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19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她爹又问要是兰子嫁了俺,俺有啥打算?俺说俺要进城打工。她爹说打工能咋?还不是给人家下力气?俺当时心一横,说俺五年之内让兰子住上小楼房。”
         “吹牛!”我妻子半开玩笑半正经地说。
         “当时俺那老丈人也这么说哩,俺说你看着,俺不做到俺就是那地上爬的。”
         “你结婚不是五年了?”
         “俺媳妇现在就住在小楼房里哩!俺这两年挣的,除了吃饭房租都交给她了,今年初刚盖的小楼房哩!”
         我老婆钻进王大牛怀里,抚摸着他的肩膀,“你还成!”我看到她的眼里有柔情和满意,有安全感,甚至还有一点……崇拜和自豪?
         我心里一阵泛酸:小楼房有什么?在农村盖个小楼房我两个月工资就行了。
         王大牛心眼儿粗得能过卡车,只管继续讲:“俺老丈人看了看俺,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站起来,走到俺身前儿,你猜他让俺干啥?”
         “干啥?”我老婆也被带成山东腔了。
         “他让俺脱裤子。俺说那哪行,要是俺和兰子成了,你是俺的老丈人,哪能在老丈人面前遛那丑家伙?俺老丈人就说:‘既然兰子一定要跟你好,俺就要看看你是不是条汉子,别让俺的兰子吃亏,生生守活寡!再说老子看着你长大,你光屁股跑来跑去的时候俺见多了。’俺当时羞死了,心想哪有这样的?不过俺是真稀罕兰子,脱就脱吧,反正都是老爷们。心一横,就把裤子解开了。”
         “那老家伙真他娘邪行,一把抓住俺的(J)就开始撸,没几下俺就硬起来了,那老家伙一看,还他妈拿手指在上面弹了几下,疼得俺直吸溜,才慢悠悠说:‘操他娘嘞,还真是大存的种儿,没白长个大块头,行了!’俺爹叫王大存。俺一听也别管这是夸还是骂了,赶快把裤子提上,俺老丈人又坐到椅子上,看着俺半天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叫俺走了。”
         “你们那里怎么这样啊?”老婆颇为这种粗鲁而惊讶。
         “俺后来才知道,兰子的姐姐嫁了一个农科站的技术员,那小子白白净净,可讨小姑娘喜欢了,她姐可是费尽千辛万苦才嫁过去,可后来回娘家天天哭,一问才知道,那小子是根软面条,根本硬不起来。怪不得俺老丈人要检查俺的(J)。”
         老婆看了看我,没说话,我估计她是想到我和那个农科站的技术员,没什么区别,硬了又如何?手指头都比我的家伙大。
         “又过了几天,那媒婆给俺家消息,老头子答应了,事情成了,俺都乐疯了,想着兰子那两个大naizi,俺可以天天揣日日摸,真过瘾啊!”
         “咳咳!”我老婆不满了。
         “嘿嘿……”王大牛挠挠头,憨笑两声当作歉意:“洞房前一天,俺爹把俺叫到屋里,教训了我一晚上,说俺虎了吧叽的,别娶了媳妇不会操。俺说俺看你操(B)都好几次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哩?俺爹一瞪眼,说你啥时候看见俺操(B)好几次?不就两次?俺一看说漏嘴了,也没接话。俺爹那是过来人,也知道生牤子想女人,啥也没说,就教俺咋操弄女人,咋才能生儿子,还说(J)上的乐子,真是没个够!还教了俺好多姿势哩!”
         “你爹啊,真是坏!真是……那什么……?”
         “大骚马?”
         “对,大骚马!”
         “嘿嘿,俺可感谢俺爹了,俺这根大(J),据俺爹说是传家宝哩!父传子子传孙,俺王家子孙众多,开枝散叶,全靠着它哩!”
