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24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大的满足。
         突然,王大牛大手一动,压住了自己的(J),把它伸到我的小(J)底下,一松手,“啪!”
         我“啊!”的一声大叫,捂着裤裆蹲下了,王大牛钢筋一样的(J)弹回来打在我的(J)上,疼得我冷汗直冒。
         “操他娘,蔫吧,你真不行咧!你这小(J)要是在俺们村,娶了媳妇也照样被壮汉子们轮流操弄哩!帮你干重活犁女人!哈哈哈!”
         “蔫吧,你可不知道,男爷们要是长了根大货,那(J)上的乐子真是……”王大牛脸上扭曲着,好象在回忆着最快乐最让人兴奋的时刻,“真是没个够!”
         王大牛拍捏着我老婆的白屁股,哈哈大笑,“媳妇,你说俺和蔫吧比(J),谁赢了?”
         我老婆看得目不转睛,突然被问,想都不想,“当然是你赢!”
         王大牛“啪啪”拍着我老婆的屁股,“俺咋赢的?”
         我老婆又发浪起来:“你的(J)又大又粗又硬,跟种牛(J)似的,蔫吧的(J)比你guitou还小!”
         大牛继续玩着我老婆的嫩臀,“媳妇,俺(J)好,可是俺没文化哩,你看蔫吧的书房里,多少书啊!”
         “有文化有什么用?男人的本事就在(J)上,好男人就要让女人舒坦了!”
         妈呀,这还是三天前我那清纯可人的妻子吗?
         王大牛把我老婆从肩上放下,像刚才一样“汉子捧缸”,大(J)操进我老婆的(B)里,双手托住肥屁股,运动起来,我老婆好象期待很久了一样,发出“啊……”的一声轻叹。
         王大牛一边动作,一边嘿嘿地yin笑,“媳妇,那你说俺操的你舒坦不?”
         妻子好不容易又找到了充实的快感,那还能说个不字,“舒坦……真舒坦……(J)头……小拳头似的……”
         “汉子就是要把娘们操弄舒坦了……那娘们该干啥咧……?”
         我老婆那是何等冰雪聪明、善解人意:“娘们……就要……好好……伺候……汉子的……(J)……啊啊……”
         “骚娘们……你是不是让俺操的货!”
         “是!”
         “你生出来……”大牛喘着粗气,使劲顶着我老婆,“就是给俺大牛夹着(J)的,是不是?”
         “是啊是啊是啊是啊!我是你的女人……你的媳妇……”
         “你就是个骚(B)眼子……专让俺操的骚(B)眼子!!”
         “对,我就是个(B)眼子……我壮汉子的(B)眼子……我亲汉子的(B)眼子……”
         妻子又狂乱了起来,我坐在地上,看着王大牛站在我的书房里,粗壮的胳膊托着我老婆,“啪啪啪”地让她套着(J),yinshui不断地滴到地上,两个人热气蒸腾,大汗淋漓。
         “操他娘嘞……美快死俺了……看恁多书……有啥用……没根好种儿……照样……享不着……男爷们……这乐子”
         “蔫吧……真没用……操我……都没感觉……大牛哥的(J)……一进来……跟大火棍子一样……我都烧化了……”
         大牛兴奋地粗吼:“蔫吧,看好喽!老子裆里这才叫男(J)哩!老子这才叫带种的汉子哩!老子这才叫老爷们哩!蔫吧……看好了……好汉子咋拾掇女人……!”
         我老婆在大牛怀里咿咿呀呀哼着,又到了gaochao的边缘,王大牛也更用力地顶向我老婆身体的最深处,我坐在地上,在我的角度看到他那两只黑毛大卵蛋撞得我老婆的嫩肉通红。
         妻子在向gaochao攀爬的过程中,又遇上王大牛的一顿猛干,顿时开始放开,她搂着王大牛的脖子,身体紧紧贴着他,那两块硬实的胸肌就像两块烧红的大烙铁,上上下下不断磨蹭着她的naizi,体力劳动者粗糙的皮肤,强壮男人炙热的触感,让她愈加错乱了。
         “啊,啊,啊,啊……”
         “知道啥是男爷们了不?”
