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8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8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子。一路向下,吻着男人肌肉虬结的身体,红唇停在了男人的ru投上,舔着,xishun着。谁说男人的ru投是摆设,侯龙涛爽的仰起头,深呼吸一下,“呵”的吐出一口气。
         曲艳继续向下舔着,在男人的胸腹上留下一道透明的痕迹。娇美的身子慢慢蹲了下去,拉下男人的裤子,将已经勃起的荫.经含入嘴里xishun。左掌托住两颗下垂的睾丸,像玩弄健身球一样的旋转着,中指伸出,按在男人的会阴处揉着。右手隔着裤子,搓弄着自己的逼缝。
         曲艳实在是太兴奋了,她再也等不了了,她要面前的男人现在就来jianyin自己,她要这巨大的肉木奉插在自己的身体里,直到自己因超强的快感而哭泣。
         她站起来,重重的推在侯龙涛的胸膛上。正在享受美女扣交的男人毫无准备,一下倒在身后的床上。“宝贝,你劲还挺大的嘛。”侯龙涛yin笑着说。“小猴子,刚才在车上你说什么来着?不是你要好好爽爽我,该是姐姐我要好好爽爽你。”
         曲艳三两下脱下自己的长裤,爬上侯龙涛的身子,扶住笔直朝天的机巴,两指撑开自己的荫唇,重重的坐了下去,“啊!”随即又弹了起来,只留半根在体内。“嘿嘿,自不量力。”侯龙涛双手枕在脑后,开心的看着由于被狠狠撞到子宫而疼的眼角带泪的美女。
         曲艳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她已充分体会到了那阳巨的粗壮,更是对即将来临的快感充满期盼。不过这次她可学乖了,身子慢慢下放,让剩余的肉木奉一点一点的进入还很紧凑的荫.道。
         侯龙涛嘴角露出一丝坏笑,猛的向上一挺屁股。“啊!”曲艳的身子又是一跳,咬着嘴唇白了他一眼,身子又往下降。相同的事又发生了,这回曲艳可真有点急了,明明有个健壮的帅哥在眼前,又有一根坚硬的肉木奉插在yinhu里,可就是不能享受xing爱的乐趣。
         “不来了,不来了,你欺负我,死猴子,你坏死了。”曲艳趴下上身,在侯龙涛的胸口上用力槌打着。“哎呦,哎呦,想要我疼你,还敢骂我,还敢动手。”“我要嘛,你别再折磨我了,求求你了。”曲艳真是快哭出来了。
         “叫我声好听的,我就好好的疼你。”“好弟弟。”“不行,再亲点。”侯龙涛还在逗着她。“你要我叫什么嘛,我叫就是了,我快难受死了。”侯龙涛“嘿嘿”一笑,“叫我‘爸爸’。”“啊!?”“怎么了?我天天叫你姐,你便宜也占了不少了,今天我可得找回来,也得把以后的都先挣着。”
         酒精,xingyu,俊男,能让女人发疯的三样东西,现在全在曲艳的身上起着作用,让她怎能拒绝呢?她低头亲着男人的脸,在他耳边娇媚的说道:“好爸爸,快来疼女儿吧,人家好想啊。”光是说了这句话,就几乎让曲艳达到轻微的gaochao。如此银荡的话,她做梦都没梦到过,现在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也随之产生。
         该是侯龙涛尽做男人的义务的时候了。他扭头叼住曲艳的嘴巴,两人的舌头就缠在一起,双手扶住她的美臀,轻轻的向下压去。“啊……”这次不是疼痛,而是快乐的shenyin了。在侯龙涛轻柔的引导下,美女慢慢的适应了他的尺寸,坐直了身子,双手撑在他的胸口上。
