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6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蹭在侯龙涛的小腹上,痒痒的。一个热恋中的少女,一个xingyu高涨的色魔,不停的亲吻着对方的脸颊和嘴唇。
         侯龙涛一手roucuo薛诺还略显青涩的ru防,两指揪捏硬硬的奶头,一手顺着她的臀沟从后找到有稀疏荫毛保护的肉缝。食、无名二指小心的分开微微湿润的大荫唇,中指的一个指节轻柔的插入紧小的roudong中,前后活动着,以阔大洞口的直径。
         “啊,涛哥,我……我……好怪的感觉……痒……啊……”越来越多的爱.氵夜从薛诺的荫.道内分泌出来,她双眼紧闭,头向后仰顶在门框上,屁股上下的扭动着。
         侯龙涛在她露出的雪白颈项上舔着,原本在ru肉上流连的右手捏住一边软软的臀肉,向外拉开,左手扶正自己的肉木奉,将亀头挤入微分的荫.道口内。
         “诺诺,我要进来了,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的点。”侯龙涛在亀头被阴肉紧夹的快感中,向怀中的少女发出了最后通牒。“涛哥,我是你的,占有我吧,我能忍的住。”可爱的少女歪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将脸藏入他的颈项中。
         压抑了一晚上的qingyu爆发了出来,坚硬的阳巨在已经相当湿润的saoxue中,一下就插入了大半根。由于姿势的限制,还有短短的一节留在被极度撑开的荫唇外。
         “啊!”少女的身子猛的向上弹起,死命抱住男人的头,把他的脸压在自己胸口上,双腿夹的更紧了。预期中的疼痛没有出现,虽然有超出想像的满涨感,但还是完全可以忍受的。薛诺悠长的叹出一口气,朋友们所说的失去处女时的巨大痛苦没有出现,让她很是高兴,更是对心爱的男人感激万分。
         相反的,侯龙涛可是极为的不爽。荫.经居然没受任何阻碍就一插而入,摆明了这个小丫头的处女膜早己不在。费了半天劲,竟然弄了个破鞋,早知如此,还不如一上来就搞她呢。怜香惜玉的心情立刻消失无踪,双手捏住薛诺的两个腿弯,向前压去,直到她的两只小脚几乎和头部平行了。
         疾风骤雨的般的操干紧接而至,每次都是只留亀头在逼逢内,然后再尽根插入,狠狠的撞击幼嫩的子宫。娇美的荫唇随着男人的菗揷翻进翻出,充足的霪水不断的溅出,将两人纠缠在一起的耻毛弄的湿乎乎的。
         薛诺那初缘客扫的蓬门怎经的起如此摧残,只见她双眼翻白,口水直流,两只手用力的捏住侯龙涛的双肩。虽然一波高过一波的快感从下体传向全身,但眼前的爱人突然从温柔体贴变的狂暴,还是让她隐隐的害怕,“啊……啊……啊……涛哥……轻……啊……轻一点……啊……啊……人家才是第一次……啊……呜……”一句话没说完就哭了出来。
         少女的眼泪和毫不做作的话语让侯龙涛略微冷静了一些,才想起剧烈运动也会使女孩的处女膜提前破裂,从而在初夜时不见落红、不感疼痛。古代不知有多少女人为此被误认为是yinwadangfu,今天自己不会也犯了同样愚蠢的错误吧?从薛诺所有的表现来看,她也确确实实是个守身如玉的处女。
         想到这里,侯龙涛赶忙减慢菗揷的速度,放下少女的双腿,一手托住她坚实的屁股,一手爱抚还是湿露露的短发。“对不起啊,诺诺,别怪哥哥,你实在是太可爱了,我又被你夹的好舒服。一时忍不住,就没顾到你的感受,原谅我好不好?”他一边软语安慰,一边轻吻着女孩甜美的双唇。
