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牛入室_第18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18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可大了,你可要撑得住啊。”
         我老婆想到一会儿可能会被王大牛蹂躏致死,似乎兴奋的紧,真贱啊!“讨厌,”头还是不肯抬起来,“我才不怕你!”
         我底下的小(J)也有点兴奋,心中更是为将来的肉戏一阵喜悦,对,我更贱!
         “不怕?嘿嘿,刚才谁说实在受不了,让俺赶快放怂水?俺可心疼了,只好快马加鞭,都没过瘾哩!”
         “那……那不是因为晚上都看着你这头大蛮牛吃饭,自己都没怎么吃,又累又饿的……”
         “中!”大牛乐呵呵把我老婆的手放到他的牛(J)上面,“给俺揉揉(J),刚才你可又吃了不少东西,一会儿可以让俺过把瘾了吧?”
         “你怎么这么色啊!”我老婆嗔道,手上可没闲着,死死攥着王大牛又粗又长的大(J),好象是什么宝贝,“再说了,刚才让王成……刚才让蔫吧给你……给你……你不是挺舒服的吗?”
         “媳妇,你别说,有蔫吧在旁边看着,俺好象更来劲咧!”
         “坏蛋,真坏!”我老婆一边骂着一边玩着大牛那根(J),一会儿使劲把它向下压,突然一松手看它“啪”的一声弹到大牛的肚子上,一会儿又像那个粗玩意儿是汽车的档杆一样把它向左向右压,好象那就是她的大玩具。
         未成年人不宜的大玩具,会干死人的。
         王大牛也不管我妻子,只是享受着她的青涩和好奇,自豪地让自己强壮的象征挺立着,憨憨地说: “俺和俺媳妇刚结婚那会子,俺咋干那事儿都不够哩……”
         我老婆一听这话,使劲捏住王大牛的两个大睾丸,“你说什么?你媳妇?”我老婆眼里全是嫉妒。
      
      
       《引牛入室》37
         王大牛“嗷!”的一声,“哎哟媳妇,轻着点儿,捏坏了俺的卵蛋子,哪来的怂水滋润你?你就守活寡吧!”
         “大流氓!”我老婆脸色通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貌似使劲地捏着王大牛的那两只牛卵,其实我知道她才不舍得用力,要是真的疼,王大牛那根牛(J)怎么还能硬得梆梆的?
         “你不是说我是你媳妇?在济南,在我面前,就别提你那乡下媳妇!”
         谁知道王大牛这家伙一根筋:“咋不许提!俺就要提!俺乡下那个是俺的大媳妇,你就是俺城里的小媳妇,俺就是有两个媳妇哩!俺就是要霸占两个娘们哩!咋!”
         我老婆哪想得到他竟还这么理直气壮,手里那两个大肉球,使劲下手又舍不得,不下手又妒火中烧,正张大嘴愣在那里,王大牛两只猿臂一伸,已经把她抱在自己胸前,我老婆那对丰满的大naizi和王大牛铁块一样的胸大肌摩擦着,她不禁嘤咛一声jiaoheng,双手松开了王大牛的精囊,抱住了他公牛一样粗壮的脖颈。
         “媳妇,俺在乡下那个妻子,给俺一连串生了三个大胖小子,对俺老王家有功哩!俺只要回家,就要全心全意做她的汉子。”
         我老婆一听这话,脸耷拉下来了,“那我呢?我算什么?”
         王大牛看着我老婆的小脸,沉默了好一会儿,这家伙可能是在组织语言吧:“俺……你也是俺的媳妇哩!俺城里的媳妇,俺的小媳妇,俺做梦都想要个城里媳妇,你就是俺的仙女儿,俺的……俺的织女哩!俺可稀罕你了,今天白天俺想着你,裤裆里火烧火燎的,别提多难受了。想到俺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俺就特不痛快……俺真想天天把你放在俺嘴里舔着吸着哩!俺真想天天操着你的嫩肉肉哩!”