         细腰下突然向两旁阔展的屁股开始前后左右的摇动,横流的霪水涂的侯龙涛一小腹都是,亀头蹭着嫩嫩的子宫,逐渐让成熟的女人疯狂。“啊……爸爸……我美啊……美死了……快……快……再快点……”曲艳两手伸入上衣里,用力rounie自己的naizi,脑袋左右晃动着,带动带着波浪的半长发在空中飘舞。
         侯龙涛猛的向上挺动,女人这才像想起什么一样,开始用yinhu上下套弄男人的肉木奉。“来,让爸爸玩玩你的naizi。”伸手拨开曲艳的双手,将随着身子上下抛动的ru防捏住,搓弄两颗深红色的ru投。
         曲艳套弄的动作不断加快,“啊……亲爸爸……我……我要泄了……要泄了……救我啊……”侯龙涛赶快捏住她的两个臀瓣,使劲向两边拉,力量大到把女人紧闭的肛门都拉开了。女人在到达gaochao前,身体会完全失去力量,要是这时不帮她一把,会对她的心理造成很大伤害。
         他向上挺着屁股,直到曲艳大叫一声“泄了啊……”。紧接着,全身颤抖的女人倒了下来,重重的砸在侯龙涛身上,不住的喘着粗气。虽说女上男下式比较省力,但对于侯龙涛这种占有欲极强的男人,就显的过于温和了。
         他一翻身,将还在gaochao余韵中的美女放倒在床上,把她的身子向左侧过来,跨坐在她的左腿上,抬起她的右腿。屁股一提,还是yingbangbang的机巴一下插入红肿的yinhu,开始用力的菗揷。
         “啊……啊……啊……”曲艳无力的shenyin着。侯龙涛抱住她的右腿,左手伸前,揉着她的ru防,“乖女儿,爸爸操的你爽不爽?”“爽……啊……太爽了……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啊……”
         听了身下女人的langjiao,侯龙涛更是疯狂的挺动,“美人,爸爸的鸡爸大不大,粗不粗?”“粗……好粗啊……大机巴爸爸……啊……啊……啊……我又要来了……又要泄了啊……”曲艳无意识的乱喊着。
         侯龙涛又拼命操干了几十下,在曲艳泄身后,拔出将近临界点的肉木奉,插入她的嘴里,将米青.液射了进去。虽然女人尽力的吞咽着,但还是有一些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丢了三次精,又在醉酒中的曲艳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8:00多,曲艳终于醒了过来,从落地窗外shejin的阳光照在脸上,有点睁不开眼,头疼的很。她突然发觉自己是chiluo裸的,嘴里还有苦苦的味道,一抬眼,又看到已经着装整齐的侯龙涛正在抚摸着她的大腿,这才想起昨晚的一切。
         她“啊”的一声大叫,蜷起双腿挡在身前,又把被单也拉了过来。“艳姐,你醒啦。”侯龙涛探过头来,想要亲她一下。“啪”他狠狠的挨了一个大嘴巴。“你……”他有点犯傻。
         “你……你这个混蛋,流氓,你把我弓虽.女干了。我……我是有男朋友的人,你……你怎么能……”曲艳哭叫着冲进浴室里,“砰”的一声撞上门。“我弓虽.女ganni?是你弓虽.女干我吧。”侯龙涛心里念道着,但还是得劝劝啊。
         “艳姐,艳姐,你开门啊,咱们有话好好说。”他轻敲着门。“有什么好说的,你滚,你滚啊……”曲艳在里面大叫着。侯龙涛看看表,“艳姐,我得去和许总开会了,你要告我,我也无话可说。你今天就别去公司了,我……”“你滚!”