         “嗯。”薛诺本就不是真生他的气,爱郎又已道歉,当然就无话可说了。“我刚才是不是弄的你很难受?”侯龙涛说话时也没停下机巴在yinhu中的进出。“啊……也不是……啊……好美啊……涛哥……好舒服……只是你刚才的……啊……样子好吓人……”少女心中的疑惧已除,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xing爱的乐趣中,这一来,快感就更加的强烈了。
         侯龙涛真想知道的问题还没问呢,“小宝贝,你平时是不是经常运动啊?”“我……啊……我是校体……啊……涛哥……体操队的……啊……啊……好怪……涛哥……涛哥……快啊……我……难过啊……”完全陶醉在爱人操干中的少女根本没心思考虑他为什么会有此一问。
         得到了令人满意的答复,也解释了女孩出奇好的柔韧性,更是看出她已接近gaochao了。肉木奉的挺刺在继续,薛诺突然尤如疯狂一般的搂紧侯龙涛,屁股猛的向前抛动一下,紧抵男人的耻骨,接着是极度的痉挛,“啊……涛哥……我……我……飞起来了……”少女的原阴泄出,喷洒在敏感的亀头上。
         “诺诺,你上次月经是哪天?快告诉我。”侯龙涛不想再忍耐下去了,憋了一晚上,该发泄出来了。“啊……三天前刚结束……”“前七后八,没问题了。”心念到此,膨胀到极限的肉木奉开始脉动,像子弹一样有力的米青.液随着射出,打在生命之源上。
         “天啊!”第一波gaochao还没完全的过去,子宫又被火热的阳精一烫,第二波的gaochao接踵而至,让初尝肉味的少女喜极而泣。一切恢复了平静,只有男女沉重的喘息声回荡在豪华的套房中……
      
         宽大的软床上,两个chiluo的身体拥抱在一起。“诺诺,舒服吗?”侯龙涛捏着薛诺的屁股。“嗯。”激情过后,少女又恢复了原有的羞涩,红红的小脸贴着男人的胸膛。“你已经不是小姑娘了,以后不可以再任性了,知道吗?”“我没有啊。”薛诺撅着小嘴,抬起头来看着他。
         “要是我明天就死了,要你十六年都不再找男朋友,都不能和男人莋爱,你能办到吗?”“我不要你胡说……噢……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就好,你该体量你母亲,只要那个男人是真的对她好,能让她开心,对不对?”“嗯,涛哥,我什么都听你的。”很简单的道理,也不是没人跟她说过,以前从来都听不进去,可从爱人的嘴里说出来,就像是圣旨一样的管用。
         侯龙涛把手轻轻的按在薛诺的yinhu上,女孩的两腿向中间夹住。温热的手掌压在微肿的yinhu上的感觉,让少女舒适的闭上眼睛,甜甜的睡去……
       第四章 酒后乱性
       在线阅读地址:http://www.houlongtao.com/28.html
         星期天晚上,七个二十多岁的小夥子聚在一间位于双井的复式公寓里。其中三个坐在沙发上看着宽大的背投里正在进行的国安队的比赛,另外四个在打着麻将。
         “死猴子,你丫再敢和,我他妈可摔牌了。”大胖一边掏着钱一边骂着。“怎么招,四哥,又把老大赢急了。”文龙走过来看着侯龙涛新抓的牌,“人都说情场、赌场不能都得意,可没你这样两样全占着的。”“丫又把哪家的大姑娘小媳妇给糟蹋了?”“我也不认的,反正是糟蹋了一个,就昨天。”“你丫真他妈不是人,你老大我没女朋友快一年了,nitama回来才几天啊,就上了一个。四筒。”大胖边说边打着牌。“嘿,素七,大哥啊,你老点我,叫我怎么好意思啊。”“王八蛋,跟你丫拼了。”
         “行了,别闹了。猴儿,过来,我跟你谈点正事。”沙发上的武大发话了。侯龙涛让文龙接着打,自己走过去,坐在他二哥身边。“我们行现在有个规定,五亿开一个新分行,谁要能引进一亿的存款,再保持三个月,就能进四个人的分行筹备组。等新分行立起来,一个正行,三个副行。你丫有没有戏给我弄一个亿?”