         “羞死人了,不害臊,祸害女人的坏东西还差不多。”
         “嘿嘿……俺爹还跟俺说,洞房花烛夜,俺是村里有名的壮小伙,兰子是村里有名的漂亮妮子,肯定有好多人听房,赶走了不吉利。让俺别悠着,啥时候过瘾了啥时候睡,憋了这几年不就等着这一天?再说媳妇就是任咱骑的,第一天晚上就得立下规矩操弄服帖了。”
      
      
       《引牛入室》39
         “结果第二天俺洞房,俺家表兄弟多,替俺挡了不少酒,俺酒量也好,好不容易进了洞房,拉着俺兰子的手,心里那叫一个美,掀了她的盖头俺就忍不住了,刚脱了个光屁股就听见门口、窗户那里有偷笑的声音,俺怕啥哩,都是俺们村里的爷们,夏天里一起在河里洗澡,谁没见过谁的?俺就喊:‘俺今天娶媳妇,也不挡爷们儿们听房,可是俺媳妇害臊,要看要听你们别言语!’谁知道真tamade,俺这一喊,外面听房的也叫:‘大牛兄弟,听说你下面的东西是小元儿村最大的,俺今儿来就想开开眼,有种你就开着灯操!’俺一听也来了劲,胯下的(J)蹭蹭蹭往上蹿,外面有人小声儿说‘真大啊’‘大棒槌似的’,俺得意了,真的没关灯,就把俺媳妇扑到了床上。”
         “你……”我老婆气红了脸,“你真是坏透了!那你那新娶的媳妇,不是都让人看了去?”
         “嘿嘿,俺们家那时候住平房,门窗是不严实,俺估摸着是有几个地方能看见俺的炕头,可是俺那时候生牤子,啥也不想,就想操(B),就……嘿嘿,也没考虑周全。”
         我那贤良淑德的老婆趴在王大牛的胸口,惊讶万分:“你媳妇能让你这么干?”
         “俺媳妇开始还扑腾哩,俺把她扒光了一操进去,她叫了一声就不言语了,摊在床上光流眼泪,任俺折腾。俺操弄了一会儿,真紧啊,俺也有点疼,就慢慢地动,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俺媳妇(B)里湿了点儿,俺估计她也开始舒服了,她还在俺耳朵边上小声说话。”
         “说什么?”
         “俺媳妇在俺耳朵边上说:‘大牛哥,牛儿嘞,你别急,娶到的媳妇套下的马,任你骑来任你打。俺就是你的马哩,你想咋折腾都行。’俺一听那还得了,第一泡(J)水都不知道咋尿出来的,(J)也不软,接着就又干,兰子开始挺疼,紧紧抓着俺的手,后来也不抓了,俺就记得俺放了八次怂,前四次俺压根都没歇,(J)硬得梆梆地,第四次后俺觉着累,就趴在兰子的naizi上睡着了,俺都不知道啥时候醒的,醒了感觉(J)是硬的,俺眼睛都不睁就又给她操了进去……”
         “这次俺媳妇开始叫了,开始跟猫似的,小声儿地又嗯又啊的,后来俺实在憋不住了,把第五泡怂水给她放了进去,烫得她直哆嗦,才彻底放开了,估计下面也不疼了,也不咬着牙忍了,还主动抱住俺的脊梁,跟俺小声儿说俺操的她真舒服,就跟个烧红的铁条子烫着她似的。俺那时候生牤蛋子,一听这话,得了,继续操,又硬了。那天晚上……”王大牛舔舔嘴唇,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矿泉水猛喝了几口,回味着他处男的终结。
         “那天晚上俺真是过够了瘾,知道当男爷们有这么大的乐子,怪不得俺爹爱串门子哩!俺前18年都白活了。俺和俺媳妇后来换了好多姿势,啥小媳妇骑牛、老树盘根、汉子捧缸、张飞蹁马,试了一个够,俺媳妇后来觉得又疼起来,但舍不得让俺不痛快,‘亲汉子好汉子肉汉子’叫的那叫一个大声儿!俺快活到第七次的时候,出去撒尿,俺家独门独院,所以俺赤条条啥也没穿——咱就是这院子里的男爷们,怕啥嘞?”
