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23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一样,坚硬、宽厚,散发着雄性的魅力,自己的rufang还贴在上面;再看去,是王大牛两条椽子一样粗的臂膀,肱二头肌随着手臂一收一放,时而变成山峰,时而成为山梁,紫铜色的肌肉鼓胀而饱满,散发着力量。
         妻子安心了,她知道王大牛很强壮,但现在才知道他有多么强壮,她在他手里,就如同一个小毛绒玩具,她被占有了,被侵犯了,她被一个霸道的男人jianyin着,她再一次体会到女人的乐趣就在于被强壮的男人摆弄,她决定把自己都交给他。
         “好舒服……好爽……大牛……你坏死了……真有劲儿啊……真是好汉子……亲汉子……大(J)亲汉子!”老婆开始从这个姿势中享受乐趣,她的yindao又开始分泌yinshui,滋润得王大牛的(J)黑亮亮的。
         “小saohuo……操得你恣儿吧……又湿了……真他娘的……老子这叫招叫做汉子捧缸……俺爹教的……好不?”
         “好死了……好死了……操我……亲汉子……真好!”
         “嘿嘿……小娘们……还有更好的哩!”话音刚落,王大牛甩开两个大脚板子,走出了卧室!
         我嘴巴张的老大,跟在旁边,手里飞快地打着手枪,眼看着王大牛玩“汉子捧缸”。他的粗毛腿叉着向两边分得很开,两个硕大的睾丸当啷着,大手深深陷进我老婆的美丽臀肉里,不断向上抛着我老婆的身体,又粗又大的(J)像铁条一样被女人的(B)套弄着,不时发出routi撞击的声音。
         “啊……”王大牛一走动,我老婆又一声惊叫,“你怎么……还走来走去啊……羞死人了……啊……舒服死了……”
         “嘿嘿……羞啥啊……俺在俺家里……操着俺媳妇……羞啥……操他娘……你又流水儿了?”
         “臭流氓……啊……好……真好……”
         “这有啥……俺……夏天时候……还把兰子抱着……到俺们院子里操弄哩!”
      
      
       《引牛入室》47
         “坏……你……是……坏人……”我老婆听到这么狂野的xingshi,心里也是兴奋不已,手抱紧了王大牛的脖子,俩人的身子贴的更紧了。
         王大牛雄赳赳地托着我老婆的屁股,一边操着她,一边带她参观我家,哦对,是他家。“这屋子……咋这么多书哩……”
         我老婆正享受,睁眼一看,“我的书……都堆在这儿……”
         王大牛一听似乎更兴奋了,声音粗了起来,“看过这老多书?”
         “恩……你……粗人……不懂!”我深切怀疑老婆是故意撩拨大牛。
         王大牛一听,屁股往上拱着,胳膊上也加快了速度,操得我老婆摇头晃脑,“俺是粗人……俺粗人娶了个读书媳妇……操着她哩!”
         “我就是你的媳妇……我嫁了个粗人……啊……真粗啊……”
         “为啥给俺当媳妇哩……骚(B)……读书娘们……”
         “因为你粗……”
         “俺啥粗咧?”
         王大牛脸红脖子粗,让老婆的屁股沉到最低点,借着我老婆的自重狠狠地顶着她的(B)芯子。
         “你心眼粗!憨实!”
         “还啥咧?”
         “你腰粗……胳膊粗!壮!”
         “还啥咧?”
         “你腿粗,大铁桶似的!”
         王大牛浑身大汗,屁股上肌肉绷得跟两个铁球一样,大(J)烧红的铁棍子一样捅着我老婆,在(B)里慢悠悠地转磨。
         “还啥咧?”
         “你……你(J)粗!”
         “(J)粗好不好咧?”
         “好……(J)粗……最好……读书媳妇……最喜欢……大(J)……”
         “(J)粗……咋好咧?”
         “(J)粗……把读书媳妇的(B)……操满了……水……漏不出来……还能解痒……一插进来……我就想尿骚水……(B)水……止都止不住……还都让……粗(J)……堵在里面……胀死了!”
