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17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脸寸头左右摇摆,我知道他要shejing了,“你可真贱啊……都是……贱货……欠操的贱货……白当……老爷们……”
         “我贱!我贱!所以才请你来我家作男爷们!”我roucuo着王大牛的牛卵子,感觉到它们的涨大,时不时还稍微加点劲儿,让王大牛更爽快。这家伙,括约肌和其他肌肉一样发达,真能憋精啊,这都快一个小时了,还操呢!
         “请老子来……caoni老婆……霸占你老婆……做俺媳妇哩!”
         “对,求求你快操我老婆吧!”
         “俺caoni的老婆……你有意见不……这么紧的(B)……是不是给老子留着操的?!”
         “对!就是留着让她做你媳妇……给你操的……”
         “俺给你老婆下种……好不好……”
         “好!你的种子好!”
         “俺把(J)水尿给俺媳妇……你……有意见没?!”
         “没有!求求大(J)爷们,快点尿(J)水在你媳妇的(B)里,你的(J)水比我多比我浓!”
         “操……老子操死你个贱货……操死你……!”
         王大牛现在已经成了一头疯牛,侮辱胯下女人的法定丈夫,让他的男性自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感觉好象有使不完的力气,他既操着一个城里女人紧嫩的小(B),又操着她丈夫的心,他的大(J)战无不胜!
         我老婆听着王大牛侮辱我,兴奋得几乎要昏过去,用尽全力摆动着大屁股,迎合着火热的(J),虽然体力已近透支,但女性的本能让她全力要把王大牛睾丸里的生命之水全都吸进自己的体内,越多越好!
         “大(J)亲爹……好乐啊……飞了……又飞了……”
         “俺也……要放怂了!”
         “放吧……我把(J)水都吸了……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老子操……caoni个bainen娘们……俺爹都没这么野啊……”
         王大牛那根铁(J)涨到了极点,上面的青筋鼓胀得如同钢筋一样,“俺爹都没让……那些小男人……给他搓过卵蛋……真过瘾啊……真享受……下辈子俺……还要长根大(J)……还要一个壮身板……还要霸占别人的骚娘们!”
         我老婆一泄再泄,已经进入半晕死状态,哪还能回答他?如果能回答,估计会说下辈子还被他操弄吧!
         “媳妇……给老子……生儿子!”熟悉的吼叫声中,王大牛站在我老婆的屁股后面,像撒尿一样畅快地“操啊操啊”地射着精。
         他的大睾丸一下一下在我手里收缩着,像是两个大水泵,往那杆水枪输送着源源不断的jingye,我老婆的(B)很快就被涨满了,白色的nongjing两人相接处被挤出来,流到大卵蛋上,再流到我的手上。
         我两腿间那个刚刚射过精的小(J)胀得酸疼,虽然不能再勃起,却明明兴奋的要死。
      
      
       《引牛入室》35
         王大牛一身臭汗地躺在床上,照例搂着我老婆,嘿嘿傻笑着,“媳妇,真好哩,真好!恣儿死俺了,彪死俺了!”
         我老婆也照例头枕着他墙垛子似的肩膀,半娇嗔地说:“臭蛮牛,力气这么大!我都快撑不住了!”
         在最后shejing的时候,我老婆白眼一翻,晕了过去,王大牛痛痛快快放完那一大泡坏水才注意到,连忙掐人中,老婆才幽幽醒转,不过蹲在屁股后头的我发现女人的本能可真顽强,在老婆昏过去的过程中,小(B)依然有力地收缩着,试图将更多的jingye从那根牛鞭里吸出来。
         “嘿嘿……俺就是力气可大哩!媳妇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这次……劲头儿特别足!”
         “蔫吧给俺揉卵蛋,俺都疯了!”
         我瘫在沙发里,回忆着刚才的屈辱,一天之内多次shejing的(J)已经是强弩之末,再也硬不起来,却一动一动的生疼。刚才发生了什么?刚才我揉着一个男人的睾丸,好让他在我妻子体neishe出更多的jingye?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从中还获得了这么强烈的快感?
         biantaiyinqi癖!无可挽回的,我是biantaiyinqi癖!
