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7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那么好的关系,想想自己的那些大学同学,自从毕业就没再见过了。
         “我还没说完呢,您耐心点嘛。”侯龙涛接着说:“我跟他们说过好几次我是真的不能喝,他们就给我定了一条,我可以不喝,只要我女朋友愿意替我喝就行。可谁会看上一个就要去美国了,不能在身边陪自己的穷学生啊。再说就算有人能看上我,又有几个女孩能和他们拼酒啊。结果我每次还是不能幸免。”
         “那你是要我……”曲艳看着他,“假装你的女朋友?”“正是,正是,艳姐真是冰雪聪明。那天晚上我也见识到您的酒量了,干倒他们没问题。求求您了。”侯龙涛一脸无辜外加期待的看着曲艳。
         “真受不了你,好吧,我就帮你这一次。下班你先送我回家换衣服。”“换什么衣服?”“换套漂亮一点的啊,不能给侯大经理丢人啊。”曲艳站起来,敲了一下他的额头,就像真是姐姐在教训弟弟一样。
         “不用了,艳姐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侯龙涛好像很崇拜她似的抬眼看她。“这可是你说的,丢了你的脸可别怪我。不过你小子可别打坏主意,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不会的,不会的,我一定老老实实的。”侯龙涛这次倒还真是没往歪处想……
         侯龙涛以前上的是大专,他的那些同学找的工作差不多都是在小型的网络公司,穿着也就很随便。其实侯龙涛最喜欢穿的也就是仔裤,T-SHIRT,他认为舒舒服服的比什么都重要。可惜现在在国贸里上班,天天都要西服革履的,总觉的别扭的要死。
         在首体斜对面的“天赐庄”里,他和曲艳自然成了饭桌上衣着最光鲜的人,可谁又会在乎呢?大家都知道,以侯龙涛仗义的性格,他的成功对他们都有好处。
         除了一个叫郭悦的女孩,侯龙涛曾追过她很长一段时间,但她被她高中的一个小白脸勾的魂都快没了,现在她才开始认真的考虑自己当初是不是做错了选择。
         曲艳本就外向开朗,又是和一群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在一起,更是谈的来,很快的就互相开起了玩笑。听着他们讲起上学时的一些趣事,也让她想起了自己大学时的校园生活,更觉的亲切。
         “老猴,今天我们就不灌你了。”“好好好,真是太好了,你们终于放过我了,我盼这天不知有多久了。”侯龙涛做出擦眼泪的动作。“嗨嗨嗨,你小子别美了,说不灌你是让你自觉,怎么那么不识时务啊?”“啊!?”他立刻向曲艳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曲艳微微一笑,“你们不是说过他女朋友替他喝也行嘛,今天我就来会会你们。”“呦,原来老猴是带着援兵来的。你丫也真不人,还真让艳艳替你喝啊(他们都不知道,其实曲艳比他们都大。),要是喝出个好歹来,你不心疼啊?”