         “谁知道打开门一看,这他奶奶的,俺新房墙根底下、大门边上、窗户跟前,趴了一溜儿的人,吓了俺一跳,那帮混小子老光棍看见俺出来,都借着屋里的灯光猛往俺(J)上看,俺这才想起:他娘的,灯还没关呢!俺赶快伸手进屋把灯绳拉了,也不管他们,直奔茅房撒尿,撒完尿他们还大眼瞪小眼呢,十几号人就蹲哪儿也不说话,俺就说了,爷们儿几个看也看了,听也听了,这天都泛白了,还不回?他们都没动,也不搭话,俺也不管了,继续开门往屋里走,这时候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大牛哥,你真给咱老爷们挣脸!’俺(J)一下子又直了,你猜俺回他啥?”
         妻子正听得面红耳赤又兴奋又害羞,“你能说出什么好话?”
         大牛嘿嘿笑:“俺就说:‘哥几个以后炕上软趴了就找俺大牛,保证给你们女人下好种种!’”
         妻子嗔道:“你可真行!刚结婚就想着出轨了!”
         王大牛挠头:“俺那是助人为乐哩!”看我老婆也不理他,就接着讲:“那小子夸这句话把俺媳妇可害惨了,听了这句话俺又把她拉起来折腾了一回才睡过去,这下子她真受不了了,只喊‘大牛哥,真受不了了,歇歇吧!’第二天都没起来床。”
         “你啊,你真是个大牲口,不知道疼女人,你那媳妇是第一次?”
         “可不是咋地?早上俺起来才看见,俺们的被子、床单上都是血,俺真心疼啊,可那时候……俺真是忍不住,邪劲儿上来了。”
         “哼,野兽!”
         “嘿嘿,俺是野兽,媳妇骂的对。”
         “油嘴滑舌!”
         “俺?俺这嘴可笨了,俺结婚第二天中午才醒,想着地里的活计,谁知道从家里到俺地里,碰见个男人就拍俺的肩膀,俺那些叔伯兄弟们,还捏俺的(J),说要替俺媳妇报仇。俺村里那些生过孩子的老娘们,嘴里最不饶人,说兰子可怜,嫁了个大骚牛,许是起不来床了,俺嘴笨,不知道说啥,俺那兄弟们一听,就说兰子嫁了大牛,那才是福气哩,咱大牛这根大货,一夜八次,女人家摊到了做梦都要笑醒!”
         “媳妇,你说是不?”
         我老婆听牛魔王娶亲的故事听得津津有味,“我昨天做梦怎么没笑醒啊?”
         “媳妇,你不知道,今天早上我一醒,你手正放在俺的(J)上,还死抓着不放,可宝贝哩!俺找了根长头发,撩你的鼻孔,你打了个大嚏喷,才松开俺的(J)。”
         “臭大牛,你嘴笨才怪了,你坏都坏开花了你!”
         “爷们不坏,娘们不爱,”王大牛在我老婆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接着讲:“后来俺回爹妈家,俺爹见了俺就笑,还暗暗树大拇指,跟村里的那些男人一样,使劲拍俺的肩膀。俺娘可不乐意了,说你们爷俩都一样,把人往死里折腾,拉着俺就往外走,说要照看俺媳妇去,别出了人命。后来兰子在床上躺了好几天,见着我都怕,俺只好让她坐月子似的养着。”
      
      
       《引牛入室》40
         盛夏,济南,高档公寓社区,我坐在沙发上,看着我老婆的男人把我老婆搂在怀里,讲他和他媳妇的故事,还听得津津有味。这个描述真他妈后现代!
         正说到王大牛洞房花烛夜,差点把媳妇操死,只好禁欲几天。
         “活该,让你不知道疼人!”
         “媳妇,你和俺妈说的话一模一样哩!那天俺妈见着我媳妇在炕上躺着,脸色煞白,当时就跟俺急了,说小犊子真不知道疼媳妇,这几天憋死你个臭小子。俺妈那几天就睡在俺家里,伺候坐月子似的伺候兰子,有一天让俺偷听见她跟兰子说悄悄话哩,嘿嘿。”
         “一听你这坏笑,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咋不是好话?俺妈知道兰子生我气,替俺求情哩,说老王家的爷们都一个德行,大牲口似的,她嫁给俺爹的那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