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牛入室_第20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20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天晚上也被折腾得够呛,一能下床就想跑回娘家,觉得俺爹是个大怪物。后来俺爹能耐大,把她制服了,只好老老实实跟匹大骚马一起过日子。俺娘还跟俺媳妇小声儿嘀咕,俺在窗外听得清楚,她说:‘闺女,别怕,咱们女人都有这一关,你已经过了这一关,后面就乐呵了,你别不信,他爹和俺,俺第一天怕,只觉的疼,到后来大牛他爹也不知咋地,在俺身子上压了有个把钟头,俺就觉得越来越美快,一次又一次的,跟飞了一样。那之后他爹几天不碰俺,俺就受不了。男爷们硬实,总比软塌塌的强!’”
         “俺娘还说:‘别看俺家大牛傻乎乎的,其实可不傻哩,就是憨厚。老爷们炕上本事大,炕下也差不了,闺女你有福哩!’”
         “俺娘说得好吧,俺娘对俺最好了。”
         我老婆被王大牛逗笑了,突然发现这个粗壮的山东汉子,这个在她身上如楚霸王一样勇猛的壮汉,竟还有孩子般眷恋母亲的一面。
         “好,你娘好,你娘……”我老婆想起什么,似乎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tamade,这个王大牛,这种时候他倒是善解人意得很,真会占便宜:“嘿嘿,俺娘还不就是你娘?你是俺媳妇哩!”
         老婆又红了脸,“那,明年春节你回家,跟你娘说,她城里还有个小儿媳妇,给她拜年了!敢吗你?”
         “嘿嘿,俺娘非揍死俺,俺娘和兰子可亲了……不过也难说,俺娘知道俺爹在外面串门子就不说啥。”
         “哼,你爹做的那些事儿我一听就知道,你娘想管管得住不?还不如放开大骚马让他到处撒种,省得一天到晚就知道在自己身上撒欢儿。”
         “媳妇,你说的也是嘞!俺爹说他每三天给俺娘交一次‘公粮’,俺娘就不管他了。”
         “哼,那你也要给我交公粮!”
         “交啥公粮哩?只要俺在济南,俺这蛋子里造出多少粮食,俺小媳妇就吃多少粮食,都是你的哩!”
         “这还差不多!”
         王大牛来劲了,从床上跪起来,在我老婆面前像健美先生一样展示自己的强壮,“媳妇,看俺这肌肉!”他屈伸着胳膊,小山包似的肱二头肌拱得老高,他又侧过身子,两手斜握在腰间使着劲,让高耸的雄壮胸肌和粗如牛腿的手臂紧绷起来,“俺这壮身板,俺这好力气,俺这俩卵蛋子,俺这根大(J)事儿,全都是你的哩!全都是为了喂饱你上下这两张嘴哩!”
         我老婆看着他雄赳赳气昂昂,显示着自己的强壮,心里别提有多甜了,嘴里骂道:“傻样儿!”脸上却忍不住地笑。
         “嘿嘿,”王大牛躺回床上,继续搂着我老婆讲那yindang的事。
         “后来俺大媳妇——兰子养了几天后,俺娘千叮咛万嘱咐俺可不能再由着性子来才回家去。俺好说歹说,又让她缓了两天,实在忍不住了才又操了她一回,那次俺死命憋着精,让她尿了一次又一次,浪得都叫不出来了,那之后她才渐渐习惯了俺这根大(J),俺才真算是‘想啥时候操就啥时候操,想咋操就咋操’!”
         “大傻牛,这下你在你们村算是彻底出名了吧?”
         “出名了,出名了!嘿嘿,何止俺们村?俺到镇上去赶集,到茅房一掏出家伙,旁边一个胖子往下面瞥了一眼就说‘你小元村老王家的小子吧?你媳妇能下炕了不?’哈哈!”
         我老婆也不由笑了起来,嗔道:“你呀……说你什么好?”