         “呀呵,还挺狂,我这个宝贝可厉害的很,你们还真不是她的对手,还是别自讨没趣了。”反正不用他自己喝,侯龙涛也就不怕把牛皮吹破。
         这话一出,可就捅了马蜂窝了,十几个大男人怎么能在一个娇滴滴的女人面前认输呢。他们合起夥来跟曲艳拼,一定要把她灌趴下。最开始曲艳还是在替侯龙涛喝,到了后来就成了她自愿的斗酒了。
         喝醉过的人都知道,等一喝到晕乎乎的时候,不用人灌,自己就该抢酒了。曲艳现在就是这种情况,虽说她酒量确实不错,也架不住一群人战她一个,还是啤的白的一起来。
         侯龙涛看曲艳有点不行了,就要她别再喝了,可又敌不过十几个劝酒的,自己反被已经高了的曲艳硬逼着喝了好几杯。等到饭局结束,曲艳已经走不了道了,侯龙涛虽没什么特别明显的感觉,但双腿也是有点软。
         几个人把曲艳扶上车,SL500是双座的跑车,她就只能坐到副驾驶座了。“行了,我撤了,明早上还得开会呢。”侯龙涛打着车。“你丫行不行啊?慢点开。”“知道了,死不了啊。”说着,BENZ已绝尘而去。(敬告广大读者,切莫酒后开车,这里是为情节发展,生活中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艳姐,今天要是没有你,我早就挂了。”侯龙涛边开车边高兴的说。半躺在一旁的曲艳勉强坐直了身子,用一双放着电的醉眼瞄着他,“那你打算怎么谢我啊?”“明天放您一天假,您在家好好睡一觉。”“就这样啊?”“那还怎么招?难不成我无以为报,还以身相许啊?”完全是一句玩笑话。
         “好啊,小猴子,你刚才叫我宝贝,我没理你就完了,现在又敢占我的便宜,看我饶不饶你。”说着便伸出手来,轻轻的按在侯龙涛的脸上,向外一推。其实没用力量,可他还是“哎呦,姐姐别打。”的叫了一声,借势向左扭头,好像被推的很重一样。
         曲艳本就坐的不大稳当,重心左移的身体突然失去支撑点,一下倒在了侯龙涛的小腹上。“艳姐,你没事吧?”拨开盖在她脸上的乌发,才发现曲艳闭着双眼,已经睡了过去。
         “先别睡啊,你还没跟我说你具体住哪呢。”轻推两下,她只是“呜呜”的哼了两声,根本没反应。只知道她住在四通桥附近,没办法,只好调头向天伦王朝开去。
         本打算等到个红灯,再把她扶正,没想到道路出奇的畅通,一路绿灯。看一眼曲艳,她的双腿蜷在座椅上,本就有提臀作用的灰黑线条相间的高腰女装裤,现在更是把她臀腿间的曲线暴露无余,双股间的沟壑仿佛深不见底一般。
         在此之前,侯龙涛虽对曲艳有过一些非分之想,但总的来说还是很尊重的。何况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侯龙涛对破坏别人的感情没太大兴趣,至少现在还没有。可看了美人春睡的样子,刚才摄入的那点酒精和他的色魔本性发生了化学反应。
         右手不自觉的盖在了女人的翘臀上,开始rounie她的屁股蛋。摸到neiku的边缘,能察觉出是一条高腰比基尼式的。两根手指压入女人的臀沟里上下搓弄,再挪到yinhu的部位,指腹一用力,连同长裤和neiku一起按入饱满的yinhu中。
         睡梦中的女人起了本能的反应,随着布料在荫.道浅处的磨擦,一股股的霪水冒了出来,很快就把裤子浸透了。侯龙涛抽回手指闻了闻,已然勃起的机巴更是涨大,在裤子里憋的好难受。“放你出来透透气。”侯龙涛把它掏了出来,直直的立在曲艳的鼻尖前。女人火热的呼吸喷在上面,弄的它一抖一抖的。
         他把曲艳的紧身黑色圆领杉从裤子中揪了出来,紧接着手就从下摆处伸了进去,推起ru罩,在一对软绵绵的naizi上揉了起来,还不时的掐掐她的ru投,让它们硬硬的挺立。
         从来也没人规定过“酒后乱性”是男人的专例,醉酒中的女人一样是易燃易爆的危险品。迷迷糊糊的曲艳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雄性气味,又感到自己的ru防被人玩的好舒服。她的男朋友正在上海接受培训,都快一个月了,压抑太久的qingyu一下就被激发出来。
