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牛入室_第10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10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的小脸被夹在大牛的两条大粗腿中间,这王大牛的下身长满了粗拉拉的黑毛,我老婆就在这黑毛中双手握住那根大铁柱子,用小嘴xishun着那个硕大的guitou。
        “嫂子……真美快……舒服……对……舔俺的(J)沟子……俺的尿眼子……诶……操他娘……爽……”
         “嫂子……给俺叼卵蛋……对……嘬俺的大卵蛋子……真过瘾……”
         我老婆加快了舔舐的速度,脑袋也一上一下的,卖力地想给王大牛更多快感,可是王大牛的(J)太粗了,老婆的小嘴只能hangzhu他的大guitou,充其量也就是像舔冰棒一样舔这根(J),深喉什么的是想也别想。
         “嫂子……俺媳妇给俺弄的时候……还用上她的大naizi哩……”
         我老婆何等冰雪聪明,不解地想了三四秒钟,就松开大牛的(J),两手握住自己嫩白的rufang,夹住山东壮汉的(J),嘴里含着大guitou,上下套弄起来。没一点犹豫。
      
      
       《引牛入室》21
         我老婆双手握住自己嫩白的rufang,夹住山东壮汉的(J),嘴里含着大guitou,上下套弄起来。
         大牛一声粗吼,眼睛又红了,全身油亮亮地又出了一身汗,身上的牛腱子肉绷得紧紧的,两只大手捧住我老婆的头,用力挺着腰。
         “操他娘哩……嫂子的naizi夹着俺的黑棍子哩!嫂子真好……嫂子的naizi真白!俺上辈子……积德咧……城里娘们给俺叼(J)……嫂子真会叼……嫂子的naizi真软和……嫂子……俺操死你……读书人给俺叼着(J)哩……大白naizi夹着俺的(J)哩!”
         我老婆的技术也许生疏,但是老婆的身份和青涩更让王大牛兴奋,他粗气呼呼,看着自己的胯下,老婆在他的黑毛粗腿间捧着大naizi,夹住他撒尿的玩意儿,嘴里还含着那个大头儿,rufang上有刚刚被他掐出来的青紫,奶头已经兴奋的挺起来,和ru晕一样是粉嫩的淡红……
         这家伙又疯狂起来,死命地往上顶着屁股。
         “做爷们真好……生了根大货真好!(J)上的乐子……快活……过瘾!……操死你个骚娘们!操死你!我操!”
         我老婆的姿势,我老婆的硕士学位,我老婆被他操过之后的顺从,此时都让王大牛的牛(J)铁硬铁硬,冒着热气,他的男性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来山东之前就听说北方男人都有点大男子主义,我老婆却说那样的男人才性感呢,没想到她这么快就领略到了这种性感,以肉贴肉的方式。
         像王大牛这样从山沟沟里出来的汉子,又一身蛮力,肯定更加为自己男性的强壮而自豪,这自豪的最佳表现和最大原因,都是他那根战无不胜的大粗(J)。
         在屏幕前我感到,我老婆和王大牛,他们都找到了自己最满意的性伴。我老婆要一个真正的男人,王大牛是男人中的男人;王大牛要一个让自己有征服感的女人,我老婆是知识社会中的翘楚,却是王大牛男性胯下的仆妇。
         那我呢?我在哪里?我是什么?
         王大牛吼叫着,我老婆努力着,多和谐的一幕。老婆的口水从大牛的(J)上一直往下流,直流到那两颗硕大的睾丸,再被老婆肥大的naizi挤压卵蛋的时候沾到rufang上去……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xingjiao,但在老婆naizi和王大牛那根大钢筋之间,依然发出了水声……
         吧唧!吧唧!……俩人就这么搞了20分钟,王大牛终于受不了了,这个姿势让他前所未有的兴奋了。
         “大学生给俺叼(J)哩!白naizi夹着俺的黑棍棍哩!”他满身大汗,嘴里就这几句,好像老婆的知识女性身份和这下贱的姿势让他特别兴奋。王大牛嘴里爽快地哼着,粗声大气,两只大手死死地按着我老婆的头,把老婆的嘴和naizi当成了yindao。老婆也全身是汗,累得够呛,不过还是坚持挤着自己的rufang,把大牛的(J)夹得更紧了。
         终于,大牛要shejing了。“caoni的骚(B)……操烂你的骚(B)……”
         如同一头在土地上使着蛮力的大公牛一样,王大牛浑身的黑疙瘩肉拱的跟铁块一样,黑铮铮红通通散发着金属的光泽,屁股往上狂顶,狂乱的大吼一声:“媳妇儿……给俺生儿子!”
