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29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然后,睡觉。
         我老婆和王大牛睡在床上,我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照旧如此,这三周来,多数时候我来看他们zuoai,有几天工作太累了也就不来了。王大牛是真的一天都空不得,天天晚上将近一个小时的操(B)明显是他例行的功课,他俩一个愿操,一个愿挨,我是愿看,我看从性生活上,我们都活在天堂一样。
         王大牛现在正揉着我老婆的naizi,和她接着吻,胯下那根牛(J)被我老婆握在手里,越来越熟练的爱抚着。
         终于,他忍不住了,掰开我老婆的腿就要进入。
         我老婆却推着他的胸膛,说:“大牛,今天晚上的电影,你觉得怎么样?”
         王大牛火急火燎,呼哧带喘,“啥咧?”
         “电影!《红高粱》!”
         “嗷,行咧,挺带劲!”说着就又要挺腰,哪知道我老婆竟然一手捂住了胯下。
         “我问你几句话。”
         王大牛正掰我老婆的手,一看我老婆非常严肃,万分痛苦地点点头,下面的粗(J)一胀一胀的,“媳妇儿,非要现在问?……那就问。”
         “喜欢这电影吗?”
         “还……还成哩!”
         “觉得哪里好?”
         “汉子像汉子,女人像女人!”
         我老婆轻轻的笑了,想了想,“说的也是,那最喜欢哪一段?”
         王大牛想了想,“嘿嘿,在高粱地里那段……”
         “正经的!”
         “哦,”大牛挠挠头,“最后呗,干小日本那段。”
         “觉得谁演的最好?”
         “那啥……姜文!”
         “为什么?”
         王大牛想了半天不说话,我在沙发上偷笑:我说过,你们没有共同语言,他连你最喜欢的电影都不能聊五句以上!
         突然,王大牛从床上跳下地,光着屁股,这个黝黑的壮汉子,端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唱了起来:
         “喝了咱地酒啊,上下通气不咳嗽,喝了咱地酒啊,滋阴壮阳嘴不臭,喝了咱的酒,一人敢走青刹口,喝了咱的酒,见了皇帝不磕头!”
         王大牛一边唱着那首著名的《酒神曲》,一边冲妻子坏笑,板寸头,黑红黑红的疙瘩肉,粗大的(J)在胯下晃来晃去,木墩子似的黑毛大腿,小船一样的大脚板子,粗实实雄赳赳的声音——浑身上下,透着雄性,透着豪爽,透着魅力。
         妻子看呆了,等王大牛唱完又爬shangchuang,嘿嘿笑着搂她在怀里,她才猛醒过来似的,紧紧抱着他宽阔如山的肩膀,死不撒手。
         还用说什么?王大牛不但看懂了她最爱的电影,而且明白了为什么她爱那部电影,不但明白了她为什么爱那部电影,还给了她比那部电影中,更男人的男人。
         王大牛也许不懂电影,不懂音乐,不懂文学,不懂戏剧,但是他懂女人,妻子甚至不用倾诉,他就已经在默默倾听。这个很多时候拙于言辞的汉子,也许是出于机缘巧合,也许是出于本能,牢牢地,死死地,抓住了我老婆的心。
         我靠在沙发上,看着王大牛和我老婆zuoai——不,用这么文雅和现代的词汇来形容是不恰当的,他们在操(B)——我心里真的死了,我尽了自己最后一分努力,想要夺回自己的女人,可最终的结果,是使她更完全地被王大牛征服。
         “嘿嘿,媳妇,俺这里有比那酒还好的哩!”
         “什么?”
         “咱的(J)水,咱的怂,那也是滋阴壮阳哩!”
         “讨厌死了,坏透了!”
         “嘿嘿嘿,媳妇,你没看霍大妈今天又夸你变漂亮咧?眼睛还直瞟俺,知道是俺滋润的哩!”
         “丢死人了!人家以后不跟你出去了!”
         “啥咧?今天还死拉着俺的手不想松哩!”
