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13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不中,你自己去吧,俺和仙女儿睡过了,那些烂桃子还真没劲头再触哒。”
         “操,那俺走了,俺去操俺的烂桃子去了,俺的烂桃子(B)不紧,可水儿多啊!总比你今儿夜里一个人撸(J)强!”
         “滚犊子吧你,个驴(J)!”
         大光头蹬蹬蹬地出了更衣室,我走到王大牛身后。
         这小子又光着屁股,黑屁股上的两瓣子肌肉好像也充血了,看着就硬邦邦的。
         我要完成任务,把这个腱子肉大屁股请回去长期在我老婆身上有力地拱动。
         “大牛。”
         王大牛一愣,回头一看是我,很是吃惊,“王哥,你咋……”
         我咋又来了呢?一个不疯不傻的人不是应该领着自己的老婆赶快去开始新的生活,和老婆那个奸夫离得越远越好吗?
         “大牛,你穿好衣服就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引牛入室》27
         我站在健身房门口不一会儿,大牛就出来了,和昨天一样,大裤衩子,大背心,人字拖鞋。
         我站在他身后,看着他东张西望的找我,突然发现这家伙走路和别人不一样,扇呼着大膀子,横来直去的,由于背阔肌和三头肌太过发达,粗硕的手臂不能紧贴在身体两侧,向外咋呼着。两条腿走路的时候也不像我一样并得很紧,而是像两边分得较开,大脚板有点外八字……我突然想到大牛腿间那一坨巨硕的东西,顿时明白王大牛走路往外叉着点腿,不单单是因为腿上肌肉发达,太过粗壮,还因为他那架种牛的大炮,体积太大,不叉着腿走路,会挤到两个大卵蛋。
         王大牛走路,横冲直撞,霸道十足,一个人站两个人的地方,像一座城墙在移动。
         “大牛!”
         他回过头来,看着我憨憨地笑了笑,“王哥,找俺有啥事?嫂子……没事吧?”
         “你嫂子没事。”
         “那……”
         “咱们边走边说”
         我和大牛沿着与昨天同样的路往家里走去,只不过这次,是并排而行。
         “大牛,你嫂子做了晚饭,要谢谢你。”
         大牛的脸腾的红了,“谢……谢啥哩?”
         我看着夕阳下我俩的影子,像两个英文字母,一个是铁打的X型钢架,中间细两头粗,一个,则是一个小写i。
         “大牛,我也谢谢你。”
         “王哥……俺……”
         “大牛,我还要请你帮个忙。”
         “王哥,啥忙哩?只要俺能做到……”
         “我要你住到我家里去。”
         “啥?”
         “我要你把我老婆,当成自己的媳妇一样。”
         “王哥,你咋了?你说啥呢这是?”
         “我要你把你嫂子,当成自己的媳妇一样,睡在一起,吃在一起,住在一起!”
         “王哥……你这是咋了?王哥,俺昨天不该答应你,把你逼成这样了都……”
         “王大牛,你听好!”
         王大牛一脸惊讶,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像看一个疯子。
         我没有疯,我没疯,我心里有些话要对大牛说,这些话是妻子让我说的?……不,这些话似乎也是我深藏在心底的yuwang要说的,它来自那些最黑暗的角落。为什么要顺从妻子呢?我真的一点办法没有吗?我……
         这些话还是脱口而出:“我没疯。你嫂子喜欢你。你嫂子说你才是真正的男人。我要你到我家里来,做我家里的丈夫,做我妻子的男人。”
         “王大哥,那咋行呢?你和嫂子要离婚?”王大牛这家伙憨厚的灵魂里,包夹着兽性十足,现在,他的脸上都是诚恳的关心和歉疚,而胯下的大裤衩却被顶起了一个大帐篷。
         “我们不离婚,对外我是她的丈夫,但在家里,你才是她的丈夫,我只睡书房。”我低头看着王大牛那根威风凛凛的大(J),把裤衩顶的老高,似乎要胀出来了,那颗大guitou隔着棉布都能看出轮廓,比核桃还大。幸亏我们是在一条小路上,人少。
         “大牛,你不同意吗?”我嘲讽地看了看他的脸,又朝他下身努努嘴。
         大牛的黑脸透出红来,手隔着裤衩拨弄了下那根大货,“王哥,你别笑话俺,俺一听你这么一说,不知咋地就硬了……可是王哥,俺不能做这种事情哩!”