         他把nongjingshejin了我老婆的嘴里。在大牛漫长的shejing过程中,这条山东大汉爽得哇哇乱叫。
         “过瘾……尿死你……骚娘们!俺把(J)水尿在大学生嘴里啦……喝俺的怂水……痛快死俺了……”
         王大牛两条大粗腿乱蹬,板寸头摇来晃去,两只牛卵子胀大又缩小,像两个拳头在握紧又松开一样,充满了力量,我知道,这次的快感太强烈了,这快感主要是心理层面的,老婆的rufang和小嘴自然不如(B)紧,但是老婆的小嘴可比(B)要高贵太多了!王大牛这个粗鲁的农民,看着一个高高在上的城里女人,像他的小媳妇一样叼着他的黑(J),在心中的仙女姐姐小嫩嘴里射出了子孙。
         这可苦了我老婆,脑袋被王大牛使劲按住,挣脱是没戏的,只有乖乖接受他喷泉似的jingye,噎得她发出呜呜的声音。
         王大牛这次shejing比前两次时间都长,等他好不容易放开我老婆,我老婆趴在他肌肉鼓鼓的肚子上,大naizi还压着那根软下来的黑(J),俩人都回味着、喘息着。
      
      
       《引牛入室》22
         过了好一会儿,我老婆撒娇似的说:“臭流氓,射出来也不说一声,我都咽下去了!”
         “嘿嘿,”王大牛从快感余味中醒来,把老婆拉上来搂在怀里,抹掉她嘴角黏糊糊的jingye,“咽下去有啥?就是要咽下去哩!(J)水可补哩!”他在我老婆红扑扑的小脸上亲了一口,yin笑着在她耳边说:“尤其是俺这样的壮汉子,怂水是大补!给俺叼过(J)的小娘们,哪个不是照着俺的尿眼子猛吸,恨不得把俺的卵蛋子都吃进去,她们说滋润女人哩!”
         我老婆一听,两只小拳头使劲打着大牛的胸膛,“臭流氓,坏家伙,你一下子出来那么多,人家怎么咽得下……”
         大牛舔舔嘴唇,好像还在回味刚在的gaochao,“那是俺太舒服了,真的嫂子,从没人给俺叼(J)让俺这么过瘾!俺刚才感觉自己的(J)就跟个大水枪一样,咋都喷不完,快活死俺了!”
         “哼,大水枪,差点噎死我……”刚才我看到老婆在大牛shejing的时候,确实是不断的做着吞咽的动作,紧赶慢赶。
         这家伙真是种牛托生的吧!
         “大牛,你刚才说……在大学里打工的时候,就爱看女学生,你是不是特别喜欢……读过书的女人?”
         “是哩!俺读书不行,可俺特喜欢能读书的娘们,俺第一个看上的女人就是俺们初中的年纪第一哩!嘿嘿,可惜当时人家看不上咱,咱可想了她好久!”
         我老婆抚摸着他的胸膛:“你……你还有初恋?”
         “啥初恋咧?俺当时才13,就知道看见那小妮子,(J)硬得不行,嘿嘿嘿。”
         “臭大牛!你刚才还说别的女人给你……给你……koujiao,你可真好色!”
         “嘿嘿,俺确实好串门子。”
         “什么叫串门子?”
         “嘿嘿,串门子就是到处睡女人呗!”
         我老婆大概觉得大牛也太老实了吧,说:“你倒是勇于认错!”
