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27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了这么多你家的事情,我学到了一点。”
         王大牛愣了,没想到妻子突然这么严肃,“啥哩?”
         我老婆看他瞪着牛眼,一脸紧张,“噗哧”一声笑了,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揪住他胯下那根俄国大香肠似的家伙,“我学到了,我是管不住你这根坏东西的,”说到这里,她轻轻叹了口气,“你娘没管住你爹,你大媳妇没管住你,我也管不住你。我不打算做那些徒劳的事情。”
         王大牛瞠目结舌,“啥?你说俺……你说俺再在外面有女人,你也不管?媳妇儿,你咋这大方咧?!”
         我老婆又气又笑,“大傻牛,你喜欢我不?”
         “俺不是说了?稀罕死你哩!俺到哪儿找你这样天仙儿似的女人去?”
         “可你邪劲儿这么大,我总有陪不了你的时候,那怎么办?”
         王大牛没声了,过了有好久,不情不愿地说“俺……俺憋着呗!”
         我老婆靠在他胸膛上,手轻轻摸着那颗小李子一样大的喉结,“傻大牛,谎都不会说!”
         大牛含含糊糊,“那……那媳妇你说咋办?”
         我老婆抬起头,看着王大牛的眼睛,浅浅地笑,温柔动人,“王大牛,你要是在外面动了色心,我也不拦着你快活。可有一样你要记得,在济南我是你媳妇,我和兰子给你洗衣服、做饭、生儿子,别的女人做不到,别的女人就爱上你的……牛家伙,我爱上的是你的人!你在济南有家要回。”
         王大牛把妻子紧紧搂在怀里,半天没说话,最后憋出一句,“俺知道哩,俺知道。”
         又过了好一会儿,我老婆又搂住王大牛的脖子,有点贪婪地闻着他身上的味道,“臭大牛,接着说你在玉米地里那事儿,我听听你肚子里有多少坏水儿。”
         “刚才说到哪儿了?媳妇你老打岔……哦,对,俺把着兰子的屁股,正操着,猛子就在玉米地外面坏笑,说大牛兄弟,和俺兰妹子跳舞哪?俺说是哩!俺大伯就说啥啊,哼哼唧唧的,‘汉子捧缸’呢吧!兰子这时候使劲抓挠着俺的背,不敢出声儿,其实她背对着猛子他们,玉米地那多厚实,啥也看不见,可她身上一紧,(B)里也紧,俺忍不住了,就大动起来,一颠一颠的让她套俺的(J)。”
         “俺大伯就哈哈笑,说真他娘的,(J)家的这个大莽牛,(J)上的瘾比俺当年还大!猛子就说大牛兄弟,你真行,俺咋就没想到这么玩咧?明儿个俺就捧着俺媳妇在俺家地里绕大圈哩!俺喘着,说行啊,咱哥俩比赛操媳妇,看谁劲儿大,操着娘们还能走得快。猛子说走得快哪有啥? 得看谁让小娘们尿的骚水多!俺说要不咱就比谁操得久,(J)硬!俺和猛子哈哈大笑。俺当时(J)乐着,蛋子胀着,嘴里聊着骚话,那个过瘾啊,甭提了!”
         妻子听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把脸都藏到王大牛那两块高耸的胸肌下面,“你们这些男人啊……”
         “俺大伯也跟着笑,说他娘的,都比生牤子还骚,这‘汉子捧缸’可是俺老王家的传家宝!75年的时候你爷爷是公社知青办主任,那时俺才11岁,老是偷偷看他操弄那些城里来的小娘们。猛子就问,爹,俺爷爷(J)能有俺大不?俺大伯就说,咱王家老爷们裤裆里哪个没吊着个大(J)?俺恁小就看着你爷爷把那些bainen娘们操得哭天喊地,凡是来找他盖回城章的水灵妮子,你爷爷一个没放过,全触哒了,有的小骚娘们还回来找他,那时候他就爱‘汉子捧缸’,有一次他捧着个上海来的知青在屋里边走边操,(B)水滴的哪儿都是。看见俺躲在知青办窗户外头,还跟俺说:‘小子,学着点儿,这叫汉子捧缸!’”