         王大牛也哈哈笑着,又亲了我妻子一口,“刚才蔫吧在旁边看咱俩操(B),又给俺揉蛋子,俺才想起来,俺一知道有人看俺操女人,咋就那么疯那么野哩?原来和兰子洞房时候落下的病根子。”
         妻子气道:“什么病根子,你就是坏,就是好色!”
      
      
       《引牛入室》41
         这里是济南市的一个高档住宅区,盛夏的早晨,7:30。
         我被闹钟吵醒,睁开眼睛后却发现不是躺在自己的床上,我盯着天花板好久,这才想起来:哦,现在我已经没有资格睡在我和老婆的大床上了。
         为什么?哦,大概就是我周六的时候去请了一个壮汉回来,让他帮我老婆生儿子,结果他把我老婆操出gaochao了,我老婆也和他看对眼了,所以现在他是这家里的男人,我则叫“蔫吧”。嗯,解释得够清楚不?
         我慢吞吞的从我书房那张小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地想着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王大牛讲完他和他“大媳妇”的故事,搂着他的小媳妇——我的老婆就又开始了新一轮肉战,这下子可谓是天地变色,日月昏暗,直战到我老婆的屁股被拍的红肿不堪,yindao被操得又渗出血丝,大喊不行了实在受不了了,王大牛才气哼哼地把nongjing又一次射入我老婆的体内。
         我老婆叫的声音都哑了,谁知道没过半小时,王大牛那大手就又开始拨弄他下面那根挺直的大货了,我在沙发上都惊了,tamade这条种公牛,周六晚上打了三炮,周日晚上又要来第三炮?真强悍!
         我老婆哪还受得了,再好的饭菜让你往撑死里吃你也受不了啊,只好好言相劝,又ru交又koujiao,总算把那炮nongjing哄了出来,恩,她夜宵吃的是蛋白质粥,喝了个水饱。
         我以为他们的肉搏结束了,我的好戏也落幕了,哪知道刚回到书房,睡了一小会儿,就又被卧室里的yin笑浪语吵醒,我再也没力气爬起来观赏,迷糊糊地又睡过去了。
         王大牛昨天练了深蹲,我这才想起来,我老婆没被他干死吧?
         我胡思乱想着,想去卫生间撒尿,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一个光屁股的壮硕汉子从卧室出来,也朝卫生间走,看见我,他刚刚才睡眼惺忪的表情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我们都有点尴尬。
         王大牛不知所措地挠挠头:“王……王哥,俺昨天晚上上劲儿了,叫你蔫吧,俺一上了炕……俺一上了床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了,你可……别生气。”
         我看着他的脸,这家伙不像我,shejing之后就一脸颓废,相反,似乎是阴阳调和的缘故,满脸油光,黑中泛红,分明是一副尽享chunxiao之后的满足表情。肌肉发达的身上有几处抓痕,肩头还有一个牙印,由于皮肤黝黑,要仔细看才看得到。
         无法忽略的是,王大牛胯下的那根牛鞭又张牙舞爪的勃起着。
         王大牛充分地满足了我老婆,也充分地满足了我biantai的yinqi癖。如果不是我心中还有那么一丝嫉妒和愤怒,还有一丝对所谓道德的畏惧,我一定会觉得这家伙真是上天派来让我的家庭完满的,才两天时间我就对他从俯视转为了仰视。
         “你说什么啊?你才是这家里的男爷们,我就叫蔫吧。”
         王大牛惊讶地长大了嘴,看着他傻乎乎的表情,我心里有一个小人说:“你真贱,你永远不再是这家里的男人了。”,却又有一个小人说:“真好,我的家里总算有个男子汉了!”
         “那好……中!蔫吧,”王大牛短暂的惊讶过后,我注意到他胯下那只本来就举得老高的(J)又往上抬了抬头,显然是从我的答案中得到了性刺激。
         “你也要去撒尿?一起来吧!”
