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26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啥硕士男人不要,愿意伺候咱,愿意当咱媳妇,还愿意给咱生儿子,俺以后就是你的男爷们,俺以后就是你的天哩,有啥事儿有俺咧!要是以后负了你,叫俺出门就被车撞死!”
         我老婆想捂他的嘴,却大概觉得我在旁边看着,这个动作也太琼瑶了些,抱着王大牛肌肉发达的膀子,她眼中含泪,脸上却无比踏实和满足。王大牛憨憨地看着我老婆,不知道自己直愣愣的发言老婆明白了没有,会不会笑话。
         我知道妻子被感动了。我老婆半天没说话,使劲忍着眼里的泪,最后冒出一句:“傻大牛,臭大牛,粗人!”
         王大牛傻笑起来,在我老婆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搂着她又倒在了床上。“媳妇,其实俺也特喜欢‘汉子捧缸’。”
      
      
       《引牛入室》52
         我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看着,听到这句,刚刚有点不爽又有点暗爽的心情,一下烟消云散,差点笑出了声,作为一个跟着妻子看了几年韩剧的人,我知道在此种刚刚表白的气氛之下,一个男人应该和女人尽量温存,创造浪漫和温馨。
         王大牛却说他也喜欢“汉子捧缸”!
         妻子果然羞怒交加,“你就不能正经三分钟?”
         王大牛挠挠头,“啥?俺见业主的时候就挺正经哩。”
         我老婆看他的傻样,真不知气好还是笑好,“我说现在!”
         “嘿嘿,”王大牛咧着大嘴叉子,“炕上正经有啥劲?再说了,俺刚才把心窝窝都掏出来给你咧!”
         妻子也不是第一次听他说荤话了,知道王大牛本性是改不了了,又是无奈又是喜欢。
         我想王大牛憨直的个性让他刚才的表白像真金白银,这粗人的表白如此短暂。我想起了自己衣冠楚楚地在妻子面前,做出过的那么多表白,说过的那么多情话,每一句都比王大牛的浪漫,每一个字都闪烁着粉红色的光芒,每一段都比王大牛长久,甚至还有一首长诗。
         可是那些都是狗屁,当婚姻的挫折来临,我迫不及待的背叛了妻子。
         王大牛,这个素不相识的人,成了妻子的依靠,短短几天,他就愿意把妻子当成自己的女人一样疼爱、呵护。
         我胡思乱想着,我想到王大牛真的像一座山。
         “大色牛!”老婆脸上的不再是气愤,而带了三分宠溺,在王大牛身下她是小女人,但有时候,王大牛孩子气的诚恳直率激起了她的母性。
         这是她的男人,强壮、直率、好色、充满野性,他能给家里带来食物,他能给她的子宫带来生命,他能给她的生命带来希望。
         我无声地叹了口气,完败。虽然早就认命,但我真的没法和王大牛这样的男 人竞争。
         “嘿嘿,媳妇,”王大牛又喝了口水,完全没注意到我老婆复杂的心理过程和眼中闪耀的爱意,“俺和兰子有一次玩‘汉子捧缸’,是在俺家地里哩!”
         我老婆见怪不怪,“哼,你呀,坏透了,刚才还说在院子里,现在竟然还在田里……真是……”
         王大牛抚摸着我老婆嫩白的肩膀,“嘿嘿,那时候兰子才过门没一个月,大夏天的,天天中午她给俺往地里送饭哩。送了饭就看俺坐在树荫底下吃,她也不吃,就看着,说看俺吃饭带劲,她回去也能多吃几碗哩!嘿嘿。天热,俺在田里干活,就穿个……”
         我老婆接话:“大裤衩呗!”
         王大牛又挠头,“俺们那儿男人都爱穿大裤衩子,松快,凉快,嘿嘿。”
         “继续讲,我听你怎么祸害你大媳妇。”
         “俺大媳妇那时候也穿得少哩,天热,就个小布衫子,胳膊都遮不住,俺吃着吃着,就看兰子可美哩,就顺着她领子往里看,那俩大naizi,和你的一样哩!”