         “你爷爷也真是条棒汉子,那些小娘们好几个怀孕的,有两个和男知青结了婚的,要一起回城,怀了孕都不打掉,回城前夜还来找你爷爷,哭着说是他的种,要给他养大,你爷爷一听裆火乱窜,把两个大肚子娘们按在炕上轮着操,那俩城里娘们喊得屋子都要塌了,说插队这一趟,最忘不了就是咱山东好汉的大(J)。你爷爷那天晚上也疯了似的,一直操弄她们到第二天早上,两个saohuo路都走不动了,她们那俩男人扶着上的车。早上撒尿,我一看你爷爷的卵蛋子,小了整一圈儿!哈哈哈哈!”
         妻子听到这么yin邪的事情,骂道:“哼,怪不得你这么坏,根本就是祖传的!”
         王大牛就摸着我老婆的naizi,笑,“媳妇儿,你说对了,当时俺猛子哥听了就说,怪不得俺这根骚家伙不老实,原来俺爷爷也骚得很,咱王家汉子邪劲儿大是祖传的哩!俺一听俺爷爷的骚事儿,(J)硬得钢条似的,使劲拱着兰子,问俺大伯,这‘汉子捧缸’是俺爹教俺的,那许是俺爷爷传给俺爹的?俺大伯又哈哈笑,说傻小子,俺结婚前,你爷爷教了俺一晚上炕上的事儿,猛子和刚子结婚前,俺也没少教他俩,王家的老爷们,地里是好把式,炕上更得是好把式,你说这招式可不是咱王家的传家宝?”
         “俺一听就狂了,俺胯下的牛(J)是俺爷爷传下来的,这‘汉子捧缸’也是俺爷爷传下来的,俺操弄女人也是为给俺王家传种哩!俺生了儿子也要教他这招式哩!俺气喘吁吁,扎着马步,把兰子操得啪啪响,许是隔着老远都听见了,俺大伯和猛子都笑弯了腰。”
         “这时候俺发现兰子好些时候也不出声,俺侧脸一看,兰子咬着俺肩膀,眼泪哗哗的,俺这才知道兰子还是害臊,(J)硬得难受,可咱还是心疼媳妇哩,俺只好又把她放在地下的衣服上,压在她身上继续操。”
         妻子“啪”的一声,打了一下王大牛不老实的粗手,说:“这才知道心疼媳妇?晚了吧?”
      
      
       《引牛入室》55
         “嘿嘿,俺也知道刚才野过了,谁知道俺一低下身子,玉米地外头猛子哥就不答应了,说大牛兄弟,瞅不见了!俺就喊,猛子你个骚犊子,你给嫂子种儿子站着啊?猛子就不说话了,俺就继续咣咣操媳妇,(J)上那个好受劲儿,甭提了!兰子这时候总算不哭了,俺看她脸上松快了些,就逗她,说俺媳妇哪里水都多哩,上面留马尿,下面留骚尿,兰子使劲掐俺,说你坏死了,俺说有啥哩,都是老王家的爷们,你还不是俺老王家的媳妇?”
         “兰子就说你们老王家的爷们还换媳妇啊?俺是你的媳妇还是猛子的媳妇?俺说当然是俺的媳妇,猛子哥也就能看看你的肩膀,谁敢动你俺杀了他!俺刚才就是特痛快,俺可稀罕你哩!兰子放心了,摸着俺的疙瘩肉,说大牛哥,亲汉子,放怂吧,俺渴死了。”
         “俺一听也觉着渴,大太阳底下,俺俩汗都流光了,俺说好咧,俺加把劲!俺就一阵猛操,兰子也来劲了,可她不敢喊,就是使劲抓着我的屁股,往上抬腰。正在兴头上,俺突然觉得肩膀上放了一只手,吓俺一跳,回胳膊就猛抡,结果眼睛一扫,娘咧,是俺猛子哥的儿子,铁蛋儿,幸亏这小子才4 岁,个子不高,俺那一胳膊抡空了,要不俺表嫂还不跟俺玩儿命?”
         我老婆一算,说:“你那表哥比你大3 岁,你结婚那年他22,怎么都有4岁的儿子了?”
         王大牛挠头,“媳妇儿,俺猛子哥那些骚事儿就别提咧,他当兵前结婚,和俺嫂子睡了两天就走,回来儿子都一岁半了。”
         妻子一听就说:“你表哥怎么也这样,说生孩子就生?”
