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15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起,手伸进短裤,使劲打着手枪。
         王大牛一听这话,身上跟着了火似的,两只胳膊一抡,我老婆的两条大腿就架在了他的腰间,这小子还是不用手扶,壮腰动动,对准了地方也不急着进去,就用那个铁蛋一样的大guitou在我老婆的骚(B)门口磨蹭。
         “媳妇,你漏水了,俺给你堵上咋样?”
         “好……快……快堵住……快塞住!”我老婆一只手揽住王大牛的脖子,另一只手死命扽着那根铁棍子往自己(B)里塞。
         “嘿嘿,媳妇,别急啊,扽折了俺的大(J),没人给你止痒哩!”
         “你坏死了!”
         “痒不?”
         “痒!”
         “要俺的大(J)caoni不?”
         “要!”
         “要什么?”
         “要我老公的大(J)!”老婆真是欲火焚身。
         可惜,这句话让王大牛一下想起,这胯下的南方女人还有个“老公”!他马上抬头往旁边看,一眼看见我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俩,估计感觉到特别尴尬,不知所措起来。
         我老婆一看到手的止痒大柱子要飞,急了,粗话什么的一涌而出!“王大牛,我的亲汉子,我的老爷们!你看他只会看着咱俩撸(J),他不配做我的男人,你才是男子汉,你才是我的男人!”
         “他腰还没你大腿粗呢!他脚板还不如你的手大!他身上都是凉的,哪有你火烫!快caoni媳妇,快操给他看!教他怎么才能把女人操服帖了!”
         王大牛被我老婆的荤话挑得跟老牛一样喘着粗气,那根玉米棒子一样的家伙又胀了一圈,他又转头看了一眼我,看到我手伸进裤裆里不停地抽动,眼里有了些不屑。
         他起性了,他征服了另一个男人的女人,把她压在身下,当着那个男人的面,因为他的强壮,那男人不敢反抗。没有一个正常的男人会不为此兴奋。
         “媳妇儿,你要谁的(J)?俺的还是那个小男人的?!”
         “我不要他的(J),你的(J)是英雄(J)!”
         “为啥不要他的(J)哩?”
         “他的(J)还没有你guitou大!”老婆被王大牛的guitou磨得yinshui汩汩涌出,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只想要过把瘾,我想昨晚那充实的感觉像烙印一样留在了她脑中。
         “你的(J)是爷爷,他的(J)是孙子!我要亲汉子的(J)!”
         大牛熊腰一沉,只听“噗滋”一声,我老婆终于如愿以偿了。
      
      
       《引牛入室》31
         我叫王成,今年30岁。我老婆叫作陈雨婷,今年26岁。我们都是复旦大学的硕士。为了让妻子怀孕而又不留下话柄,精子数太少的我只好请来一个生殖力看来很好的男人来我家借种,可是谁知道,仅仅一个晚上,这个叫做王大牛的山东壮汉就征服了我的老婆和她受伤的心,成为我家里真正的男人。
         现阶段家中情况如下:
         我老婆被压在大牛的虎背熊腰下,被他的大(J)狠狠地操干。不时发出满足的shenyin:“啊……舒服……好烫啊!”
         大牛则是一贯地不惜力choucha,使劲撞击着我老婆:“媳妇儿……解痒不?”
         “胀死了……我男人的大东西……胀死我了……”
         “嘿嘿……媳妇……你的小嫩(B)夹着俺的(J)……真暖和啊!”
         “臭大牛……亲汉子……”
         王大牛一下是一下地狠命拱着屁股,全身的肌肉块泛着油光,宽大的肩膀上我老婆的小手不停地抓挠着。
         “嘿嘿……媳妇儿……你的(B)还肿着哩!”
         “坏蛋,还不是你昨天……干的好事!”
         “嘿嘿……没事,俺会治哩!”
         “怎么……治?”
         “嘿嘿……俺要天天给俺媳妇的(B)吃牛鞭哩!”
