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5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样的话,刚得到的女人心可也就跟着飞了。权衡利弊之后,他还是决定慢慢来。
         林文龙走过来,在他耳边说:“四哥,你慢慢享受,我们先走了,别忘了星期天晚上在三哥家打牌。”侯龙涛点点头,看着他们消失在断墙后,才把已经由于在一群陌生男人面前半裸身体,做出这么下流的事,而产生强烈的羞怯感,变的迷迷糊糊的薛诺拉起来。
         “好了,他们都走了。”他温柔的扶着女孩的双肩。还在发呆的美少女半晌才回过神来,“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一头钻进侯龙涛的怀里,好像世界上只有那个地方是最安全的。侯龙涛一边轻抚着她的黑发,一边安慰道:“诺诺乖,别哭了,这不是没事了嘛。来吧,我送你回家。”说着便搂着她来到车旁。
         “我的……我的衣服还在那间屋里。”薛诺乖巧的摇摇他的手臂。“噢。”侯龙涛这才想起带着这么一个半裸的少女确实也不大方便,就进屋去把她的七分裤,T-SHIRT和一双网球鞋拿了出来,ru罩还是被那帮小子拿走了。
         看着薛诺羞涩的转过身弯腰穿上裤子的样子,虽然那向后撅起的屁股还不算很圆润,也足以让男人着迷了。薛诺穿好了衣服,将西服递了过来,“谢谢……”还没等她说完,侯龙涛就将她拉到了身前,“还跟我说谢谢,你不是把我当男朋友了嘛,跟男朋友用说谢吗?”
         “我……”话语嘎然而止,两人又吻在了一起。这一刻,火热的唇舌比一切的情话都更能打动少女的心。良久,唇分,一条由唾液形成的透明丝线还连在上面,就像是舍不得两人分开一样……
      
         敞蓬的BENZ开上了长安街,电报大楼上的大锺已指向了1:30,可北京八月的夜晚还是十分的闷热,但是因为车速快的缘故,又有空调向外放冷气(也他妈不怕费油,要的就是这吊样。),也能有微风拂面的感觉。
         “你家住哪?”“我……我不要回家。”“为什么?”“……”侯龙涛没得到答复,转头看了身边的少女一眼,伸出右手,温柔的按住她的一只手背,“还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吗?有什么难处,我会和你一起分担的,咱们已经不是外人了,对嘛?”这话要是对一个社会经验丰富的成shunv人说出来,根本就是一堆狗屁,可对于还对爱情抱有无限憧憬的少女来说,无异于爱的宣言、炙热的情话。
         薛诺的小手翻了过来,和男人有力的手掌紧紧的握在一起,“我是离家出走的,我爸爸在我刚生下来不久就死了,十六年来,我妈妈一个人把我养大,她在外面自己做生意,收入也不少,我们母女俩一直过的挺好。可就在几个月以前,我妈她交了个男朋友,现在弄的要结婚,我为这事跟她吵了好几回。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又来找我妈,肯定又要干那事,我想想就生气,就跑出来了,我也不知道要去哪,就到处瞎逛。结果走到河边上的时候,就被那几个坏蛋……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
         “唉,是这样啊,那你就先在我那过一夜吧,明早我再送你回去。你也再好好想想,其实你妈妈没什么错的,要是早上你还想不通,咱们再好好谈谈。”
         说话间,车已开到了天伦王朝。两人来到大堂的CHECKIN柜台前,“侯先生,这么晚才回来,这是您的钥匙。”柜台小姐恭恭敬敬的态度让薛诺的心中产生了一种甜美的感觉。
         是人就会有虚荣心,又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有身份、有地位呢?名车、豪华酒店、温柔体贴、为了救自己不顾自身的安危,和自己每天见到的那些十几岁的男孩比起来,他不光是英雄,还是白马王子。
         几样加在一块,薛诺早就对这个男人芳心暗许了。侯龙涛过来拉着她的手,向电梯走去,她能明显的感到前台小姐正用嫉妒的眼光看着自己,这更是让她说不出的自豪,“羡慕吗?他就是我的男朋友。”
         进入套房里,侯龙涛从浴室取出一件浴衣给薛诺,“我先洗个澡,等我进去了,你把衣服换下来,我出来你再洗。我会让人把你的衣服拿去洗,早上就能送回来。我很快的。”说完就又走进了浴室。
         按理说,让女孩先洗才显得有风度,他当然知道,可看看表,已经快2:00了,再不节省时间可就来不及了。等侯龙涛洗完出来,薛诺已换好了衣服,“你去洗吧,今晚你睡我的床,我睡厅里的沙发。”
         “那……那怎么行……”“没什么不行的,那沙发也不小,别说了,快洗吧,早点睡。”也不等薛诺再说,拿起她换下的衣服,走了出去,还把卧室的门也带上了。
         在外屋里,侯龙涛找出姑娘的小neiku,上面还留着刚才女孩流出爱.氵夜的痕迹,放在鼻子前闻闻,一股少女体香混着淡淡骚味的奇特味道飘了过来,说不清是香是臭,反正很能刺激男人的感官,这就是性味。
         饭店的人来取走了衣服,侯龙涛脱掉上衣和长裤躺在沙发上,只穿着一条三角裤。他一副难受的样子盖上被单,这可不是装出来的,他身高一米八三,那沙发只有一米七长,又是真皮的,软的很,整个人都陷下去了。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妈的,难道我的计划不成功?我看错她了?忘恩负义的小娘们,再不出来,冲进去弓虽.女ganni。”真的有点沉不住气了。
         就在这时,卧室的门无声的打开了,头发湿湿的女孩一手扶着门框,探出大半个身子,看来是刚洗完澡,女人洗澡就是费劲。“涛哥,你……你进来睡吧,你看你在沙发上多难受啊。”怯生生的声音响起。
