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1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1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小说下载尽在www.dz88.com-读者吧 网友上传整理 -做最好的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人物介绍:侯龙涛有六个把兄弟,都是从小就在一起跟人打架打大的。在他高一那年,七个人喝了血酒,结为兄弟。
         老大,刘宏达,外号大胖。为人仗义,豪爽,但做事不计后果,极易冲动,还有些好高骛远。现年二十五,没有正经工作,有很多的黑道朋友。
         老二,武兵,外号武大。为人极有城府,攻于心计,是侯龙涛的小学同学。现年二十四,在银行工作。
         老三,刘南。富家子弟,最爱用钱买女人心。现年二十四,也是个海归派,自己开了一家广告公司。
         老五,岑小宇,外号二德子。央视某部门主任的公子,和央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人大大咧咧,不修边浮,却也对周围人事心知肚明。现年二十三,北体大毕业,是国家级的台球裁判,刘南广告公司的合夥人,也是侯龙涛的小学同学。
         老六,马明,外号马脸。北京某城区交通队大队长的儿子,在河北某市更是有强大的家族势力。为人阴险,但对兄弟却也没的说。现年二十三,由于老爸的势力,一直游手好闲,最近才转入正行,干起房屋中介的行当。
         老七,林文龙。从小和侯龙涛在一个院里长大,两人如同亲兄弟般。为人重情重义,极好接触,所以在他家那一片儿是黑白两道通吃,但就是办事不太牢靠,总让侯龙涛不能对他完全放心。现年二十二,在刘南的广告公司里任设计主任。
         除了这六个过命的兄弟,侯龙涛还有几个非常好的朋友,都是他的高中同学,会对他的未来起决定性作用。
         李宝丁,北京某派出所民警。
         项念休,外号一休,美国一大型药业公司驻京代表处的小头目。
         李昂扬,国家质检委检察员。
         左魏,北京一拍卖行拍卖师。
       一章 龙回故乡
       在线阅读地址
         二十三岁的侯龙涛坐在CA984航班的头等舱里,等着飞机起飞。想起一年来不可思意的经历,戴着一副黑边眼镜,斯斯文文的脸上不由得现出一丝笑容。
         在赢了三千五百万美金的*彩后(虽然在交税之后只剩下九百来万,但也很不错了。),本可悠然自得的过完一生,但坐吃山空不是他的作风,可要他自己开公司,又觉的太累,便花了五十万收买了全美最大的跨国投资公司IIC(INTERCONTINENTIALINVESTMENTCORPORATION)的总经理,让他派自己回北京的分公司做投资部的经理。终于可以衣锦还乡,又能和他那些从小一起长大的狐朋狗友打天下了,怎叫他能不喜上眉梢呢?
         一个女孩坐到了侯龙涛旁边的座位上,侯龙涛转头看了她一眼,两人礼貌性的相视一笑。那是个中国女孩,却染了一头金huangse的半长发,脸蛋很娇美,她穿着一件短背心,小巧的肚脐眼露在外面,ru防不是很大,但却很挺拔,在衣内挤出一条不深不浅的rugou,下身穿着一条很短的小白裙子,短到几乎连neiku都快露出来了,两条修长bainen的yutui裸露着,一双高跟凉鞋很可爱。
         “哎,多好的女孩啊,可惜被美国的文化给毁了。但是白给,我还是会要的,欧美的野性外加东方女性特有的柔美,也不错嘛。反正要飞十几小时,不如和美女聊聊打发时间。”侯龙涛在一边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小姐,我叫侯龙涛,咱们认识一下吧,十几小时的旅程,有个人聊天会好过一点。您贵姓啊?”“好啊,你不用客气,我叫张玉倩,叫我玉倩就行了。”女孩果然有欧美女人的大方,而且侯龙涛对名字里有“倩”字的女人有特殊的好感,因为他唯一爱过的一个女人的名字里就有一个“倩”字。
         飞机开始在跑道上加速滑行了。突然间,张玉倩双手紧抓座椅的扶手,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用力的闭着,表情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苦。侯龙涛关心的问:“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要不要我把空姐叫来?”“啊,不用,我有个毛病,很害怕坐飞机,每次都紧张的要死,还总是晕机,但为了回国,也只能忍着了。”张玉倩尴尬的对他笑一下。
         “噢,我这有新出的一种晕机药,你要不要试试?这药管用极了,实际上我也晕机的厉害,十分钟前我吃了一颗,你看我现在,一点事都没有。”“那太好了,快给我一粒。”可爱的女孩,社会经验还是太少,没什么防人之心,怎能想到眼前这个西服革履像大哥哥一样的男人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北京小痞子呢?