         “臭流氓……”
         “俺媳妇的骚(B)吃多了牛鞭……就不肿了哩!”
         “臭流氓……流氓……”
         “嘿嘿……”王大牛使劲拱着,那个黑壮屁股上不时鼓起壮硕的肌肉线条,忽然,他深深地挺入,不再抽动,而是上下左右转着那根大(J),这家伙又在用他那个鸡蛋大的guitou磨我老婆的(B)芯了。
         “俺是臭流氓不是?”
         “啊……我要到了……我要飞了……”
         “不想吃臭流氓的牛鞭,那俺走了”
         王大牛甚至还没做出抽出(J)的动作,我老婆双腿一夹,死命夹住大牛的粗腰,yin词浪语脱口而出:“吃……吃牛鞭……我的小骚(B)天天都要吃大牛鞭!”
         王大牛得意的看了我一眼,显然为自己胯下之物的强悍颇为自豪。他死顶着我老婆的(B)芯,大(J)全根而入,又狠狠地研磨起来。
         我知道他已经不是那个憨厚的汉子,他不会考虑我的感受,在床上,他是雄性动物而已。我生气吗?我撸着(J),已经没有一点怒气,这太刺激了!我正在近距离观看老婆被王大牛操!录像哪比得上现场!想到以后这一幕天天都会发生,我就兴奋得要晕倒。去他妈lunli,去他妈规矩,去他妈结婚证书,妈的……真爽啊!
         开始操(B)不到10分钟,我老婆高叫着gaochao了,细白的大腿用力盘在大牛腰上,不停搓弄着,有时还会蹭到大牛的大腿上,被茂密的粗毛刮红了一片。
         我不由自主地走到床旁边,仔细看着大牛和我老婆交尾的部位,那根黑红的大根像一根木桩,死死捣着我老婆的(B),骚水不断被大guitou上的肉棱子刮出来,又在不断choucha的过程中变成白沫子,让牛(J)更加威武。
         大牛一看我走近了看,更加兴奋了,“媳妇,尿了吧?快活不?!”
         “快活……死了……”
         “骚水真多哩!”
         “臭……蛮牛……真会玩女人……”
         “嘿嘿,媳妇你说……男爷们啥最重要?”
         “讨厌……你又使……坏!”
         王大牛朝我努努嘴,“俺大牛读书不行哩……又不是有钱人……俺媳妇为啥跟我哩?”
         “你……让我……好痛快!”
         大牛得意洋洋地显示着如牛的体力和粗大的男根,像我无比自豪地炫耀,“咋……痛快哩?!”
         “你……让我飞了一样……”
         “男爷们最重要的……”大牛呼哧带喘地使着劲,“依俺看……是能让女人尿骚水哩!”
         “啊……对……我的亲汉子……舒服……你是男爷们……你是男子汉……”
         “嘿嘿……”大牛往下一看,我老婆的(B)就像趵突泉,往外不断地流着骚水,他的牛(J)就像取水的长竿子瓢,一进一出水声阵阵,浪水顺着两颗黑卵蛋流到床单上,已经打湿了一大片。
         “caoni个娘哩……水儿真多!”
         大牛把我老婆的腿扛到肩上,那两条白晰的长腿靠在大牛粗黑壮实的肩膀上,就像白玉筷子靠在大黑石墩上,不成比例。
         大牛开始猛操,嘴里也开始吼荤话。
         “caoni娘……发大水似的……真他妈浪啊!骚(B)……使劲夹老子的(J)……好好夹!操……俺操……老子操死你个骚媳妇……”
         “啪!”一声脆响伴随着我老婆的惊叫,王大牛粗手落下,我老婆细皮嫩肉的屁股上留下了一个大掌印,马上红了起来。
         我老婆从小到大,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学校里的美丽校花,老师眼中的聪明学生,同学眼里的小小公主,她雪白粉嫩的屁股,哪里挨过打?