         “讨厌……啊……臭大牛……坏……又不说一声就进来了……”
         “媳妇……俺……你这嫩(B)……俺操她一百年都……不觉得厌……真好!”
         “啊……啊……”
         床上这一幕,一黑一白,一健壮一柔弱,一粗糙一细嫩,一粗犷一温柔,如太极图,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相生,生生不息。
         这才是天地之道,万物升息之法。
         彻彻底底,完完全全,我退出竞争。
         我踏实了,我总算不用受内心里道德的指责,说我把女人让给了另一个男人——我争取了,我没有让给任何人,是王大牛这个男人,我真的没法和他比,完全失败。
         我可以接受这个结果,真的,我的家里有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我,我会活得很好,有钱、有权、有面子、有gaochao。
         我有幸福的家庭生活。
      
      
       《引牛入室》59
         这是,平平常常的一天。我,下班回到家中,在饭桌前看着报纸,闻着烤箱里牛肉的香气,等王大牛回来开饭。
         哪知道王大牛这家伙从健身房练完大块回来,一进门就脱个精光,大踏步走进厨房。“媳妇,烤牛肉啊,俺最爱吃了!”
         “哼,就知道你爱吃,哎呀,你怎么又不穿衣服!讨厌死了!”
         我走到厨房门口,胯下的小(J)又开始发硬。
         “媳妇……今天俺们铁馆……来了个小娘们……门口写着不让女的进……她非进来……拿着相机拍……说是喜欢俺们……美……”王大牛含着我老婆的naizi,口齿不清,我老婆则早就瘫在他怀里。我往下一看,大牛那根粗(J)正胀得梆硬,贴在小腹上。
         他觉得不过瘾,一把兜住我老婆的屁股,把她放在橱柜台上,大手roucuo那两个bainen的rufang,上面的rutou由于他这段时间的掐弄,颜色明显变黑了。
         “俺和大奎一看就知道是小骚娘们,她看着俺们哪儿那些膀实汉子口水都要出来了。俺俩就在她面前显大块儿,那娘们白,脸不算好看,可是naizi特大,跟你差不多了,俺俩给她看咱的疙瘩肉,她不但拍照,还上手摸,摸着摸着脸就红得不行,俺俩的(J)都快把裤衩顶破了,那小saohuo往下一看,都要尿出来了,腿直打晃。大奎说小姐,要不俺穿上健美裤头给你表演?那娘们一听就点头,大奎说去俺那旮拍吧,那娘们又点头,他俩就走了。”
         我老婆听了轻哼一声,“原来你是想着别人,怪不得今天这么猴儿急!”
         王大牛脸红脖子粗的,脱下我老婆的neiku就抠(B),“那小娘们太浪了,要不是有了你,俺早跟大奎一起,前后俩洞都给她操进去,塞她一晚上,让她浪个够!”
         老婆脸红,说:“那你去啊!”
         “俺说了不是?俺想着你哩!俺想着你给俺做牛肉,想着你比她美多了,想着你naizi比她还大,(B)里又嫩又软,身上也白,有股子……”王大牛浑身是汗,估计是从铁馆跑回来的,“有股子牛奶味儿!”大牛红着脸,脖子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没等我老婆答话,就把大嘴压倒了我老婆的红唇上。一阵猛亲。
         王大牛亲着,下半身也不老实,双手分开我老婆的腿,他牛高马大的,橱柜的台面正好在他胯下的高度,就想这么把(J)操进去。
         我老婆感到了下身的温度,反应异常强烈,使劲挣脱了王大牛的亲吻,“大牛,不行!”
         王大牛此时的表情极为搞笑,我从没想到在那张阳刚粗旷的脸上能出现这样的表情,就如同一个小孩子被抢走心爱的棒棒糖。
         “啥?你是俺媳妇哩!俺想啥时候操……”
         “臭大牛!我……”我老婆堵住那张因为欲求不满而跑着火车的嘴,“我……没来月经,所以……”
         我和王大牛同时一惊。
         “啥?媳妇,你说啥咧?”
