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牛入室_第21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21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更不能忍受一个男人要靠她来养活,何况她还没有工作。
         窃喜的同时,我心里又有一小部分在告诉我,赶快欣赏这几个晚上王大牛和我老婆的床戏,以后这么刺激的日子不多了!
         下午6点钟,我哼着小曲踏入家门,桌上是丰盛的饭菜,我老婆还在厨房里忙碌。一时无话,我坐在饭桌前看报纸,等着男主人回家吃饭。
         快7点的时候,王大牛果然来了,照样是穿着个大背心和大裤衩,带着从健身房里出的一身臭汗,还带着……两个大箱子。
         tamade,这家伙还真把家搬过来了!
         王大牛一进家门就觉得热,脱光了膀子,当我不存在一样,钻到厨房里从后面抱住我妻子。
         “嘿嘿,媳妇,俺今天把东西都搬过来了。”
         我老婆一见他就笑得跟朵花儿似的,“臭大牛,你倒是快!”
         “俺东西少,就几件衣服一床被子,媳妇,你做啥哪?”
         “哼,你不是说每天晚上要吃牛肉?人家大热天的,正给你炖牛肉呢。”
         王大牛大手一拨,从我妻子的小背心里把她的rufang撩了出来,一边握住我老婆的大naizi,一边亲着我老婆的脸,一边说:“俺媳妇真好哩,俺最爱吃牛肉,俺给俺媳妇擦擦汗!”说完就要拿旁边的抹布给我老婆擦汗。
         我老婆被他逗的咯咯直笑,“去,桌边上等着去,别在这儿捣乱,饿了就先吃馒头,我这儿马上好了。”
         我站在厨房门口看他们调笑,心里不是滋味,妻子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从没有这么自然和快乐,我感到女人和男人,要和谐,要互相拥有,要有默契,最重要的就是要性灵相通,说白了,在床上要互相满足。
         王大牛还抱着我老婆不肯走,从他那大裤衩的兜里变魔术般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捉过我老婆的小手,塞到她手里,“媳妇,这是给你的。”
         “什么啊?”我老婆放下炒铲,打开了那个信封,往里一看,“钱?”
         “是嘞,一万块钱。”
         我老婆惊讶万分:“给我钱干什么?”
         王大牛抓了抓脑袋,憨憨地说:“俺……既然俺是你媳妇,俺就要养你哩!”
         如果不是在现场,你没法想象我老婆听到这句话的表情,用热泪盈眶,含羞带泪,兴高采烈,都没法形容,只可以说是老区的人民经过围剿后又盼到红军到来了,也可以说是白毛女总算又见到了大春哥,总之……喜悦、感动、欣慰。
         妻子一下扑到王大牛怀里,靠着他岩石般的胸膛,“傻大牛,你哪来这么多钱?”
         “嘿嘿,这钱还算多?俺当包工头,手下四个包工队,每月就能挣小两万哩,再加上俺今年刚买了一个店铺房,收着租金,养活俺两个媳妇,不成问题哩!”
         妻子有点在梦中的感觉,“你当包工头,一个月能挣小两万?”
         王大牛倒理直气壮,“这有啥?俺这还算少的哩,俺手下四个包工队,仨月才能做四五个工程。俺那把兄弟大奎,手下十几个包工队,整个山东跑工程,大老板咧!不过俺人老实,回头客多。俺不急哩,钱哪赚得完,踏踏实实干才长久哩。”
         大牛把我老婆抱的紧紧,“只要俺媳妇孩子都有吃有喝,俺就有奔头哩!只是……”
         我老婆靠在他的胸膛上,享受着温暖和安全感,“只是什么?”
         “只是俺乡下那个媳妇带着俺三个儿子,俺每月的钱要给她大头哩,你可别吃醋。”
         我老婆噗哧一声笑了,“真是个傻大牛,你对你大媳妇好,对你孩子好,我吃什么醋?那不就说明你会对我好?再说了,我以后也会有……”
         王大牛一听开心死了,“对哩,俺小媳妇以后也会给俺生儿子哩,俺要再加把劲,让你给俺生个十个八个的,俺生意越来越好了,咱养得起哩!”
