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14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地问:“王哥,真的啊?”
         我只好点点头,否认有意义吗?我的下面更硬了。人生中我第一次,彻彻底底地鄙视我自己,我控制不了自己的yuwang,这yuwang是如此邪恶,它需要我被侮辱,需要我的妻子被别人jianyin才能满足!
         “俺真不明白,今天王哥去找俺俺就想不通,还以为他被俺俩的事气糊涂了呢!这世上咋还有老爷们喜欢……喜欢看媳妇被别人操弄的咧?”
         “大牛!”我老婆把自己的小手放进大牛蒲扇般的大手里,眼里含泪,“你嫂子我苦啊!你王哥,”老婆看了看我,就像我是一个不相关的陌生人,“你王哥真不行,嫂子昨天晚上才知道,做女人还能那么快乐,嫂子心甘情愿和你好,给你在济南一个家!嫂子不会破坏你的家庭,不会不让你和你媳妇团聚,只要你在济南的时候,都住在这里,把嫂子当成你媳妇,疼我,爱我,我就满足了!”
         “俺……”大牛看看秀色可餐的妻子,又看看我,在胯下动了好久之后,他的心终于也动了,“那俺住在这里,王哥怎么办?”
         “你王哥睡书房,对外我们还是夫妻,家里我就是你的媳妇,还有,咱们zuoai的时候要让他看着。”
         大牛张大了嘴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又是xingyu高涨又是再一次的惊讶,“啥?王哥还要看?”
         “对,他喜欢看,就让他看个够!”
         “王哥,你……你真的心里不吃憋?”
         我趴在桌上,眼前不断浮现出我的父母,我美丽的母亲和瘦弱的父亲,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个我生活转折性的最低点,我看到了他们,我感到我的家,过去的父母家、从前的两人小家、再到现在,都是不完整的,我感到王大牛能让我的家完整,这是为什么?我不明白。
         我又看到高中同学聚会时大家对我羡慕的眼神,那些拍着肩膀送来的恭维,我是他们中间混得最好的。我不能失去这一切,不能!
         “大牛,照你嫂子说的做吧,王哥不行,只有请你拉帮套了。”我听到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它来自我的yuwang,我的本能,我自己都理解不了的心的最深处。
      
      
       《引牛入室》29
         我话音刚落,大牛伸出铁棍一样的粗胳膊,一把就把我老婆搂进了怀里坐在他腿上,脸上乐开了花儿:“嘿嘿,嘿嘿,俺大牛真有福气,嫂子这样大美人儿要给俺做媳妇哩!”这小子,分明是向往已久了!
         我老婆伸出粉白的胳膊,搂住大牛粗壮的脖子,娇嗔道:“浑身都是臭汗,脏死了!”
         “嘿嘿,谁让你上赶着要做俺媳妇,俺就要把臭汗都蹭到你身上哩!”大牛说着,三下五除二解开了老婆身上的薄裙,老婆就这样上身chiluo坐在大牛怀里,被大牛紧紧抱住,肉挨肉贴在一起,“嘿嘿,昨天还说喜欢俺的汉子味哩!”
         老婆紧挨着他火热的身子,贪婪地吸着他雄性的汗腥味,脸上尽是享受的表情。
         “嫂子,今天白天,想俺不?”
         “你个大笨牛,你叫我什么啊?”
         大牛看了我一眼,好像还有点不习惯,老婆马上就说:“你看他干什么?他就是你爹操弄那些小媳妇家里的没用男人,管他干什么!”
         王大牛被老婆的话挑起了更高的欲火,“王哥,那俺就不客气了!”
         我点点头,没等我想好要说什么,王大牛三下五除二,解开我老婆的露肩小裙,两只铁钳子般的粗糙大手,一把抓住了我老婆肥白的naizi,使劲地roucuo着。
         “媳妇,今天想俺不?”
         “想!”
         “为啥想俺?”
         “你是我的亲汉子,不想你想谁?”
         “想俺的啥?”
