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8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老婆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尿床了,害羞地把头靠在大牛的胸膛上,点点头,忽然又摇摇头:“不能洗……万一……”
         “万一啥哩,嫂子?”
         我老婆脸上一片红晕,“万一……把你shejin去的那些坏水……洗出来怎么办?”
         大牛嘿嘿一乐,脸上露出不常见的狡猾表情,这种表情透着yin邪,散发着强壮的雄性动物挑逗雌性时的主宰感和自豪感。
         “嫂子,别怕!”这大牛,竟然手臂一翻,让老婆挟坐在他的右胳膊上,就像单手抱小孩的姿势,我看着他房梁一样的大膀子,块块小山一样隆起的肌肉,不得不承认,单手就抱着一个成年人,这家伙真他妈有劲儿,我射了一次精以后就累的跟残废了一样,这小子恨不得射了有半瓶子nongjing,怎么就一点也不腿软呢?
         王大牛要干什么呢?我看着他单手抱着老婆穿过客厅,走进了厨房,可是厨房里没有安装摄像头啊,看不见他俩,我急得火急火燎,只听到冰箱开启又关上的声音,过了不长的时间,这小子又抱着我白赤精光的老婆出来了,把她放在客厅沙发上,妈的,就在醉倒的我的旁边!
      
      
       《引牛入室》17
         王大牛搂着我老婆坐在沙发上,我老婆旁边就是睡得死猪一样的我,老婆手里多了两瓶矿泉水,放在了茶几上,看来他们是渴了,王大牛手里……有一个鸡蛋。
         这个山东汉子,正光着屁股搂着我细皮嫩肉的老婆,用他那双蒲扇似的大手,拿着那颗大鸡蛋,往我老婆的(B)里面塞。
         “你怎么这么坏啊!”老婆不依地扭着屁股,撒着娇。
         “嘿嘿,嫂子,俺这不是帮咱王哥,”王大牛冲旁边熟睡的我扬了扬头,“生儿子呢呗,就得堵上,要不(J)水儿都流出来就不好怀上了。”
         瞎扯八道,他那penniao似的甩jingye,又顶着我老婆的子宫射,shejing的那一刹那,强壮的某个精子说不定就已经完成了让我老婆受孕的使命。
         “可是,这鸡蛋也太大了吧……”
         王大牛看了看那颗鸡蛋,那确实是超市里买的鸡蛋,最大最饱满那一种。他忽然把手伸向自己的胯下,拎起了他那根黑(J)。把那颗红皮鸡蛋和他的大guitou并排展示在老婆眼前。王大牛的(J)是软的,红皮鸡蛋是硬的,但是红皮鸡蛋还没有王大牛的guitou大。
         “嫂子,俺的(J)都操过你的(B)……嘿嘿,起码上千下了,你还怕个啥?”
         我老婆又害羞起来,却不乱动了,两只小手抗议似的掐着王大牛的手臂,可我估计这头大蛮牛根本没啥感觉!
         就这样,我亲眼看着,几个小时以前,我老婆在我旁边,被一个大鸡蛋塞住了红肿的(B)眼。
         王大牛蹲在地上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杰作,又扛起老婆去了浴室,我调出浴室的录像,没有脱衣服的过程,因为王大牛和老婆一直就一丝不挂,显然,他已经没有把我这个熟睡中的男主人放在眼里了。
         “嫂子,你可真美!”
         温水流过我妻子美好的routi,我无数次地观赏、抚摸过的routi,现在却被另一个男人把玩着。
         “大牛,你也很美。”
         王大牛在水中如同一块巨岩,黑红色的皮肤下块块凸起的肌肉,还有那根因为yinmao贴在皮肤上而更显硕大的(J),让他有一种顶天立地的男性之美。
         “嘿嘿,嫂子,老爷们哪有说‘美’的,俺这叫膀实!”
         妻子笑了笑。王大牛突然说:“嫂子,你给俺洗洗(J)吧!”
         “讨厌,你怎么这么多坏水儿。”
         “俺坏水儿不多咋把嫂子的roudong洞灌满哩?”
         “坏蛋!”