         “呸呸呸,你还敢比!”我老婆打着王大牛,王大牛就乐。
         “兰子的naizi没你大,俺说和你一样,是说那naizi都被俺掐大了!”
         我老婆不知道是表现得更愤怒一点呢,还是装作没听见好,羞得使劲揪住王大牛的耳朵。
         “哎呦哎呦,媳妇饶命啊,媳妇,俺下次不敢了!”王大牛也不躲,似乎享受得很。我想,让我妻子——这个他一根手指就能制住的女人——揪耳朵,让王大牛更满足:这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他才纵容她,宠着她。
         妻子哪里舍得使劲揪,松开了手,“不许说……不许说到我,你接着讲!”
         王大牛抓住我老婆的小手,“俺大媳妇也爱揪俺耳朵哩,嘿嘿……”
         看我老婆又要揪,连忙继续讲,“俺一看见兰子的大naizi,上面都是俺昨黑间掐的紫道道,(J)一下子就硬了,差点把碗顶翻,兰子一看就脸红了,小声儿跟俺说:‘这白日天光的,你可不敢犯邪劲!’俺一听知道她害羞,那还咋办?地里都是老爷们在吃饭,忍着呗。”
         “俺一吃完饭,兰子赶快就收拾东西要回家,俺也就由着她咧,想着硬了就硬了,过会儿它还不软?俺坐在树荫底下乘凉,看着兰子往家里走,这一看可不得了,俺兰子那大屁股一扭一扭的,像个小磨盘,俺就盯着看,越看天越热,越看(J)越硬,俺实在受不了了,正好看见兰子走过俺家玉米地,俺站起来就往她跟前儿跑。”
         “别家爷们一看俺跑,就喊大牛,大热天的你疯跑啥?俺说俺想把尿撒地里哩!俺家地旁边就是俺大伯家大儿子的地,叫猛子,他比俺大3 岁,看得清,猛子就喊:‘大牛兄弟,撒尿咋裤裆里揣着擀面杖咧?!’俺也不理他,蹬蹬蹬跑到兰子旁边,抢过她手里的竹篮,放在地上就把她扛进了玉米地里。”
      
      
       《引牛入室》53
         妻子一听,骂道:“大牲口!”
         王大牛已经被这句骂得麻木了,说:“媳妇,你骂得和兰子一样哩!她那时候吓了一跳,惊叫一声就不敢再叫,使劲抓俺的膀子,小声说:‘你个大牲口,地里还有人哩!’俺才不理哩!俺说有人怕啥,汉子操媳妇犯法咋咧?俺扛着她踩倒了一小片玉米,把她放在上面,两下就扒光了她,再就褪下俺的大裤衩,在她底下抹了点吐沫就操了进去。”
         “那次真过瘾哩!俺就疯操,兰子也不敢喊,就紧紧抓着俺的背,俺也不觉得疼,那天她水那叫一个多哩!天那么热,俺俩汗都粘在一起了,俺啥也不想,就想着操他娘咧,还是有媳妇好,啥时候(J)硬了都有人给咱夹着。”
         我老婆一把攥住王大牛那又来了精神的黑(J),“你就知道自己这家伙痛快,不管你那乡下媳妇羞死。”
         王大牛不认同妻子的指责,“哪能够?兰子那天尿了好几次骚水哩,弄俺腿上都是,没东西擦,用她的neiku擦的。”
         妻子无语,她似乎在想象着那会有多刺激。
         “后来俺操着操着,兰子在俺耳边小声说:‘你那肉茄子今儿晚上俺就剁了它,省得留下祸害女人。’俺就笑,俺就说那怕是刀要卷刃哩!俺下面暗暗使着劲,兰子就使劲咬着俺肩膀,那时候她就尿了。尿了她也不敢喊,就喘,说大牛哥,你完了没?俺说媳妇,你男人是那完没完事儿小娘们都不知道的汉子吗?兰子就笑,说有时候俺真希望你是那软塌塌的男人。”
         “俺就更使劲操,她就更使劲抓俺,俺操得她忍不住哼起来,她就在俺耳边说:‘亲汉子,俺背上刺得慌哩!’俺一听还不知道她啥意思?一把就把她抱起来,‘汉子捧缸’哩!”