         王大牛满头大汗,看得出来嘴笨的他着急在想如何告诉妻子他的真实想法,“俺在济南一天,俺就和你做一天夫妻,俺疼你,你要俺干啥都行!俺一年才回老家一次,别的时候俺都把你当俺的媳妇哩!可俺可不能跟俺大媳妇离婚,俺不能咧……”
         听到大牛慌乱而朴实的回答,妻子陷入了沉默。我了解妻子,我知道妻子在书本的海洋中长大,家里都是知识分子,习惯了象牙塔里的世界,从骨子里就是个讨厌当今社会烦乱复杂的人,也许她喜欢高壮的男人而不喜欢小白脸,原因就是她觉得淳朴而强壮的男人最有安全感。这也就是为什么她一开始就喜欢大牛,王大牛好色、彪悍、充满兽性,但是他诚实,他不试图把自己标榜为一个道德先生——如同社会上那些比他有更fangdang私生活的人们所做的那样。
         我突然有种错觉,这社会在男女的层面上如同一座森林,王大牛和我都是猎手,我的弓不行,我的箭不硬,我只好看着王大牛这个肌肉发达浑身野性的男人抢走了我的猎物。
         “我……我也没让你离婚啊!”
         他抢走了我的猎物,用他坚挺的硕大利刃,把她彻底征服。
         “我……你对你……你对你乡下的媳妇好……我挺高兴,你是有良心的人。”妻子慢慢地说道,“我早就说过,我不会拆散你的家庭,只要你在济南,全心全意地和我过日子。”
         王大牛如逢特赦,大大松了一口气,“媳妇,俺的好媳妇,你真好哩!你的心比嫩豆腐还软哩!”
         “大牛,我累了,当女人不容易,我需要有个男人依靠,你行吗?”
         王大牛抱着我老婆,“媳妇,你放宽心,俺大牛有本事的不只是裆里的家伙哩!你就可劲儿靠着俺,俺让你除了生儿子,啥也不用操心!”大牛不放心,又粗声粗气地补了一句,“只要你真看得上俺这个粗人!”
         我老婆叹了一口气,说道:“没办法,谁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王大牛的眼睛,春波dangyang,眉目含春,“才两天就喜欢上你这头大傻牛了?”
         “嘿嘿,嘿嘿,”王大牛抱紧我老婆,使劲亲着她的小嘴,“俺也……可稀罕……俺的……小媳妇哩……俺媳妇……香煞人哩……”
         我在沙发上,看着两个人热吻,犯下重婚罪。有屁用,除非他俩要把我杀了,否则我可能去告发他们吗?面子,票子,位子!还有,把王大牛抓了,我有什么好处?谁来在我面前操我妻子,让我获得汹涌的性快感?
         我确实不如王大牛,我不是个男人,更不是个好人。王大牛不是个好男人,但王大牛是个真正的男人,而且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俺以后就叫你俺的小媳妇,中不?”
         “讨厌!便宜都让你占了,什么大媳妇小媳妇?大媳妇是妻?小媳妇莫非就是……妾?”
         “嘿嘿,啥妻啥妾哩!都是俺的女人,都得好好伺候咱!”王大牛抱着我老婆,手抹着刚才接吻时,嘴角沾上的口水。
         我老婆的细嫩的小手再一起在他的膀子上又捶又捏,又再一次发现他皮糙肉厚,跟没感觉一样,“你……封建!大男子主义!”
         “封建?啥封建?你俩都碰不到面,咋会有妾啊妻啊的麻烦?再说了,俺就是大男子主义了,媳妇你不想跟俺过?不想给俺生儿子?”
         我老婆在他怀里,小腹被他那根热乎乎硬乎乎肉乎乎的大(J)顶着,红着脸小声说:“想……”
         王大牛哈哈大笑,得意极了,“那不就得了?俺五大三粗的,本来就是大男子汉,大男子主义有啥不好?好汉子霸九妻,俺这才俩呢!”
         妻子也知道他是在逗着玩,又把头埋进王大牛比她宽一倍的肩膀,“大种牛!”
         王大牛享受齐人之福,得意地又roucuo起我老婆的大屁股,“媳妇,你这腚长得可真好哩,比俺那大媳妇都好!”