         “嘿嘿,嘿嘿,还是嫂子好,嫂子的手真嫩,俺媳妇要是有这么一双小嫩手儿,天天给俺揉(J),俺就是穷死也不出来打工!”
         “大色牛,傻样儿!”
         “嘿嘿……”
         水声,笑声,真和谐。我(J)硬着,心里疼着。我和妻子从未有过放肆的调笑,我以为相敬如宾才是夫妻之道,谁知道文质彬彬的三年,比不上王大牛热乎乎的一个怀抱,硬邦邦的一根(J)。
      
      
       《引牛入室》18
         老婆和大牛躺在换了床单的床上,光着屁股聊天。
         “大牛,你刚才说你刚来济南那会儿,想着的都是城里女人,是真的吗?”
         “恩哪,俺那时候刚娶了媳妇半年多,还没过够瘾就出来打工了,天天晚上(J)硬得跟铁棒似的,恨不得把被子操个窟窿出来。”
         “所以后来你就去找那些小寡妇了?”
         “嘿嘿,嫂子,那时候,城里娘们哪瞧得上咱啊,俺只有想着她们撸管儿,哪敢开口跟她们说话?”
         “那你怎么后来变得那么色。”
         “后来,俺当了包工头,带了一帮子兄弟一起干,自己揽活儿自己拿钱,有了钱才有了相好。”
         “你们村出来那么多人,怎么就你当上了包工头呢?”
         “嘿嘿,这还要感谢俺这根大(J)。”
         “胡说,你这东西还能射出钱来啊?”我老婆和王大牛调笑,竟然越来越自然了!
         王大牛哈哈大笑,一把把老婆搂在自己肌肉发达的怀里。“俺22岁那年,工程队儿里来了个30多岁的女领导,说是来检查的,这个领导和俺们上头公司的关系不好,俺们头儿说这关怕是难过,说不定这个工程就要黄,不黄也得扒层皮。俺们一听急了,工程黄了工钱自然也就没了,听说这个女领导是有名儿的酒桌铁娘子,俺们几个酒量好的就自告奋勇,上去陪酒哩!”
         “嘿嘿,这还要感谢俺这根大(J)。”
         “胡说,你这东西还能射出钱来啊?”我老婆和王大牛调笑,竟然越来越自然了!
         王大牛哈哈大笑,一把把老婆搂在自己肌肉发达的怀里。“俺22岁那年,工程队儿里来了个30多岁的女领导,说是来检查的,这个领导和俺们上头公司的关系不好,俺们头儿说这关怕是难过,说不定这个工程就要黄,不黄也得扒层皮。俺们一听急了,工程黄了工钱自然也就没了,听说这个女领导是有名儿的酒桌铁娘子,俺们几个酒量好的就自告奋勇,上去陪酒哩!”
         我老婆安逸地趴在王大牛的胸膛上,静静地听他讲。
         “结果第二天,俺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醒来就在一个旅馆里,旁边就是那个女领导,睡得昏天黑地,俺俩都光溜溜的,俺一看床上,红的黄的白的,啥都有,俺一瞅这是俺被mijian了啊……”
         我老婆噗哧一声笑了:“你这个大种牛,还会被别人mijian?”
         “嘿嘿,俺赶快套上衣服逃出了那个旅馆,谁知在门口儿就碰见了俺们工程的头儿……他说……”
         “他说什么啊?”
         “嘿嘿,他当时原话是‘大牛大牛,真是公牛一样,整得整个旅馆都听你的房’。原来当时俺们一桌都倒了,俺和那个女领导糊里糊涂就一起回了旅馆,俺……”
         “什么‘糊里糊涂回了旅馆’?不可能吧,哪有这么巧。”我老婆不相信,打断他说。
         王大牛挠挠头,“俺后来听说那个女领导专拣年轻小伙子困觉,那晚上可能桌上的人心里都明镜似的,就俺几个打工的不知道。不过俺一个大老爷们,睡就睡了呗,也没上心。再说那次俺醉了不知道轻重,把她操的哭爹喊娘,整个旅馆的人都来我们房间门口听热闹。后来那个女领导也不好意思多留了,俺们工程也过关了。”
         “这跟你当包工头有什么关系?”
