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11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得像俺爹一样,俺以后也要操弄个城里娘们!“
         “流氓,流氓,流氓!”我老婆的小粉拳不停地打着大牛,王大牛也不躲,享受着老婆羞赧带来的小情趣。
         “嘿嘿。俺还记得那个小saohuo走了以后,俺爹让俺去看她送给俺爹的neiku和ru罩,上面还绣着有小草莓呢,俺爹一边看一边说这城里小biaozi真欠操,不碰上俺还喂不饱她咧!还让俺把(J)掏出来,和他一起往小saohuo的neiku上打手枪,俺把(J)一掏出来,俺爹就哈哈大笑,说操他奶奶的熊,真是俺的种!过后俺一想,他咋会撸管,他有女人哩!俺爹就是想看看俺长全式了没。最后他跟俺说了一句话,俺一直记着。”
         “说的什么?”
         “俺爹说:‘往咱胯下钻的娘们,下狠劲操服帖了,别对不起老子传给你这根大(J)!’“
         “哼!”老婆生气了,不过我一看就知道是装的。
         “嘿嘿,嫂子,你瞅,俺得感谢俺爹哩,要不是俺爹给了俺一根大(J),俺咋能操上嫂子这样的天仙。”
         “哼!”我老婆还是闭着眼睛靠着他,不答话。
         “嘿嘿,嫂子,话糙理不糙哩,你说老天爷给爷们一根(J),娘们一个(B),让咱干啥哩?操(B)咧!”
         “俺听说,要是男爷们不好好使唤这根(J),不多操娘们的(B)眼,下辈子阎王就要让你作挨操的货,谁让你不会操人咧?俺可下辈子还要做男人哩。”
         “俺们那里有本事的男人,哪个不爱串门子?好汉子霸九妻哩!”
         老婆终于受不了了,嫩葱一般的手指点着王大牛的脑门,“歪理!愚昧!什么老天爷,什么阎王!都是给你们这些男人啊,”我老婆又笑又气,大概觉得王大牛憨傻却也直率,“都是给你们这些男人好色找的借口!”
         看着屏幕里妻子几分撒娇几分生气几分喜欢,和王大牛说笑,我内心里充满了说不出来的滋味。乡下汉子们好色,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讲;城里男人们好色,用的却都是什么“她主动的。”“逢场作戏嘛!”这样的谎言。我们的谎言并不更加理直气壮,我们的谎言并不更加高级,我们的那些假话,听到我老婆这样聪明女人的耳朵里,怕是不如王大牛这样粗憨憨的真实想法受用。
         好在我不用受到谴责,我没有第三者——我的心又抽痛起来——没错,我没有和女人瞎混过,我只是把老婆让给被人操而已,这难道不是更大的背叛?
         屏幕中的王大牛又抓了抓板寸头,接着妻子的话茬:“嘿嘿,嫂子,那俺的大(J)搞得你不舒服?”
         “讨厌!”
         “嘿嘿,俺的大(J)不尿出那么多子孙浆浆,嫂子你能怀上?”
         “粗俗!”
         王大牛一把抓住老婆点着他脑门的手,凑到老婆面前,得意地说:“不是俺的大(J),嫂子能流出那么多骚水儿?”
      
      
       《引牛入室》23
         我看着显示器上大牛调戏着我老婆,说着荤话,讲着荤段子,我心里无限失落。
         却不忘手里握着小(J),我的(J)今天非常执着,虽然暂时硬不起来了,但它似乎得到了无比的快感,保持着半软不硬的状态,非得索要我手指的逗弄……
         我听到身后有响动。回头。
      