         侯龙涛无奈的摇摇头,向大门走去。就在他打开门的时候,浴室的门也开了。曲艳露出个头,“小猴子,我一会儿会自己走的。”“嗯。”“还有啊……爸爸,下次再跟你的同学聚会,记的叫我啊。”说完,也不等他回答,就又把浴室的门关上了,留下一头雾水的侯龙涛站在那里。女人啊,永远没法真正的弄懂她们……
        
       第五章 冰溶雪化
       在线阅读地址:http://www.houlongtao.com/29.html
         侯龙涛紧赶慢赶,等到了公司,还是迟了几分钟,被许总当着各部门的主管训了一顿。“caoni妈,老妖婆,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早晚有一天我非把你……算了,想也白想。”他一路嘀咕着回到投资部。
         “侯总,早上好。”坐在桌后的柳茹嫣面无表情的向他问好。“好。”侯龙涛经过这一个多星期的相处,也已习惯了她的这副样子。再美丽的女人,要老是冷冰冰的,他也没兴趣。“昨天和艳姐玩的开心吗?”茹嫣破例的多说了一句。“嗯?”侯龙涛回头看她一眼,她还是用后脑勺对着自己,“还行吧。”看茹嫣没什么反应,就进办公室了。
         坐在宽大的转椅上,回味着茹嫣刚才的话,能明显的从她的语气中感到一股浓浓的醋味。“难道她对我有意思?对啊,像她这种性情高傲的女人,又有那么多人追,就算她喜欢我,也不会上赶着倒磕的,我得主动点。”男人心中的火种被点燃了,哪有近水楼台不先得月的道理……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侯龙涛多次私下里约茹嫣出来,可都被婉言谢绝了,往她家送的花也被如数的退回,在公司里更是对他敬而远之。慢慢的,侯龙涛也心灰意冷了,更可怕的是,这对他的自信心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但除了这件事外,一切都很顺心。
         宝丁如愿的当上了所长,侯龙涛马上就在他的辖区里开了两家连锁网吧,起名“东星”。投资了三百多万,全都是最好的设备、装修。因为附近没有什么竞争,上座率还是很高的,又有警察罩着,也就没有当地的小流氓去捣乱。
         由于他定的价格低于市面上的平均水平,就连一些外片的人都不惜坐几站车去他那里,但收入自然也就不很高,可侯龙涛不在乎,他是有长远打算的。
         和薛诺的感情发展的也很顺利。少女心里总是存不住东西,她把自己和侯龙涛的事写在了日记上,被她母亲何莉萍无意中看到了。何莉萍起初很是生气,女儿小小年纪就和大人谈恋爱,她当然不干了,一是怕薛诺受骗,二是怕影响她的学习。
         可经过一段时间,发现女儿的学习幷没有退步,还懂事了不少,对自己要再婚的事也没以前那么抵触了,又常听薛诺说起侯龙涛对她是如何的体贴爱护。何莉萍本就不是一个保守的女人,也就对两人的事睁一眼闭一眼了。
         侯龙涛和她们母女俩一起吃过两顿饭,第一次见何莉萍时,他真是不敢相信她是个有十六岁女儿的人。何莉萍已经三十八岁了,长的和薛诺像极了,眉宇间居然还带着跟薛诺一样的娇媚可爱之气,只是身体成熟的太多了。虽然没见过她的男朋友,但侯龙涛已在心里把他的十八代祖宗都操遍了。
         曲艳在公司里幷没对他和以前有什么不同,也没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侯龙涛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直到一天晚上加班,曲艳主动找他,两人在他的办公桌上做了一整夜的爱,侯龙涛才明白自己成了她的情人。但也无所谓了,他也不用为破坏人家的感情而内疚了……
         一天早上,侯龙涛来到公司,看见茹嫣趴在她的桌子上睡着了。一个多星期以来,天天都是这样,虽然自己没被她接受,可看着美人一天比一天的憔悴,他心里还真是不忍。
         上前轻轻摇醒她,茹嫣睁开还带着血丝的惺松睡眼,看见是侯龙涛,她马上坐直了,“侯总,我……”“你是不是生病了?”“没有,我没事。”“你脸色可不大好,要是不舒服可得跟我说。”“我知道了。”
         茹嫣一整天精神都不好。“她肯定有什么不对。”侯龙涛心中暗想。
         晚上加班到8:00,下了班以后,悄悄的跟在她后面,想看看她到底都干些什么。茹嫣在一家小饭馆里吃了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