         “这事儿之后,俺们工友们说俺特有种,人实诚,跟着俺错不了!其实是感念俺让他们一年的辛苦没白费,就认俺当了包工头,十几号人跟我出来单干,都是熟练工哩!”
         “……”我的妻子沉默着。
         屏幕前的我也沉默着,也许在这个世界上,(J)真的从来就代表着力量,而我们衣冠楚楚的生活,其实都要用(J)来丈量。金钱、权力、枪械……这些,只不过都是男人裤裆里那活儿的延伸,你没看到摩天大楼和原子弹的形状吗?那不就是一大(J)吗?
         “嘿嘿,”妻子被大牛的招牌式憨笑唤回现实中,问道:“你笑什么?”
         “俺想起那个女领导离开俺们工地时候的眼神儿,可舍不得俺呢,跟俺每年过完春节回济南的时候,俺媳妇儿的眼神一样,死盯着俺的裤裆,恨不得让俺把(J)留下让她天天晚上搂着睡,嘿嘿嘿。”
         “当了包工头以后你就开始变坏了吧?”
         “俺那不叫变坏,俺是被勾搭。”大牛瘪瘪嘴,“头一次是俺大夏天光着膀子在屋里做活,那女主人是个有钱娘们,可就是不结婚,一个人过,大晚上的,工人都走了,她来检查工程质量,她摸俺的胸脯子,说‘真硬!’俺就起了性,抱起她就操弄……”
         “你对的起你媳妇吗?”妻子出于女人的本能,问了这么一句,可惜话刚出口,脸上就泛起了一阵失落。
         “开始俺也觉得对不起,后来就想开了,城里人都这么开放呢,俺在济南就一个人,憋死对俺也没啥好处。嫂子你不知道,俺也难受着咧,俺这根(J),三天不放水,蛋子就跟要憋炸了似的,看到母猪都双眼皮哩!再说,俺每个月给俺媳妇寄的钱是村里最多的,俺从来不打她,俺心疼她着咧,每年回去都给她带好多城里的漂亮衣服,她是俺们村最漂亮的媳妇。可是俺实在管不住俺这根骚东西,没办法哩!”
         “……”妻子什么都没说,在经历了两次王大牛的耕种之后,她体会到了大牛野兽般的性能力,大约也觉得让这个壮汉子禁欲不太人道。
         “俺挑的相好,都是单身女人或者小寡妇,俺可从来不破坏别人的家庭。再说了,”王大牛脸上又挂起得意的笑,“哪个小娘们挨了俺的操不欢天喜地地叫俺亲汉子?还有叫俺亲爹的咧!”
         “坏蛋!大牛……那些女人都比嫂子好看吧?”
         我老婆的话里,不知怎么,我听出了酸味。
      
      
       《引牛入室》19
         “嘿嘿,真那样就好了!和那些小寡妇俺就是凑合一下,俺喜欢的是嫂子这样的女人!”
         “嫂子是什么样的女人啊?”
         “嫂子才是真正的城里女人,知书达理,读过大学,家里这干净,做饭俺也爱吃,还有,身上bainen嫩不说,还香喷喷的。”
         大牛耿直的回答透出一股粗鲁的诚恳,让老婆很是受用。我明白:受过良好教育的她,深知文质彬彬的谎言如此之多,她宁愿要chiluo裸的真诚。
         我又忽然想到,我就是一个从早到晚说着文质彬彬谎言的人。
         老婆笑了,这发自内心的笑容我好久没看到了,我知道,她被打动了。
         王大牛这傻瓜这时候却凑过来,在我老婆耳边小声儿说道:
         “再说了,俺的那些相好们,在炕上都熟练的不行,就嫂子你,和俺新娶的小媳妇儿似的,naizi大屁股也大,那个肉眼子也又紧又嫩,叫俺亲汉子也特好听,唱歌儿似的!”
         老婆又羞又窘,捂住大牛的嘴,使劲拧他的肩膀,“我叫你说……叫你说粗话……”
         大牛也不躲,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