         老婆站在门口,手里握着手机对准我,不知道多久了。
         应该先穿裤子还是先关显示器,这是个问题。
         “好看吗?”
         “老婆,你……”
         “王成,昨天晚上那个粗人折腾了我三次,其中两次把jingyeshejin了我的yindao,你满意了吗?”
         “老婆……”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家里安监视器吗?你以为我多傻?这个家的装修我亲力亲为,一件件东西都是我自己亲手买回来的!”
         “我……”我脑子里嗡的一声,老婆原来知道家里有摄像机,那她昨天晚上……
         我心里涌上一阵欢喜:“老婆,你昨天晚上说那些话,做那些……是为了故意气我,对不对?对不对?你靠在他怀里和他调笑,你说要做他媳妇,你后来那么配合他,你是为了故意气我对不对?对不对?”
         妻子笑了,眼里却闪着泪。“王成,你真不是男人,你也就会动动这种小心眼。对!我昨天刚开始时是有报复你的心,可是后来……”
         “老婆……”我发现妻子使劲眨着眼睛,想要忍住泪水。
         “可是后来我躺在他身边,听他讲那些胡话,突然就觉得……和他在一起,比和你在一起,有意思的多!靠在王大牛身上,心里都是暖和的,靠在你身上,连脚都是冷的!”
         老婆激动了起来,我黯然:“老婆,你冷静点,王大牛算什么……”
         “你又算什么,王成!我问你,王大牛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王大牛?他……”我糊涂了,看了眼表,都9点多了,幸亏今天是周日!
         等等,我5点多醒的,现在9点多……
         王大牛这混蛋,在我老婆身上拱了将近4个小时!我不得不再次感慨:真他妈是一头种公牛!
         “老婆,王大牛不是……不是在床上吗?”我想起了卧室里妻子搂着王大牛睡得香甜,那一幕我这辈子都会记得。
         “他不在,他走了。”
         “走了?”走了?招呼也没打?
         “王成!你请别人来家里糟蹋我不说,还把过程都录下来,你真不是东西,你王八蛋!”家教良好的老婆很少骂人,从来都轻声细语,我知道王八蛋这三个字已经是老婆骂人辞典里的最高级别了。
         刚刚有点平静的她忽然又激动起来,我心里隐隐觉得这和王大牛的不辞而别有关,难道妻子是在为他伤心?我的心又一沉。
         “老婆,你听我说,我是想搜集证据,说明这个男人是知情而清醒的状况下和你……亲热的,以防以后有什么法律纠纷!”
         “你……胡说!你们这些臭男人,怎么这么坏,就知道出卖我们女人……呜……呜……老公……你可真舍得,把我让别的男人糟蹋!”老婆总算哭了出来。
         我心里乱如一团,我以为老婆昨天晚上挺享受的,原来开始是为了气我;我以为老婆是为了气我才配合王大牛,看来后面是真的动情了,我以为她对王大牛动了情该不怎么计较我把她拱手让人,哪知道她还是记恨着我。女人啊,真是让人摸不透!
         “老婆,我错了,我……咱们以后再也不干这种荒唐事了!”估计也用不着干了吧,大牛这家伙射了那么多浓呼呼、臭哄哄的jingye在我妻子身体里,不怀上才怪!
         “啪!”我挨了一个嘴巴。脸不疼,心里疼,想着王大牛的种子在我老婆子宫里,(J)竟然也硬了。这他妈是什么感受?矛盾。
         “王成!”我妻子抹了把眼泪,“我告诉你,你前天晚上一提要找男人借……借种,我的心就死了!”
         “雨婷,我爱你啊,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你爱我?你爱我会装上摄像头录下我……?你爱我会允许别的男人碰我?你爱我会看着别的男人和我的录像自渎?”老婆纤白的手指隔空戳向我,那力道好像恨不得把我捅个窟窿。
         “王成,”老婆深吸一口气,似乎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脸依然涨得通红,“昨天我一直在等,直到王大牛坐在饭桌前,咱们俩在厨房里的时候,我都在等,我在等待,等待一个你爱我的证据,一个你珍惜我的证据,等待你说‘雨婷,咱们不干了,咱们试试试管婴儿吧,咱们去领养一个也好!’”
         “老婆,我真的没有办法啊,你知道我爬到这个位置有多么不容易,我不能让人家知道我不行,我不能让流言蜚语毁了我的事业啊!老婆!如果你爱我,你就应该支持我,你就应该也爱我的事业啊,老婆!”
         “我爱着你的时候,为你的事业付出够多了,王成。”妻子不再流泪,身体微微颤抖。
         “老婆……”她这是什么意思?她真的不愿意原谅我?
         “可你不爱我,王成,从来不爱,你只爱你自己。”
         “雨婷!”
         “我不爱你了,王成,不是从昨晚才不爱,而是我昨晚才发现。”
         “不,不,雨婷,我们会有个孩子的,我们会忘掉这一切的……”我感到心力交瘁,不知道如何劝说老婆,不知道如何让她原谅我。
         妻子的脸忽然变得煞白,呈现完美S型曲线的腰身绷得笔直,好像下定了好大决心似的说:“王成,你去把王大牛找回来,让他住在咱们家。”
      
      
       《引牛入室》24
         我脑子一片空白,盯着老婆的嘴,却完全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
         “王成,我要王大牛住在咱们家,反正他在济南也一个人住。”
         “王成,我要大牛和我睡卧室,以后你睡书房的客床吧。”
         “王成,……”
         我像遭到电击一样汗毛直竖,一个激灵醒过来,从来没有过这么愤怒!
         “你放屁!你这个贱货!你给我戴一顶绿帽子还不够?还想天天给我戴?!骚biaozi,贱女人!nitama是被王大牛的大(J)操傻了吧!说什么梦话!”
         我老婆出人意料的平静。
         “王大牛让我知道了女人原来可以这么快乐,从前我只知道没有生育过的女人是不完整的,昨天晚上我才发现,没有……没有性gaochao的女人更加不完整!你满足不了我,你连我最基本的需求都不能满足,我离不开王大牛了,我要和他在一起。”
         “短短一晚上,我才知道男人的身体应该是火烫的,而你却总是阴冷的,在王大牛怀里我被爱惜也被拥有,而你没有爱我的能力,从情感还是器官上,都没有。”
         我看着老婆的脸,那张脸和平常的她不一样,不再透出象牙塔内清纯女生般的白皙与稚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红晕而满足的光彩,这样的光彩,我曾经在街上那些牵着丈夫的手散步的女人脸上见到过,那是少妇的光彩,是被一个男人充分滋润后的光彩。
         结婚三年了,我还是第一次在妻子脸上看到这样满足的光彩。我妒火中烧,王大牛夺取了我老婆那么多第一次,让她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人,现在,他还要夺取我老婆的心!
         但又一次,不知为什么,我胯下在愤怒中刚刚软下去的(J),又开始慢慢抬头了,我突然悲哀的意识到,我真他妈是biantai,我真他妈窝囊废,我受到奇耻大辱,却从这种羞辱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性快感。
         “你休想!告诉你,这个家里的丈夫是我!我们的婚姻是受法律保护的,要和王大牛在一起,除非和我离婚!”
         老婆看了我只穿着小neiku的胯下一眼,发现了那里的丑态,脸上写满了鄙夷和厌恶,语调却出人意料的平静,“好,那我现在就走,我会怀孕,十个月后我会生下一个孩子,我会带着那个孩子和他与你的亲子鉴定书出现在你们总公司,”
         妻子把脸伏低,一字一顿,“让你的下属们,你的上司们,你的敌人们,你的朋友们,让钦佩你的人,仰视你的人,羡慕你的人,憎恨你的人,嫉妒你的人,让你们公司的所有人都看一看、听一听,王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