         侯龙涛从上衣的内兜里取出一个药瓶,倒出一粒给玉倩,“这药是甜的,像糖片一样,嚼了就行了。”“嘿,真的是甜的。”玉倩朝侯龙涛露出一个迷人的笑脸以示感谢。可她不知道,她吃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晕机药,而是强力的mihuanyao。
         侯龙涛是拿她做实验,看看这药是不是像说明书上说的那么管用,会让女人失去意志,却不昏迷,对外界的刺激仍会有正常的反应,药效四小时,随后什么也不记的,只以为睡了一觉。五分钟后,玉倩的眼神变的朦胧起来,甚至有口水从她的小嘴里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玉倩,你没事吧?”侯龙涛靠近她问。“我……没……事……”玉倩的话语已变得机械化了。“我操,这药也太他妈管用了!”侯龙涛心中一阵激动。他一把将玉倩拉入怀中,嘴巴压在她涂着粉红色唇膏的双唇上,开始贪婪的xishun起美少女甘甜的津液。
         玉倩的香舌在无意识中探入了侯龙涛的嘴里,两人的舌头缠在一起,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般,彼此吞咽着对方的唾液。玉倩两手搂住侯龙涛的脖子,发出苦闷的鼻音。而侯龙涛则用左手揽着美人的肩膀,右手已伸入了她的短裙中,抚摸着bainen的大腿。
         玉倩穿的是一条T-BACK的小neiku,她圆圆的屁股就直接落入了侯龙涛的魔掌。一个空姐走过两人身旁,看见两人亲密的举动,轻轻的摇摇头,心想:“这些从国外回来的年轻人真是太开放了,刚认识就这样。”两人亲吻了足足有钟,侯龙涛才放过玉倩的舌头。
         玉倩闭着眼睛,张着小嘴,急急的喘着气,胸前的两团嫩肉也跟着不停起伏。侯龙涛看看四周无人注意,拉起玉倩,搂着她软绵绵的身子,快步进入洗手间中。
         “妈的,头等舱就是跟经济舱不同,连洗手间都大一号。有钱人真是他妈王八蛋,上个厕所也要这么大地。也好,有空地慢慢玩了。”侯龙涛在心中一阵乱骂,但他没想到他自己也已算是有钱人了。
         侯龙涛先将玉倩顶在门上,用牙轻咬着娇嫩的耳垂,更将舌头伸入耳孔中伸缩着。左脚把玉倩的双脚分开,左膝抬起,磨擦她嫩嫩的yinhu。右手拉起她的小背心,推开ru罩,开始轻柔的rounie那大小适中、弹性极佳的左ru,轻轻用指甲刮她的小ru投,直到它像一颗小.樱桃一样站立起来。
         玉倩眉头紧锁,一副难奈的表情,小嘴微张,发出“嗯嗯”的声音。侯龙涛低下头,在玉倩雪白的脖子上舔着,紧接着又移到她的右ru上亲吻,把ru投含入嘴里xishun,用舌尖在浅红色的ru晕上打转。左手的两根手指插入女孩的嘴里,搅拌着她的嫩舌。玉倩在迷乱中,不自觉的开始xishun侯龙涛的手指。
         这时,侯龙涛已感到自己西裤的膝部被浸湿了,知道面前的小靓妹已做好了被插入的准备。但他幷不急,抽出手指,蹲下身子,双手抓住玉倩两瓣圆翘的小屁股,开始隔着她粉红色的小neiku亲吻。娇嫩的花唇不断向外吐着蜜汁,渗入了侯龙涛的嘴里。