         “知道了……知道了……大壮牛……你……才是男爷们……我服了……我不行了……”
      
      
       《引牛入室》49
         我老婆疯狂地吻着王大牛,被这个强悍的男人像布娃娃一样摆布让她感到了女性最深处的yuwang得到满足。她够不着王大牛的脸,只能从王大牛的肩上吻起,一上一下的并没妨碍到她的亲吻,她亲着王大牛到处都是疙疙瘩瘩的肌肉,亲到胸肌,亲到手臂,甚至还亲到腋窝,并在那里舔了起来。
         王大牛的腋窝里滋出来几根黑毛,虽然没有狐臭,但从铁馆出来后没有洗澡,又进行着更加剧烈的“体力劳动”,那味道我在旁边都能闻到,汗臭、汗酸、汗腥、霸道、雄性、粗犷……这些词形容王大牛身上的味道都是正确的。
         我老婆舔着大牛的身体,她真是爱死这个男人了。
         大牛感到妻子温暖柔软的小舌头在他胸口舔来舔去,脸上有强壮男人的自豪。
         “骚娘们……爱咱的疙瘩肉不?”
         “爱……爱死了……壮牛哥哥……”
         “咱力气……大不?”
         “有牛劲儿!”
         “俺身上臭不……”
         “臭……我亲汉子……汗臭……”
         “稀罕不?”
         “稀罕死了!壮汉子的味……爷们的味!”
         “浪娘们……壮汉子操的你好不?”
         “好!我的壮汉力气真大……蔫吧背我都背不动……你端着我就不放下……”
         “没膀子……好力气……哪能喂饱……骚娘们……”
         “我……我真……快不行了……你力气……太大了……”
         “caoni娘咧……装啥哩?又要尿了……俺爹说了……小娘们得操服帖嘞!”
         王大牛快马加鞭,浑身汗如雨下端着我老婆上下运动,黑亮亮的身躯如同钢铁巨柱,发达的肌肉如同要从皮肤里蹦出来一样。
         在长达40多分钟的jianyin后,妻子崩溃了。
         “呜呜呜……人家受不了了……大蛮牛……我要撒尿……又要尿出来了!大(J)……真好啊……真有力气……壮牛……呜呜呜……真快乐……飞了……又要飞了……呜呜呜……欺负我……亲汉子……我要死了……让我死了吧……真能干啊……没白吃……那么多牛肉……太有劲儿了……大公牛……呜呜呜……快乐死了……呜呜呜……”
         王大牛咬紧牙关,根本不理会她的求饶、赞美或者哭泣,只是冷酷地撞击着我老婆的身体,把更大的快感,更大的痛楚,更大的羞辱都一股脑给她,脚下倒是迈开步子,走向卫生间。
         我跟在他后面,看着他那壮硕的背阔肌像翅膀一样展开,汗水在上面泛着热乎乎的光。
         王大牛把我老婆抱到马桶前面,突然大手一翻,我老婆被她一揽,惊叫都来不及,瞬间就改变姿势成了背靠在他怀里,他一手兜着我老婆的左腿,一手兜着她的右腿,又把刚才换姿势时,突然抽离的(J)硬生生地插进妻子的(B)里。
         我老婆被他像只小布娃娃一样摆弄,瞬间就换了姿势,被他的强壮再一次折服,春心一动,又流出了一大股yinshui。
         “亲汉子……你……干嘛?”
         “saohuo……你不是要撒尿……爷们儿给你把尿!”