         “你不喜欢你嫂子?”
         “嫂子……是俺见过最美的女人咧!俺……做梦都想……想和嫂子过日子。”
         “那不就得了?我现在给你个机会。”
         “可是不行哩,王哥,那也太欺负你了!俺可不能这么干,缺德哩!”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总不能说:“欺负我吧,干我老婆吧,霸占我的家吧,那样我才有性快感?那样我就还能拿着高薪,继续当个白领!求求你了,长着大(J)的强壮男人!”
         “走吧,咱们先去吃饭,你嫂子等着呢。”
         我迈开步子,心里是隐隐的欢喜:王大牛不答应呢!可是为什么,又有隐隐的失望?biantai!我暗骂自己。
      
      
       《引牛入室》28
         一推开家门,大牛的反应和昨天一模一样,两双牛眼不知道是盯着穿着清凉的我老婆好,还是盯着满桌饭菜好。“嫂子……”
         “大牛,饿了吧,先吃饭!”这头大傻牛,我老婆一招呼他坐下吃饭,他就马上胡吃海塞起来,一手抓了一个大馒头,一手夹菜,风卷残云一般。
         等等,馒头?那我吃什么?“没有米饭吗?”我吃不惯馒头。
         “以后咱家都吃馒头,大牛是山东人,肯定爱吃面食。”老婆看都不看我一样。
         “嘿嘿,嫂子对俺真好,俺就爱啃大馒头,比米饭过瘾多了!”大牛一边吃,一边称赞,完全没听出我老婆的弦外之音,“嫂子的手艺真好……会做饭!真香!王哥好福气。”
         “傻样儿,慢点儿吃,又没人跟你抢”,我老婆嘴里骂着,脸上却都是满足和欣慰,见他热得一身汗,老婆又说:“自己家里,热就光膀子。”
         我从来都没在家里光过膀子,我受到的教育告诉我那是不文明的行为,现在,我眼看着一个山东黑壮汉,嘿嘿傻笑两声,把大背心扯下来,光着汗淋淋的大膀子,在我家的饭桌上吃得香。
         这家伙的食量是我的好几倍,怪不得他那么有力气。
         大牛几乎吃光了桌上的所有肉菜,包括那盘美味的酱牛肉,这才美美地打着饱嗝,舒服地靠在椅子上,油光满面。在这个过程中,我老婆也小口小口吃着菜,不时抬眼温柔地看着大牛狼吞虎咽,我嘴里的饭菜味同嚼蜡。
         “大牛,嫂子做的饭好吃不?”
         “香死人咧!”
         “你媳妇做的饭好吃,还是我做的好吃?”
         “嘿嘿,不一样哩,俺媳妇做的是俺们庄稼人的饭,油盐多,大碗吃着过瘾,嫂子做的饭是城里的饭,看着就漂亮,吃着更香,要品味道哩!”
         “哼,你媳妇做的饭能有这么多肉?”
         “嘿嘿,俺们村不算富,不过肉还是能吃上的,俺媳妇买了肉就给俺晚上做,她也不吃,就看着俺吃肉,俺一看她那眼神儿,啥都明白了,俺就逗她说吃了肉俺才有劲头哩!你猜俺媳妇说啥?”
         “说什么?”
         “她说俺给你做肉,就是让你更有劲头哩!嫂子你还别说,那老话‘男人靠吃,女人靠睡’,真没错咧!俺吃了肉,有时候能把俺媳妇折腾一宿,叫得半个村子都听的见,早上起来,炕头准放着一碗鸡蛋,给俺补身子。”
         老婆的脸又红了,半撒娇半嗔怒地说:“好啊,想你媳妇了是不?昨天口口声声说着喜欢我,早上什么都不说就走了,现在吃了我做的饭,还想着你的媳妇,把嫂子看成什么了!”