         “臭大牛……坏死了!蔫吧,给我们拿点水和吃的来。”
         一听老婆叫我,犹豫着到底该不该去。
         “你个小(J)男人,我亲汉子出了一膀子力气,替你满足我,你还不该给他拿点吃的?”
         我快乐地向厨房走去,好象屈辱就是我的动力。回来的时候拿着煮好的鸡蛋、早餐面包和矿泉水,王大牛只喝了点水,我老婆可是吃了不少,看来刚才确实累坏了。
         我继续坐在沙发上,看着俩人补充了体力,王大牛又开始调戏我老婆。
         “媳妇,”他一手揉着我老婆的rufang,一手揉着我老婆的大屁股,“俺刚才那样caoni,过瘾不?”
         妻子假装气哼哼地拍了他那只不老实的大手一下,“还说呢,现在想起来给人家揉了?刚才都把人家打哭了!”
         “嘿嘿,俺媳妇刚才哭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太好受了?”
         “臭流氓!还说人家是……狗”我老婆羞红了脸,小手抚摸着大牛壮硕如石块一般的胸肌。
         “嘿嘿,那有啥哩!炕上找乐子时候说的话,那可不就是咋来劲就咋说?”
         大牛把嘴凑到我老婆耳边,故意用坚硬的胡茬摩擦我老婆细嫩的脖子和脸颊,让她一边躲,一边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再说了,你是俺的媳妇,俺的女人哩!你要是母狗俺就是大公狗,你要是母猪俺就是种公猪,你要是母马俺就是大种马咧!”
         我老婆被这chiluo裸的粗野情话逗得笑开了花,“臭流氓!什么公狗公猪,你就是一头大公牛!”
         “媳妇儿,最后那个姿势你乐吧?”
         “恩,你可真有劲,我都觉得自己被你扎透了。”
         “嘿嘿,俺站在地上,腿上能用上力哩!当然让俺媳妇美死了!”
         “讨厌!你可真会使坏!”
         “媳妇儿,你知道最后那招叫什么?”
         “我不听,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嘿嘿,叫壮汉推车哩!”
         “讨厌讨厌讨厌!”
         “媳妇,你害啥羞哩?你害羞的时候最好看了俺说过没?”
         “哼!”我老婆假装生气,头却依然靠在王大牛的肩膀上。
         “媳妇儿,咱俩这操弄一次,俺出完了力气,你可还没完成任务哩!”
         “啊……?”
         “你还没给俺……嘿嘿!”王大牛一脸坏笑,太字形平躺在床上,指了指自己胯下那根粘糊糊沾满了jingye和yinshui的(J),“当俺媳妇的第三个要求,你忘了?”
      
      
       《引牛入室》36
         我老婆脸上羞涩,嘴角却漾出心甘情愿和快乐,二话不说就趴在王大牛的胯下,把那根黑(J)放入口中的时候,红唇分错,吐出有点埋怨,有点无奈,有点撒娇又更多是爱怜的一句轻叹:“你啊……”
         只听王大牛倒吸一口冷气,“媳妇……俺的好媳妇!”
         我老婆在王大牛胯下,认真细致地给他用嘴“洗(J)”,那个大guitou上的肉棱子后面,黑红色的棒子上面,还有两颗大卵蛋……小嘴一边舔一边亲,时不时还把那两颗鸭蛋似的肉丸子含在嘴里xishun。
         忽然,老婆看了在沙发上我一眼,我看到那个眼神里的鄙视和炫耀。
         是的,她找到了一根比我硕大坚挺的多的(J),她给他快乐,他也还给她更多的快乐。妻子从未给我koujiao过,她为这个男人肮脏而泛着臭气的(J)koujiao,证明着一种臣服,表达着一种归属,嘶喊着一种宣誓:我属于这个男人,我属于这根(J)。
         我感到的是被侮辱的愤怒——还有快感,真的,chiluo裸的快感。除了这矛盾的愤怒与快感,我的记忆深处似乎也在回应着这根(J),好象它不但填满了我老婆的yindao,也填满了我家里的一个裂痕。
         我的父亲没有这样的(J),我也没有这样的(J),只有这样粗大坚挺的(J),才能支撑起一个家,才能让一个家里的女人和孩子安全!——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苦苦思索,怎么会这样?从小到大,我不记得我的家有过什么大的危机啊?
