指挺动。侯龙涛张开大嘴,一口hangzhu四分之一的ru防,舌头压在翘起的ru投上磨擦,右手食指按下她的右ru投,再放开,它就被有弹性的ru肉一下崩了起来。
         左手上已经有湿润的感觉了,大该应该可以了。拉住裤袜的腰口,刚要向下拉,茹嫣突然抬起上身,拉住他的手,“哥哥……不要……”看来还是有点着急了,清高的处女还不能完全放开。
         侯龙涛放开她的ru防和裤袜,双手扶住美人的臀跨,开始在她的小腹上舔吻。茹嫣又无力的倒了下去,男人的舌头正在她可爱的肚脐上舔着。一路向下,隔着裤袜,在两条大腿沟里舔。
         接着就在微微凸起的yinhu上猛吸了一下,“啊!”就在茹嫣要阻止他的时候,男人已向下吻去,大腿,膝盖,小腿,一处也没放过,跪在地毯上,托起美女那只还穿着高跟鞋的美脚,开始在露出的脚背上亲吻。
         “啊……哥哥……你……”“嘘,宝宝,都交给我吧。”听了侯龙涛的话,茹嫣觉的浑身一陈放松,只能任他施为。脱下高雅的高跟鞋,把脚趾部的裤袜撕开,紧绷的丝袜向后退去,直到圆润的脚踝。一根脚趾接一根的xishun过后,又在她柔嫩的脚心上舔吻。
         “啊……好痒……哥哥……不要嘛……”茹嫣怎么也不会想到爱人会去舔她的脚,生怕上面会有难闻的味道。可侯龙涛却吻的津津有味,些许的汗味也被浓郁的浴液香味所掩盖了。
         侯龙涛对美人的另一条腿做了同样的事后,将她翻过身来,这时他已将自己的裤子和鞋袜脱掉了,赤身luoti的压在茹嫣背上。“哥哥……你……”“记的我说的话吗?我要吻遍你全身每一寸肌肤。”说着就在女人的背上吻了起来,直到圆翘的tunbu。
         “茹嫣,让我吻你的屁股吧。”“嗯……”茹嫣的脸埋在床里,发出不清不楚的声音。双手拉住裤袜的腰口,一口气扒到了双膝下。雪股yutun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差点让男人流出口水来。
         茹嫣纯白的小neiku样式很简单,边缘上绣着一圈小牡丹花,显出它主人的清雅高洁。侯龙涛将她的neiku勒进深陷的臀沟中,轻轻的向上一提一放的刺激她的xiaoxue,舌头在柔软的臀瓣上舔着,一根手指伸前,隔着neiku揉着她的荫荷。
         茹嫣的屁股向后撅起,“啊……哥哥……不要……不要摸那里……不可以……”话还没说完,让她更羞耻的事发生了。侯龙涛开始在她浅褐色的肛门上舔起来,每个皱褶都没落下,还把舌尖顶进她的菊花蕾里。
         茹嫣虽然外表高傲,但那种傲气完全是由于内心的自卑感所造成的,她必须装出一副很难接近的样子,以防止自己“丢人”的身世被发现。现在她自认是身上最肮脏的地方被她最看重的人看到,不光是看到,还是在用口舌品尝,让她怎么受的了,居然哭了出来。
         “呜……哥哥……求求你……不要……呜……别舔那里……脏啊……呜……”一边哭,身体一边猛抖,像要把浅插在piyan里的舌头甩出来。“傻宝宝,你身上怎么会有脏的地方呢?”没想到美女的反应会这么激烈,赶快把她翻过身来,压上去又是一阵热吻。等她的情绪慢慢平伏了下来,侯龙涛的唇舌才又顺着她的身体向下移去。
         吻这个东西很有意思,激烈热情的会使女人来情绪;轻柔绵密的会让女人有安全感。等侯龙涛再次亲到了茹嫣的下身时,轻而易举的就将她最后的武装解除了。当neiku离开美人的yinhu时,一条爱.氵夜行成的丝线还连在上面,由粗变细,最终断开。
         刚刚平静下去的美女抬起头,看见男人正痴痴的盯着自己最隐密的禾幺.处,简直要羞死了。“啊……哥哥……不要看……羞死了……”上身坐起,两手挡住自己的yinhu,茹嫣已是满面红霞了。
         温柔却很坚定的拉开bainen的双手,按在她的屁股两边,由于侯龙涛已先一步跪在了两条修长的美腿中间,压住了还挂在小腿上的裤袜,茹嫣根本没法幷拢双腿。
         “茹嫣,你的yinhu好美啊。”“啊……”第一次将xingqi暴露在男人面前,虽然是心爱的男人,但还是感到很羞耻,有一种要晕过去的感觉。茹嫣刚想说什么,侯龙涛已将头埋入了她的大腿间。
         “哥哥……不要……啊……”美人的软语相求更显出她的可爱,侯龙涛伸出舌头,将她散乱的乌黑荫毛舔的湿湿的,让它们服服帖帖的粘在耻丘上。闻着荫.道中散发出的阵阵处女幽香,侯龙涛实在是没法再温柔下去了。
         猛的hangzhu两片合在一起的荫唇,舌头用力的挤进嫩红的逼缝中疯狂的上下舔弄,吞咽着美女香甜的爱.氵夜。茹嫣开始时还不停的叫着“不要”,可几分钟后就被挑起了xingyu,紧咬的嘴唇中发出了“唔唔”的哼声。
         侯龙涛xishun她充血的荫荷,一根手指插入小roudong中轻抠慢挖时,美处女开始配合男人的玩弄了。茹嫣左肘撑着床面,左手死命的抓住床单,右手插入侯龙涛的头发中搓弄着,细滑的臀肉不断向里缩紧。
         正当侯龙涛咗的“咻咻”有声时,茹嫣十根纤细的脚趾突然猛的向前蜷起,紧接着又极度向后展开,本来扶在男人头上的手由向下按变为向上提,脖子拼命后仰,“啊……哥哥……快躲开……有……有东西……”话还没说完,一道甘美的阴精就射到了侯龙涛稍稍离开的脸上。
         “宝宝,没想到你还是‘喷潮’呢。”侯龙涛摸着脸上粘粘的阴精,高兴的说。正在体验着初次gaochao后舒畅感觉的美女听了这话,虽不知具体是什么意思,可也本能的感到是很令人害羞的事,真是想找个地缝躲起来。
         脱下茹嫣的裤袜和neiku,又吻了吻还在吐着蜜汁的玉洞,然后贴近她的脸蛋说:“宝宝,给我好吗?”茹嫣眯着双眼舔去了爱人脸上的液体,“哥哥……我怕……求你怜惜我啊……”“放心吧,我会很温柔的。”
         将一个枕头垫在女人bainen的屁股下,娇美的yinhu向上凸起到适合插入的高度。女人紧张的闭上双眸,两手抓住男人宽厚的肩
       背,准备迎接自己的初夜。侯龙涛扶住大机巴,对准可爱的ru口,深吸一口气,屁股沉了下去。
         虽有爱.氵夜的滋润,但处女的荫.道何其紧窄,粗长的肉木奉只进入了三分之一,就被一层薄薄的肉膜挡住了去路。肉膜的韧性很好,轻轻的往里顶,只能把它拉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