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22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哪里还有耐心听他说这些,“好……好……喂饱喂饱。”
         “俺每月给你一万块钱,喂饱你上面这张嘴了没?”
         妻子清醒了一点,忍着下体无尽的空虚,“饱了,太多了,我的亲汉子真有本事!”
         “中,那你想不想俺喂饱你下面这张嘴?”
         喂饱?我操,我在旁边想,你那叫喂饱?你每次都把她喂得哭爹喊娘只撑得要吐好不好?
         “想!”我老婆身心都在急剧召唤她的男人,“我是你媳妇,我要你塞得我满满的,我要亲汉子操我!”
         我以为王大牛就要提枪上马,哪知道这家伙往旁边一躺,挺着那杆黑肉枪,用不容反抗的语气说:
         “媳妇,俺要你坐上来。”
         我老婆还沉浸在大牛的挑逗之中,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王大牛伸出大手,拨弄了几下那只钢管似的粗(J),“俺让你坐上来,自己把俺的(J)插到你的小(B)里头去。”
         我老婆的(B)里汩汩里流着yinshui,面色潮红,意志倒是坚定——瞬间而已,“不要,羞死人了。”
         “嘿嘿,羞啥羞哩?汉子操媳妇,天经地义哩!”
         “你的家伙太大了,会疼的。”
         “小娘们都是这样,喜欢俺的大(J),又怕疼,等坐进去你就知道了,美死你!”
         “臭流氓,你真是臭流氓!”我老婆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还是拒绝不了这个强悍男人的命令,爬起来,蹲在王大牛胯下。
         我想潜意识里,她也知道,这个男人总能给她带来无穷的快乐。
         “媳妇,慢慢往下坐哩,俺(J)长,不急,”王大牛嘿嘿yin笑着,指挥着我老婆半蹲式,同时扶住自己的那根种牛(J),对准了我老婆的(B)眼。
         “羞死人了,这个姿势。”
         “怕啥哩?都叫过俺亲爹了。”
         妻子又羞又怒又想笑,腿上一松劲,“啊呀!”一声,王大牛的guitou就被她自己坐进了yindao。
         王大牛也爽的“嘶”地倒抽一口冷气,往两人jiaohe处一看,那个黑胖大和尚被吞进去了个头,“媳妇,接着往下坐,还差着老远哩!”
         我老婆火上来了,“大流氓!臭大牛!疼死人家了,你还就知道躺着享受。”
         “嘿嘿,媳妇你别怕,这个姿势开始是有点疼,到后来乐死你咧!”
         我老婆一听,往上抬了抬屁股,扭了扭腰,把那个大guitou放出来一点,又往下继续坐,这次多进去了一点。
         我在旁边仔细观察着那根大(J)和那个小(B),发现我老婆的(B)和我熟悉的那个似乎不一样了,yinchun颜色深了很多,yindi在性兴奋的状态下竟然大而可见,红肿而滑腻,yinshui不断地从yindao里流出,抹到王大牛的guitou上,让他们的jiaohe处光闪闪的。
         我已经不是我老婆粉嫩的小(B)了,我把我老婆的处女膜捅破了,但真正让我老婆终结处女生涯的,是王大牛,是他让这个(B)变黑了,变骚了,变湿了,是他把我老婆从一个青春洋溢的少女,变成了一个成熟丰满的少妇。
         我老婆的第一个男人其实是王大牛,我撸着自己的小(J)想道,这时我老婆又发出了一声惊叫。
      
      
       《引牛入室》45
         原来王大牛这个头脑简单(J)发达的粗人,哪里等得及我老婆一截一截慢慢往里坐他的(J),他忍了几分钟,实在受不了了,大手把住我老婆的屁股,用蛮力往下按,腰往上挺,一使劲,只听“噗”的一声,我老婆惊叫声中,大(J)入巷了。
         王大牛那(J)是什么(J)?全根而入,又是女上男下的姿势,马上就让我老婆又疼又爽,差点昏过去,坐在那根(J)上前后晃悠,“哎哟……你个没良心的……又动粗……胀死了……”
         大牛扶住妻子的屁股,慢慢地前后推动,肉贴着肉两人最敏感的部位摩擦着,“操他娘哩……真恣儿啊……顶到你(B)芯子里头了吧!”