         “想……想……”
         王大牛的手真有力,我老婆的naizi在那双大手里不断变成匪夷所思的形状,这家伙真敢使劲啊!我老婆在这个野蛮男人带来的快感中不断颤抖。
         “想你的大粗手!”
         “还想啥?”
         “想你的疙瘩肉!”
         “还有呢?”
         “想你的大身板!”
         “嘿嘿,”大牛yin笑着把腰往上一挺,隔着他的大裤衩和我老婆的小neiku,那根牛鞭一定已经顶到了我老婆的yindao门口。
         “还想啥?”
         “想我男人的大根啊……想我亲汉子的大(J)……”
         如果说昨天老婆身体的反应是青涩,那今天,已经成为少妇的老婆已经知道如何释放自己的快感和挑逗对方,她再无顾忌,在我看来,这与其说是对我的报复,不如说是让她被压抑许久的xingyu洪水般的释放。
         我看着妻子靠在王大牛热烘烘的身上,心里又是兴奋又是嫉妒,实在忍不住了,我站起来在他们旁边坐下,近距离观察这个黑汉子如何玩弄调戏我的老婆,他的媳妇。
         王大牛看我坐过来,就是一愣,我老婆马上就跟他说:“别管他,就当他不存在!”
         王大牛看我一脸颓丧,精神头就一个字:蔫。就又投入到和“他媳妇”的tiaoqing当中。
         “想俺的(J)是吗?”
         “讨厌……是!”
         “想摸摸不?”
         我老婆哪里还等得急,一把就抓住了他大裤衩里的那根家伙。
         “大不?”
         “大!”
         “热不?”
         “热!”
         “真想当俺媳妇,伺候俺?”
         我看到妻子的小嫩手不断地抚摸着那一团巨大的隆起,急促的节奏让她的渴望显露无疑。“你坏死了……嗯!”
         王大牛得意之情溢于言表,“那俺要你答应三件事哩,”这家伙的大手还在rounie我妻子的naizi。
         “坏……东西……你说!”
         “第一,每天晚上俺练完大块儿,回到家里得有牛肉吃!爷们不吃肉,哪能有力气?”
         “大粗牛,大笨牛!没问题……”
         “第二,俺想咋操弄你就咋操,想啥时候操就啥时候操。”
         “呼,”我老婆在性快感中起伏,强打起精神道:“你……不是说好了吗?你想咋操就咋操,除了我的经期,你想啥时候操……你想什么时候zuoai,都行!”
         “嘿嘿,这可是你说的,”王大牛笑得狡猾,“还有第三件,就是……”他又挺了挺腰,把那根被大裤衩包住的牛(J)往我妻子手里送了送,“每次操完喽,你要给俺把这家伙舔干净。”
         我老婆嘤咛一声,显然想起了昨天晚上最后一次的ru交加koujiao,把头埋在大牛怀里不出来。
         “嘿嘿,这有啥哩!老爷们卖了大力气,媳妇给咱洗洗(J)有啥哩?你不愿意就算了,看来没把俺当成你男人哩!”大牛这个王八蛋,说着就要把我老婆往下放,起身要走。那双大熊掌可骗不了我,始终舍不得老婆的bainenrufang。
         我老婆的智商可能比王大牛高很多,但在男女之事上,哪玩得过这个靠动物本性征服女人的乡下汉子?连忙使劲揽住大牛的脖子:“谁说我不肯,你别急啊!不就是……不就是……”老婆的脸通红,两颗可爱的白牙咬着下嘴唇,怎么都说不出那句话。
         “昨天你不是还给俺……”大牛故意说着。
         “我答应你,每次zuoai之后,都给你洗……洗(J)……”老婆把脸又埋进大牛的怀中,却又被大牛扶着下巴硬抬起头。
         “用啥洗哩?”
         “用……用嘴!你坏死了!”