         “总算来了。”侯龙涛心中一阵狂喜,表面上却装出无所谓的样子,“不用了,我这挺好的,总不能让你睡沙发啊。”“里面的床那么大,足够咱们俩……两个人睡的。”“不好吧……”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再坚持一次,小宝贝,再坚持一次,我马上就进去疼你。”
         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薛诺慢慢的蹲了下去,轻声的抽泣起来。侯龙涛赶紧把她扶起来,“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哭啊?”“我知……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呜……不进屋来睡……”“你知道?那可麻烦了。”“你……你是不愿意……呜……不愿意跟我睡一张床……你是嫌……嫌我的身子脏……”“啊?怎么会呢?你怎么会脏呢?”侯龙涛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我被他们欺负的时候……呜……他们对我……对我说了好多难听的话……还……还在……在我身上乱摸……乱抓……呜……你一定是……是嫌弃我……可我刚才……已经……已经仔仔细细的洗过了……你怎么还……呜呜……”薛诺越说越伤心,已经成了个泪人。
         这倒是完全出乎侯龙涛的意料,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的心事还挺重的。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庞,一双眼睛充满泪水,迷迷茫茫的,真是让人又怜又爱,只想把她抱在怀里,永远也不再让人欺负她。
         往下一看,本就有点宽大的浴袍,因为刚才下蹲时的拉扯,腰带自己松开了,前襟向两旁打开着,bainen的ru防向前挺着,两颗小小的ru投由于暴露在被空调吹的凉凉的空气中,而轻微的勃起。在笔直的双腿尽头,有一片黑色的阴影。薛诺因为正处于激动的状态中,根本就没注意到。
         为了达到能让这个小美人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的目的,也真难为侯龙涛,居然强忍住了把她按在地上狠操的冲动。他双手扶住那张美丽的脸孔,稍稍的低下头,伸出舌头从她的下颌开始,一直向上舔。薛诺顺从的闭上双眼,让他在自己的两个眼帘上来回亲吻,将自己的泪水吞入肚中。
         “诺诺,我怎么会嫌你脏呢?别说他们没能把你怎么样,就算你真的被……你在我心里还是一样的纯洁。有些事不是你能控制的,但你的心是怎样的,你自己最清楚。我不跟你睡一张床是怕控制不住自己,你不知道自己有多漂亮吗?我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和你这样的美女同床共枕,我怕把持不住,伤害到你。那样的话,我跟那些坏人还有什么区别呢?”侯龙涛说着就把被骗的一楞一楞的美少女揽进怀里。
         薛诺已经感动的说不出话来,双臂紧紧抱住男人的腰,让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将脸枕在他厚实的胸肌上,耳中听到男人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心中充满了平安喜乐。
         侯龙涛趁机把双手探入浴袍中,在女孩雪嫩的背臀间轻抚。少女敏感的奶头挤压在男人热力十足的皮肤上,迅速的充血变硬,轻微的快感从rujian生出,这才发觉自己已是浴衣大开,裸身相对了。
         薛诺害羞的本性使她觉的应该把浴衣整理好,可她怎么也舍不得离开侯龙涛的身体。能和倾心的男人肌肤相亲是任何一个坠入爱河的女人都渴望的,不管是六、七十岁的白发老妪,还是十六、七岁的纤纤少女。侯龙涛发现了少女欲拒还迎的憨态,心中一乐:“该是让你主动现身的时候了。”
         他脑中想着许如云成熟性感的容貌、张玉倩可爱的piyan,使自己的荫.经不断涨大,直至三角裤已不能完全包裹住它。黑红色的亀头从裤腰处挤了出来,正好顶在女孩凹陷的肚脐眼上,还好像不经意的轻摇身体,好让身前的美肉能觉出它非凡的硬度。
         “涛哥,你……你很难受吗?”薛诺果然已将心爱的男人是否舒服置于自己的羞耻感之上了,同时更为自己的身体能让爱人如此心动而自豪无比。侯龙涛赶快尴尬的说:“我……你快进屋睡吧,我一会儿就没事了,你把门锁上吧。”还做出要把她推回卧室里的样子。
         这回不用人命令或是威胁,薛诺自觉的蹲下去,拉下男人的三角裤。硬挺的大机巴脱离了布料的束缚,一下子向前弹出,打在女孩的俏脸上。“啊”少女轻叫一声,却没有丝豪的犹豫,一口hangzhu圆大的亀头,用唾液将其湿润。
         “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我也很喜欢你,但你要是光为报恩就这样,将来一定会后悔的。”“不,不会的。”薛诺吐出亀头,用深情的双眼看着侯龙涛,“我不是为了报恩,我是真的爱你。只要你不嫌弃我,我的身子就永远都是你一个人的,我要做你的女人。”语气何其的坚定,就像任何人或事都没法改变她的决心。说完又将半根肉木奉吞入嘴里,生疏的xishun起来。
         是个带棒的就能占有女人的身体,但身心俱得的满足感可就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到的了。侯龙涛拉起还在做着无用功的少女,从她双肩上褪下已毫无作用的浴袍,抱住她的小蛮腰,将她双脚提离地面、背部靠在门框上。
         两人的额头顶在一起,“诺诺,我会好好爱你的,相信我。”“涛哥,我信你,快……快疼我吧。”薛诺已经完全动情了,颤抖的红唇压在了侯龙涛的嘴上,交换着彼此的津液。
         女孩的双腿本能的抬起,箍住男人的腰身,柔软的荫毛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