         “讨厌,你当人家是母猪啊!”
         “媳妇,以后俺每月都给你一万块钱,赚多了就再多给,够俺的牛肉钱和俺儿子的奶粉钱了吧?”
         “蛮牛,土财主!”
         “嘿嘿,媳妇,俺话是那么说,还是希望俺儿子能喝你的奶哩,这么大的naizi,ru水肯定足,让俺儿子喝得比俺还壮实。”
         大牛说着撩起我老婆的无袖短衫,弯下腰一口就叼住了妻子的rufang,“俺这当爹的先尝尝……”
         妻子马上发出了又痛又爽的叫声。
      
      
       《引牛入室》43
         我从厨房门口回到餐桌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发呆。
         我的如意算盘,轻易地被这个没什么心计的山东壮汉打破了,他挣得确实比我少,他也许不是凭着知识赚钱。但他用实力和行动说明了,他是有能力养得起我老婆和她势必会出生的孩子的,他虽然不是什么“金领”,他也许没有城市户口,但毫无疑问是个能够凭力气养活老婆孩子的勤劳男人。
         如果说,我老婆要王大牛叫她“媳妇”是因为她想要羞辱我,惩罚我的话。那么刚才我从妻子眼中看到的,分明是满满的爱,背靠大树,惬意温馨的爱。王大牛真的让她靠住了,真的让她靠得住。
         我了解她,我知道她转变了,彻底转变了,对我的恨已经不是重点,对王大牛的爱才是她心中的重心。
         王大牛,用壮大的男根征服了我妻子的yindao,用粗鲁的诚恳征服了我妻子的心,又用汗水换来的钱满足了她的安全感,证明了他无论在床上还是床下,脱光衣服还是穿上背心,都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仅仅三天。
         一万元在济南这个城市,足够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了。
         我木愣愣的,听着厨房里传来的说说笑笑,卿卿我我,闻着厨房里飘来的牛肉香气,我明确地意识到:我最后的优势,在这个家中,支撑起我最后男性尊严的金钱之柱,无可奈何又无法挽回地,倒塌了。
         我到一个铁馆级别的老旧健身房去找一个种男,就是为了让我在财富上彻底占据着优势,没想到这头牛去铁馆恐怕只是因为那里可以粗野地光着膀子训练,可不是因为没钱!
         我真是引牛入室!我失去了这个家,我的家沦陷了。
         我坐在饭桌上,看着大牛和我老婆嘻嘻哈哈地吃着饭,大牛还是狼吞虎咽,我老婆依然是细嚼慢咽,大牛一边吃一边夸真香,我老婆就说香就多吃点,大牛就说媳妇你放心,俺今晚上让你比昨天还恣儿!
         我老婆就脸红,王大牛就让我老婆也多吃点,别到时候又撑不住……
         就如同我是空气一般,而他们才是这个家的男女主人。
         难道事实不是如此吗?
         我心不在焉地扒完了饭,大牛则早就打着饱嗝,浑身大汗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我老婆收拾桌子,眼睛盯着的都是她的屁股和rufang,一只大手习惯性地在自己小山似的胸膛上搓揉着,这是典型的农民恶习,还好,这家伙至少没有搓出一条条黑泥,看来还算常洗澡,否则我就要吐了。
         我老婆拿着碗筷第二趟走进厨房的时候,王大牛从椅子上一跃而起,飞快地扒掉了自己身上唯一的那条大裤衩。
         等妻子再回到餐桌前的时候,王大牛已经全身chiluo,挺着他那根大(J),双手叉腰正对着我老婆,下面的铁棍子头还一动一动的。
         我老婆惊叫一声,“讨厌死了,怎么随随便便就脱光衣服。”
         “这有啥,这是俺家哩,俺成天在家光着屁股又咋哩?俺是这家里的男爷们咧!蔫吧,你说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自己家里做好“蔫吧”,然后对着他俩的床戏打手枪,在外面我还会是“王总”。
         对,我会有钱,会有权,会有名,会有众人羡慕的眼光。我也会有一个家,我的家里有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他霸占了我的女人,而我却能从中得到快感。
         如果我不是yinqi癖,我能怎么样呢?杀了王大牛?我砍他一刀他一道血楞子,他打我一拳我我葛屁着凉了。
         正好我是个yinqi癖,我是个biantai啊!当我前天看到王大牛和老婆一起躺在床上的时候,没有从厨房里拿出刀子杀了他,反而勃起的时候,我不就该明白了吗?