         她吃力的睁开醉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根怒挺的粗长阳巨,足比她男友的大了一半有余(倒不是侯龙涛的尺寸惊人,只是她男朋友的太小,她又只有过那一个男人,自然觉的眼前的是个庞然大物了。)。又一波快感从被大力抓捏的胸部传来,曲艳的舌头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在面前柱状物黑红的顶端舔了一下。
         突如其来的刺激吓了侯龙涛一跳,低头一看,曲艳正伸着舌头在他的亀头上轻舔。既然有美女愿意服务,他自然是来者不拒了,继续开着车。
         其实曲艳幷不是一个银荡的女人,也不是对侯龙涛有什么特别的感情。要么说酒是穿肠的毒药呢,她现在就像一只正在发情的雌兽,根本没有廉耻,理性可言,只知道要找适当的雄性欢好,侯龙涛自然就是最好的人选了。
         简单的舔男人的荫.经跟本不能满足曲艳高涨的xingyu,她用右手握住侯龙涛的机巴,上下套弄了几下,一口含入整个亀头。摸着坚硬肉木奉上暴凸的青筋,曲艳简直不能自控了。她左手解开自己的裤扣,拉下拉链,拨开neiku的裤裆,拇指压在从包皮中顶出的荫荷一陈猛揉,两根手指插入荫.道中抠挖着。
         她品尝着嘴里的yangwu,仔细的舔着亀头下的一圈肉棱,又用柔软的舌背在顶端轻敲几下,把舌尖抵在张开的尿道口上旋转着,还一下一下的向下顶,好像要插进马眼里一样。
         曲艳缩着双颊,嘴唇箍的紧紧的,阳巨一进一出间,也带动包皮。有时更是让男人的机巴插入喉咙里面,用娇嫩的咽喉磨擦亀头。她发现每当采用深篌时,侯龙涛玩弄她ru防的手就会更用力,更强烈的快感也就随着产生。于是曲艳乾脆就只用这一种扣交法,只在喘不过气的时候才吐出荫.经,好让男人更兴奋。
         女人的嘴里不停的发出“唔唔”声,双腿间的手指拼命活动,以求gaochao能早点到来。可女人的体力毕竟有限,再加上酒后体虚,曲艳已是满身大汗,但手指就是怎么也达不到必要的速度。“啊……”她抬起头,痛苦的紧闭双眼,“帮我……啊……小猴子……快帮姐姐一把……”
         美女相求,侯龙涛自然是义不容辞了。恋恋不舍的放开被揉的发红的naizi,两指“噗”的一声插入曲艳的roudong里,飞快的进出。“啊……猴宝宝……好……啊……姐姐……要泄了啊……”“嘿嘿,你爽了也别忘了我啊。”说着将屁股向上一抬,用机巴在美女的下巴上一撞。曲艳马上低下头,又为他扣交起来。
         这是侯龙涛回国后第一次享受到比较有质量的扣交,美的他直想闭眼,可又得看着路面。他找了一条小胡同停了下来,“快,再快点,美人……我……我要射了……”“唔唔”曲艳疯狂的吞吐着肉木奉,一只手猛的抓住男人的手腕,不让他再动,荫.道不停的收缩,大量的花蜜从仙人洞的尽头涌出。
         就在她到达gaochao的一瞬间,侯龙涛死死的按住曲艳的头,粗大的阳巨整根插入了女人的嘴里。一股股的米青.液间歇性的爆发出来,直接冲入了曲艳的食道,虽然量很大,却是一滴也没浪费。
         直到机巴彻底的软了下来,才把女人扶起来坐好。曲艳靠在椅背上,舔舔嘴唇,大喘着气,“死猴子,你想憋死你姐姐啊,我男朋友都不敢让我喝他的东西。”说着就轻轻给了侯龙涛一嘴巴,“不过还真是挺好喝的……呜……”说到这,她突然把头伸出车窗,“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很明显,她还在说醉话,但侯龙涛可不管那些了,女人送上门来,哪有不玩之理。拍拍她的背,等她吐完,递给她一瓶矿泉水漱口,“还没完呢,今晚我要好好爽爽你。”……
      
         在天伦王朝的一间豪华套房里,一对男女正站在床前热吻着。男人捏着女人的屁股,一下一下的,像是要挤出什么似的。女人离开男人的唇,一边在他的脖子上舔着,一边解开他衬衫的扣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