         我和王大牛并排站在马桶前面,他光着屁股,我解开裤带掏出家伙,却看到王大牛把手扶在了马桶后的墙上,两腿叉开,身体极力前倾,我正不解,心想这家伙别是有病吧,只听得“哗啦啦……”,大江东去浪淘沙,千古风流yin物。一股淡黄的尿液从他的大(J)里射了出来,跟高压水枪似的,把马桶壁冲的山响,我一看他另一只手,明白了。原来他的(J)举得老高,根本对不准马桶,只有一手撑墙,身体前倾,一手使劲往下压自己的(J),才能让尿液shejin马桶里。
         王大牛似乎有点尴尬,转头对我说:“没法,嘿嘿,每天早上这根骚棍子硬得跟棒槌一样,只有这样撒尿。”我看着尿液从他的生殖器里冲出来,尿线又粗又有力道,发现他不但(J)比别人大,guitou比别人大,连那个马眼也比别人大,一条深深宽宽的裂缝,尿液从这个马眼射出时都是飞流直下的气势,如果从这么大的马眼里射出的是jingye,那会多么有力,多么浓稠,怪不得他有三个儿子,怪不得我老婆喜欢他。
         王大牛这个粗人一脸舒畅地放着水,哗哗哗尿了好一会儿,把我家的进口Roca马桶里冲出了厚厚一层白沫,这才打了一个寒颤,终于收紧了水管子,他用手抖了抖那根大(J)上的尿滴,这才注意到我还没尿。
         “蔫吧,你咋不尿哩?”
      
      
       《引牛入室》42
         我看王大牛撒尿都看呆了,我第无数次地意识到我的可怜与可悲,王大牛竟然撒个尿都雄赳赳气昂昂的,和他一比……我还不如坐在马桶上尿算了。
         不是个男人,但总也要小便吧?
         我手把着自己的(J),在自卑的作用下感到那小东西似乎越来越小,都要缩到我肚子里去了。
         王大牛正要走出卫生间,无意中看到了我胯下的东西,站住了。我正试图专心致志地撒尿,余光一感到他站住了,下意识往他脸上看。
         得意,自豪,鄙视,我看到了一个男人脸上最yin邪的表情,那张憨厚的、粗旷的、好色的脸上泛满了骄傲,是的,他靠着胯下的粗大(J)和强壮的肌肉,俘获了别人的女人,把另一个男人取而代之。
         “蔫吧,你的(J),嘿嘿……得多练练!”王大牛转过身冲着我,拨弄着胯下那排完尿已经半软不硬的牛(J),“看咱这个,这才叫男(J),这才叫打种的家伙,这才是生儿子的(J)哩!怪不得俺媳妇儿跟了你三年,(B)还紧的跟大闺女似的。”
         说玩,王大牛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依旧光着屁股,由于腿间当啷着那么一大坨生殖器,他依旧叉着腿走路,活像横冲直撞的大螃蟹。我则心灰意冷地结束了放水,他撒尿的声音就像一个巨人在扑灭森林大火,我撒尿的声音就像一个老人前列腺不好。
         今天是周一,我还要去上班,王大牛穿着他一贯的大背心和大裤衩,说要去工地,我们一起出门。我老婆则还没有起,她昨天晚上估计是累坏了。
         工作,我的事业,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够寄托希望的事情了,我是一个公司的高管,我拥有着别人羡慕的“金领”身份,不就是女人吗?这个社会上有了钱,女人哪里找不到?
         “有了钱,也要有根坚挺的(J)才行啊!”我内心里有一个声音说道,午饭时间,坐在公司的餐厅里,我嚼着洋白菜,走神。
         老婆确实被王大牛征服了,可是我老婆这种娇生惯养的女孩子,哪能跟王大牛过苦日子?王大牛一个月能挣多少钱?我老婆虽然很朴素,不像其他女人一样迷恋名牌手袋或者高跟鞋,但他能满足我老婆的需求?哼哼,一个在床上是英雄的男人,不能给家里带来收入,他在床上的坚挺也很难维持吧!
         我内心痛快极了,想到这两天的受到的侮辱不会长久,老婆也许喜欢王大牛的憨厚老实和大(J),但她势必不能忍受王大牛的贫穷,她不能忍受放弃自己的生活质量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