         王大牛像上了天堂一样,两条大粗腿在床单上蹭来蹭去,那一大坨男物又半软不硬地向上开始挺立。我对于他非人的性能力已经有充分的认识,这次倒是不再那么惊讶了。
         “俺媳妇真会舔哩!俺媳妇真是好女人哩!俺媳妇真会疼男人哩!”
         在王大牛痛快的叫声里,我老婆把他的黑(J)舔了个一干二净,趴在他的大腿间,一边和王大牛聊天,一边仔细观察那根巨物,似乎想搞清楚它到底是如何把那么多快乐放进她的体内的。忽然,她注意到了王大牛那两条粗毛腿。
         “大牛,你的腿怎么这么粗啊,真的比好多男人的腰都粗了。”她瞥了我一眼。
         “嘿嘿,媳妇你不知道,腿是男人的根咧!”
         “什么?”我老婆显然没有听懂。
         “俺和俺爹第一天举石担,俺爹就说过,男爷们练力气,最重要的就是腿劲和腰劲,腿和腰练好了,不愁长成个大块头,更不愁讨女人。”
         “哼,你腰劲倒真是挺大的!”这说着荤话的女人,还是我那贤良淑德的模范妻子吗?
         “嘿嘿,媳妇你别说,俺的腿劲才最大哩!腿上的力气长了,全身的力气才长!而且俺爹说的对,腿确实是男根,俺第一次练深蹲就明白这个道理了。”
         “怎么?”我老婆还是不明白。
         “俺说了你可别笑话俺!”
         “臭大牛,你也知道害羞?”
         “嘿嘿,俺第一次扛着石担子练深蹲以后,(J)扛了一晚上,从来没那么硬过,憋死俺了。后来俺发现只要一练腿,晚上一睡下,(J)都特硬,要撸两次管才软得下去!后面俺有了女人,每次练腿那天晚上都折腾得要出人命咧!”
         “啊?”我老婆摸着大牛铁柱子一样的大腿,上面肌肉纵横,鼓鼓凸凸,线条像雕刻一样硬朗深邃,“怎么会这样呢?”
         “俺不是说了,腿是男根哩!”
         我在旁边听着,想起了昨天查询健身信息时看到的一些知识,明白这是因为深蹲这个动作是力量训练里强度最大、锻炼肌肉最多的动作,它对于大腿肌肉群的刺激会猛烈地激发雄性激素的分泌,让人xingyu勃发。
         怪不得王大牛性能力这么强,除了身体强壮的遗传因素外,他从青春期末尾就开始练习深蹲,肯定大大推进了他睾丸激素的分泌,同时带动了全身肌肉的增长,当然还有……xingqi官的发育。
         tamade,我爸怎么就没让我多锻炼锻炼呢?我真嫉妒!
         我老婆抚摸着王大牛满是疙瘩肉的粗毛腿,媚眼如丝,装作不经意地问:“那……大牛,你下次练腿是什么时候?”
         我的心里一下子迸出了“saohuo”、“yinjian”、“langnv人”等等词汇,眼看着王大牛一把把妻子从他的腿间拉上来,搂在胸前,用那根已经又硬起来的大(J)蹭着我老婆的小腹。
         “嘿嘿,媳妇,俺今天就练了哩!”
         窃喜,你真的看过人的这个表情吗?我老婆脸上现在就是这个表情,想笑又觉得不好意思,只好把脸埋在王大牛的怀里。
         “媳妇,俺今天晚上劲头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