         我老婆全身像没有骨头一样,我在沙发上都能看到她的(B)一阵抽动,xishun着大牛的黑(J)。我知道这个姿势插入的角度和深度让她至少小gaochao了一次。
         俩人就这么慢慢厮磨,也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我老婆才缓过来,“你啊……可能都顶到我子宫里去了……”
         “嘿嘿,”王大牛这时也出了汗,粗壮的手臂上一条条腱子肉随着他推动我老婆肥屁股的动作显现出来,展示着力量,“子宫就是俺儿子住的地方?俺就知道俺(J)头子真舒服……跟你的(B)里还有一个小(B)……给俺吸(J)似的……过瘾!”
         我老婆身体前倾,扶住王大牛城墙般宽厚的胸肌,“你可……真色……”
         “媳妇……你上下动动……”
         我老婆抓着王大牛的胸膛,慢慢起来,把大牛的(J)放出来一小段,这一下可好,刚才被堵住的yinshui小溪一样从(B)里顺着(J)流了出来。
         “媳妇……你刚才又尿骚水了……?”
         “还不都是你……我坐死你个坏家伙!”
         我白皙丰满的老婆,蹲坐在一个黑壮汉子胯下,一上一下地吞吐着牛(J)。
         “啊呀呀……操死我了……我坐死你的坏东西……我坐断它……”
         “媳妇……真他娘舒坦……你坐吧……使劲坐……俺的(J)是铁打的……坐断了算你本事!“
         王大牛和妻子全身是汗,在快感中嚎叫着,他长满老茧的大手抓住了我老婆的naizi,掐着那两个美国红樱桃一样的奶头,全身健壮的肌肉散发着浓浓的汗味,配合着我老婆一上一下的蹲坐,往上死命挺着腰。
         “俺操烂……你的骚(B)眼子……操烂你的骚水洞……哪有小娘们……这么会尿骚水的……欠操哩!”
         我老婆肥白的大屁股,上面隐隐还有昨天王大牛留下的大手印,正以前所未有的力度,迎合着王大牛呼呼冒着热气的大活塞,“啪啪”的撞击声和“噗哧噗哧”的水声响成一片,我看到有些时候老婆的大屁股坐下来特别有力,会挤压到大牛的那两个大睾丸,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样的快感。
         “我就是……欠操……就是欠……壮汉子的……大(J)操!操死我吧……胀死我了……亲汉子……真好……”
         “他奶奶的骚娘们……自己坐在爷们(J)上……欠操的城里娘们……俺庄稼汉子的(J)你稀罕不?”
         “稀罕……稀罕死了……大死我了……烫死我了……硬死我了!”
         “俺这叫小媳妇骑牛哩……你原来的小(J)男人……这样操过你没?”
         “啊……啊……没有……没有……他三年射在我(B)里的……还不如你一次射得多!”
         在旁边我频频点头,是啊,我那点清汤寡水,老婆说的对!
         “caoni娘哩……贱货……老子喂饱你没?”
         “喂饱了!”我老婆疯狂地上下坐动屁股,“胀死了……好胀啊……牛哥哥的大(J)真好……没有它我活不了啊……”
         妻子已经被这个新姿势刺激的癫狂了,她的屁股上下舞动,时而还左右摇摆,第一次在xingai中取得主动权的她,迷乱地想要获得更多快感。她忽然双手死死抓住王大牛馒头一样壮实的胸肌,用指尖撩拨着他那两粒一角硬币大小的黑奶头。
         我猜我老婆这么做纯属是出于本能,她知道自己的rutou被刺激会动情,就猜想这样也会给王大牛带来性快感,谁知道这才是摸公牛屁股,从后面发生的事情来看,男人的rutou摸不得。
         王大牛发飙了。
         这家伙一声狂吼,浑身肌肉鼓胀,扇面形的宽阔胸膛上,紫红色的胸肌胀得像两口铁锅,抑或是两面盾牌。
         “caoni奶奶!俺……真痛快……真他娘的……老子操死你……骚娘们!”
