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4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是林文龙来了,我一样不给他面儿。你要是非管这闲事,今天nitama还就别走了。哥几个,咱们先打人,再dapao。”说着几个小子就朝侯龙涛逼近过来。他没想到当年见到自己都恭恭敬敬叫“涛哥”的小崽儿,现在居然敢发起狠来,还真是有点不知该怎么对付,看来只有放手一博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是谁这么牛逼啊?连我的面儿都不给啊?”林文龙和两个人从暗处的断墙后走了出来。侯龙涛一看那两个人,自己也认的,都是这一片挺有名的顽主。原来文龙三人刚刚在西便门的一家酒吧喝完酒,到处瞎遛达,刚好路过这,听见有人大声说他的名子,还有什么不给面儿,就过来看看。
         “四哥,你在这干嘛呢?”文龙一眼就看见了侯龙涛。“你自己看看吧。”“我尻,英雄救美啊。”是人就能看出是个什么架式。文龙走到高磊身边时,高磊点头哈腰的说:“龙哥,您怎么上这来了。”
         文龙斜眼看着他,“nitama别叫我‘哥’,我可不敢当,你不是不给我面子吗?”“哪能呢,龙哥,我就是说着玩的,您别当真啊。”看来高磊还真是挺怕文龙的。
         这时侯龙涛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抬起右手,用食指点点自己的胸膛,接着竖起中指,做了一个“操”的手势,又伸出拇指,向后点了点,一切都在一瞬间完成。在场的人,除了薛诺被他挡住以外,都看见了。
         文龙不愧当了他小二十年的兄弟,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微一点头,拉着高磊走到角落里,轻轻的交待了起来。“他们在干嘛?”薛诺从侯龙涛背后探出头来,怯生生的问。“可能是在谈放你走的条件吧。别怕,有我在,没人敢伤着你。”现在他可是真的有这种自信了,人多胆大嘛,新来的三人中,这帮小崽儿哪个也惹不起。
         不一会儿,林、黄二人就走了回来。“怎么样?”“四哥,我看这事你还是别管了,他说的挺有道理的。”“你……你说什么?”侯龙涛故做惊讶的问。“得了,你跟我四哥说吧。”文龙朝高磊一仰头。
         “涛哥,您救这小娘们干嘛,她就是一小太妹,今儿我们不玩她,明儿她也得被别人操。大家都是一片的,没必要为个saobi翻脸,您把她交给我们,让哥几个乐乐,大家以后也好见面,您说是不是。她又不是您女朋友,要是您的女人,我们当然就不会碰了。”侯龙涛心中暗笑,没想到文龙还能教出这么一套一套的话来。他转过头去,露出犹豫的表情看着薛诺。
         这下可把小姑娘吓坏了,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用颤抖的声音哀求道:“别,涛哥,我……我真的不是坏女孩。”侯龙涛做出一个一咬牙,外加深呼吸的样子,好像是下定了决心。
         “她就是我女朋友,能让我们走了吗?”“操,涛哥,这可就是您的不对了,我们都看见了,您刚才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您这不是摆明了耍我们吗?”
         “我一见锺情行不行?”“行,您说什么都行。可光您锺情不管用啊,最多算个单恋,那小娘们看不上您啊,她就想被我们哥几个狠操一顿。”
         薛诺听见这话,赶快说:“我……我也喜欢他。”“什么,什么?你也喜欢他?那你是说他是你男朋友喽?”“是……”“那你亲他一下,让我们看看。”“这……”“得了吧,口说无凭,连亲一下都不肯,还他妈说是你男朋友,一试就穿梆了。”高磊说着就要过来拉人。
         薛诺一见,也顾不得少女的矜持了,在侯龙涛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去你妈的,我妈亲我都比这亲热,还男朋友呢,蒙他妈谁啊?”高磊在一旁哇哇怪叫着,“再给你一次机会。涛哥,要不然您亲她,她要是不反抗,我就信您。”侯龙涛转过身来,看着薛诺的俏脸,虽然有点脏,但还是很动人,“可以吗?”“嗯……”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几不可闻。
         侯龙涛轻轻的抱住薛诺的细腰,少女垫起脚尖,双臂生硬的揽住男人的脖子,闭着眼睛,双唇微微张开,侯龙涛的嘴跟着就印了上去。用舌头叩开紧闭的牙关,勾出少女的香舌,轻柔的xishun着,一手顺着腰背向下滑去,插入小neiku的裤腰里,用两根手指在臀沟的顶端搓弄着。
         嘴里品的是香津嫩舌,鼻中闻的是少女的淡淡体香,又有温香软玉在怀,侯龙涛一下就撑起了帐篷。女孩也感到了他身体的变化,有硬硬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小腹上。
         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但幷没有推开男人,一是因为高磊刚才的话,二是被这种和男人亲密接吻的快感所吸引,感到有一股暖流在身体里流动。
         就在两人热吻时,文龙又走到一个小孩身边,跟他和高磊耳语了几句,薛诺对这一切都没察觉,她正陶醉在那种由于缺氧而产生的轻微旋晕的感觉中。
         良久,两人的唇才分开,侯龙涛又小鸡啜米般的吻了她一下,薛诺喘着气,把脸埋入他的胸膛里,轻轻的磨擦着。“行了吗?还要什么证明?”“操,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涛哥的女朋友我们当然不敢碰了,你们走吧。”高磊装出无奈的样子。