         他拉下玉倩的neiku,面前出现一副绝美的yinhu,两片大荫唇和ru投一样是娇艳的粉红色,微微的张开着,一粒小肉芽在荫唇的交叉处探出头来,乌黑卷曲的荫毛明显是经过细心的修剪,呈现倒三角形。侯龙涛先将两片荫唇从下到上的轻舔了几遍,再将小肉芽含入口中,用舌尖挑动着它。
         玉倩修长的双腿变的僵直,柔软的臀肉向内缩紧,下体微微的向侯龙涛的脸上顶着,像在追逐他的舌头,口中发出“啊”的一声shenyin。侯龙涛将舌头探入荫.道中,分开小荫唇,舔啊舔啊,就好像正在品尝世界上最美味的食品。
         玉倩的荫.道像有生命一般,不断的夹紧侵入的异物。从她的反应,侯龙涛发觉玉倩不是个床上老手。在美国的女孩,又长的这么甜美,居然还能保持住自身的一份清纯,真是让侯龙涛有些感动。
         他幷不是一个真正的坏人,有时更是感情高于一切。他突然有点犹豫,只为满足自己的xingyu,就这样欺淩一个好女孩,自己会不会后悔呢?想着想着,逼缝中的舌头也缓缓的停了下来。
         就在这时,玉倩突然娇声的说:“别……别停嘛……我好难过……”侯龙涛抬起头看她,一张俏脸上有两朵晕红,一双妩媚的大眼睛虽然由于药物的作用显的无神,却也有秋波不断的送出,嫩红的舌头伸在外面,舔着红唇,口水顺着嘴角一直流到雪白的胸脯上。
         这样的景象就算是圣人也没法忍受,更何况是从小就视色如命的侯龙涛。他一把将玉倩脸向下按在洗手台上,拉出早已怒挺的荫.经,带上套子(侯龙涛在国内和女人dapao时从来不带套,但眼前的女孩是待在美国的,他可不想弄点HIV玩玩。虽说国内的女人也不全是乾净的,但他都是找良家妇女,再就是在侯龙涛内心的深处一直认为所有国内的女人是世界上最乾净的。他就是这么民族主义。),准备从背后操入。
         他一低头,看见了玉倩藏在两片翘臀间的肛门,居然也是粉红色的,还在轻轻的蠕动,诱人之极。侯龙涛禁不住诱惑,不得不再把插入的计划推迟。他蹲下去,扒开玉倩的臀瓣,伸出舌头,在她的菊花蕾上轻舔。一股浴液的香味冲入鼻中,难道美女的piyan都是香的?
         这下可要了玉倩的小命,“别……别舔……啊……好难过……求你了……”侯龙涛将一根手指慢慢的插入她的xiaoxue中,轻柔的抠弄起来,舌头还是在她深深的臀沟中不停滑动。“处女”两个字一下子冲进了侯龙涛的脑海,他摸到一层薄薄的肉膜护在收缩的yinbi上。
         这一不期的发现,简直令侯龙涛的小弟弟又涨大了一号。玉倩难奈的扭动着小蛮腰,胸前的shuangru也跟着不停的晃动。侯龙涛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来,手扶硬挺的大机巴,在玉倩的荫唇上磨了几下。玉倩回过头来,用一种又哀怨又略带乞求的眼神看着他。
         这种眼神能杀死世界上所有的男人。侯龙涛腰一用力,粗长的荫.经长驱直入,小腹“叭”的一声狠狠的撞在玉倩圆润的屁股上。就这一下,侯龙涛就差点射出来,xiaoxue实在太紧了,yinbi紧紧的包裹着大机巴,还在不停的收缩,再加上顶在子宫颈口上的大亀头,被像小嘴一样的花芯xishun着,真是太刺激了。
         他赶快收敛心神
已达第一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