         “啪!”又是一声,王大牛黑黝黝的大膀子搂着我老婆的腿,把她的屁股抬离床面可劲儿拱着腰,一只手又在我老婆的屁股上留下了红印。
         “臭男人……不许打我的屁股……”老婆又疼又爽,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
         我在旁边看着差点射了,王大牛调教我老婆,打她的屁股——结婚三年,我可是小巴掌都没敢在她身上落过!
         王大牛瞪着牛眼,看着我老婆雪白屁股上的大手印,(J)硬得能把我老婆挑起来,咬牙使劲操着。
         “小saohuo……老子管教你哩!浪水这么多……说尿就尿……叫俺啥?”
         “臭男人……”
         “啪!啪!啪!啪!”
         “呜……呜呜……别打我的……屁股……”在羞耻与快感之中,老婆竟然哭了。
      
      
       《引牛入室》32
         我在旁边兴奋的直喘,忽然想到应该英雄救美吗?我刚把手放到大牛汗湿湿的肩上,大牛一胳膊抡过来,那房梁一样粗的手臂轻轻一甩,我几乎是飞到了地上。
         “caoni奶奶……俺教训俺媳妇……关你个小(J)啥事?”我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看到大牛眼睛通红,大(J)狠狠地操着我老婆,一点也没被她的眼泪吓住,“你个小娘们……是不是saohuo?!啪!”一巴掌拍下去。
         “我……我是saohuo……”
         “是不是有个浪(B)眼子?”
         “我……我有个浪(B)眼子……”
         “你屁股咋长这么肥这么圆哩!啪!”
         “为了勾引男人……”
         “浪货……勾引啥男人?!啪!”
         “勾引……大牲口……壮汉子”
         “caoni娘哩!俺caoni娘哩!你是俺媳妇不?啪!”
         “是……我是你媳妇……你的女人……”
         “日下的女人,套下的马,任咱骑来任咱打,你认不?”
         “认!你想骑就骑!想打就打!”
         “saohuo……骚媳妇……真浪哩……俺想caoni娘哩!你娘也有个大屁股吧!”
         “有……大屁股……”
         “俺想操俺丈母娘哩!啪!”
         “好……我们娘俩一起伺候你……壮汉大蛮牛……”
         “caoni娘哩……你娘浪水多不多……”
         “多……和我一样多……”
         “你娘也是个saohuo哩……啪!”
         “我们娘俩都是saohuo……都要大(J)……!”
         “操死你哩……欠操的货!啪!”
         “我和我妈一起伺候你!”
         “俺让你俩都给俺生儿子!啪!”
         “……你霸占我们全家女人吧……操死我们……”
         “caoni娘哩……老子操死你娘……再叫老子!啪!”
         “大(J)亲汉子……大(J)好汉子……”
         “俺操过你娘哩!该叫俺啥?啪!”
         “大(J)爸爸……大(J)亲爹……爹……”
         “caoni奶奶个熊……saohuo!”
         “我又要飞了,我又要飞了!”
         我看着老婆又一次全身抽搐,早就不再哭泣,反之,她双手死死抓住大牛的胳膊,指甲深深嵌入肉里,抒发着她无与伦比的快感。看着她已经被拍红的肥屁股,我百感交集。
         屈辱和暴力,女人最不愿意面对,最害怕碰到。却最容易被之征服。莫非这就是两性之间,墨菲定律的体现?
         如果有什么坏事可能会发生,那它就一定会发生。——墨菲定律
         如果有什么事情让你在床上感到羞耻,那它一定能让你gaochao连连。——王大牛定律
         我胡思乱想着,注意到老婆的屁股虽然红通通的,却没有却没有很严重的肿起来,大牛这个家伙,始终不是家暴分子,这点相人之术我还是有的:一个足够强壮、(J)足够坚硬、有着很强男性自尊的男人,是不需要用暴力使女人哭喊来获得性快感的,大牛拍老婆的屁股,只不过是小小的情趣,声音大,很刺激,但没真使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