         王大牛开始使劲按住我老婆的屁股,往上挺腰,妻子被他大手一按,哪里动得了,只有在原地挨操。
         “啊啊……操死我了……操死我吧……我就是贱……操死我!”我老婆高叫着,抽搐着,泄出了一大泡yinshui,飞到了gaochao的天堂。
         我在旁边,试着摸了摸我的rutou,我听说男人的rutou发育和雄性激素有关系,雄性激素分泌旺盛的rutou颜色深。
         我的rutou是粉红色的,王大牛的rutou是黑巧克力色,我的rutou并不突出,王大牛的rutou上rujian突出,像一颗小黑豆。我又用指甲刮了刮自己的rutou,全身有过电一样的感觉,怪不得王大牛爽成这样,谁能想到男人的rutou也是敏感区呢?
         谁刺激过这个蛮牛一样汉子的rutou呢?
      
      
       《引牛入室》46
         我老婆正承受后果,她被这个狂性大发的壮汉死死抱住屁股,无奈地迎合着他的撞击,在快感的巅峰中掉落,却又被抛上另一个高峰,她两眼无神,脑袋晃来晃去,像落水者抓住浮漂一般抓住王大牛胸前的肌肉疙瘩。
         “俺操……俺操……操死你个城里saohuo……又尿骚水……浪娘们!他奶奶的……尿炕一样……啪!”王大牛又在我老婆的屁股上留下了一个手印。
         “大牛哥……你太壮了……亲汉子……我……我不行了……”我老婆断断续续的,好象是在routiyuwang的大海中灌了一肚子水,话都说不清楚了。
         “啥?不行?”王大牛正来劲,才不管我老婆,继续往上拱着屁股,“咋又不行了?”
         “累……刚才动了那么久……我蹲不住了……再说……你的(J)也太大……太硬了……哪个女人受得了?”我老婆用迷离的眼神看着王大牛,又用指尖刮了刮那两颗小豆子似的男性奶头。
         saohuo!我心里骂道,想换花样就直说!
         “骚娘们……老子今天让你知道啥叫爷们!”说着王大牛从床上直起身子,大腿往上一拱,两手托住我老婆的肥白屁股,就把我老婆拥在胸前,随后只见他粗腿一迈,下床了!
         我老婆惊叫一声,死死抱住了他粗硕的脖子,bainen嫩的身体紧紧贴在王大牛的身上,大腿夹紧了他的腰,估计那个小(B)也死死夹紧了王大牛的(J)。
         大牛站在床边,手托着我老婆的屁股,自豪地说:“骚媳妇,你怕啥哩?你才多少斤?俺这膀子上至少300斤力气哩!你也就100多吧?”
         我老婆惊魂未定,只觉得全身重量都压在王大牛的一双粗手上,再定睛一看,自己的一双大naizi紧紧压在王大牛的胸肌上,手揽住人家的脖子,像树懒一样挂在男人身上。
         “讨厌……羞死……”
         她话音未落,王大牛开始操弄了,我老婆估计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姿势如何zuoai。
         靠着惊人的臂力,王大牛双臂一抬一放,我老婆的(B)就套着他的牛(J)一进一出,开始我老婆还惊叫,可是这个姿势顶的角度又和刚才不一样,她那张樱桃小口哪还有空惊叫。
         “啊……好刺激……啊……顶到……顶到那里……啊……臭蛮牛……真有劲儿啊!”
         我老婆迷离中睁开眼睛,先看到的是王大牛发达的斜方肌,在脖颈两侧,像鼓满的帆一样,让男人的肩膀如大门板一样厚实;往旁边看,是耸动的肩膀三角肌,小山包一样,一使劲就一条一条的;往下看,是王大牛的胸肌,棱角分明的岩石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