         “嘿嘿,这才是咱的好媳妇!”大牛两只满是疙瘩肉的胳膊把我老婆一夹,站起身来,裤裆里已经顶起一个大帐篷,“昨天俺悠着劲呢,谁让你是俺嫂子?今天俺让你知道做俺大牛的媳妇有多美快!”说着一把把我老婆扛在肩膀上,迈开大脚咚咚咚地向卧室走去。
         他媳妇的法定丈夫,我,跟在后面。小(J)硬着。
      
      
       《引牛入室》30
         王大牛把我老婆一把扔在床上,两只大手都不闲着,一只扒我老婆的小裤衩,一只脱自己的大裤衩,几乎是一瞬间,两个人就赤诚相见了。
         王大牛爬到我老婆身上,双手支住自己的身体,壮硕的黑(J)早就挺得老高,顶在妻子的小腹上蹭来蹭去。我老婆早就不再羞涩,双手往下一捞就攥住了那根大货,白皙的小手根本握不过来,大牛爽快地倒吸了一口冷气,黑屁股不由自主地慢慢拱动着。
         “嘿嘿,媳妇,来,亲个嘴儿!”
         说着王大牛就用他那张大嘴堵住我老婆的樱桃小口,舌头勇往直前,霸道地伸进了妻子的口腔,掠夺般横冲直撞。这是王大牛和我老婆第一次接吻,在我的印象里,老婆的吻是轻柔而香甜的,在我们恋爱的那些日子,我甚至会回味着我老婆的吻,想着那吻有些花香。
         现在,牛正在嚼牡丹,王大牛粗野蛮横的接吻方式和他床上的风格统一:使劲!我老婆哪受过这般狂风骤雨似的xishun,没过一会儿就发出呜呜的声音,嘴角不断地流出口水。
         王大牛直到老婆使劲用手掐了一下他那根骚玩意才松开我老婆的嘴,我老婆就像刚刚憋过气一样,呼哧呼哧喘了半天才缓过劲来,嗔道:“你个臭大牛,要憋死我啊!”
         “嘿嘿,媳妇,亲嘴儿的时候要拿鼻子过气哩!”
         “呸!我不知道拿鼻子喘气?你那根大舌头在我嘴里搅来搅去,下死力气吸,我哪里还想得到喘气?”
         “嘿嘿,媳妇你这是被俺嘬懵了,许是以前没人这么和你亲过嘴儿哩!跟你说,把舌头跟俺的缠在一起,看俺的舌头有劲还是你的,可痛快了,咱再来一次!”
         我回想和老婆的接吻,我从来都是文质彬彬地轻扫而过,甚至从未进入老婆的口腔深处。妈的,我老婆的yindao深处和口腔深处都被王大牛这家伙率先霸占了,我老婆虽然不是处女,可王大牛享受到起码的也是九成新处女啊!
         王大牛和老婆热吻着,我站在卧室门口观赏,他们这次起码吻了5分钟,粘腻的声音不断从他们嘴嘴相接处传来,终于,他把舌头抽了出来。
         “嘿嘿,俺赢了。”
         “臭大牛,你以为是拔河啊?”
         “媳妇,俺的味道咋样?”
         “讨厌……臭臭的,酱牛肉味儿!”
         “嘿嘿,俺是臭男人嘛,媳妇你的味道可香了,有股奶味儿!”说着王大牛低下头,吸住了我老婆的rufang,把那颗粉嫩诱人的奶头叼在嘴里,使劲xishun,用舌头研磨。
         “啊!好……真好……”
         我老婆身体一弓,快感从嘴边泄出。王大牛这家伙还把一只手伸向老婆的胯下,抠着老婆的(B)眼。
         “嘿嘿,媳妇儿,都这么湿了?咋这么骚呢?”
         我老婆的水蛇腰开始扭来扭去,双手死抓着王大牛那根黑红色的巨物,可劲地撸。“我……我受不了了!”
         “嘶……”王大牛也被老婆玩命的猛撸惹得快感连连,大guitou挤出了一大滴前列腺液,“啥受不了了?咋受不了了?说!”
         “可舒服了……淌出来了……痒,特别痒!”
         痒?我只在huangse小说上看到过女人qingyu高涨时候yindao内会痒,老婆可从没说过她有这样的感觉。难道被大牛开垦了一晚上,妻子的处女地就熟透了?我心里火起,裤裆里更是火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