         大牛不解,“啥?那想要孩子还得先请示国务院啊?”
         我老婆咯咯笑,说:“可这也太简单了吧,怎么都这么快就有孩子了。”
         王大牛仰躺在床上,不明白我老婆惊讶什么,“爷们身体壮实种子好,家伙大种的深,俺王家的媳妇又都腚大naizi大的,圆了房没孩子不才怪?”
         妻子从王大牛健壮的身躯上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和她短暂的对视,她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什么鄙视,取而代之的,是让一个男人更加难以忍受的——怜悯。
         别人随随便便都能生出儿子,我却吃药打针三年都种不下一个种子。
         为什么我在短短的三天内就仰视着王大牛,就臣服于他,就拱手把妻子让给他?为什么我有yinqi癖这样biantai的心理疾病? 我想也许,我仰视着的,臣服着的,和千百年来人类仰视着的,臣服着的,是一样的东西:那男性生殖力的丰碑!
         (J),我崇拜你,生命之柱,阳刚之柱,力量之柱,你支撑着人间的天空!你是太阳,你是雨露,你是世间最强硬的,你征服世间最柔软的!
         我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这是我的顿悟,我现在知道我的命运轨迹,恐怕和我法定的妻子和她私下的“亲汉子”,要长期纠葛在一起了。
         王大牛哪里知道他那根牛(J)已经被我在心里赞美了个够,如果他知道的话估计要愣半晌,然后吐一地。他还在继续讲:“那时铁蛋儿看着俺和兰子,手里一缸水,说叔,俺爹让俺钻进来,给你们送水哩,俺爹说你和婶子大太阳底下干重活哩!兰子一听铁蛋儿在旁边,(B)里又死死夹住俺的(J),美死俺了,她使劲起身想找衣服遮自己,哪儿有衣服,都垫在身子底下呢!俺赶快又趴到她身上,算是遮住了。”
         “俺就说铁蛋儿啊,说放地上吧,大牛叔一会儿喝。铁蛋儿就说大牛叔,你和婶儿干啥呢?俺说婶子生病了,打摆子,叔要压着她哩!这时候兰子(B)里就跟个小拳头使劲攥着俺的(J),俺实在忍不住了,恣儿死了,俺就开始拱屁股,心想猛子这虎了吧唧的货,自己把儿子派进来,别怪我教你儿子操(B)!铁蛋儿看着俺都呆了,说叔,你腰下是啥啊?!俺心想这咋骗啊?猛子哥你别怪俺,俺就说那是叔的(J)。铁蛋儿就说大牛叔你(J)咋那么大咧,比俺腿还粗!俺心里不知咋的特过瘾,兰子又把俺搂的死紧,俺觉得要尿(J)水儿了,也不管了,就说铁蛋儿,你长大了和叔一样大,(J)大小妮子才稀罕你哩!”
         妻子被这庄稼地里的狂野xingshi彻底震惊了,“你……你怎么跟孩子这么说啊!”
         王大牛嘿嘿笑,“不这么说咋说?俺当时恣儿着哩!猛子哥让铁蛋儿进来,那是他的错,怪不到俺头上,再说了,那小子才4 岁,几天就忘了。”
         妻子板下脸:“王大牛,你以后要是敢这么教咱儿子,我跟你没完!”
         “媳妇儿,那都是赶巧了,哪能那么早就教孩子哩?你听我讲完啊,铁蛋儿这小子,真他娘的……他还接着问,叔,你(J)下面咋还有两个大肉蛋子咧?俺就说那是叔的卵蛋哩!铁蛋儿就说叔,你(J)咋插进婶子的屁股里咧?俺说俺那是给婶子治病哩!铁蛋儿就说叔,你(J)上咋那么多汤汤咧?俺说那是你婶儿流脓了!铁蛋儿就喊啊呀,大牛叔!俺婶儿一下喷出来好多脓,都流你卵蛋上了,还往下滴哩!”
      
      
       《引牛入室》56
         “俺一听就彪了,哇啊啊大叫往兰子(B)里尿(J)水儿,一边儿尿,铁蛋儿这小犊子,和他爹小时候一样皮,还在俺屁股上打了两下,说叔,你屁股上咋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