         我老婆这才发现自己这个姿势像是被把尿,两腿被王大牛分得老开,下面插着根大(J),尿眼冲前,好象全身的重量都靠那根铁条似的家伙撑着。
         “你坏死了……”
         “浪娘们……老子今天……操服你!”王大牛拱着屁股,两条臂膀上上下下,依旧是我老婆的小(B)套着他的(J)。
         屈辱而新鲜的姿势让我老婆马上就登上了高峰,她靠着王大牛宽厚的胸膛,两手抓挠着他的手臂:
         “哎呀……粗(J)……真硬啊……呜呜呜……挑起我来了!把我挑起来了……小(B)都被你操破了……呜呜呜……铁(J)……钢(J)……呜呜呜……我忍不住了!服了……我服了……服了……大(J)汉子……我服了”
         王大牛狠命顶着,那根大牛(J)戳在我老婆的(B)里,梆梆的硬,“服啥了?”
         “服了……牛(J)!”
         “服了谁的牛(J)?”
         “大(J)汉子的……大(J)壮牛的……我的亲汉子的……”
         “真服帖了?”
         “服了……服帖了!”
         “叫老子亲爹!”
         我老婆泪如雨下,又被彻底的操服了,“亲爹!”
         “再叫!”王大牛咬牙切齿的。
         “大牛爹!”
         “大牛爹干啥咧?!”
         “大牛爹操(B)呢!!”
         “操谁的(B)?”
         “闺女的(B)!”
         “用啥操着闺女的(B)?”
         “大牛爹用……黑牛(J)……操着闺女的(B)! ”
         王大牛一听这话,大腿微曲,蹲着马步一样,松开我老婆的两条嫩腿,让她向自由落体一样往自己的(J)上撞去,撞一下又抓住腿抬起来,再撞。
         我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王大牛就像一座巍峨的黑色山峰,他单凭两双大粗腿,还扎着马步,就能承受我老婆套着他那根大擀面杖似的(J),上下撞击的力量。
         王大牛也被这个姿势刺激得够呛,他充分显示着自己金刚般的力量,粗吼着:“浪娘们……俺……大牛……的……女人……想咋操……就咋操……让你……尿……你才准……尿!”
         老婆马上gaochao了,骚水和尿液几乎同时从她的下体涌出来,淡huangse的尿准确无误地落到马桶里,不得不说王大牛把尿技术高超。
         “啊……啊……”我老婆的这次gaochao特别猛烈,不但尿和骚水齐放,而且全身的嫩肉都一动一动的痉挛着,被王大牛把住的两只小脚弯成一张弓,眼睛迷乱,脸色涨红,嘴里连连jiaochuan。“飞上天啦……啊……飞了!粗汉子……真好!”
         老婆几乎撅了过去,过了有一两分钟,才悠悠醒转,发现自己还在大牛的怀里,尿孔淅淅沥沥还滴着水,又羞又爽,靠着他铁板一样的胸肌,用gaochao余韵中慵懒的声调问道:“大公牛……你怎么……还硬着?”
         我看了一眼表,快一个小时了,什么叫硬汉?我理解了。
         王大牛低头看着我老婆撒尿,bainen的下体上黑毛很浅,粉红的尿眼下面是红肿的yinchun,yinchun包夹这他那根大(J),(J)又硬了硬,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甚至感到那根(J)又把我老婆往上顶了一顶。
         我老婆一尿完,他就抱起我老婆,大踏步走向餐厅,一手夹住我老婆,一手“哗啦”撩起桌布,把晚饭时没收完的碗筷都撩到了地上,把我老婆放在了餐桌上。“caoni娘的骚娘们,又被俺操出尿来了!”
      
      
       《引牛入室》50
         王大牛二话不说,走到桌子一头,把那根都是骚水,油光锃亮的牛鞭送到我老婆嘴边,“saohuo,给老子洗(J),洗干净(J)老子好继续caoni!”
         我老婆那张小嘴,也同样二话不说,从上往下,把王大牛的(J)舔的干干净净,包括那两个卵蛋子都嘬了个够,最后又hangzhu那个比鸡蛋还大的guitou,舌头绕着那肉棱子打着圈,两眼水汪汪地看着王大牛。
         “嘿嘿嘿,稀罕俺的(J)吧?哪个小娘们挨了俺的操,不天天想着她大牛哥的大(J)?”
         “大牛哥,舔干净了,可以操我了吧?”我老婆说完这句话,又用那又软又小又粉嫩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