         “老子caoni奶奶!”王大牛疯狂地让我老婆的身躯套弄着他的(J),大睾丸狠狠撞击着女人会阴处的嫩肉,妻子那两片yinchun已经又被干的又黑又红……
         “老子操……操……操……操死你个浪货……”王大牛方脸被快感扭曲着,黑卵子上不时落下一滴滴骚水,在地上留下一个个晶莹的亮斑,“读了这么多书……还不是……给老子……夹(J)……小娘们……就是……汉子胯下的货……乖乖……让俺操弄哩!”
         “啊呀……牛(J)……真好……操死我……操死我……五大三粗……壮汉子……真粗啊……”
         “caoni娘……老有人……说老子……五大三粗……你个读书娘们……说说……啥叫……五大三粗咧?”
         我感到老婆似乎又要gaochao了,她死命攀着王大牛的脖子,手指甲都陷进了肉里去,“五大……就是……双手大……双脚大……(J)大……三粗就是……胳膊粗……腿粗……(J)粗!”
         “caoni奶奶的咧……俺还真是五大三粗……你没白读书哩!”王大牛边说边往外走,哪知刚走到下一个房间门口……
         “读书……没用……啊……你操得……真深……碰上你……没白活……啊啊啊啊”我老婆撒尿一样地gaochao了,木地板上一片水渍。
         王大牛站住了,享受着女人(B)里对他牛(J)的吸夹,脸上是得意和痛快,“小浪货,今晚上这是第几次了?”
         我老婆还沉醉在一次比一次强的性gaochao之中,“我都……不知道了……亲汉子……太棒了……(J)是……大英雄……”
         王大牛嘿嘿憨笑,迈步进了房间,一边继续操着我的妻子,一边骄傲地问:“俺的(J)是大英雄,那他呢?”
         这个房间,是我的书房。
         王大牛抱着我的妻子,站在我的书房中间,我在旁边看着,那根粗硕的大(J)一刻都没有停止对我妻子的jianyin。
         “老子的(J)是英雄……蔫吧的呢……你的小男人呢?”
         “他的(J)跟没长一样……哪能……和你的比!”
         “蔫吧,过来!”王大牛突然对站在旁边的我喊道,同时他双臂一用劲,把我老婆举高,扛在了肩膀上面,那根油光水亮的黑(J)马上从yinhu里脱了出来,啪的一声弹到了大牛的腹肌上。
         “来,蔫吧,你不是在旁边撸管吗?咱哥俩比比(J)!”
         王大牛黑铁塔一样站在我的面前,全身的疙瘩肉泛着汗油油的光,胯下一根又粗又长又硬的(J)举得老高,我老婆bainen的身躯被他扛在肩上,正好奇地扭头看过来,王大牛知道她在看,把牛(J)挺得更高了,我甚至感觉到那个散发着臊臭的大guitou都要顶到我的鼻子下面了。
         “媳妇,看好了,我和你原来的小男人比(J)。”
         “嘻嘻,”我老婆被他逗笑了,我看着那个骚(B)里又流出了兴奋的液体,耳中却听到她口是心非的埋怨,“你怎么这么坏啊!”
         “啥坏啊!”王大牛左手“啪啪”拍了几下我老婆被他扛在肩上,那肥白的屁股,右手拨弄了几下他那个“大(J)”,像一个古代的武士在展示自己最锋利最强大的武器,“老爷们比个(J)算啥?俺和俺们村里的爷们都比过,和俺爹俺叔都比过哩!那可真是‘爷俩比(J),一个鸟样’!哈哈!”
         我老婆不满地扭了扭屁股,脸上却都是期待,“臭大牛!”
         王大牛看我不说话也不动,右手叉着腰,(J)故意动了一动,“蔫吧,来吧,你的(J)要是比咱好,咱就把媳妇儿还给你!”