         侯龙涛点了一颗烟,吐出一个烟圈,“我想想,我自己能拿出五千万,嗯……只要三个月是吗?”“对。”“你肯定吗?”“废话,不肯定能跟你说吗?”
         “那行,我做两个假的投资意项,从公司调五千万出来。三个月后再调回去,神鬼不知。四个月之后,许总查帐,要是问起来为什么会调出又调进,我就说是投资不成功,但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现了,避免了公司的损失,说不定还能受表扬呢。就这么招吧,再加上我那五千万,武行长,以后银行方面就靠你了。”“那还用说吗。”两个人说起来就好像是已经成功了一样。自以为是就是年轻人最大的敌人。
         侯龙涛走回牌桌前,“我订的那六辆PTCRUISER下礼拜三就该到港了,你们没事的人就去提一下吧。”“我那天可有事,去不了。”马脸先搭茬了。
         “你大爷,就你丫最闲的慌,车也是给你们买的,别他妈犯懒了。没三哥的份他都去,你丫要不去的话,你那辆就归他了。”“你可以了你,三哥天天坐着S600,还用跟我抢吗,去就去呗。”马脸老是这样……
         星期一晚上下了班,公司的同事拉着侯龙涛一起去唱歌,总是冷冰冰的柳茹嫣自然是不去的了,让他有些失望。
         说起唱歌来,侯龙涛可就是个大废物了,光是五音不全都不足以形容他的歌声。好在他还算有自知之明,唱了一首之后,就坐在一边不出声了。几个同事因为新老板很能跟他们打成一片,最近的工作压力小了很多,心情就非常好,也就很放的开,几个人喝了好多的啤酒。
         侯龙涛本就不能喝,又加上要开车,就在一边观看他们的酒战。居然发现曲艳是最能喝的,几个大男人都不是她的对手。看着她拿酒瓶对嘴吹的样子,真想把自己的机巴换上去,让她好好吮吮。六个人疯到11:00多才离开,有车的张力和曲艳同路,用不着侯龙涛送她……
         过了两天,早上一到公司,侯龙涛就要柳茹嫣把曲艳叫来。不一会儿,曲艳走进他的办公室,“侯总,找我有事吗?”“是啊。”侯龙涛走到她面前,突然拉住她的手,做出一张夸张的苦脸,“艳姐啊,艳姐,您一定得救救我啊,要不然您的小猴子可就死定了。”
         曲艳先是一楞,然后就笑起来,“哎呀,侯总,您不是说不让在公司里叫您‘小猴子’吗?这是怎么了?”“别别别,艳姐想什么时候叫都行,只要您肯帮我一个小忙。”侯龙涛拉着她坐在沙发上。
         “说吧,让我干什么,能帮你我就帮。”曲艳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出国之前在工大上了两年,我们一群同学感情都很好。每年暑假我回来时,都要聚好几次。昨天他们给我打电话,说是今晚要一起吃饭。”“那你就去呗,跟我有什么关系?”曲艳有点不懂了。
         “您听我说完啊。他们好多人都特能喝,自然也要叫我喝。可我的酒量连耗子都不如,一杯啤的就高,一闻白的就想吐。您也知道了,越熟的人在一起,你越不能喝,就越是要灌你,我每次都是被弄的烂醉如泥。本来我要还在上学也就无所谓了,反正是放假,在家睡上一整天也就缓过来了。可现在不行了,明天早上要和许总开会。大家都知道许总不是很得意我,要是我再迟到或是醉熏熏的跟她开会,我可就真死定了。”侯龙涛大倒着苦水。
         “我还是看不出我能怎么帮你啊。”曲艳觉的这个年轻的上司还真是挺有意思的,更是羡慕他能和同学保持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