         “等等,等等!”刚才和文龙耳语的那个小子突然怪叫起来,“这小娘们都他妈湿了,她要不是saobi怎么能亲一下就流水呢。亲一下对这种saohuo算什么,她肯定不是真的喜欢涛哥,不能就这么放她走。”一群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全集中的薛诺两腿的交叉处,“啊”女孩轻叫一声,双手紧紧的盖在neiku上。
         “把手拿开,装什么淑女,不知都被干过多少次了,还他妈不让看了。”那小子冲过来,一把拉开薛诺的手。在车头灯的照射下,淡huangseneiku裹住微微凸起的yinhu的部分果然有一小片水渍。
         “呜……不是……我……不知道……没有……”薛诺已羞的语无伦次了,眼泪夺眶而出。侯龙涛上前两步,一把推开那小子,把薛诺揽入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轻声安慰着。
         “涛哥,我这兄弟说的可有道理,您看怎么办吧。”高磊又开始主持大局。“你说怎么办,你还想让她干什么?”侯龙涛一副忿忿不平的样子。
         “您别生气啊,咱们可是说好了的,她证明不了是真的把您当男朋友,今晚我们就全做他男朋友的。这样吧,我看您也杠了,一定很难受吧,让这小妞给您吹一管儿,咱们就真的说不出什么了。”
         “什么……什么叫吹一管?”薛诺小声的问。“别在这装清纯,装什么傻,‘吹一管’就是用你的贱嘴xishun男人的机巴,直到他射出来为止。”“你们……你们太过分了!”薛诺大叫起来。
         “闭上你丫那张piyan,这轮不到你说话。有什么过分的,涛哥憋的这么难受,还不全是因为你这小saohuo。你要真把他当男朋友,用嘴帮他解决一下又怎么了?”“不……不……我不要……”女孩边哭边喊,在寂静的夜晚显的格外凄厉。
         “涛哥,您看,不是我不放她走,她跟本就对您没意思,还是把她留给我调教调教吧。”高磊yin笑着说。侯龙涛拉起薛诺的小手说:“别哭了,我带你冲出去。没人能逼你做你不愿做的事。”
         美少女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虽然从男人的眼中露出一丝的失望,但表情却很坚定,好像就算是面前有千军万马,也能解困脱围一样。薛诺对眼前这个男人的感激已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甚至产生了种崇拜的感情。
         “嘿嘿。”高磊冷笑一声:“冲出去?涛哥,您言重了,有龙哥在这,您就是要大摇大摆的走出去,我也不敢拦您啊。可是您要想清楚了,咱们出来混,最看重的就是一个‘信’字,您要是就这么走了,您的信誉可就屁都不值了。再说,龙哥不可能天天跟着您,您也不可能天天跟着这个小biaozi。我话说到这分上,再清楚也没有了,您看着办吧。”
         “小子,你是在威胁我了。好!我名誉不要了,你要报复就来找我,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奈。”侯龙涛好像豁出一切的样子,拉了薛诺就走。没想到女孩一下挣脱了他,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样从眼角掉落下来,上牙紧咬着下唇。
         侯龙涛奇怪的看着她,“怎么?你想留下?”薛诺没说话,然后好像是下定了决心,突然跪在他的面前,拉下他西裤的拉链,用颤抖的双手掏出了侯龙涛半硬不软的阳巨。
         “你这是干什么?”虽然这完全是根据他的计划,但侯龙涛还是对出奇的顺利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涛哥,你是好人,我不能让你为了救我就不顾自己的安危,我是真的喜欢你。”薛诺的声音变的很镇定,也停止了哭泣,可能是因为想清了自己的行动吧。
         只见她红唇一张,将侯龙涛的半个老二纳入了嘴中,然后就双手扶着他的胯部,一脸迷惘的不动了。侯龙涛感动的快哭出来了,既当了“英雄”又得了美人心,有这种福气的人,世间能有几个呢?
         “SB,连扣交都不会,真他妈笨,动你的头啊。涛哥,您还是教教她吧,难道咱们还在这站一辈子啊。”高磊在一边说着风凉话。虽然少女一动也不动,但侯龙涛还是能感到她嘴里的温热湿润,再看到她紧闭双眼的清纯模样,刚刚软下去的肉木奉又复活了。
         薛诺也感到嘴里的东西在不断的变大,把男人的xingqi含在嘴里,这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现在自己居然自愿的做了出来,心里不但没有厌恶感,反而还在为自己能使面前心爱的男人舒服而高兴。
         侯龙涛右手轻按住薛诺的后脑,左手抚摸着她的脸蛋,开始慢慢的在她嘴里抽动起来。薛诺睁开眼睛,抬眼看一下他,发现他正对着自己微笑,一脸的爱怜。美丽的姑娘好像受到了莫大的鼓励,开始自觉的前后活动着脑代,用湿润的双唇磨擦着男人青筋暴突的荫.经。
         “看看看,小逼开始发骚了吧,早知道丫那是个贱货。”高磊还在一边口沫横飞的叫唤着。“行了,你滚吧,这没你的事了。”文龙走过去,给了他一脚,小声的说。
         薛诺还在尽心尽力的服侍着男人,虽然侯龙涛的肉木奉不是巨大无比,但对于一个十六岁少女的樱桃小口来说,还是过于粗长了,她最多只能含入一半多一点。
         每一次圆大的亀头顶到她喉头的粘膜,跪在地上的小美人都有要呕吐的感觉,但她还是坚持继续咗着硬挺的机巴,一出一进的半根肉木奉上涂满了女孩的唾液,在车灯的照耀下,闪着yin猥的光芒。多余的口水还来不及吞下,就被荫.经撞了出来,流的她一身都是。
         还不成熟的少女的扣交毫无技巧可言,只是简单的含入再吐出,侯龙涛估计自己是第一个占有这个女孩嘴巴的男人,他也是靠着这一点的征服感来维持机巴的硬度,可光凭这点刺激,还不足以让他身寸.米青。
         虽说他可以抱住女人的头,像弓虽.女干一样疯狂的菗揷,很快就能到gaochao,可那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