         大牛一看我老婆生气了,慌了手脚,看了我一眼,方脸上都是惶恐,连忙对我老婆说:“嫂子,俺把你当成仙女咧!嫂子又漂亮又读过书,昨天夜里俺恣儿死了,可是俺媳妇是俺媳妇,嫂子是嫂子。嫂子跟仙女一样是天上的,俺一个粗人,哪敢想着……早上俺醒了,怕王哥看见……所以才赶快走了。”
         妻子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你没跟他说?”
         我心里的失望与欢喜还在做着斗争,我甚至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到底王大牛不来天天操我老婆,我失望个什么劲儿?可是……昨天晚上的那一幕是多么刺激啊!心乱如麻,我脸上却也岿然不动:“我说了,他不愿意!”
         大牛,你可要守住底线啊!
         “嫂子,俺真的不能就把嫂子当成媳妇哩!俺乡下还有个媳妇哩!”
         妻子把脸转向大牛,温柔地看着他,“大牛,那你昨天晚上最快活的时候,为什么叫我‘媳妇’?”
         我知道老婆说的是那句:“媳妇,给我生儿子吧!”大牛昨天晚上射了三次,也喊了三次这句话,那是唯一的时候,他叫我妻子“媳妇”,没想到老婆记住了。
         王大牛一张黝黑的脸泛红,看了看我,说:“那是俺习惯了,俺和俺媳妇亲热的时候,要放怂……要射……shejing的时候,俺就这么喊哩!”
         “除了和我,和你媳妇,你和别的女人也这样吗?”
         “俺……不咧……”大牛似乎想起了什么,“俺和别的女人倒真没这么喊过,可能是和嫂子在一起……嘿嘿……太舒服了。”
         妻子站起身来,坐到大牛旁边的凳子上,摸着那张黑脸,“大牛,你一个人在济南住,有需要还要找那些拖泥带水的女人,不如住到嫂子这里来,嫂子像媳妇一样给你做饭,给你洗衣服……伺候你……”
         大牛汗出的更多了,在灯光下他肌肉凸鼓的身板闪着光,两块厚实的硕大胸肌上,一只大手习惯性地摸搓着,他紧张地看了看我,“嫂子,可是……”
         我老婆巧笑嫣兮,面若桃花,红唇轻启,“嫂子要你把嫂子当成自己的媳妇,想咋操就咋操,嫂子还要给你生儿子。”
         王大牛气喘如牛,饭桌挡着我看不到,不过我估计他那条大裤衩已经快要被顶破了。
         王大牛,你要坚守底线啊,我可不想戴着长期绿帽!我脑子里一个光着屁股的我,拎着公文包这么大喊着。
         王大牛,上啊,你小子这还忍得住?干死我老婆,当我家里真正的男人!我脑子里另一个衣冠楚楚的我这样喊着,手却插在西装裤里一动一动。
         大牛呼哧带喘的,怕是努力在克制着把我老婆按住猛干的yuwang,“可是嫂子,俺王哥,那不是太可怜了吗?”
         老婆扫了我一眼,突然说:“王成,你过来。”
         我想过去,可是我站不起来,我的下体耻辱地硬着。别问我为什么,我不知道!
         妻子一看就明白了,眼里被鄙视装的满满,转头对大牛说:“你知道你王哥为什么不敢站起来?因为他下面硬了!”
         王大牛转头看我,“啥?为啥?”
         “因为他就喜欢看着我和你亲热,大牛,你可能不知道,你王哥把昨天晚上咱俩在一起的事情都录下来了,早上还对着那个录像……自渎呢!”
         “啥是自渎?”
         “就是,”老婆的脸红了红,“就是你说的撸管儿。”
         大牛一脸惊讶地看着我,难以置信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