         “傻大牛,今天我去医院检查,我怀孕了!”
         王大牛傻傻地盯着我老婆,然后。
         “啊!!!!”
         妻子发出一声尖叫,吓了我一大跳,她的身体已经腾空,我都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似乎是一瞬间,王大牛就像举一个小孩子一样,把妻子扛在了肩上。
         “啊……啊……放我下来!”我老婆坐在大牛的肩膀上,两腿间夹着那个板寸大头,又羞又害怕。
         “嘿嘿,怕啥哩!媳妇,踏踏实实坐稳了,手扶着俺的下巴也行咧!”
         “王大牛,我害怕!”老婆从没在自己家里被举得这么高,依旧惊叫不已。
         “哈哈哈哈,好媳妇,怕啥哩!”王大牛肩上坐着我老婆, 轻松的就像那只是一片树叶,“俺两手托着你半个钟头都没问题,还不信俺肩膀扛不住你咧?”
         妻子还是有点紧张,手扶着王大牛的脑袋,“臭蛮牛,大蛮牛!吓死我了!”
         王大牛看老婆坐稳了,竟然就这么走起来。我们的家房高有三米五,让他和老婆这么玩是没问题,问题是门可没有这么高,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我老婆又是一声尖叫,眼看着就要撞到墙上了,王大牛嘿嘿一笑,半蹲着,让我老婆安然过门而出。
         我一边往旁边让,一边想:这家伙深蹲250多公斤,恩,不奇怪。
         王大牛扛着我老婆走到客厅里,撒着欢儿的带她转,“媳妇儿,见过这么高没?”
         我老婆依然紧张,“没,没,大牛,你慢点儿!”
         王大牛走到水晶吊灯下,“媳妇儿,这水晶灯上的灯泡太多,你不是说太热吗?俺大牛给你当梯子,拧下来俩就行哩!”
         妻子坐在王大牛城墙一般厚实的肩膀上,我看到大牛粗壮的脖子两侧,斜方肌上手腕粗细的肌腱高高耸起,手臂上端的三角肌像一个大铁球,加上雄浑的胸肌和背阔肌、肩胛肌,妻子真的像是一个小孩子坐在一棵伟岸的大树上,她所占据的位置,还不到大牛肩宽的一半。
         我老婆估计也感觉到了屁股底下,热乎乎的疙瘩肉一块块坚实如铁,时不时的隆起,厚实又安全,慢慢放松了下来,嗔道:“家里又不是没有梯子,干嘛要你来当梯子?”
         王大牛又嘿嘿乐,摸着我老婆垂在他胸前的细白小腿,“哪个梯子能有俺安全?俺这是金钢梯子哩!”说着又弯了弯手臂,让妻子看他发达的二头肌,“俺媳妇怀了俺的娃,哪能再让你爬高走低的,以后换个灯泡啥的,等俺回来再说。”
      
      
       《引牛入室》60
         我老婆心里甜蜜,忙伸手拧下两个灯泡来,嘴上却不饶人,“傻大牛,傻力气没处使!”
         王大牛看她卸下了灯泡,笑说:“媳妇儿,梯子能带你走?俺能带你好好参观咱家哩!”说着他就真的扛着妻子在家里到处转,我老婆乐得合不拢嘴,她从没在这个角度看过这个家,她惊叫着冰箱上的土真多,惊呼着空调该清洗了,还计划着家里所有灯都该擦一遍了。
         我看着王大牛大山一般驮着我老婆,叉着两条大腿,甩着大脚板,胯下当啷着大(J)大蛋,在家里参观,我老婆脸上都是幸福,绽开像一朵花。
         走到我们的卧室,她看了看天花板上那个我自以为很隐蔽的摄像头,拿手摸了一下那个精密的镜头,似乎被玻璃的冰冷所灼伤,缩回了手,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叹了口气,说,“大牛,王成,咱们该谈谈了。”
         谈话非常简短,因为我的要求很简单,我早就想好了,我要留在这个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