      
      
       《引牛入室》48
         我这辈子,从来没和人比过(J)。
         我记得初中时候,男孩子们都刚刚发育,我们年级一个体育特长生,校足球队的守门员,人高马大,每次男生排成一排在小便池边撒尿,他都雄赳赳地离着便池老远就掏出那根明显比我们发育好的(J),哗啦啦尿个不停。他每次撒尿,都会吸引厕所里所有男生的注意,大家甚至会围到他的胯前,认真观察他那比成年人——至少比我爸爸——都要大一些的生殖器。
         “王峰,你(J)上怎么这么多黑毛啊?”
         “王峰,你(J)怎么这么黑啊!”
         “王峰,你怎么长这么大个(J)啊!”
         “王峰,我操,你(J)头赶上小鸡蛋了!”
         “王峰,怎么才能让(J)长这么大啊?!”
         那家伙一撒完尿,就在我们面前慢悠悠地把那根粗(J)塞进裤子里,边系裤带边大咧咧地教训我们:“(J)大怎么了?(J)大才好呢! 我(J)还不算大呢,我爸(J)才大,是我的俩!我爸说了,(J)大女生才喜欢,我还要再长呢!”
         说完,他调头就走出厕所,留下我们一班目瞪口呆的小男生幻想着自己也能有那么粗犷的生殖器,让女生也喜欢我们。
         有一次,我和他在一起撒尿,他瞟了我一眼,笑了,说:“操,见过小(J),没见过这么小的(J)。”说着就拿手掂着他那根黝黑的货色,在我面前甩来甩去,一脸骄傲,“看见没?这才叫男子汉!你去女生厕所算了!”我在同学们的大笑中跑了出去,从此我的绰号就叫“小豆芽”,而他一向被男生们叫做“(J)王”
         现在回想起来,那家伙的走路姿势和王大牛有点像,因为生殖器太过硕大,必须两腿分开,叉着走路,横七竖八的透着霸道。
         从那以后,我上公共厕所都不用尿池,只在单间小便。
         “蔫吧?蔫吧?你发啥愣咧?”王大牛把我从回忆中唤出,我低头看着他挺在胯下黑乎乎红通通的大(J),guitou的肉棱子上还挂着我老婆的骚水,热气腾腾的(J)身上粘糊糊的白沫子一道道的,那是我老婆骚水choucha后形成的,“快掏出来咱俩比比!”
         这是每一个男人都梦想拥有的硕大yangwu。
         在屈辱的性奋中,我的小(J)挺着,我知道自己又要被侮辱一次,在初中厕所事件之后,在我青春期的性梦中,曾经多次出现那个粗壮的守门员和他的父亲,父子两条壮汉轮流jianyin着我的母亲,还对我炫耀的yin笑。有多少我年少清薄的jingye,就在这样的时候流出。
         现在我可以实现这个梦想了,我正在实现这个梦想:请一个壮硕的男子汉,到我的家里来,替我干家里的女人,替我让她们达到gaochao!
         我迅速脱掉了短裤,把那根小家伙挺到了大牛的(J)旁边。
         王大牛看了我的(J)几眼,“俺的娘咧,知道你的(J)软了不大,可没想到硬了也这么小!”
         我的(J),bainen,娇小,没经过什么剧烈战斗的guitou半缩在包皮里,透出粉红的颜色,整个大小还不到10厘米,一根食指粗细——我的手指,还不是大牛这样壮汉的手指,勃起的角度也不够,最硬的时候也就是和地面平行,多数时候向下耷拉着脑袋。
         和大牛粗黑成熟,泛着铁器般光泽,青筋暴露,力量感十足的(J)相比,我的只能叫小(J),我还没到他那根牛鞭的一半长,粗度更是不如,像是小手指跟胳膊在比较。这就如同一艘渔船和航空母舰的抗衡,一颗导弹和一颗鸡蛋的较量,一个手电和太阳的竞赛。
         王大牛木愣愣看着我的小(J),我注意到他那根大货又胀了胀,底下吊着的卵蛋子收缩了下,想来是男性尊严得到了极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