         我的路,我的未来。
         完美。
         “对,大牛以后就是这家里的男人,你想怎么着都行!别管我。”我说出了漫长沉默以来的第一句话,我内心的yinjian和邪恶征服了我的嘴。
         我老婆理都不理我,王大牛的(J)倒是又胀大了一些,“媳妇,咱来乐呵乐呵吧?”
         “臭大牛,就想着那事儿。”
         “俺媳妇太水嫩了,刚才在厨房俺就忍不住了。”
         “你带来的那些东西还没收拾呢,怎么办?”
         “嘿嘿,明天你再收拾,哪能让那些事儿耽搁俺和俺媳妇操(B)。”
         “色牛……哎哟!”我老婆惊叫一声,已经被王大牛又一次扛在了肩上,向卧室走去,“媳妇,来吧,俺今天再教你点新姿势,保证乐死你咧!”
      
      
       《引牛入室》44
         王大牛和我老婆又一次赤条条地躺在我们的大床上,我又一次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把手伸进裤裆,等着看好戏。
         王大牛黝黑的庞大身躯压在我老婆白花花的routi上,大(J)在我老婆腿上顶着,嘴里含着我老婆的白naizi。“媳妇……naizi……真大……俺见过的小娘们里……就你最大……比兰子还大……好象……又变大了。”
         我老婆嗯嗯呀呀地哼着:“大蛮牛……别那么……使劲……”,我老婆33D罩杯的naizi一个在王大牛嘴里被叼的湿漉漉的,另一个则在一只粗糙的大手里被搓弄的一会扁一会儿圆,“今天……人家……穿xiongzhao的时候就觉得好紧……好象……是变大了……羞死人了……”
         王大牛的板寸头从我老婆naizi上抬起来,仔细看着我老婆的naizi,“嘿嘿,好象是大了,媳妇,俺们村里有个说法,叫‘女大十八变,全靠刀子碹,越碹越好看。’”
         “啊……什么意思?”
         “就是说女人全靠男人操弄哩,男人炕上有好本事,女人就越来越漂亮,”
         大牛yin笑着,把我老婆的手抓起放到他那两只大卵蛋上,“媳妇,你可得好好感谢俺的大蛋子,要不是它俩造出那么多(J)水,哪能把你滋润得变这么漂亮?”
         妻子羞死了,捂住脸,“你……啊……坏……”
         王大牛嘿嘿笑着,松开我老婆的naizi,分开那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跪在女人的胯间,用自己的大guitou磨蹭着那两瓣yinchun,没几下上面就沾满了亮晶晶的yinshui,让那个鹅蛋大的家伙泛着钢铁般的光芒。
         “你……我好痒啊,你还不快进来。”
         “嘿嘿,媳妇,你比前两天可急多了。”
         “大蛮牛,我不是爱上你那根大(J)了?”
         王大牛可没想到我端庄淑仪的老婆,现在随随便便就能说出这样的话,大(J)蹭蹭往上扬,气也粗了,不过这家伙还是有经验,深吸一口气,“媳妇,俺说了,男爷们就要把家里娘们的上下两张嘴都喂饱。”
         我老婆被他的guitou磨得屁股在床单上蹭来蹭去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