         王大牛挠挠头:“嫂子,俺是爱串门子,可是俺可没错。”
         “什么没错,你就是被你爹带坏了。”
         大牛懒懒地躺在我的床上,粗壮的手臂搂着我的老婆,老婆把头枕在他狗熊一样的肩上,一脸满足与安全感。
         “嘿嘿,嫂子你别说,俺确实看过俺爹操好多不同的娘们,在别人家里就起码五六次,俺那时候下面刚长毛,看了俺爹操俺姨,对这事儿想得很。放假的时候,一到傍晚就偷偷跟在俺爹后面,有时真能跟到俺们村里漂亮寡妇或者小媳妇家里。”
         “小媳妇家里?那家里不是有男人吗?”
         “俺爹去的都是家里爷们不行的,俺爹跟村里虎实的老爷们都拜过把子,经常一块儿摔跤,哪会去搞把兄弟家里的。”
         “哼,你说那家里的男人不行,可是再不行也不能让你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啊?”
         “嘿嘿,嫂子你不懂,俺们那地方就这样,俺爹当过民兵连长,大黑塔似的一到门口,小娘们准迎上来给他开门,那家里蔫不唧唧的男人,就出来,把俺爹让进去,自己蹲在院子里抽闷烟哩!”
         “俺爹到了那些娘们家里,也不说几句话,看见有啥重活儿就干,小娘们求俺爹干啥地里的力气活儿,俺爹也都不含糊,全应承下来,第二天就去干。俺们那地方,就跟俺爹后来跟俺说的:(J)要快活,全靠力气换哩!”
         “俺爹可真是头大骚马哩!重活干完,应承下地里的活计,啥也不说,抱起女人就扔到炕上,咣咣咣就开始操,每次都至少操弄个把小时,那些小娘们都话说不清楚了,还管俺爹叫爷爷,俺爹瘾头大,总是憋忍好久才放(J)水。那些家里的老爷们,屁都不敢放一个。有时候俺爹操弄累了,搂着小娘们在屋里睡,呼噜扯的山响,那家里的男人就在别的屋里凑合睡一晚上。”
         “你爹这样弄,人家女人不怀孕?”
         “咋不怀孕?俺爹和俺娘刚结婚的时候,俺那边计划生育管得严,所以就生了俺一个。可是后来俺爹的那些相好,怀了的俺爹也不敢认。”
         “怕名声不好?”
         “不是咧,后来俺娶了媳妇才知道,村里的壮劳力们都商量好了,把俺们村里男人不行的小媳妇看准了,每月底都抓捻,抓着了就给那家去拉帮套,那些女人,俺村里的雄壮汉子们都轮着操过哩,谁知道那孩子是不是俺爹的!”
         “你们这些男人啊……”
         “俺爹还有更野的哩!俺17岁那年有一天,回家看到俺爹正在炕上狠操一个小妮子,俺爹听到开门声,回头看俺一眼,继续跟砸夯一样使着力气。俺爹40不到,那小娘们看起来20都不到,俺特惊讶,俺爹一边操弄那个女人,一边喘着跟俺说她是城市里来参观沂蒙山老区的,小saohuo在俺们村里逛,一见俺爹只穿个大裤衩子在地里干活眼都直了,说俺爹跟头大牤牛似的。”
         “俺爹那还能不知道她的意思,请她到家里喝水,一进屋就把她扛到炕上,扒光了就狠干,俺爹一拳头能把胳膊粗的小树砸断了,那力气全使出来,操的那小saohuo直叫爸爸,骚水儿流得炕上全是,大热天的俺爹一膀子大汗,死死按住那个小娘们撞得震天响,背上都是那个小娘们抓的血道子。俺还记得那个城里娘们,真bainen啊!”
         老婆靠在王大牛肩上,说:“你们父子俩坏透了,人家那样了,你俩还说话。”
         “俺爹后来也觉着太过瘾了,使劲憋着(J)水儿就是不尿出来,晚上就让她睡在大炕上,俺家他说一不二,俺娘也啥都没说。俺爹晚上当着俺娘的面,把那小娘们整的杀猪一样嚎,第二天都爬不起来,(B)肿的跟小馒头一样,旅游车都错过了。”
         “臭流氓!”
         “嘿嘿,那天晚上俺听着隔壁屋的响动,把(J)都要撸折了。俺当时就想,做老爷们就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