         “好在哪里?”
         “说软和它也软和,说硬实它也硬实,弹鼓鼓跟面团子一样,白bainen嫩,又圆又大,一看见它俺就流口水,一操进去,还紧的不行哩!”
         “粗人!”我知道妻子心里其实受用的很。
         “嘿嘿,俺就是粗人哩,不粗哪能让俺媳妇喜欢?”
         “讨厌,蔫吧就没这么夸过我,你就是不正经!”
         蔫吧,也就是我,说过妻子的屁股白,挺翘,妻子当时也只是淡淡的一笑,现在那个屁股成了一根比我大的多的萝卜的固定用坑,那根大萝卜的拥有者用更粗鲁,更直接,更生动的语言赞美了那个大屁股。让我老婆表面上生气,暗地里心花怒放。
         劳动人民的语言智慧真是让人惊叹啊!
         “说到蔫吧,俺刚才就想说,咋蔫吧在旁边看着咱俩,俺那么来劲咧?”
         “不正经,大色牛!”
         “俺才想起俺和大媳妇结婚那会儿,也被人看过,俺就特野特疯!”
         “啊?真的?”
         “俺和俺乡下大媳妇刚结婚那会子,俺对她那身子,真是咋操弄都不够哩。
         也难怪,俺老丈人对俺这女婿,可是经过十八般考验,可刁难死俺了!俺终于把她娶进门了,憋了好久一下子放出来,一天不操就睡不着。”
         “你那大媳妇漂亮不漂亮?”
      
      
       《引牛入室》38
         “嘿嘿,俺那媳妇是全村最漂亮的,俺14岁开始就盯上了,她家里姐妹三个她老二,naizi大屁股大,又白净,俺们村的小伙子都想着她撸管哩!俺要娶上她不真不易啊,她那爹原先是村里的会计,有点文化,看不起咱这一身傻力气哩,俺给她家做了一年的重活,他愣是没答应俺。”
         “后来俺大夏天给她家修木围子,趁着她爹在里屋,俺把湿透的褡裢一脱,故意光着膀子,把她——俺那大媳妇叫兰子——叫过来说话,聊了没几句,俺看她眼直往俺身上瞅,心里觉得有戏。问她喜欢俺身上的疙瘩肉不?她脸红得跟红枣似的,俺就抓着她的手,让她摸俺的胸脯子,俺的膀子,俺看她两腿直打晃,脑门子上都是汗,知道这就是俺爹说的——小娘们动情了。”
         “你对女人都这招啊?傻蛮牛!”
         “嘿嘿,对俺俩媳妇都挺有用!”
         “对我才没用呢!”
         “也对,俺小媳妇是摸着俺的大(J),才起的性。”
         “大流氓!大流氓!大流氓!”
         “嘿嘿,你听我讲完啊!”
         “谁要听你和她的故事?!”
         “俺这是让你多知道些俺的事儿,这么快就做了俺的媳妇,你不想知道俺以前的事儿?”
         “哼,流氓!讲!”
         “俺一把把她揽过来,兜屁股抱在怀里,兰子看都不敢看我,也不叫,两只手放在俺的这两块上,”王大牛边说,边让他那两块铁疙瘩似的胸肌动了动,逗得我老婆咯咯直笑,“嘿嘿,好玩吧?俺当时这么动了动,兰子就好奇地摸着俺的疙瘩肉,俺就说‘兰子,俺壮得跟牛似的,你要是嫁给了俺,凭咱这身好力气,凭咱这个好身板儿,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谁也不敢欺负你哩!’结果你猜怎么着?”
         “接着讲,臭大牛。”
         “第二天,俺就听说,晚上兰子和她爹大吵了一架。”
         “你啊,真坏!”我老婆用手指轻轻在王大牛的胸膛上画着圈。
         “嘿嘿,俺赶快叫俺爹托媒人去她家,没过几天她爹就把俺找去了,进门第一句话就问俺识字全不?能读报纸不?俺说没问题哩!俺初中学得不算好,可读报纸、算账这些都不成问题,否则俺爹往死里打咱哩!”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