         “王大牛,你还真在地里……你可真行!”我老婆惊讶得张大嘴巴,听到细节处止不住吃惊。
         “嘿嘿,后面还有更行的哩!俺托着兰子的屁股,就在俺踩出的那片地里绕着走,兰子搂着俺的脖子,小声哼着,问俺为啥非得中午操?俺就说俺看见你(J)就硬,硬了你就得给老子夹着!兰子说俺咋嫁给你这么个大牲口咧?俺说忘了?你就看上俺壮实哩!软塌塌的男人能操得美你?兰子说你天天折腾俺,俺(B)都要被你操烂了。俺就说啥咧?你哪天晚上叫得不美?哪天晚上也没少尿骚水!兰子就说亲汉子,大牤牛,俺恨死你的(J),也稀罕死了!”
         “俺就觉得那天兰子特美快,那水儿,顺着俺卵蛋子一直流到俺脚脖子,俺心里那叫一个痒,身上那叫一个热,俺说兰子,俺这是带你看咱家玉米地哩,你也是俺的地哩,俺在地里种着俺的女人,真过瘾哩! 兰子就哼你种吧使劲种,俺美死了要!”
         “俺托着兰子的屁股在小空地里边走边操,忽然兰子叫了一声,俺一转身,看见猛子和他爹——俺大伯,在玉米地外头看着俺们哩!”
         妻子听到这里,恨恨地说:“你停了吗?你把兰子放下来了没?”
         王大牛好象还在回忆那时的刺激:“停啥哩?玉米老高,到兰子的肩膀哩,他们在外面只能看见兰子揽着俺,俺露着膀子,啥都见不到哩!”
         “我就知道天打雷劈也打不断你……”妻子犹豫了下,似乎在考虑是否说出下面这个粗俗的词,“……操(B)!”说了,还挺压韵!
         王大牛roucuo着自己山峦起伏般的胸肌,“嘿嘿,俺还和猛子他们说话呢!”
         妻子一听腾的坐起来,说:“王大牛,我后悔了,哪有这么糟践女人的?我不做你媳妇了!”
         大牛都不用坐起来,大手一揽我老婆的腰,轻轻一使劲,扑腾,我老婆又倒在他怀里了,“别啊媳妇,俺那时候刚娶了兰子,底火太足,憋了19年哪!你别生气,俺以后肯定不操着你跟别人聊天!”他忽然又想到没少跟我聊,又补上一句,“蔫吧不算!”
         我躺在沙发上都要笑出来,老婆就更忍俊不禁,“王大牛!你这叫什么承诺!”
         “啥承诺咧?那……俺不在玉米地里caoni,行不?”粗手挠着头。
         “傻牛!”我老婆哭笑不得。
         “嘿嘿,俺就是傻哩,俺读书不行哩,哪像俺的读书媳妇,聪明哩!”王大牛又凑近我老婆的小脸,“俺俩的儿子,肯定跟俺小媳妇一样聪明,跟俺大牛一样壮,再传着咱老王家的大(J),哎呀,迷死那些小妮子!”
         王大牛是个不会哄女人的人吗?看起来是这样。可是为什么他每次又都能把我老婆逗得转怒为喜,忍不住笑出来呢?韩剧里可不是这么演的啊?我忽然想到,王大牛可能只是凭着雄心的本能在和妻子tiaoqing,他不太回说那些哄女人的情话,但那些阳刚霸道的话语,依然能让女人如痴如醉,欢喜又害羞。
         这不,我老婆正掐打这他肩膀,撒娇,“我儿子才不许像你这么花!”
      
      
       《引牛入室》54
         王大牛撇撇嘴:“儿大不由娘咧,俺王家的爷们儿怕是都好‘串门子’,俺大伯的二儿子,刚子,他老婆老是和他吵,嫌他花,他说只要一吵架,把娘们扛到炕上操弄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乐得嘴都合不上,还伺候他穿衣服哩。”
         “你再敢去花我就剪了你这坏家伙!”我老婆拈着王大牛的guitou。
         “嘿嘿,俺家里有这么漂亮的媳妇,哪用出去花?”
         妻子突然认真起来:“大牛,这两天你说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